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58章 第 58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众人的目光齐齐朝着李启云看了过去,站在李启云旁边的王翠芬更是抓着她的胳膊,急切地问道:“小云,你快点说,药是谁下的?”

  这可真是要命的事儿,要是让大家伙儿都以为药是他们家人下的,那以后他们怎么在这个村子待下去?旁人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他们。

  李启云也没有隐瞒什么,飞快地说道:“这药可能是我大嫂下的。”

  说着,她飞快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最后她又补了两句:“还有就是,我送完鸡汤从小七家里头出来后,我大嫂不知道从哪儿疙瘩蹦出来,问了我好几遍小七是不是将鸡汤给喝下去了。”

  那会儿李启云只觉得宋玉文烦得要命,想也不想地告诉宋玉文小七已经将鸡汤给喝了。

  算算时间,恐怕就在她回去后没多久,宋玉文就将这消息告知给了那两个坏人,毕竟在她回去之后大概过了快半个多小时了,宋玉文方才回来。

  宋玉文那个人是什么性格,李启云还是知道一二的,她平日里能懒则懒,占便宜往前冲,要让她干啥事儿,那肯定屁股头耷拉在地上,能懒则懒。

  今儿天这么冷,外头还下着雪呢,宋玉文居然跑到知青所外头去,这本来就不正常,而且看她当时的模样,怕是在外头等了不短的时间了,要不然也不会冻成那个鬼样子。

  之前李启云还只是觉得她这样子有些不太对劲儿,但是却并更没有多想,但是现在魏淑芬家出了这样的事儿,李启云立马就想到了,还真有可能是宋玉文下的药。

  站在人群里的李启明已经傻了——不是,怎么可能是他婆娘下的药呢?宋玉文和魏淑芬无冤无仇的,咋可能干这样的事儿?

  他想说些什么,然而李启明很快就想到了今儿一大早宋玉文就跑出去了,等外头下了大雪她才回来,明明冻得嘴巴都青了,但是精神看起来却格外亢奋,他躺在炕上的时候,隐隐约约还看到她好像在数钱……

  那些辩解的话到了嘴边,便再也说不出来了。

  张友明立马派了个公安跟着李启云回去抓人,等到他们走了之后,周围的村民们全都炸开了锅,议论声一浪高过一浪。

  “不是,宋玉文跟魏淑芬多大仇啊,咋还帮着下药呢?”

  “难怪那俩人敢下手呢,感情这是有个内奸帮忙。”

  “这宋玉文咋这么坏呢?果然外头嫁来的,就是不跟咱们村子的人一条心。”

  “你说啥呢?咋还人生攻击起来了?”

  外面的村民们吵吵闹闹的,明明天上还往下飘着雪呢,但是却压不住这些人的热情,当然,也因为他们的说话声,这才把柴房那边儿不堪入耳的声音给压了下去。

  李远才实在没想到这件事儿居然还有他们家人的手笔,明明他们是好心过来送鸡汤,谁能想到宋玉文竟然往里面加了料,要不是因为魏淑芬没有来得及喝鸡汤,那俩人就过来了,这个小姑娘怕是就被人给毁了。

  “小七,对不起,我也没有想到宋玉文竟然糊涂到这种地步,等到她被带来后,我一定好好问问她是什么意思!”

  此时王翠芬也顾不得别的了,她快步走到魏淑芬的跟前,抓着她的手说道:“小七啊,都是婶子的错,婶子也没有想到那个黑心烂肝的毒妇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李远才和王翠芬两个人都羞愧的无以复加,二人不断地跟魏淑芬道歉,希望她可以原谅自己。

  魏淑芬看得明白,这事儿是宋玉文做的,她自然不会牵连到李远才和王翠芬身上,她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

  “李伯伯,王婶婶,我知道这不关你们的事情,你们放心,我不会怪你们的。”

  王翠芬拍了拍魏淑芬的手,对宋玉文这个儿媳妇恨到了极点。

  她从来都知道自己这个大儿媳妇不是个好的,好吃懒做不说,心眼儿还小,过去她心疼魏淑芬,偶尔会帮帮她,结果落到宋玉文的眼里面,就是她偏心外人,对她这个儿媳妇不好。

  可是宋玉文也不想想,她对魏淑芬好,魏淑芬还会记着她的好,但是对宋玉文好,她就认为理所应当,而且还会对着王翠芬挑挑拣拣,她这个当婆婆的,反倒像是宋玉文的儿媳妇了。

  但是那会儿王翠芬也没想着如何,自家儿子也是几棍子闷不出来个屁的,人长得也就那样,能娶个媳妇儿就已经是烧高香了,他们凑合着过也就是了。

  至于让儿媳妇养老什么的……王翠芬觉得,要是以后儿子都指望不上,还能指望儿媳妇?甭说啥儿子不孝都是儿媳妇撺掇的,人家又不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的,儿子自己个儿不孝顺,指望儿媳干嘛?

