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68章 第 68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淑芬点头答应了下来。

  刘胜男没有在她这里多待,陪着魏淑芬说了一会儿话后,就带着竹篮子离开了,当然,她篮子里也没空着,魏淑芬给她带了几条自己昨晚上炸的带鱼回去了。

  就在刘胜男离开后不久,王翠芬带着李启云过来了,她们是给魏淑芬送肉包子的。

  大概是因为怕魏淑芬惦记着之前的事情,李启云特意拿了个包子吃了,以此告诉魏淑芬这包子没什么问题。

  因为上次是宋玉文的事情,王翠芬和李启云两个人对待魏淑芬的时候添了几分小心,尤其是李启云,跟魏淑芬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几分刻意的讨好之意。

  魏淑芬跟李启云说过几次,让她不要把宋玉文那事儿放在心里。

  “云姐,坏事儿是宋玉文做的,跟你没有关系,你不用这样的。”

  然而甭管魏淑芬怎么说,李启云的愧疚之意还是没有丝毫减弱,魏淑芬无奈,只好随着她去了。

  魏淑芬拿了个小竹篮将那些包子全都捡了进去,嘴上则说道:“云姐,王婶儿,你们对我太好了,这些包子足够我吃几天了,等两天我炸了小肉丸再给你们送去一点。”

  王翠芬听到魏淑芬的话,忍不住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胳膊,语重心长地说道:“你这孩子,跟我们这么客气做什么?”

  上一回宋玉文收了魏耀宗的钱给魏淑芬下药,多亏了魏淑芬机警,才没中招,后来宋玉文被公安抓去,说是要送去农场劳改三年。

  李启明知道这事儿后,求到了王翠芬的跟前,想让她去跟魏淑芬说说情,让她别跟宋玉文计较了。

  “妈,玉文怎么说都是你媳妇儿,她这次确实做错了事情,但是她已经知道错了,你让她去农场劳改,她撑不下去的。”

  更何况自己好不容易才娶个媳妇儿,这要是去农场劳改了,三年后再回来,那人得被折腾成啥样?

  李启明有些舍不得。

  而且在李启明看来,魏淑芬又没有被伤害到,她不是平安躲过去了吗?既然她没有事儿,为啥又要让宋玉文到农场去劳改?这不是欺负人吗?

  之前魏淑芬还在魏家的时候,他们家也帮了魏淑芬不少,王翠芬和李远才他们都挺照顾魏淑芬的,这次魏淑芬分家出去,得了知青所这样的住处,李远才也是出了大力的,甭的不说,就算看在这样的情分上,魏淑芬也不能太过计较了。

  他是那种直肠子,有啥就说话,从来都不会隐瞒什么,这样的想法他一股脑全都说了出来,想让王翠芬去帮自己说说。

  在李启明看来,只要魏淑芬不予追究了,宋玉文肯定就能被放回来了。

  然而听到她的话之后,王翠芬勃然大怒,甚至拿着棍子揍了李启明一顿。

  “我王翠芬怎么生下你这么一个糊涂虫?是咱们家对不起小七,她没受到伤害,那是她自己运气够好,跟你媳妇儿有个屁的关系?宋玉文既然生了害人的心思,就该受到惩罚,人家没被她害到,她做的坏事儿就不存在了是不?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

  王翠芬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她揍过李启明,又问他,如果这事儿是发生在宋玉文的身上,有人下药害宋玉文,只是阴差阳错下,宋玉文没被人害了,他这个当男人的是不是能原谅对方?

  李启明说不出话来,他怎么可能会原谅对方?他不动手暴揍对方一顿就不错了,原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以己度人,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凭啥要求人家做到?你这不是看着人家一个小姑娘,没依没靠的,所以才故意去欺负人的?要是人家有爹有娘,有兄弟护着,你还敢这样做吗?”

