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60章 第 60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耀宗和陈虎二人被判刑的事情还是杨淑云特意过来告诉魏淑芬的,此时已经是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了,魏淑芬家里只有一个人,不过她也没有亏待自己,买了不少好东西备着。

  她现在并不缺钱,所以对自己也是舍得,鸡鸭鱼肉一应俱全,另外还买了几根大棒骨放在锅上面煮着,准备做个简易版的开水白菜来吃。

  就在魏淑芬在厨房里对着那颗白菜想着这么把它给弄得漂漂亮亮的时候,咚咚咚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魏淑芬将白菜放下了,起身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个魏淑芬意想不到的人,她看着穿着绿色军大衣的年轻女人,愣了一下后,开口说道。

  “淑云姐,你怎么来了?”

  来的人正是杨淑云,她并不是空手过来的,手里头还领着两包桃酥,算是给魏淑芬的上门礼。

  “我来看看你,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情。”

  魏淑芬赶忙将杨淑云带了进来,安排着她坐在炉子跟前,又倒了一杯红糖水放在了杨淑云的面前。

  看着魏淑芬一直忙来忙去的,杨淑云笑着招呼她道:“淑芬,过来坐吧,我就是来跟你说件事情,你别忙活了。”

  魏淑芬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在杨淑云身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淑云姐,你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

  杨淑云点了点了头:“之前被抓到公安局去的魏耀宗和陈虎,你知道吧?”

  魏淑芬点头:“知道,怎么了?”

  杨淑云说道:“他们的判决结果已经出来了。”

  这下子魏淑芬是真愣住了,距离他们两个被抓好像也才半个月吧,判决结果这就出来了?

  她这么想的,也是这么问的。

  “如果正常流程的话,当然是不会这么快的。”

  但是魏耀宗和陈虎两人犯下的案子太过恶劣,被县公安局立了典型,原本是要从重判决的,不过后来出了一些意外,就导致他们两个分别被判处了三十年。

  魏淑芬挑了挑眉,问道:“出了什么意外?”

  依照杨淑云的意思,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意外的话,这两个人大概率是被判处死刑的,她挺想知道的,究竟是什么救了这两个人。

  杨淑云倒是没想到魏淑芬会问这个,她叹了一口气,看了魏淑芬一眼,委婉地说道:“他们两个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而且他们自己也……有人保他们。”

  至于那人是谁,杨淑云并没有告诉魏淑芬。

  不过知道这两人没有被判死刑,杨淑云的心里面也不痛快,这两个人说是人渣都不足为过,一个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手,而另一个更是恶贯满盈。

  陈虎做这种事情不止是第一次了,只是每一次都没有足够的证据,再加上受害人不愿意出面指认陈虎,最后都只能不了了之。

  县公安局这边儿查到很多案子都跟陈虎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可偏偏陈虎就是有那个本事抽身而退,他们拿他也没有办法。

  这一次判刑速度之所以这么快,有一部分原因这起案子的性质太过恶劣,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出在陈虎身上。

  他们明明知道陈虎有问题,但之前因为他一直滑不溜丢的,找不到他的罪证,所以没有办法抓捕他,这一次好不容易罪证确凿,自然要在第一时间定他的罪。

  陈虎本来是该被判处死刑的,但是他背后那个人的权势太大,最后只能退一步,判了他三十年。

  魏淑芬看着杨淑云的表情,知道她也因为觉得判得轻了才难受,于是便笑着说道:“这样其实也挺好的,算是恶有恶报了吧。”

  这个年月可不存在减刑之类的,说三十年,那就是三十年,一年都不带少的。

  人生能有几个三十年?那两人这辈子算是完了。

  魏淑芬其实也觉得有些遗憾,现在才一月份,严打是七月开始的,要不然这两人妥妥要吃枪子儿的。

  不过现在的量刑也算是非常重了,而最关键的是,魏淑芬并不觉得陈虎只做了这么一件事情,他现在被抓进去了,外头的男人就算是想要保他,也得要掂量一二。

  一个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的存在,最后帮他一把,让他当免于死刑,那就已经是对方仁至义尽了,而且魏淑芬觉得,对方会帮忙,有很大概率是为了让陈虎闭嘴的。

  想到这里,魏淑芬突然说了一句:“那个叫陈虎的刀疤脸,是不是背后有人?那人的能耐是不是挺大的,他是因为我才被关进去的,那人会不会报复我?”