  所以哪怕宋玉文有各种各样的毛病,王翠芬也没有在儿子跟前说过她的坏话,更没有撺掇着让儿子儿媳李整天闹腾,她想着就是以后把房子盖起来人,让他们分家出去另过,眼不见心不烦就算了。

  谁能想到宋玉文竟然能闯出这样的弥天大祸来?这不是好日子过得烧得慌,成心要把日子给过烂了吗?

  肖贺文看着李远才和王翠芬这两口的模样,嘴角微微向上翘起,露出一抹不太明显的笑意来。

  肖贺文是村长,李远才是村书记,这村书记永远都是压在村长上头的那个,也就是因为肖是大姓,所以才压了李远才一头的。

  肖贺文整理了一下心情,开口说道:“李书记,你也甭难受,这肯定是宋玉文自己的问题,不过或许她这么做又什么隐情也说不定,也许她是被人胁迫,才干出下药的事情来的。”

  说着,肖贺文抬起手拍了拍李远才的肩膀,算是安慰了。

  李远才:“……”

  别以为他没有看到肖贺文眼中隐藏着的笑意,这老小子绝对不安好心。

  李远才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但是因为这事儿确实是他家儿媳妇做出来的,李远才比起肖贺文来,自然是要矮了一头,他现在哪里好再说些什么?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魏淑芬看了肖贺文一眼,她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的,但是最后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肖贺文只顾去暗暗奚落李远才,倒是没有注意到魏淑芬的目光,而站在她旁边的王翠芬注意到了魏淑芬的眼神变化,她心中一动,低声问道:“小七,你在看什么?”

  魏淑芬低低地开口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王婶儿,我……”

  就在这个时候,早已经看不过眼的刘胜男忍不住开口说道:“村长,你知道里头那两个人是谁吗?”

  肖贺文愣了一下,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了一旁站着的刘胜男:“你说什么?”

  里面的那两个人能是谁?他们不是来找魏淑芬麻烦的坏人吗?怎么感觉刘胜男说这话的时候,透露出来的意思好像跟他有关系。

  肖贺文的心中生出了一种极度的不安感来,还没等他开口再说些什么,刘胜男已经直接跟竹筒倒豆子似的,把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

  “村长,你怕是还不知道吧,带着人来欺负小七的男人,是你的好女婿魏耀宗。”

  此言一出,犹如一道晴天霹雳砸了下来,肖贺文整个人都懵了,他被刘胜男的话吓到了,整张脸似乎都变形了。

  这事儿居然还和魏耀宗扯上关系了?他不是魏淑芬的哥哥吗?咋就能做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来呢?

  张友明也愣住了,魏淑芬和王成飞去报案的时候,只说有人闯进她家,意图对她施暴,怎么也没有说做坏事儿的人是魏淑芬的二哥啊。

  这都什么人啊!

  魏淑芬这小姑娘是跟魏家那几个兄弟有仇吗?老大老四诬告魏淑芬搞投机倒把,老二可倒好,直接找了人来侮辱自己的妹妹,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吗?

  因为太过离谱,导致张友明有些不太敢相信,甚至还觉得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比如魏淑芬的二哥是被人给胁迫的之类的……

  围观的村民们也都听到了刘胜男的话,原本还热闹的跟菜市场的地儿瞬间安静了下来,大家你瞧瞧我,我瞧瞧你,一时间有些无法消化这种离谱的猜测。

  魏耀宗可是小学老师,他一个文化人,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此时的村民们还不知道魏耀光和魏耀成两人干的事儿,要不然也不会跟没见过市面似的这么震惊。

  因为大家伙儿都安静下来了,柴房里的声音就清楚地落入了众人的耳中,两个男人的嘶吼声让围观众人都裂开了,他们满眼震惊地看向了柴房的方向,只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全都崩塌殆尽了。

  那里面关着的是两个男人吧?这种动静……难不成他们两个人是在里头摔跤?

