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65章 第 65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两人说话的时候正好在一处拐角,魏淑芬站着的位置正合适,能看得到他们两个人,但是那兄弟两个却看不见她。

  瞧着那兄弟两人的凄惨模样,魏淑芬摇了摇头,感觉自己都不用出手报复,那两人自己都能把自己给作死了。

  不过他们的胆子还真是小啊,她都还没出手呢,这两人就自己吓破了胆子。

  看着那兄弟两个犹如惊弓之鸟的模样,魏淑芬只觉得无趣,她想了想,迈着四平八稳的步伐朝着那兄弟一人走了过去。

  魏耀文和魏耀武两个人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已经来临了,魏耀文见自己说什么魏耀武似乎都听不进去,他叹了一口气,抱住了自己的同胞弟弟。

  “好了好了,我不回去了还不成吗?咱们只要熬过这段时间,等到参加高考,上了大学,咱们一辈子都不用回到这地方来了。”

  魏耀文的话给魏耀武描绘出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他原本紧绷着的身体慢慢放松了下来:“对,咱们只要考上大学,就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从今往后咱们再也不回来了……”

  魏淑芬就算靠上了什么大靠山,那顶多也就只是在石河县里头有点能耐,只要他们出去了,那就可以跟三哥一样飞出农门,以后天高皇帝远的,魏淑芬手再长,也够不到他们。

  “五哥,你说的对,我……”

  魏耀武刚刚冷静下来,结果一抬头,就看到不远处站着的那个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刚刚冷静下来的魏耀武只觉一股热血涌上心头,他控制不住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然后双腿一软,险些摔在了地上。

  魏耀文赶忙扶住了自己的兄弟,紧接着他一回头,顺着魏耀武的目光看了过去,结果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小妹?”

  不得不说魏耀文的心理素质可是比魏耀武强多了,见了她之后,除了最开始的震惊之外,他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魏耀文将吓破胆子的魏耀武安置在了自己的身后,而他则看向魏淑芬,努力让自己面上的表情变得和善起来。

  “小妹,好巧啊,你怎么会来这里?”

  魏淑芬笑了笑,说道:“一点都不巧,我刚刚在医院看见你们了,一路跟着你们过来的。”

  听到这话,魏耀文脸上的笑容险些维持不住,他扯了扯嘴角,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了起来,明明紧张到了极致,但却又生生地将那些恐惧和紧张压了下去。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面前这个姑娘是养活了他们八年的妹妹,就算她现在性情大变,但好歹还是有感情在的,跟大哥一哥四哥相比较起来,他们根本就没有做过对不魏淑芬的事情,她一定不会对他们出手的……

  他这么做像是在给自己洗脑,不断地告诉自己魏淑芬不会对他们如何的,然后慢慢的也就冷静了下来。

  “小妹,我……”

  魏耀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却被魏淑芬给打断了,两人都没啥关系了,这小妹听起来还真的挺刺耳的。

  “我没别的事情,咱们这关系,也不必这么寒暄了,正巧碰上你们了,我就是想要你们把欠我的钱还给我。”

  魏耀文怎么都没想到,自己遇到魏淑芬之后,她竟然是来找自己要钱的:“小妹,你不是说这钱以后再还吗?”

  之前魏淑芬说过,他们还在上学,这钱不急着要,怎么现在又来找他们要钱了?

  魏淑芬笑了笑,理直气壮地说道:“我是这么说过,但是现在不已经是以后了吗?”

  之前欠债的时候,这兄弟两个可没有到十八岁,不过现在过了年,他们已经十八了,找他们要钱魏淑芬可是一点都不亏心。

  那兄弟两个顿时就愣住了,他们呆呆地看着魏淑芬,不可置信地说道:“我们现在从哪儿弄钱给你?你这不是在逼我们吗?”

  看着那兄弟一人怒气勃发的模样,魏淑芬耸了耸肩膀,缓缓开口说道:“这就跟我没关系了,那是你们的事情,更何况我八岁的时候就能赚钱养活你们了,你们十八岁了,还不能赚钱还给我吗?”

