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62章 第 62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然而魏淑芬越是这么说,刘满生越是觉得自己做得不地道,尤其他听过药店的人说,悬崖峭壁上长着的那些草药之所以难得,就是因为需要拼着人命去采摘,稍不注意就会跌下万丈悬崖。

  因此这虽然来钱快,赚得多,但是真正愿意拼了命去干这事儿的人并不多。

  毕竟就算赚再多钱,也得要有命去花才成。

  想到这里,刘满生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他低着头给魏淑芬认错:“小七,对不起,是我着相了,太危险了,你还是别去了。”

  魏淑芬:“……”

  这是后悔给她三千块钱了吗?

  说着,刘满生就准备起身离开,然而看到他这样子,魏淑芬直接开口呵斥了一声:“你给我坐下!”

  她的声音太过严肃,刘满生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坐了回去。

  刘满生:“……”

  魏淑芬:“……”

  她看了一眼满脸颓然之色的刘满生,声音放软了几分:“六哥,这事儿是你情我愿的,三千块啊,这笔钱都够我直接脱贫致富了,而且只要咱们准备充分,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原来的那个小姑娘采摘的草药一次顶多卖出去个三五百块,这一回一下就能有三千块,魏淑芬觉得只要自己不是飘了,就不会放过这笔钱的。

  “还是说你现在突然要耍赖,不愿意花三千块雇我了?”

  刘满生赶忙摇头:“不是的,我……”

  魏淑芬打断了他的话:“成了,其他的话也就甭说了,你给我钱,我帮你办事儿,这么快的来钱法子,我求之不得。”

  谁嫌弃钱烫手呢?至少魏淑芬觉得自己就不是那种视金钱如粪土的人。

  刘满生张了张嘴吧,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看着魏淑芬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想说的话却又咽了回去。

  在这么一瞬间,他突然就觉得自己和魏淑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如果说原本他还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在一起,但是现在的话,连这百分之一都没有了。

  魏淑芬看了他一眼,自然发现了对方的面色变化,不过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询问了一句他中午要不要留下吃饭。

  刘满生张了张嘴,闷闷地说道:“要。”

  魏淑芬笑着说道:“要是吧?那你想吃什么?红烧鸡还是红烧鱼?吃白菜还是吃土豆?要不然我给你炒个酸菜?”

  刘满生:“……”

  魏淑芬此时的样子瞧着没有什么特别的,仿佛他刚刚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儿对她没有造成任何影响似的,这让刘满生觉得有些憋屈。

  他吭哧吭哧哼哼了两声,然后闷闷地说道:“吃红烧鱼和炒酸菜。”

  魏淑芬瞧着他这副受气包的模样,莫名有些碍眼:“你是不是不想给我钱?”

  刘满生:“啊?”

  话题究竟是怎么岔到这上面来的?

  魏淑芬的眼睛眯了起来:“你难道真的不想给我钱?”

  刘满生这才反应过来,他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我没有,我就是想起别的事情来了。”

  魏淑芬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样就好,反正你别耽误我赚钱,三千块钱我可是势在必得。”

  刘满生突然就泄了气,他朝着魏淑芬摆了摆手,满面沧桑地说道:“你放心吧,钱肯定少不了你的。”

  这三千块钱,他不靠自己家里头都能拿得出来,而且对他来说,这也不算伤筋动骨。

  魏淑芬这才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出去了。

  等到魏淑芬离开后,刘满生呆呆地坐在火炉跟前,看着白瓷缸子里面泡着的红糖水,他突然低低地骂了一声。

  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而且覆水难收,没有任何后悔的余地。

  魏淑芬的手艺不错,刘满生化悲愤为力量,一顿饭就在那里不停地埋头苦吃,吃饱喝足之后,他摸了摸圆鼓鼓的肚子,说起了摘草药的事情。

  “今天已经二十七了,再有几天就过年了,我要的东西需要在年三十前弄到手,你这里有问题吗?”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已经恢复了正常,瞧着跟刚刚那纠结犹豫的样子完全判若两人。

  魏淑芬抬头看着他,说道:“我这边儿有工具,但是足够结实的绳子没有,你要的铁皮石斛是长在深山里头的,要是你想在年三十拿到手,明天一大早我就要进山去。”

  最近几天的天气倒是挺不错的,铁皮石斛生长的地方,是深山里的一片向阳的山谷之中,那边的温度要比外头高上一些,所以这个季节才会有铁皮石斛存在,要不然的话,就凭着外头动辄零下十几度的温度,就算这个季节有,也要被冻死了。

  “时间太仓促了,你得加钱。”

  刘满生:“……”

  知道想要摘到足够的铁皮石斛,需要进深山老林里头去,王满生当天下午就跑去将魏淑芬需要的东西全都买到了。

  “要不然今天晚上我住在这里,明天我跟你一起进山?”

