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63章 第 63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概是没有料到说话的人是个小姑娘,魏淑芬感觉到对方抵着自己喉咙的刀子往旁边移了一下,而魏淑芬抓住了这个机会,她反手抓住了对方的腰带,一个用力,对方就飞了出去。

  做完了这一切后,魏淑芬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她还是满脸戒备地看向了那个被她摔飞出去的人,生怕对方再找她的麻烦。

  然而刚那一下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摔到了对方致命的地方,他飞出去之后,落在了不远处,然后整个人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怎么着了。

  魏淑芬:“……”

  对方这是碰瓷儿吧?

  空气之中那种血腥味儿变得比之前更加浓郁了几分,魏淑芬纠结了几分钟,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来,她慢慢地挪动到那人的跟前去,试探性地喊了几句,然后又踢了他两脚。

  那个人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晕过去了还是怎么回事儿。

  这下子可就麻烦了。

  离得近了,他身上的血腥味边儿变得越发明显了起来,魏淑芬觉得他应该是受了伤,以他这种出血量,估计生命可能有点危险了。

  再救与不救之间,魏淑芬选择做个圣母。

  她单手将昏迷不醒的男人拎了起来,然后快步朝着不远处的山洞走了过去。

  魏淑芬进了山洞后,首先做的就是将这个男人给捆绑了起来,确认他不可能有挣脱绳索的可能性之后,魏淑芬松了一口气,先给自己弄了点吃的。

  她折腾了一天了,早上吃的那点东西早就消化了,中午虽然也吃了两个冷包子垫垫肚子,但是愣了的食物吃起来还是很伤胃的,她感觉那两个包子进肚子之后就跟没进去是一样的。

  喝了热水,吃了烤包子,魏淑芬这才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活了过来,休息了一会儿后,魏淑芬朝着那个被自己捆成粽子的男人走了过去。

  那个男人仍旧昏迷不醒,他的脸色无比苍白,嘴唇上更是一丝血色都没有,魏淑芬看了一眼他穿的衣服,普普通通的,瞧不出来有什么问题。

  不过这人虽然昏迷不醒,但是整个人的身体却仍旧紧绷着,这好像是长久身处在危险环境之中训练出来的本能,哪怕意识已经昏迷了,但是身体依旧保持着本能的防备。

  魏淑芬的眼睛眯了起来,她将男人的手翻开,看了一下他的手掌,又闻了闻他的虎口处——一股淡淡的火药味传递了过来,看来她的猜测并没有错。

  让魏淑芬决定救他的,还是这个人刚刚对待魏淑芬时候的反应,虽然一开始的时候,他用匕首抵住了魏淑芬的脖子,但是在魏淑芬开口说话的时候,他听到了她的声音,就下意识地将匕首移开了,与此同时,他也放松了对她的防备。

  若非如此的话,魏淑芬也不能轻易地将他给摔飞了出去。

  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真的是一个穷凶极恶之人,在自己身体受了重伤的前提下,为了保证自己的行径不泄露,他完全是可以下黑手的。

  当时他的匕首就抵在魏淑芬的喉咙上,只要一个用力,她的大动脉就会被割开了,真到那个时候,大罗神仙都难救。

  可是他听到她的声音后,几乎是本能地将匕首移开了,这不是一个坏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魏淑芬相信自己的判断。

  她看着面前这个呼吸变得越来越微弱的男人,思考了一会儿后,将他身上的绳索解开了,然后她将对方的衣服解开。

  饶是之前已经猜测到了这个男人已经受了重伤,但是当解开衣服,看到他胸膛上的伤口时,魏淑芬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人左胸和右腹部有两道伤口,伤口像是被利器划开,皮肉翻开,看起来格外狰狞可怕。

  他里面的衣服已经被血水给浸透了,这要是不处理一下,魏淑芬觉得这人绝对挺不过去。

  而且魏淑芬发现,他身上除了这些伤痕之外,还有类似子弹穿过的伤口,一个位于肩膀地方,另一个则是靠近右胸的位置,考虑到现在这个年代的特殊性,魏淑芬感觉这人的身份可能有些不太简单。

