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67章 第 67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然,我也不是白来的,你得给钱。”

  楚昭南:“……”

  魏淑芬看到对方的表情,咳嗽了一声,接着便转移了话题:“当然,你要是不想给我钱的话也没关系,我可以免费照顾你。”

  人家给她写了七千块的欠条,还给了她一个承诺,魏淑芬觉得自己好人做到底,顺带着照顾他也不是不行。

  “不过我可以免费找给你,但是吃饭什么的,还是需要你花钱的,我不提供伙食。”

  此时的魏淑芬表现出的样子才像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楚昭南看着这个样子的魏淑芬,面上的表情不由变得柔和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刘满生推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恰好看到了楚昭南的表情,刘满生心神一凛,立马走过来站在了魏淑芬的面前。

  “小七,你们谈的怎么样了?”

  听到这个带着亲昵之意的称呼,楚昭南的眼神闪了闪,不过却并未开口说些什么。

  魏淑芬笑着说道:“很不错,楚昭南同志是个很好说话的男同志。”

  刘满生狐疑地看了楚昭南一眼,他怎么看不出来他是个很好说话的男人?

  “你在这儿陪了一晚上了,要不要先回去?他已经醒了,我觉得不需要你照顾了。”

  楚昭南到底是个男人,昨天可以说是事从权急,但是既然现在人已经醒过来了,魏淑芬一个小姑娘,继续在这里照顾就不合适了。

  魏淑芬:“……”

  刘满生这是在断她的财路吧?一定是的。

  魏淑芬看了刘满生一眼,正想说让他别多管闲事儿,刚刚一直都没有开口的楚昭南说道:“他说的对,你一个小姑娘,在我这里确实不方便,而且大过年的,你该回去了,要不然你家里人会担心的,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说着,楚昭南似乎想到了什么,又加了一句话:“你放心吧,答应给你的东西,我很快就会给你的,我是不可能赖账的。”

  见他都这么说了,魏淑芬知道自己留下来照顾他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她叹了一口气,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

  刘满生没听清楚,忍不住问了一句:“你说啥?”

  魏淑芬扫了他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你并不需要知道。”

  而听清楚魏淑芬说的是什么话的楚昭南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来,不过很快便又隐没不见了踪迹。

  不过魏淑芬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对方承诺给她的钱不少,看在欠条上数字的份上,她中午又请楚昭南吃了一顿,然后一直陪着他到半下午,从医生口中知道他确实没有什么大碍,危险期已经过去了,只要好好修养,他的伤势很快就会恢复了。

  “住院费我已经交过了,你要是想联系家里人也成,医院这边儿有电话,你花点钱就能打了。”

  说着,魏淑芬想起了什么,开口问了一句:“你身上是不是一分钱没有?”

  楚昭南十分坦荡地点了点头,并没有那种因为没钱而产生的窘迫。

  魏淑芬看了他一眼,从口袋里拿出了四十块钱:“这些钱给你,等回头你一起还给我。”

  楚昭南抬头看向了魏淑芬,然后将自己脖子上的玉佩解了下来,递给了她:“这个玉佩给你,这些钱就算是我借你的。”

  魏淑芬也没有拒绝,大大方方地接过了对方给她玉佩。

  其实她对玉石之类的没有多大的研究,不过这块玉佩入手生吻,且雕工精致,瞧着应该不是什么便宜货——至少肯定比四十块值钱。

  见魏淑芬盯着玉佩瞧,楚昭南想了想,开口说道:“这枚玉佩是我奶奶留给我的,我希望你可以好好保管,等过些日子我的钱到手了,我会找你把这枚玉佩赎回来的。”

  知道这枚玉佩对他挺重要的,魏淑芬也就没有多做什么,老老实实地将玉佩收起来了。

  “你放心吧,这可关系到你给不给我钱,我不会弄丢的。”

  楚昭南闻言,动了动嘴唇,他似乎想说些什么,不过看着魏淑芬的模样,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时间不早了,再耽搁下去,等到她回家去天就要黑了。

  “那我就回去了,等两天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说着,魏淑芬朝着楚昭南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

  等到魏淑芬走了之后,病房里面就只剩下了楚昭南一个人了,他长舒了一口气,身体往后靠了过去。

  魏淑芬身上或许有些什么秘密,但是她却意外的坦荡,那些秘密应该是无伤大雅的,毕竟谁能没有秘密?

