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59章 第 59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然而刘胜男却并不这么认为,她抓着魏淑芬的手,急切地说道:“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这一回你是运气好,那下一回呢?你不是每一次都是这么运气好的。”

  谁能想到宋玉文会给魏淑芬下药呢?要不是因为魏淑芬没有喝下那些药,现在出事儿的人就是她了。

  刘胜男知道魏淑芬性子倔强,但是她也没有想到魏淑芬的性子能倔强到这种地步,明明都出了事儿,可是她自己却还是倔强着不肯让别人帮忙。

  “你这孩子,你让我说你什么是好?”

  刘胜男气得不轻,但是她说什么魏淑芬也不听,这让刘胜男觉得十分挫败。

  而王翠芬和李启云两个也跟着刘胜男一起劝说魏淑芬,想让她好好考虑考虑。

  “小七,你冷静一点好不好?我知道你是不想麻烦别人,但是你好好想一想,这不算麻烦,你要是在刘婶儿家住着,还能帮她不少忙呢,实际上还是刘婶儿占了你的便宜。”

  魏淑芬:“……”

  她们三人好说歹说,但是魏淑芬却始终不为所动:“谢谢你们了,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好,但是正因为如此,我才不能住过去。”

  魏淑芬始终坚持自己的想法,不会因为她们的劝说而改变的。

  远香近臭,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现在她们是真心实意为自己着想的,以后万一有个什么事情,产生了分歧,那可就不好说了。

  魏淑芬正是因为在意她们,才不愿意搬到一起住的。

  眼见着劝说不住魏淑芬,她们只能作罢,最后退而求其次,由刘胜男陪着魏淑芬住一段时间。

  眼见着魏淑芬还想说些什么,刘胜男直接开口打断了她:“行了,这一回你可别想着拒绝了,要是你还不乐意,那我们三个今天就算是抬,也要把你抬到我家去。”

  魏淑芬:“……”

  看着面前这三张不同的脸上露出了相同的表情来,魏淑芬叹了一口气,只能答应了下来。

  “好。”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刘胜男在魏淑芬这里住了下来。

  刘胜男一直住到了腊八节,才在魏淑芬的劝说下回家去了,不过她临走之前,还是劝了魏淑芬一番。

  “小七,你真不跟婶子回去吗?”

  魏淑芬摇了摇头:“刘婶儿,谢谢你的好意,我一个人住着挺好的。”

  刘胜男见状,只能无奈地离开了。

  等到她离开了之后,魏淑芬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刘胜男人其实挺好的,但是魏淑芬自己很不习惯跟别人住在一起,知青所这边儿能住人的就一间屋子,两人晚上睡在一张炕上,旁边多了个人,魏淑芬晚上都睡得不踏实。

  腊八节是要喝腊八粥的,魏淑芬之前去县城的时候买了不少东西回来,她熬了一锅浓浓的腊八粥,就着自己腌好的酸萝卜,美美地吃了一大锅。

  吃饱喝足后,魏淑芬准备回炕上好好补一补觉,结果刚脱鞋上了炕,外头就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魏淑芬:“……”

  这天寒地冻的,到底是谁不老实在家待着,跑到她这里来干什么?

  魏淑芬原本是不想搭理的,但是外面的敲门声加重了一些,伴随着敲门声的,还有一个女人的喊声。

  “魏淑芬,我知道你在家,你快点来开门!”

  这声音听着还有些耳熟,魏淑芬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不能继续安生下去了,只能不情不愿地穿上鞋子,起身出去开门。

  院门打开之后,裹着个厚棉衣的女人出现在了魏淑芬的面前,她赤红着一双眼睛看着魏淑芬,嘴巴一张,还没开口说话,泪水便先扑簌簌地掉落了下来。

  魏淑芬:“……”

  自己可啥都没说啊,这人莫不是过来碰瓷儿的?

  现在的天儿太冷了,只是在外面站了一会儿,魏淑芬就感觉自己身上带着的热乎气儿没了,她的眉头皱了皱,没好气地说道:“你要是不说话,那我就关门了啊,我可没有时间在这里看你哭。”

  说着,魏淑芬就打算把门给关上,而外头那人看到魏淑芬要关门,她一时情急,直接将手伸了过来,然而这下可倒是好了,她的手直接被门给夹了,剧痛从手部传了过来,肖云云嘴巴一张,嚎啕大哭了起来。

  魏淑芬:“……”

  她还能怎么办?