  说着,魏淑芬的脸色变得惨白惨白的,她的手不安地握了起来,像是在恐惧着什么似的。

  杨淑云瞧见魏淑芬这个样子,赶忙安抚她的情绪:“没事儿的,你别害怕,不会有人针对你的,我保证。”

  魏淑芬看着杨淑云,面上的恐惧之色并未褪去,而杨淑云看着小姑娘的模样,犹豫了一会儿后,凑到魏淑芬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不会有人找你的麻烦。”

  杨淑云家里的条件不简单,对于其中内情,她知道的要更多一些,陈虎其实就是个放在明面上的东西,他背后有人,但是关系却并不深,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跟个靶子似的竖在那儿。

  真要是有能耐的,也不会像是陈虎似的,放到那么一个位置。

  “所以你别担心,不会有人报复你的。”

  听到这话,魏淑芬终于放松了下来,她松了一口气,喃喃地说道:“还好还好,我真怕自己哪天被人套了麻袋的。”

  为了安抚她的情绪,杨淑云笑着说道:“我听说你一拳头能打死一头野猪,你难道还怕有人套你麻袋吗?”

  得多眼瘸的人,才敢对这样一个人物下手?

  魏淑芬摇了摇头说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要是每次都像是我二哥似的买通人对付我,那我也不是每一次都像是这次一样这么幸运的。”

  杨淑云闻言,面上流露出浓浓的同情之色来,天底下像是魏淑芬这样倒霉的小姑娘也真是找不到了,明明是她养活了魏家这兄弟六个,结果他们却像是对待眼中钉肉中刺似的对待她,这哪里是对自己妹妹的?对待杀父仇人也不过如此吧?

  杨淑云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忍住,小声开口问了一句:“那个,淑芬啊,有件事情我想问你一下,就是,就是……”

  看着魏淑芬那张英气十足的脸蛋,杨淑云突然就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将这些话问出口了。

  魏淑芬侧头看着杨淑云,看到她的表情,魏淑芬似乎猜到了杨淑云要说什么,这还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来,也省得她自己想法子把话题岔到这上头来了。

  于是魏淑芬就装出一副茫然的模样来,歪着头不解地问道:“什么?淑云姐,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好了,不用这样吞吞吐吐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杨淑云的错觉,总觉得魏淑芬看着自己的眼神,好像带着些许催促之意,像是在催促着她将接下来的话问出来似的。

  是她的错觉吧?

  “你真的是魏家的亲生孩子吗?”

  从魏耀光到魏耀成,再到这一次的魏耀宗,魏家这兄弟三个做的事情一个比一个狠,不止是杨淑云产生了怀疑,接手这案子的公安同志们都产生了怀疑——这要是正经的亲兄妹,能闹到这种地步?

  当然,并不是的说兄弟姐妹的关系一定就非常好,毕竟人都是有私心的,小时候关系或者会好一些,但是长大之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关系疏远了也是正常。

  他们办案的时候,也处理过不少弟兄之间打架,姐妹之间争执的案子,但基本上都不会像是魏家兄弟和魏淑芬这样子。

  魏家兄弟对魏淑芬,那可真是恨不能除之而后快,甭说是兄弟姐妹之间了,就算是邻里之间,只要不是什么深仇大恨,都不会做到这种地步的。

  所以杨淑云和她的同事们心中产生了怀疑,想问问魏淑芬她到底是不是魏家的亲生骨肉。、

  然而在杨淑云问出这番话之后,她就看到魏淑芬的情绪突然低落了下去,她低垂着头,看着自己带着薄茧的手指,许久之后,方才轻声开口说道:“淑云姐,要是你之前问我,我肯定会说我就是魏家的孩子,毕竟村子里没有人说过我不是魏家的孩子。”

  杨淑云的眼睛微微睁大了,感觉魏淑芬接下来说的话一定会为她解答疑惑。

  魏淑芬没有让杨淑云失望,她什么都没有隐瞒,坦坦荡荡地将自己的身世说了出来。

  “我过去其实也一直在想这件事情,为什么我的哥哥们对待我不像是旁人家对待妹妹一样,为什么我的爸爸妈妈在临死之前甚至会让我发下毒誓。”

  她不止说了自己不是魏家孩子的事情,还说魏大山和孙福雪临死之前做的事儿——逼迫着一个八岁大的孩子养活她十几岁的哥哥,如果她不做,就让她不得好死。

  杨淑云脸上布满了震惊之色,显然被魏淑芬说出来的这些真相给惊住了,果然,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魏大山和孙福雪明明不是魏淑芬的亲生父母,明明他们是靠着魏淑芬身上的财务才有了如今的日子,结果他们却还要把她的最后一点利用价值给榨取干净了。

  这是什么绝世人渣?说句不太善良的话,难怪这对夫妻短命,自私自利到这种程度,也是天底下独一份的了。

  “那你的哥哥们知道这事儿吗?”

  杨淑云问了一句,随即有些懊恼地闭上了嘴巴,这还用问吗?如果不知道,又怎么会如此对待自己的妹妹?