  算了,相逢即是有缘,既然他撞到了自己的手里头,那自然是要救上一救的,要是救不过来,那魏淑芬也就没有办法了。

  既然决定救了,魏淑芬立马将他上半身的衣服全都扒干净了,之后她将自己之前顺手采的止血药给找了出来,又将刚刚挖到的人参给拿了出来,她用男人刚刚拿着的那个匕首割了一块人参放进了男人的口中,然后又将那些止血药给嚼碎了敷在男人的伤口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魏淑芬把男人的没沾到血的衬衣撕开了给他把伤口裹上了,之后又将刚刚脱掉的那些衣服重新给他穿上了。

  魏淑芬做这一切的时候,男人始终昏迷不醒,瞧着一点清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他就像是个破布娃娃似的,任由着魏淑芬为所欲为……

  面无表情地将脑子里面那些不合时宜的念头给抛开了,魏淑芬又弄了一些热水,放凉了之后,给男人喝了一些。

  考虑到男人因为失血过多,晚上可能会失温,魏淑芬又在他的旁边升起了一个火堆来。

  木材燃烧的时候发出噼啪的声音来,男人原本苍白的脸色在火光的照耀下,多了几分暖色,瞧着不再像是刚刚那样死气沉沉的模样。

  魏淑芬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后,她出去找了一些杂草之类的东西回来,然后将其盖在了男人的身上去。

  她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了,至于这个男人能不能活下来,那就要看老天爷,以及这个男人自己的求生欲了。

  今天忙了一天,魏淑芬累得要命,她确认了一下,燃烧的火堆不会把盖着杂草的男人给点了之后,魏淑芬干脆地蜷缩在了一旁,她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的功夫就陷入了梦乡之中。

  不过因为身边躺着个不知道究竟是好是坏的人,魏淑芬这一夜的时间都睡得不太踏实,她睡睡醒醒,每次睁开眼睛都要朝着男人的方向看上一眼。

  好在没有再发生些什么小说都懒得写的烂俗狗血剧情,一直到魏淑芬这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这个男人依旧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不过大约是魏淑芬的止血药和那块人参起到了效果,他这条命算是保下来了。

  魏淑芬检查了一下男人的情况,又给他喂了一点热水,切了一块人参让他含着,做完这一切后,魏淑芬收拾好东西,就准备离开了。

  那个被她救下来的年轻男人无知无觉地躺在那里,完全不知道之前救了他人就要抛下他一个人离开了。

  魏淑芬走出了山洞,又往前走了几步远,她突然就停下了脚步来。

  那个男人过分年轻的面孔在魏淑芬的脑海之中晃来晃去,她脑海之中又浮现出了男人伤痕累累的身体,以及他身上的那两个扎眼的弹孔。

  他身上还有血腥味儿,要是把他留在这里的话,万一他没有及时醒过来,魏淑芬觉得这人有很大概率会成为野兽的口粮。

  就算他能及时醒过来,可是他伤得那么严重,又怎么能考自己从深山老林里走出来?

  全靠他可能会存在的那种无坚不摧的意志吗?

  魏淑芬觉得自己应该冷血一点,这个男人是好是坏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卖出去的脚步却迟迟没有下一步跟上,到最后魏淑芬低咒一声,她抹了一把脸,恨恨地转身回去了。

  算了,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救了他,总不能看着他就这么死了吧。

  也亏得魏淑芬天生神力,否则的话她就算是想要当圣母都当不成。

  男人的身上有伤,抗在肩膀是肯定不行的,而他身材颀长,提溜在手里面也是行不通的,最后无奈之下,魏淑芬只好选择了公主抱这个让人感觉羞耻的姿势,抱着这个昏迷不醒的男人继续赶路。

  好在她的体力足够好,要不然的话想要救下他,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但是因为多带了一个人的缘故,魏淑芬的脚程不可避免地被拖延了,等到她终于下山回到知青所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在将人送到卫生所还是先回家之间,魏淑芬选择了先把人给抱回去。