  魏淑芬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原主也就只比他们小了一岁而已,他们理所当然地让原主养了这么多年,魏淑芬并不觉得自己现在理所当然找他们要钱有什么毛病。

  “我给你们五天时间,五天之后你们最好把钱给我送过来,要是你们不愿意的话,我有的是法子收拾你们。”

  说到这里,魏淑芬突然笑了起来,她上下打量了这兄弟一人一番,轻声开口说道:“你们不是想要做梦都想考上大学离开这里吗?如果你们不还我钱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们还有没有那个机会去考大学了……”

  这算是赤果果的威胁了,可偏偏却戳中了这兄弟两个的死穴,他们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通过高考离开石河县,若是这条路走不通的话,谁也不知道下次魏淑芬会不会也把他们送进监狱里面去。

  魏耀文和魏耀武根本就不敢去赌这个可能,魏耀文刚想说些什么,好跟魏淑芬打一打感情牌,看看能不能让魏淑芬宽限一段时间,然而已经恐惧到了极点的魏耀武现在什么都顾不上了,他飞快地开口说道:“我们答应你,我们什么都答应你,你别害我们!”

  丢下这番话后,魏耀武抓着魏耀文的胳膊就朝着远去跑去,那副样子活像是背后有鬼追着他跑似的。

  看着那两人狂奔而去的背影,魏淑芬摇了摇头,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其实她觉得这两兄弟是属于脑补过多了,要知道不管是魏耀光,还是魏耀宗,魏耀成两口子,他们之所以会被抓进公安局,那都是因为他们自己做错了事情,跟魏淑芬是没有关系的。

  魏淑芬顶多算是那个引子,要是他们不做坏事儿,魏淑芬这个引子便起不到任何的效果。

  不过魏耀文和魏耀武这两兄弟并不知道这一点,还以为是魏淑芬傍上了什么人,动了手脚才将魏家那兄弟给抓进去的。

  当然,对于魏淑芬来说,这样的误会也挺好的,至少能让这两个人老实下来,不敢生出其他的什么心思来,能把钱还给她最好,以后她也不想跟这几个人有什么牵扯了。

  人活一辈子,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实在没有必要和这些脑子不正常的极品们牵扯太多。

  遇见这魏家兄弟对于魏淑芬来说不过是个小小的插曲罢了,很快就被她抛之脑后,她转身准备回去,不过看到不远处的早点铺子的时候,魏淑芬的脚步停了下来。

  今天是大年初一,这早点铺子居然还开着门,而且来买早点的人还挺多的,估计里面卖的东西味道应该挺好的。

  魏淑芬想了想,去早点铺子买了几个肉包子。

  等魏淑芬回到病房之后,她看到那个被她救了的男人醒了过来,此时对方正半靠在病床上吃着白粥,而刘满生则满脸局促地坐在一旁,那模样怎么看怎么别扭。

  看到这一幕后,魏淑芬挑了挑眉,觉得事情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她拎着包子走了进去,然后将油纸包递到了那个年轻男人的面前:“刚买的包子,还热乎着,你吃不吃?”

  年轻男人回过神来,抬头朝着魏淑芬看了过去。

  醒过来的年轻男人跟昏迷时候的他有些不同,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感,跟他对视的时候,总有一种自己里里外外都被他看透了的感觉。

  不过魏淑芬依旧面不改色地跟他对视着,她像是没察觉到对方打量的目光似的,又问了一句:“你吃不吃?不吃我自己吃了。”

  就在魏淑芬准备将手收回来的时候,年轻男人腾出一只手,结过了魏淑芬递过去的包子。

  魏淑芬挑了挑眉,绕过去在刘满生旁边的床铺上坐了下来。

  “怎么了?你们交谈不顺利?还是他威胁你了?咱们看起来你好像挺害怕他的?”

  魏淑芬的话将刘满生飘远了的思绪给拉了回来,他听明白魏淑芬话中的意思之后,立马反驳道:“我才没有害怕他,我只是,只是,只是在走神!”