  万般无奈之下,魏淑芬只好将人给带进了屋子里头。

  她拉着肖云云进了屋子,安排她坐在炉子跟前,眼看着肖云云还在哭个不停,魏淑芬默默地递了个毛巾过去。

  “擦擦眼泪吧。”

  肖云云现在的模样有些狼狈,她原本生得挺富态的,胖乎乎的蛮招人喜欢的,但是现在她整个人却瘦了一大圈,原本圆润的下巴都变尖了,而她的眼睛又红又肿,也不知道究竟哭了多长时间,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丧气。

  她坐在凳子上,呜呜呜地哭个不停,魏淑芬一开始还劝说她两句,但是肖云云好像压根儿听不进去魏淑芬的劝说,她一个劲儿地哭着,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到最后魏淑芬干脆也不劝了,她倒了两杯红糖水,给肖云云面前放了一杯,自己则端着茶缸有滋有味地喝了起来。

  等到魏淑芬将茶缸里面的红糖水都给喝完了之后,肖云云的哭声渐渐小了下去,魏淑芬抬头看了过去,便瞧见肖云云瞪着一双赤红的眼睛看着自己。

  “你看我干嘛?”

  肖云云吸了吸鼻子,冷不丁地开口说道:“真是魏耀宗给你下的药吗?会不会是弄错了?他是你哥哥,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来?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是不是被逼的?”

  自打前几天爆出了魏耀宗找人给魏淑芬下药,意图让人侮辱她的事情之后,肖云云就陷入了崩溃之中。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男人竟然是这么样一个人,肖云云对魏耀宗还是很有感情的,所以她本能地认为这一切都是假的,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

  肖云云想要到公安局去找魏耀宗,想要将一切都问个明白,但是却被肖贺文和王招娣两个人联手给拦了下来。

  为此肖云云和肖贺文大吵了一架,认为他是故意要折腾自己的,她就是想要知道真相而已,为啥不许她到县城去?

  但是平日里对她极好的肖贺文现在却变得不可理喻,连带着王招娣也变得蛮不讲理起来,那夫妻二人甚至还让肖云云和魏耀宗离婚。

  “能给自己亲妹妹下药,魏耀宗简直连牲口都不如,你甭跟他一块儿过日子了,以后万一要是遇到啥事儿,说不定他连自己的媳妇儿都能给送出去。”

  魏耀宗和魏淑芬是一家人,他虽然确实给魏淑芬下了药,但是魏淑芬最后不是没有受到伤害么?反而是魏耀宗和那个叫陈虎的吃了亏。

  肖贺文觉得,魏耀宗被抓起来判刑的可能性不太大,很可能去农场劳改一段时间就会被放回来了。

  他不能允许自己有这么一个女婿,所以便让肖云云和魏耀宗离婚,趁着现在魏耀宗还被关着,现在办理离婚手续是最方便的。

  只是肖云云却不愿意,她一定要再见魏耀宗一面,想要当面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肖贺文哪里愿意自己的女儿如此?眼见着肖云云执迷不悟,肖贺文和王招娣两个人劝说不了她,就想着让她来找魏淑芬问个明白。

  “魏淑芬是这件事情最大的受害者,你可以去问问她,所有的真相她都会告诉你。”

  肖云云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了,纠结了一番之后,她还是找到了魏淑芬,想要问个明白。

  看着哭得眼睛都肿起来的肖云云,魏淑芬突然觉得这个便宜二嫂有点傻,不过鉴于她并不是坏得离谱,不该被魏耀宗这个有毒又蠢的男人拖累,魏淑芬还是开口给她解了疑惑。

  “确实是他找人给我下的药,也确实是他找人来侮辱我的,那天他跟那个叫陈虎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要我给你复述一遍吗?”

  肖云云没开口,魏淑芬就当她同意了,然后飞快地将那天魏耀宗和陈虎两人的对话告诉了肖云云。

  然而肖云云听到魏淑芬的话后,脸色变得煞白煞白的,可是嘴上却仍旧倔强地说道:“不可能的,魏耀宗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他肯定不会坏到这种地步的,你一定是在骗我的。”

  魏淑芬:“……”

  魏淑芬有些一言难尽地看着肖云云,见她的嘴巴都在哆嗦个不停,却还是嘴硬,说魏耀宗不可能这么做,魏淑芬撇了撇嘴巴,回了一句:“你要是真那么相信他,你怎么会到我这里来?”

  要是真对魏耀宗深信不疑,早就跑到公安局去闹腾了,叫嚣着让公安局的人把魏耀宗给放出来,怎么可能来找她说这些有的没的?

