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66章 第 66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敢保证,她要是真以救命恩人的名头贴上去了,对方肯定会想方设法甩脱跟她的关系,到时候说不定还会瞧不起她,觉得她硬赖上对方……

  救命之恩到最后反倒会成为一个笑话,那些身居高位的人,会觉得你救了他的性命,他施舍给你一些东西,就已经是他们的仁慈了,更有甚者会觉得你本来就该救他们的性命。

  这样的人魏淑芬见得多了,明明是你在绝境之中救下了对方,但是他却认为你是冲着他的权势去的,他说要报答你,但是你一旦接受报答,反而更加佐证了他们之前的想法——你就是冲着他们的权势去的,否则也不会救下他们。

  魏淑芬:“……”

  救命之恩本来就该报答,但是在某些人的诡异逻辑下,你救他们,并不是出于真心,反而是有求于他们,明明是你救了对方,但是对方却认为是理所当然。

  魏淑芬对楚昭南并不了解,但是对方刚刚说的那些话,其实已经证明了他心中所想,用自己的一个承诺和人情来回报救命之恩……魏淑芬敢保证,她要是真拿着恩情上门,最后怕是会被楚昭南的家人奚落。

  她没有那个心情去看那些身居高位之人高高在上的嘴脸。

  有恩她基本上当场就让对方回报了,至于未来的许诺,她觉得自己并不需要。

  刘满生一开始还觉得要对方一个承诺和人情比较靠谱,但是被魏淑芬这么一说,刘满生自己动脑子想一想,顿时就觉得魏淑芬说的话有道理了。

  是啊,明明他们是救了对方一命的救命恩人,怎么那个楚昭南和他们说话的时候,还是那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要是没有魏淑芬将他从深山老林里带回来,要是没有魏淑芬的人参和止血药,他怕是早就死在深山老林里面了,尸骨估计都弄不回来。

  人都没了,那种气势之类的东西还能存在?这不是瞎扯淡么?

  想通了这一点之后,刘满生也就没了劝说魏淑芬的心思,他反而凑到魏淑芬的跟前,小声说道:“那你多要一点,好歹是救命之恩呢,怎么也要比我给你的采药钱多吧?我跟你说,他们这样的人家,宁愿花钱,都不想欠别人的人情。”

  虽然刘满生因为年纪小,又得家里人宠爱,并没有进那个圈子里头,但是他从小到大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那个圈子里人的性格。

  在他们看来,自己的人情要比实实在在的钱要值钱的多,站在他们的角度,觉得自己施舍给对方一个人情,要比给对方钱要好,从某方面来说,这也算是一种看重。

  不过……

  刘满生看了魏淑芬一眼,觉得她之前说的那些话也挺有道理的,那些人情关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用得到,且不说魏淑芬有没有需要这些人情关系的时候,就算她真到了需要的时候,对方会不会真心实意帮忙,那还是两说呢。

  毕竟魏淑芬只是个无权无势无背景的小姑娘,如何还人情,还不是对方说了算?

  “你多要点钱,我估摸着对方巴不得你要钱呢,毕竟对于他们这样的人家来说,他们的人情值这个钱。”

  魏淑芬看着转眼间就换了阵营的刘满生,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刘满生挠了挠头,乐呵呵地说道:“你不用跟我客气,咱们谁跟谁啊。”

  听到这话,魏淑芬笑了笑,并没有说些什么,而是推开病房门走了进去。

  楚昭南仍旧靠坐在病床上,如果不是他那遮掩不住的苍白脸色,怕是谁都看不出来他现在还是个伤号。

  魏淑芬径直走了过去,在楚昭南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看到她的动作后,楚昭南也随之转头朝着魏淑芬看了过来,二人四目相对,魏淑芬仍旧是一副坦坦荡荡的模样,她不闪不避,看着对面坐着的楚昭南。

  “你考虑好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嘶哑,看着魏淑芬的眼神也没有多少的情绪变化。

  “你究竟想要什么?”

  魏淑芬笑了笑,说道:“我要钱。”

  楚昭南的面容平静,并未因为魏淑芬选择这种俗套的东西而产生其他的什么情绪:“我现在身无分文。”

  魏淑芬倒是也不在意,她变戏法似的从身上的口袋掏出来纸笔和印泥,然后将其放到了楚昭南的面前。

  这下子楚昭南的面上终于出现了平静之外的其他的情绪,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放在被子上的纸笔,还有那一盒印泥,表情有些微妙——她给自己这些,该不是他所想的那个意思吧?