  折腾了这么长时间,魏淑芬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一件挺重要的事情,不过她现在却无暇顾及,只想着先将眼下的事情给解决了再说。

  等到她抱着人到了家门口的时候,魏淑芬看到一个黑影蹲在自己家门口那来。

  她放慢了脚步,脸上浮现了些许戒备之色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黑影好像看到了魏淑芬,他猛地一下从地上跳了起来,发疯似的朝着魏淑芬冲了过来。

  “小七,你终于回来了!你没事儿吧?你知不知道我担心死你了……”

  说话的人是王满生,他冲到魏淑芬的跟前,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确认她好端端地站在这里的时候,王满生那颗高高悬起来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

  “太好了,太好了,你平安回来,我真害怕你出什么事情……”

  看着语无伦次的刘满生,魏淑芬好心安抚了一下他的情绪。

  “好了,我这不是没事儿么?你能不能先帮我把院门打开剩下的事情我们接下来在说?”

  饶是她体力足够好,公主抱这么一个伤号从深山老林里出来,也是把魏淑芬的体力都给消耗的差不多了,要是刘满生继续这么说下去,魏淑芬感觉自己能把怀中的这个伤号直接给扔出去。

  魏淑芬这么一开口,王满生这才发现了魏淑芬的怀里面还抱着一个男人,他吓得跳了起来,声音都变了调:“你咋带着个野男人回来了?他是谁?你不是一个人进山的吗?他跟你什么关系?他身上有血腥味儿,难道他为了救你受伤了吗?”

  刘满生一口气问出来无数个问题来,魏淑芬听到他的话后,嘴角不由得抽了抽:“先开门,我们进去再说。”

  魏淑芬说着,又加了一句:“我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你要是再不帮我开门,我就要晕过去了。”

  魏淑芬把事情说的严重,刘满生这才反应了过来,问清楚钥匙在什么地方之后,他将院门打开了了,魏淑芬赶忙抱着人走了进去。

  刘满生的嘴巴还在不停地说着话:“这人到底是谁啊?小七,我前天过来的时候你就已经走了,你咋不等我?你是不是跟他一起去的?他是谁?是你的朋友吗?你是不是信任他比信任我多……”

  魏淑芬实在是不堪其扰,冷着脸朝着刘满生呵斥道:“你给我闭嘴吧,别逼着我揍你。”

  刘满生:“……”

  他说啥了,为什么要揍他?

  魏淑芬家里头只有她自己睡的那个炕能睡人,她自然不可能把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野男人放上去,所以将人抱进屋子里面来之后,魏淑芬干脆将人给放在了地上。

  刘满生随后跟了进来,看到那个男人被放在地上之后,刘满生原本的那些怀疑在此时此刻都烟消云散了——这人要真跟魏淑芬有啥关系,估计现在就在炕上,而不是地上了。

  将人放下来后,魏淑芬将身后的背篓也取了下来,放在了一旁的地上,做完了这一切后,魏淑芬像是浑身上下的力气全都被耗干净了,她双腿一软,跌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刘满生一回头,看到脸色煞白煞白的魏淑芬,顿时跟见了鬼似的:“你咋了?小七,你是不是受伤了?伤得严不严重?你别害怕,我这就带你去看医生……”

  说着,刘满生凑进魏淑芬,看他那架势,就像是要将魏淑芬给打横抱起来似的。

  魏淑芬:“……你能不能让我安生一会儿!”

  这家伙是脑子里头装了石头吗?还是说耳朵装了□□,听不懂人说话了?

  她看起来像是有事儿人的模样吗?她这是脱力了,能不能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儿?

  “你帮我把炉子升起来,然后给我烧点水,我那个背篓里面还有包子,你给我热一热,我吃点东西就好了。”

  她飞快地说完了这番话,就感觉身上的力气好像又消失了一些,魏淑芬瘫坐在椅子上面,感觉自己像是病了。

  好在刘满生是个手脚麻利的,没多久炉子就升起来了,他先弄了几个糖包蛋给魏淑芬吃,看到她吃了东西后脸色终于恢复了,刘满生这才放松了下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