  “肖云云,看在你之前帮过我的份上,我给你说句掏心窝的话,魏耀宗最少也会被判个二十年,严重一点的说不定还会吃花生米,你要是不想以后给他守寡,就去跟他离婚吧。”

  做错事情的人是魏耀宗,不是肖云云,她或许有各种各样的小毛病,但却并不是个坏人,她没有必要为魏耀宗这样的一个人渣赔上一辈子。

  当然,如果肖云云非要死心眼儿地为魏耀宗守着,魏淑芬也无所谓,反正她提醒到了,究竟如何做,那是肖云云自己的事情。

  肖云云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泪水顺着她光洁的面颊不断滑落下来,她喃喃地说道:“你让我跟你二哥离婚,我怎么能离婚?我要是离婚了,非得被人笑话死了不可……”

  现在这年月可不兴离婚,她要是跟魏耀宗离婚了,那村里人怎么看她?以后她还能嫁出去吗?再嫁的人万一还像是魏耀宗一样是个垃圾怎么办?

  肖云云的脑子里面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念头,然后她就听到魏淑芬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以为你现在就不是个笑话了?”

  肖云云可真会想,魏耀宗的事情闹得那么大,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他干了什么,估计县城那边儿也传开了,顶着魏耀宗媳妇的名头,肖云云还能有什么脸?

  夫妻之间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魏耀宗名声都烂成那样子了,肖云云的还能好到哪儿去?

  现在肖云云要是跟魏耀宗离婚划清关系,人家肯定不会说她什么的,要是死赖着不离婚,估计背后说啥的都有,以后她在这村子里面,名声估计是彻底没了。

  肖云云:“……”

  魏淑芬难得这么多废话,将一切利益都掰开了揉碎了告诉肖云云——同为女人,肖云云还有着一颗善心,甭管她上次是出于什么想法告诉她魏耀光做的事情,魏淑芬都承她这个情。

  女人生存本就不容易,尤其在现在这个年代,更是艰难,稍不注意就会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肖云云现在一时发昏,想着要跟魏耀宗同甘共苦,但以后时日长了,她怕是会后悔的。

  魏淑芬的话肖云云听进去了,她抹了抹眼泪,闷闷地说道:“可是我现在要是跟魏耀宗离婚,人家会不会说我太势力,不能跟自己丈夫共患难?”

  现在在乡下其实还讲究个从一而终,甭管男人干了啥事儿,女人一定要陪着男人苦熬的,等男人长大了,成熟了,苦日子也就到头了,真到那个时候,那可就全都是好日子了。

  魏淑芬斜睨了肖云云一眼,毫不客气地问道:“你要是想跟他共患难,就说给我下药的事儿你也有份,你也一起进大牢里蹲着呗。”

  肖云云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不去。”

  魏淑芬一摊手:“那不就得了,你既然不愿意去,那还说个屁。”

  “人不是活在别人嘴里面的,日子是自己过的,你要是想为了别人口中的一个好名声,而让自己的后半生在痛苦之中度过,那就随便你了。”

  这样的话过去从来没有人对肖云云说过,就连她的父母劝她离婚的时候,也是说魏耀宗办的事儿太差劲儿,以后会祸害她的。

  原本混混沌沌的大脑现在陡然变得清明了起来,肖云云被魏淑芬这一番话说得豁然开朗,回去了之后,跟肖贺文和王招娣说了自己要跟魏耀宗离婚的事儿。

  肖贺文悬着的心陡然一松,他还真怕自己的闺女犯了糊涂,非得要和魏耀宗在一块儿,他生怕肖云云后悔,第二天就带着肖云云去了县城。

  现在办理离婚手续管理的还不是那么严格,只要有魏耀宗的签字,再将其他手续之类的拿着,到了民政局就能把离婚证给扯了。

  一开始魏耀宗还不愿意签字,最后还是肖贺文逼迫着魏耀宗,说他如果不签字,就会找人让他判得更重。

  “魏耀宗,我只有云云这一个闺女,为了她的以后,我什么都做得出来,你要是敢不签字,我就能让你一辈子出不了监狱,不信的话你就试试看。”

  要是肖贺文拿着肖云云的未来逼迫魏耀宗,他还真不会在意,但是肖贺文用他的未来逼迫魏耀宗,他就算如何不情愿,也只能签了字。

  魏耀宗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媳妇儿没了,工作肯定也没了,现在还得在监狱里蹲着,他心里面暗暗发誓,若是他能出去,一定会让毁了自己的魏淑芬好看。

  不过可惜的是,这个梦想注定是不能实现来。

  这个年月本来就对侮辱妇女的犯罪行为判得很重,魏耀宗是魏淑芬的哥哥,却还是帮助外人侮辱自己的妹妹,哪怕最后没有成功,但是他的犯罪行为却无法抹除。

  魏耀宗和陈虎因为流氓罪被分别判处了三十年有期徒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