  事实证明,魏淑芬还真是那个意思,在对方盯着纸笔看了一会儿后,魏淑芬开口说道:“现在身无分文也没关系,你既然用一个承诺来作为我对你救命之恩的报答,那你家里的条件一定非常好。”

  “现在身无分文不要紧,我知道你家里条件不错就行了,你可以给我写个欠条,将我对你的救命之恩量化成钱,你觉得你的命值多少钱,就写多少,最好上面写上还钱日期,你的名字也要写上,最后劳烦你按个手印,防止别人说我这是假冒的。”

  魏淑芬甚至还教了一下对方一个正式的,具有法律效应的欠条究竟该如何写。

  楚昭南沉默了下来,他看了魏淑芬一眼,又低头看了一眼摆在自己被子上的纸笔和印泥,黝黑的眼眸里面看不出什么情绪存在。

  见他好一会儿都不动弹,魏淑芬开口问了一句:“你是不会写字吗?”

  说着,魏淑芬不等对方回答,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那肯定不会,我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都会写字,你家庭条件那么好,肯定不会是个睁眼瞎的。”

  “是有什么顾虑吗?还是说你真就是想空手套白狼,用一个以后不知道会不会实现的承诺来回报我的救命之恩?”

  “你是不是忘记了,之前在山里的时候你还是想攻击我来着,幸亏我身手够好,要不然的话你能不能躺在这儿还是两说呢。”

  “我算是以德报怨救了你,要不然以你当时的情况,死在山沟沟里都未必有人能知道,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回报我的恩情,我不要你的承诺,就要钱,你给不给吧?”

  眼见着对方还不动弹,魏淑芬心里面生出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来——这人该不会真想着要赖账吧?

  如果他真想赖账,魏淑芬好像也没什么办法,她总不能把这个人重新扔到山里头去吧?

  这么一想,魏淑芬莫名觉得有些憋屈,她瞪着坐在床上不动弹的楚昭南,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思考着自己重新将他扔到山里头的可能性。

  楚昭南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他默默地将纸笔拿了起来,然后按照魏淑芬所说的格式写了一张欠条,上面将还款日子也写上了,魏淑芬看了一眼,发现他写的还款日期是在二月二十八号。

  现在已经是二月份了,二月底还钱,倒是也不迟。

  看着他将手印也按上了,魏淑芬心满意足地将欠条给收了起来。

  “行了,能不能说说你的是哪个单位的?要是你不还我钱,我能去你单位找你还钱。”

  听到这话,楚昭南沉默了一瞬,这才说道:“我的单位不方便告诉你,不过你放心吧,我欠你的钱会还给你的。”

  魏淑芬看到欠条上的钱数,五千块钱,足够让她对楚昭南露出个笑脸来:“你不说自己单位的话,把你的家庭住址给我吧,等回头你要是不还钱,我能去你家找你。”

  写了欠条可不是万事无忧的,要是找不到人的话,这欠条就是一张废纸,魏淑芬可不会做这种亏本的生意。

  楚昭南面上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他动了动嘴唇,开口说道:“就算我说了自己的地址,你怎么能保证我说的地址就是真的?”

  他说什么,魏淑芬也没办法去调查,就算是假的,她又能如何?这姑娘有时候看着挺聪明的,但是某些时候却又有些傻乎乎的。

  听到他的话后,魏淑芬极为认真地说道:“楚昭南同志,我觉得你的人品还是值得人信任的,我觉得你不是个坏人,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

  魏淑芬对自己看人的本事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与其说她是相信楚昭南的人品,倒不如说她相信这个人是不屑于做出这种撒谎赖账的事情。

  要是看错了,那她这两辈子也就白活了。

  楚昭南看着魏淑芬,小姑娘坦坦荡荡地与他对视着,那张英气十足的面孔上带着笑容,仿佛真的相信他是个不会胡说八道的人似的。

  既然相信自己,为什么她只要钱,不要他的承诺和人情?要知道他一个承诺的分量,可比那五千块钱值钱多了。

  还是说这个小姑娘年纪太小,不明白他楚昭南做出承诺的意义?想到这里,楚昭南放软了声音,温声说道:“你要不然再考虑一下?你救了我一命,这五千块钱其实并不足够偿还的……”

  魏淑芬像是没听懂他话中含义似的,乐呵呵地说道:“如果你愿意多给我一点,那也无所谓,我不嫌多的。”

  楚昭南没说话,他不相信魏淑芬不明白他的意思,这个小姑娘看着不像是个聪明的,但是她做的事情,却并不像是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傻,他相信魏淑芬应该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眼见着楚昭南看着自己不说话,魏淑芬决定看在他这张俊脸的份上多说几句。