  刘满生不止把魏淑芬需要的东西买到手了,还拿了三千块现金回来,他倒是敞亮,没有给一半定金,而是直接将三千块给了魏淑芬。

  因为这个,魏淑芬对他的观感倒是好了许多:“不用了,你不要名声,我还要呢。”

  要是让他在自己这里住一晚上,那成什么了?传出去她还要不要做人了?

  “那我明天早上再过来?”

  左右从县城骑自行车过来也就二十来分钟,他明早上早点起来也就是了。

  魏淑芬哦了一声,刘满生就权当魏淑芬同意了,眼看着外面的天快要黑下来了,刘满生没有多做停留,骑着车子离开了魏淑芬这里。

  刘满生离开了,魏淑芬也没有闲着,进山一趟不容易,再算上来回的时间,她要在山里头待三天,干粮啥的还是要准备。

  弄完这一切后,时间已经不早了,魏淑芬简单收拾了一下,就上炕睡觉去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刘满生就骑着自行车赶到了魏淑芬家门口,然而等待他的只有上锁的大门,还有一张夹在门缝里头的信。

  信封上写着刘满生亲启几个字,看到这个后,刘满生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强烈的不安感来,他将信封拆开,看到里面的内容之后,刘满生忍不住咒骂了一声。

  “该死的!”

  他昨天找魏淑芬的时候,都说了要跟魏淑芬一起进山了,她明明答应的好好的,结果今天却甩开自己,一个人进山里头了,信上面还说什么让他乖乖等着,三天后来拿东西就成了……

  刘满生:“……”

  他气得在原地不停地走来走去,但是却拿魏淑芬没有任何的办法,人已经走了,没有魏淑芬带路,他哪里能进深山里头去?到时候说不定找不到人不说,自己还要被陷在山里头。

  那姑娘的胆子怎么就那么大呢?

  刘满生气得不轻,但是现在却没有丝毫办法,更为关键的是,他甚至不能把这件好事情告诉王成飞,要是说了,以王成飞的性格,估计会狠狠地暴揍他一顿的。

  想不出任何解决的办法,刘满生无奈之下,只能离开了,他准备等三天后再过来,到时候为了补偿魏淑芬,他还是多给点钱的好……

  此时的魏淑芬已经进了山,她是故意没有等刘满生的,至于原因……那家伙太弱了,魏淑芬觉得带着刘满生一起,自己绝对会多个累赘,如此一来的话,倒不如她自己进山的好。

  得益于原主的记忆和这具身体的肌肉本能,难走的山路对于魏淑芬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她的速度非常快,不过几个小时,就爬过了面前这一座山。

  不过这一片的山脉是连在一起的,一山更比一山高,她也不过才走了十分之一的路程罢了。

  虽然在原主的记忆之中,魏淑芬看到过采药的艰难,但是亲生经历过一次之后,才知道这种困难程度到底有多高。

  那个傻姑娘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些事情,也不知道她当初究竟是抱着怎样的信念,才一次又一次地进入深山,用自己的命去为她那几个便宜哥哥们拼搏。

  赶路的时候,时间变得很快,在没有指南针等现代装备的前提下,魏淑芬需要靠着原主的记忆和经验去判断该走那条路,深山老林里面人迹罕至,这里压根儿就没有路,也亏得是冬天,草木不丰,要不然的话,她走起来的时候困难度又会增加不少。

  越往山里走,道路就越难走,那些甚至都不能称之为道路,魏淑芬一边小心翼翼寻找着落脚点,一边思考着自己是不是找刘满生要钱要少了。

  这一趟走得这么艰难,自己还是要少了,得让他加钱才成。

  晚上的时候,魏淑芬凭着记忆找了个山洞落脚,她点燃了火堆,找了些杂草铺了张床,然后靠着火堆躺了下去。

  野兽都是怕火的,这是它们镌刻在基因之中的本能,有火堆烧着,可以避免有野兽闯入,而且她也不会感觉到冷了。

  魏淑芬其实也遭过不少罪,她不是温室里面长大的小姑娘,但是跟原来的那个魏淑芬相比较起来就,自己遭过的那些罪,还真不算什么。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魏淑芬就醒过来了,火堆已经熄灭了,魏淑芬重新加了点柴火,将火堆重新点了起来,她加热了点水,把自己昨天蒸的包子烤了烤,随便吃了一点,就将早餐给解决了。

  计算了一下时间,魏淑芬将自己带着的一些东西放在了这个洞穴里面,准备轻装上阵,晚上再回来到这个洞穴里面休息。

  顺利的话,明天晚上她应该就能回到家去了。

  魏淑芬又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包裹,确认东西都带够了之后,她从山洞里面离开了。