  或许在魏家六兄弟的眼中,魏淑芬从来都不是他们的妹妹,她只是被魏家夫妻抱回来的孩子而已,甚至因为魏家夫妻养大了魏淑芬,是她的救命恩人,所以她理所当然地就该为魏家付出一切,哪怕她自己粉身碎骨,他们也觉得本该如此。

  眼见着正义感十足的杨淑云满脸怒气,那样子似乎比她这个当事人还要更加气愤,于是她便拍了拍杨淑云的后背,笑着说道:“淑云姐,你别生气了,为了这样的人不值得。”

  “而且,我觉得这样其实也挺好的。”

  确实挺好的,原主残留的情绪知道她其实不是魏家的孩子时,魏淑芬能感觉到她还是很开心的,带入进原主那个小姑娘的角度想一想,她之所以会为自己的哥哥们全心全意付出,那是因为她将这些人当做是自己的亲人,她付出了,却并没有得到同等的回报,所以她才会伤心难受。

  那个小姑娘是很看中血脉亲情的,但是,魏家人却并没有给她,所以她的心情才会十分复杂矛盾。

  不过现在知道魏家人跟她没有关系,她其实并不是魏家的孩子,从某方面来说,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儿——那些人渣跟她没有血缘关系,他们并不是她的亲人。

  杨淑云显然也明白了魏淑芬话中的意思,她的面上露出了浓浓的心疼之色,然后伸手将魏淑芬揽入了怀中。

  “你的家人一定很疼你,你这么好,他们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

  魏淑芬鼻子一酸,轻轻嗯了一声。

  等到情绪稳定了之后,魏淑芬拜托了杨淑云一件事情:“淑云姐,我知道可能有些强人所难了,但是我还是想请你帮一帮我。”

  杨淑云点了点头:“你是想要找到自己的家人是吧?”

  魏淑芬点头:“是的,孙福峰说,当初是在从孙家庄回来的路上捡到我的,我不太确定他说这话是不是有水分,我想他应该也不会告诉我真相的。”

  魏淑芬的来历究竟如何,那都是孙福峰说的,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也就只有孙福峰一个人知晓了。

  魏淑芬如果想要查明真相,或许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有公安机关的人介入,那就不同了。

  魏淑芬想找到这具身体的家人,如果那个小姑娘还在的话,她一定也想要知道自己的家人在哪里。

  杨淑云点了点头:“淑芬,你放心吧,我回去之后会查一查资料,看看有没有十六年前的档案记录。”

  只是不管是杨淑云和魏淑芬都很清楚,想要找到原主的家人,或许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毕竟公安机关也是几年前才恢复的,之前这些机关单位差不多全都停摆了,革委会的人权利一手折腾,十六年前的档案未必会留下来。

  不过杨淑云并没有将这些告诉魏淑芬,她会尽自己所能帮这个可怜的小姑娘找到关于她亲人的事情。

  时间过得很快,魏淑芬没让杨淑云离开,而是留她在家里吃了午饭,魏淑芬亲自下厨做了几样硬菜,好好招待了杨淑云一番。

  饭桌上,魏淑芬想起了魏耀光和魏耀成那两兄弟,便问杨淑云他们的判决结果有没有出来。

  杨淑云摇了摇头说道:“魏耀光那便牵扯进了一个大案子,目前还在调查,至于魏耀成和李文娟,他们可能也被牵扯进其中,估计会一直被羁押在看守所,等待着调查结果出来的。”

  魏耀光卷入了粮库的案子里,他想要脱身,几乎是不可能的,至于魏耀成和李文娟这对夫妻,他们的情况要比魏耀光稍微好上一些,但也只是稍微好一些罢了,等到最后调查结果出来,他们夫妻两个应该也会判刑的。

  魏淑芬摇了摇头,觉得魏耀成和李文娟两人纯粹是不作不死。

  他们若是不去公安局告她,也就不会有后续的这些事情,不过让魏淑芬觉得意外的是,魏耀成和李文娟竟然会跟魏耀光的案子有牵扯。

  不过这应该是办案机密,杨淑云能透露出这么一点信息就已经很不错了,再多的,她也不能说了。

  魏淑芬适可而止,并未继续询问下去。

  吃饱喝足后,杨淑云交代了魏淑芬一番,告诉她有什么事情可以到县公安局去找她,说完这些话后,杨淑云便骑着自行车离开了,而她的车把上,还带着一只魏淑芬强塞给她的老母鸡。

  杨淑云来这一趟,对魏淑芬的日子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她依旧忙活着自己的事情。

  眼瞅着要过年了,魏淑芬没有再继续折腾什么,她准备等到过年之后再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等到腊月二十七的时候,一个预料之外的人来到了知青所。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