  至于魏淑芬对他的救命之恩……

  楚昭南已经从刘满生口中得知,魏淑芬进山是去给他采药的,那只是一个巧合罢了。

  楚昭南之所以会出现在这片山林里,是因为他进行的一场秘密任务,最后任务虽然完成了,但是楚昭南也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叛徒伤了,对方是冲着要他命来的,也亏得楚昭南长久以来锻炼出来的对危险的感知,否则的话对方的那把刀就会扎进他的心脏里面。

  楚昭南逃出来了,但是对方一直咬着他不肯放松,无奈之下,他逃进了深山里,那会儿他的伤势已经很严重了,遇到魏淑芬的时候,他以为她是追杀自己的人,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楚昭南想着能带走一个是一个,如果不是最后关头她突然出声,或许自己就会犯下无可挽回的错误了。

  他的这条命是魏淑芬救的,他自然是要回报她的。

  正月初二,楚昭南打通了自己好友的电话,得知了他身处何地之后,对方立马表示他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石河县。

  “楚哥,你等着我,我马上就过去找你!”

  听着对方难掩激动的声音,楚昭南哑着声音说道:“你先别着急过来,你去我家一趟,将我存折带着……”

  电话那头的侯明宇愣住了:“楚哥,你要我带存折去干嘛?”

  楚昭南答道:“这你就别管了,记得把存折带过来,另外我房间靠墙衣柜里面还有两个玉镯,你也一并帮我带过来。”

  这下子侯明宇是真被镇住了:“楚哥,你怎么还要玉镯啊?”

  他可是记得很清楚,那玉镯是楚昭南祖上留下来的老物件,价值不可估量,他要存折也就算了,怎么还把玉镯也要走了?

  难不成楚昭南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侯明宇有些紧张,下意识地就想联系楚家人了,不过他还没有有所动作,电话那头的楚昭南似乎已经猜到了他准备做些什么,于是便说道。

  “明宇,我在哪儿的事儿你别告诉我家里人。”

  他这次受伤挺重的,至少需要养上半个月,这大过年的,他不希望家里人为他担心。

  侯明宇闻言,只能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好吧,其他的事情还是等我们见了面之后再说吧。”

  挂断电话之后,侯明宇就以最快的速度了去楚昭南家。

  楚昭南因为工作原因,并没有住在家里面,他住在什刹海附近的一个四合院里面,这边的幻境还是挺不错的,侯明宇也跟着他在这一块买了房子,两家住的并不远,不过大过年的,侯明宇在老宅,挂断电话后,他便驱车去了楚昭南家。

  侯明宇和楚昭南两人是从小光屁股长大的好兄弟,跟侯明宇这种吊儿郎当的性格不同,楚昭南十五岁的时候就从军了,虽然他们二人聚少离多,不过关系却一直都挺好的。

  他自然是有楚昭南家里的钥匙,他放存折和其他贵重物品的地方,侯明宇也知道,他进了楚昭南家一趟,把他说的东西都拿上了,然后将车子停在自己家屋子里头,而他则匆匆忙忙地往火车站去了。

  楚昭南说他受伤了,自己还是快点赶过去吧。

  年三十儿没好好吃东西,大年初一自然要补上,也亏得魏淑芬之前买了不少好东西回来,鸡鸭鱼肉都不缺,要不然这个年她还得苦兮兮地过。

  年初一晚上,魏淑芬做了一大桌子好菜,然后自己一个人把这一大桌子的好菜解决了,吃饱喝足之后,她懒得洗碗,直接丢在了厨房,而她则窝在烧得热乎乎的炕上面,舒舒服服地叹了口气。

  大冬天的进山,这可真不是人该干的事儿,亏得刘满生给她的钱足够多,要不然的话,魏淑芬这一趟算是走亏了。

  不过好在她运气足够好,半路救了个人,又到手七千块,这可比做生意要快多了,不过可惜的是,这种好事儿是可遇不可求的。

  思考了一下接下来该做的事情,魏淑芬迷迷瞪瞪地闭上了眼睛,没多久就陷入了梦乡之中。

  第二天一大早,魏淑芬是被咚咚咚的敲门声给吵醒的,她睁开眼看了一下外头,天色已经大亮了,魏淑芬叹了一口气,慢吞吞地爬了起来,不情不愿地穿衣服出去开门。

  “小七,你去哪儿了?最近一段时间怎么都不在家?这大过年的,你一个小姑娘咋老是往外头跑?”