  这个山洞是原来的那个小姑娘发现的,山洞外面有杂草遮挡着,不到跟前是很难发现的。

  深山老林危险重重,大型猛兽也不是没有,附近的老百姓基本上不会到深山里头来的,魏淑芬并不担心自己的东西被人给拿走了。

  收拾好之后,她继续赶路,大约是因为感觉目的地快到了,魏淑芬浑身充满干劲儿,快到中午的时候,她终于来到了那片山谷之中。

  铁皮石斛就长在山谷向阳这一面的峭壁上,山壁陡峭,从下往上攀登的可能性基本为零,魏淑芬需要从另一边绕上山去,然后从山上下去,然后去采摘那些铁皮石斛。

  这个山谷位于深山之中,能到这里来的人少之又少,原来那个小姑娘卖掉的不少药材就是从这里摘到的,她也不是什么傻白甜,哪怕后来很少过来采药了,魏淑芬也没有把这个位置告诉旁人。

  经过她的观察,这里应该暂时没有人来过,她在山谷里面转了一圈,找到了不少的珍稀药材——来都来了,顺便多带点其他药材也不犯法不是?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魏淑芬开始爬山,她的速度还是挺快的,没多久便到了山顶,估摸了一下地方后,魏淑芬将三条粗粗的麻绳栓在了三个不同的地方,给自己绑结实了之后,魏淑芬就开始顺着山崖往下。

  天气有些太冷了,魏淑芬穿的厚,行动上不免有些妨碍,不过这对她来说也不算什么,对于一个做惯了这些事情的人来说,哪怕内瓤子已经还了一个人,只要身体本能还在,做起事情来还是非常顺利的。

  只是有些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哪怕进行的十分顺利,但是其中凶险也不是外人可以体会的。

  等魏淑芬爬上来之后,她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惨白的,她将装满铁皮石斛的背篓放在一旁,然后趴在一旁干呕了好一会儿。

  山顶上的风太大了,冷风就像是刀子似的刮在魏淑芬的脸上,她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冻僵的身体,然后将自己的工具收拾起来,飞速地从山顶上下去了。

  山谷里还是静悄悄的,魏淑芬看到了几只肥硕的野鸡和野兔子,它们在草丛里飞速地蹿来蹿去,魏淑芬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它们,整理好东西后,确认没缺啥少啥,这才脚步匆匆地离开了这里。

  这边儿没有适合过夜的地方,她必须要在天黑下来之前,回到之前的山洞里面去。

  这条路刚刚已经走过一趟了,再走一趟也挺容易的,大概是因为任务已经完成了,而且还有了其他一些额外收入,魏淑芬的心情不错,脚步似乎都跟着轻快了几分。

  不过她错估了时间,回程的路走了一大半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魏淑芬心中暗叫一声不妙,立马加快了脚步。

  天黑的时候在山林里面赶路可不是什么好主意,魏淑芬还没准备挑战一下这种人类常识。

  她紧赶慢赶,到底还是没能在天彻底黑下来之前赶到山洞那边儿去,不过好消息是,她现在距离那个山洞也不远了,估计最多半个小时就能到了。

  魏淑芬稍稍放松了一下,她深吸了几口气,将手电筒给拿了出来。

  这个年月的手电筒光照范围有限,尤其在这种深山老林里头,照明范围更是大打折扣,手电筒照射出去的光影落在前路上,只是稍微驱散了一些黑暗,但是光线所不及的那些地方,却让人觉得好像是藏了一些什么东西似的。

  曾经看到的那些各种各样的山野怪谈涌了出来,魏淑芬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她深吸了几口气,压下自己胡思乱想的脑子,脚步却比之前又快了几分。

  不行了,她必须得快一点到地方,要不然的话非得要被自己的脑补给吓到了不可。

  就在魏淑芬快看到自己之前歇脚的那个山洞时,她刚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起,一道黑影从旁边的草丛里面飞扑了出来,抓着了魏淑芬的胳膊,紧接着一个冰冷的东西就抵在了魏淑芬的脖子上面。

  “别动,要不然我就杀了你。”

  魏淑芬:“……”

  魏淑芬:“????”

  魏淑芬:“!!!!”

  为什么这种狗血烂俗的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她就只是想要进山里头采个药换个钱,怎么就偏偏遇上这种事情?

  魏淑芬刚想说些什么,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从身后传了过来。

  魏淑芬:“……”

  这要是个伤患的话,她就不怕了。

  只是对方拿着的利刃还贴在她的脖子上,魏淑芬只好举起手来,表示自己是无害的。

  “好汉饶命!只要你不杀我,要啥我都给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