  众人不怎么走心地猜测着,然后试图用这种耍法洗脑自己脑子里面那些不该浮现的念头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叫张恒的公安带着宋玉文和李启云两个回来了。

  别看宋玉文平常厉害的不得了,可实际上她这人怂的要命,穿着公安制服的张恒被李启云给带过去的时候,宋玉文就被吓住了,后来知道公安是来查给魏淑芬下药的事情时,宋玉文险些没尿了裤子。

  平头老百姓对公安干部的恐惧是刻在骨子里面的,宋玉文更不例外,尤其看到知青所这边儿还有个公安的时候,宋玉文整个人都傻了,她的身体抖如筛糠,好半天都没有缓过劲儿来。

  “公安同志,我是冤枉的,我什么都没做,不是我,我啥都没干……”

  说着说着,宋玉文就哭了出来,那模样甭提多凄惨了,可见她是真害怕了。

  张友明见多了宋玉文这样的人,并没有因为她现在哭得心软而放松警惕,而是毫不客气地说道:“别哭了,说,你为什么要给魏淑芬下药?你知不知道那药会害死人的?还是说你就是和魏淑芬有仇,故意想害死她的?”

  这番话一说出来,宋玉文嗷地叫了一声,扯着嗓子喊道:“我没有想害死人,魏耀宗跟我说那是泻药,他就是想要教训教训魏淑芬,他还给了我二十块钱,说只要我下了药惩罚魏淑芬,这二十块钱就是我的了。”

  被张友明一吓唬,宋玉文哪里还敢继续隐瞒下去?她跟竹筒倒豆子似的,飞快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

  要是早知道魏耀宗给她的是毒药,宋玉文就算是再有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去给魏淑芬下药啊,她是冤枉的,害人的是魏耀宗,不是她。

  宋玉文哭得眼泪鼻涕糊得满脸都是,那模样甭提多磕碜人了,而围观的村民们听到宋玉文的话之后,内心已经一片麻木。

  之前他们还能找理由给魏耀宗洗白,说魏耀宗是被胁迫的,可是现在宋玉文的话说出来后,大家伙儿还能说啥?

  一个被胁迫的人能找上宋玉文给魏淑芬下药?这人还真是歹毒到了极点,魏淑芬可是他的亲妹妹,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事情到了这里,真相差不多就已经彻底浮出水面了。

  魏耀宗大概得知最近两天李启云一直给魏淑芬送吃的,所以才花钱买通了宋玉文给魏淑芬下药,而后又让宋玉文盯着魏淑芬,确认她把加了料的鸡汤喝了,他才带着那个脸上有疤的男人翻墙进了魏淑芬的家。

  至于进去之后想干什么,从现在柴房里头的动静就不难猜出来。

  到最后张友明和其他几个公安一起,将宋玉文,魏耀宗和陈虎人都带走了。

  值得一提的是,柴房里面的情景不堪入目,那两个男人都已经被要弄红了眼睛,他们彻底失去理智,变得跟畜生似的,还是张友明他们出手将两人给打晕了,胡乱地给他们穿上衣服,这才将两人给带出去了。

  不过虽然穿上衣服了,但是他们两人狼狈的模样还是被大家伙儿给看见了,村民们只觉得异常恶心,纷纷朝着他们两个吐口水,有那正义感强的,抓着石头就朝着他们身上砸,要不是被身边人拦着,这两个人能被砸成猪头。

  公安局的同志带着个嫌疑犯离开了,但是整个桃源村依旧不太平,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村子要是能太平得了才有鬼。

  这些人原本是想留下来看热闹,最后还是肖贺文和李远才一起联手,才将人给轰走了的。

  只是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还跟他们家里人有关系,肖贺文和李远才二人都觉得大失颜面,他们也不好继续留下这里,安抚了魏淑芬两句后,就都离开了。

  不过王翠芬李启云还有刘胜男他们个不放心魏淑芬,选择留下来陪她。

  “小七啊,你一个人住在这里不安全,这里离村子太远了,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咱们都来不及帮忙。”

  刘胜男觉得魏淑芬一个人住在这里不安全,老早之前她就让魏淑芬住在他们家了,可是魏淑芬不愿意,现在出了这种事情,她又一次旧事重提,让魏淑芬搬到自己家来住。

  然而魏淑芬还是摇头:“刘婶儿,这是意外,下次不会再有这样的意外了。”

  魏耀光,魏耀宗,魏耀成他们兄弟个都被抓了,魏耀文魏耀武两个不足为惧,他们只要还想要前途,现在绝对不敢对魏淑芬做什么。

  魏淑芬觉得自己现在还是挺安全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