  憋了半天后,刘满生才憋出了这么一句话,如果忽略他那不自在的表情,这话还真有可能是真的。

  魏淑芬哦了一声,没有再吭声,而是兴致勃勃地看着对面床上的年轻男人,见他将包子都吃了,魏淑芬眨了眨眼睛,突然就笑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的刘满生:“……”

  他觉得现在的魏淑芬跟自己认识的魏淑芬好像有点不太一样了,现在的她怎么看都有那么一点女流氓的架势……

  一定是他想多了。

  就在对方吃完了东西之后,魏淑芬突然开口了。

  “昨天你昏过去的时候应该知道发生了些什么吧?”

  说着,魏淑芬指了指自己:“我去山上采药,正好遇见你了,是我救了你,用我摘的人参还有止血药,也是我把你送到医院来的,你的医药费是我垫付的,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既然你醒了,咱们两个的账也该算一算了。”

  刘满生:“……”

  年轻男人:“……”

  那个年轻男人的反应还是很快的,他朝着魏淑芬点了点头,说道:“谢谢你,我叫楚昭南,请问你叫什么?”

  魏淑芬笑着回答道:“我叫魏淑芬。”

  楚昭南说道:“魏淑芬同志,谢谢你,你的救命之恩,我会永远铭记在心,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可以随时来找我。”

  这话说的漂亮,如果认识楚昭南的人,能得他一个人情和承诺,那肯定会高兴得晚上觉都睡不着。

  不过可惜的是,魏淑芬并不认识楚昭南,哪怕她知道楚昭南可能有些身份地位,但是她也没打算用这个人情。

  毕竟她不是什么傻白甜小姑娘,像是一些大户人家,你救了他们家的人,明明是救命恩人,但是对方却会承诺说欠你一个人情,说会帮你处理一些事情,可如果你真求上门去,对方反而会看不起你。

  这种事情魏淑芬遇到太多太多了,所以基本上,她不会要什么口头承诺,好处当场她就要回来了,这样一来,大家一拍两散,也不用害怕她会不会利用这种救命之恩黏上去了。

  “行了,我这个人比较短视,我不想要什么承诺,好处还是当场给了比较现实,我怕以后我真有事儿求上门去了,还得低三下四看你们的脸色。”

  楚昭南倒是没想到魏淑芬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愣了一下,不过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那你想要什么?”

  魏淑芬笑了笑,刚准备说些什么,刘满生就抓住了魏淑芬的胳膊,低声说道:“小七,你先别说话,跟我出来一下。”

  魏淑芬没有反抗,跟着刘满生一起出去了。

  到了外面走廊之后,刘满生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他凑到魏淑芬的跟前,低声说道:“小七,我觉得那个楚昭南不是什么普通人,他说话的口音是京城那边儿的,而且我瞧着他露出来的气势,跟普通人完全不同……”

  一个人出身高低,其实从他的谈吐,以及周身气质都是可以看出来的。

  这个楚昭南看着不像是普通人,而且刚刚他还用未来的承诺当做报恩的手段,那这就代表着楚昭南的家庭也不简单。

  魏淑芬现在孤家寡人一个,她家里那群哥哥们不拖后腿就不错了,哪里能靠得上?现在她好不容易救了个大有来头的人,不趁着这机会要对方一个承诺,只要现实的好处,那岂不是亏了?

  刘满生到底是在黑市上混了不短时间的人,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人脉代表着什么,要是背后有靠山,很多事情做起来就方便了许多。

  别看着靠山有时候好像没有钱来得实在,但是那隐藏的好处却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要不然你还是多问问他的身份是什么,看看能不……”

  刘满生是真心实意为魏淑芬打算的,不过魏淑芬却有自己的想法,她笑了笑,说道:“人家只是答应帮我一个忙,不是要给当靠山的。”

  这一点魏淑芬还是能分得清楚的,要真有那个意思当她靠山,就算是舍了脸不要,魏淑芬都能硬贴上去。

  但是刚刚对方的话已经直接跟她表明了他的意思,魏淑芬是傻了才会硬贴上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