  门外站着的人是刘胜男,她手里面拎着个竹篮子,上面盖着厚厚的小被子,看不清楚里面究竟放了些什么东西。

  魏淑芬:“那个,我进山了……”

  魏淑芬知道刘胜男是在关心自己,她便解释了一下,告诉对方她进山采药去了。

  然而刘胜男一听这话,更加生气了:“小七,你是不是太拼命了?现在是冬天,山里的野兽也没吃的,你一个人进山,就不怕遇到野兽吗?”

  魏淑芬解释道:“我不怕的,刘婶儿,我的力气很大……”

  只是魏淑芬没把话说完,就被刘胜男给打断了:“你力气大了不起啊?谁告诉你力气大就不会遇到危险的?过去你为了养活你那几个不成器的哥哥,进山是逼不得已,现在你为啥还去?你现在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你还进山去干嘛?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

  魏淑芬被刘胜男叨叨的有些抬不起头来,眼看着对方还准备继续念叨下去,魏淑芬赶忙解释道:“人家要的急,而且答应给我这个数。”

  魏淑芬说着,比划了一个数——她其实也不想去的,但谁让刘满生给的钱太多了呢?

  刘胜男:“……”

  她能说让魏淑芬别赚这么多钱吗?这要是换了她,估计也舍不得这一大笔钱的。

  想到这里,刘胜男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婶子知道这样赚钱的事儿,你肯定是不会放过的,但是你去之前也该跟我们说一下,我们很担心你。”

  天知道年三十的时候他们过来找魏淑芬,结果发现她家大门紧锁的时候,心里有多紧张,生怕这孩子又出了什么事情。

  她一个小姑娘,孤孤零零地生活在知青所这边儿,也没个人看顾着,要是真发生啥事儿,那可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甭说她力气大,力气再大,她也是个小姑娘,这要有啥事儿了,那不是力气大就可以解决的。

  只是刘胜男到底不是魏淑芬的正经长辈,这个小姑娘有她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刘胜男也没法子说些什么。

  她叹了一口气,只希望魏淑芬下次决定出门的时候,能跟他们说一声。

  “这样我们也能安心一些,你说是不?”

  魏淑芬知道刘胜男是真心实意地关心自己,她并不是想要从自己的身上得什么好处,只是单纯地在意她这个人罢了。

  对方的好意魏淑芬自然不会拒绝的,她点了点头,乖乖地开口说道:“婶子,我知道了,下次我肯定会跟你们说的。”

  见魏淑芬如此说,刘胜男也就没有再说些什么了,她跟着魏淑芬进了屋子,然后将篮子上小被子拿开,露出里面的东西来了。

  “这是我自己做的肉丸子和萝卜丸子,原本是打算年三十儿的时候拿过来给你的,不过你不在家……今儿拿给你正好,大过年的,总不能不吃丸子,你说是不是?”

  肉丸子和萝卜丸子都是刚刚炸好了的,之前一直用被子盖着,温度也没散了,魏淑芬分别拿起一个萝卜丸子和一个肉丸子尝了尝,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来。

  “婶子,你的手艺可真好,这肉丸子一点都不腻人,萝卜丸子也很软糯香甜,你是咋做的?能教教我不?”

  刘胜男自然不会有所隐瞒,乐呵呵地将两种丸子的做法告诉了魏淑芬。

  这些东西都是过年才能吃到的,平常是舍不得做的,魏淑芬决定这两天要是没什么事情,她也炸一点丸子出来吃。

  “等中午你到我家去吃饭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