  “在你看来,或许一个承诺会比钱重多了,毕竟未来我可能会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需要用到这个承诺,借助于你或者你背后家族的力量来渡过难关。”

  魏淑芬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始终带着笑容,瞧着并不像是个没成年的小姑娘,反而有些像是久经社会的老狐狸似的。

  “不过承诺这种东西,在我看来是虚无缥缈的,你或许是真心实意感谢我的付出,毕竟你确确实实是在危难关头将你给救出来的,我确确实实是救了你的性命,但是你的家人不一定这么认为。”

  他做出的承诺分量有多重呢?对方看在这个承诺的份上怎么来回报她呢?这都是未知数。

  或许在她看来,她救了楚昭南的命,对方如何回报她都不足为过,但是她要是求上门去的时候,对方或许就会开始考量起来,认为自己付出多少,就能把这个承诺给还上了。

  现在两人的关系是对等的,甚至魏淑芬要稍稍高上一些,因为她救了楚昭南的命是扎扎实实存在的,而楚昭南就在她的面前,只要这人不是那种狼心狗肺丧心病狂的人,就知道这救命之恩的分量到底有多重。

  但是一旦楚昭南好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开始不对等了,她明明理所应当得到的回报,就会被对方认为是施舍给她的,她就该感恩戴德地接受。

  尤其是这些身居高位的家族,在你的能力和家族背景不够的时候,他们根本不会将你放在眼里。

  “多给点钱就行了,未来的事情太远了,而且承诺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我向来是不相信的,毕竟你们兑现不兑现自己的承诺,还得要靠你们的良心,而我这人最不相信的就是良心了。”

  把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变成看对方心情施舍的承诺,魏淑芬傻了才会如此选择。

  很显然,楚昭南没有想到魏淑芬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他面上的神情出现了片刻的怔愣,似乎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下的这一切。

  不过魏淑芬并不在意,又追问了一下楚昭南的家庭住址,这一次他倒是没有在隐瞒,报出一个地址来。

  哪怕早知道来头不小,但是听到他所说的地址之后,魏淑芬还是有些感慨——果然是万恶的有钱人,这个年月能住在那么好的地段,以后哪怕啥都不做,把这房子卖出去,直接就能成为亿万富翁了。

  “既然你已经醒过来了,那我也就没有继续留在这里陪着你的必要了,毕竟现在大过年的,我总不能一直留在医院里照顾你。”

  说着,魏淑芬把自己的家庭地址告诉了楚昭南:“你要是送钱给我的话,就去这里,要是我不在的话,你就去村里找一个叫王成飞的,把钱给他就成了。”

  楚昭南不知道怎么想的,突然问了一句:“那个王成飞是你相好?”

  要不是相好的,能把这么多钱交给对方?这信任程度,不是相好都不相信……

  魏淑芬:“……你是畜生吗?想法那么龌龊?我还没成年呢,这个人是我信任的哥哥,他已经结婚了。”

  魏淑芬相信王成飞的人品,也相信他是个口风严的人,他不会背叛自己的,再说了,五千块钱而已,以王成飞的赚钱能力,是不会昧了这笔钱的。

  楚昭南愣了一下,突然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你还没成年?你今年多大?”

  魏淑芬:“……虚岁十七。”

  楚昭南:“……”

  所以面前这个把他从深山老林里面带出来的小姑娘才是个十六周岁的小孩子吗?

  难怪她只要钱,不要承诺了,原来是因为这个。

  楚昭南看着魏淑芬的眼神变得柔和了下来,他想了想,开口说道:“这样吧,你把欠条给我,我再给你写一张,我觉得那么一点钱,不足以表达我对你的感激之情。”

  说到这里,他斟酌了一下语言,又继续说了下去:“我再给你两千块,算是还你救了我的恩情,同样的,我之前给你的承诺依旧作数,以后你如果遇到了无法解决的事情,在不违背国家法律的前提下,我会帮你解决。”

  魏淑芬:“……”

  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儿?人家都说就地起价,坐地还价,这人可倒是好,自己只说了她是个没成年的小姑娘,楚昭南居然就主动要多给她钱了,这还真是意外之喜。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更何况这些是魏淑芬本来就该得到的,她更不会将其拒之门外了。

  “之前的欠条别撕了,你再写一份吧。”

  楚昭南:“……”

  他又写了一张两千的欠条交给了魏淑芬。

  这个月底自己就将有七千块了,再加上自己之前的那些钱,她现在也是个准万元户了,魏淑芬的心情好了许多。

  她笑眯眯地看着楚昭南,开口说道:“如果你愿意给我一点辛苦费的话,就算是大过年的,我也不是不能过来照顾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