  李启明说不出话来,王翠芬看着他的表情,就知道李启明在想些什么。

  他之所以会说这番话,不过是仗着魏淑芬没人护着罢了,他觉得自己媳妇就算做错了事儿,那也是比魏淑芬金贵的。

  “我不会去帮忙说情的,但凡你之前多管着你媳妇儿一点,她都不敢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不会逼着你们离婚,你要是想要继续跟她过日子,那你就等着她从农场出来吧。”

  去农场劳改三年,宋玉文虽然不能回家来,但是家里人却是能去看她的,比起蹲监狱来,去农场劳改要好得多了。

  其实宋玉文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依照王翠芬的意思,是想让李启明跟她离婚的,但是李启明是个犟种,他都求着自己让魏淑芬放过宋玉文了,很显然是舍不得自己媳妇儿的。

  通过这事儿,王翠芬看出来自己这个大儿子是个有些是非不分的糊涂虫,她说了他几次,但是完全教不过来,便不再说话了。

  李启明不是小孩子了,他能分不清楚是非对错吗?那肯定不是这样的,不过是觉得伤害的不是自家人的利益,所以才无所谓罢了。

  王翠芬已经跟李远才商量好了,等到开春的时候就把房子给盖起来,让老大分出去另过好了。

  李远才也没有意见,显然对自己这个大儿子也是十分失望的。

  不过这些事儿王翠芬并没有跟魏淑芬说,这些本来就是她们应该做的,哪里好意思到魏淑芬这里来卖好?

  王翠芬在魏淑芬这里待了没一会儿就离开了,李启云原本是要走的,不过魏淑芬说她买了些毛线回来,希望李启云帮帮她忙,她好把毛线给缠了。

  对此李启云自然不会拒绝的,她点头答应了下来。

  “小七,你买这些毛线做什么?”

  现在小姑娘喜欢的都是鲜艳的颜色,大红大绿大蓝大紫,这都是小姑娘喜好的颜色,魏淑芬买回来的毛线却是浅灰色的。

  这种颜色放在百货大楼里是很难卖的,毕竟小姑娘不喜欢这种灰扑扑的颜色,而这种浅灰色又不耐脏,女人也不会买回去给男人们做衣服。

  因此同样十斤毛线,这种浅灰色的毛线倒是要比其他颜色的便宜一分之一的价格。

  魏淑芬去百货大楼的时候正巧看到这些毛线在低价出售,哪怕价格比旁边红色的毛线便宜了一半儿,但是愿意买的人还是没有。

  不过对于魏淑芬来说,她不大喜欢那种大红大绿的张扬色彩,反而更喜欢这种浅灰色,这种颜色放在她那个年代,称之为高级灰,不过在这个喜欢鲜艳颜色的年代,反倒是无人问津了。

  魏淑芬买了不少毛线,准备给自己织几件毛衣穿穿。

  毕竟冬天过去过去之前她是不打算做什么的,织毛衣也能打发一下时间门不是。

  “小七,你应该买些红色的毛线,红色衬皮肤,穿上肯定比这种灰色的好看。”

  李启云双手撑着毛线,好方便魏淑芬将毛线给绕成团。

  魏淑芬笑着说道:“灰色也挺好看的,我不喜欢那种大红大绿的颜色。”

  两人一边聊一边忙活着,很快就将那些毛线绕成团了,而时间门也在忙碌之中来到了中午时分。

  “云姐,你中午就留在这儿吃饭吧,我给你做猪肉炖粉条吃,正好配着你们送来的馒头吃一些。”

  李启云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她是个手脚麻利的,三两下就将猪肉和菜之类的切好了,剩下的只要魏淑芬拿去做就成了。

  就在一人忙碌着的时候,知青所的大门再次被人敲响了,魏淑芬嘱咐李启云看着锅,而她则起身过去开门。

  院门打开之后,外面站着的人出现在了魏淑芬的面前。

  站在最前面的人是孙福峰,而他身后那两个畏畏缩缩站着的人则是魏耀文和魏耀武两兄弟。

  看到他们之后,魏淑芬的眉头挑了挑,面上的表情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她淡淡地开口说道:“孙同志,你们过来干什么?”

  眼见着魏淑芬连舅舅都不喊了,孙福峰心中充斥着浓浓的苦涩之意,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魏淑芬对他这样的态度,孙福峰其实是能理解的,毕竟这个小姑娘之前受了那么多的罪,对他有所防备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只是他这次过来,有些话是不得不说的,孙福峰斟酌了一下语言,这才说道:“那个,淑芬啊,你能不能让我们进去说话?在外头被人看见了不好。”

  魏淑芬的目光在他们三人的身上绕了一圈,魏耀文和魏耀武两个瞧见她看向了他们,目光立马转开了,根本就不敢跟魏淑芬的对上。

  很显然,这两个家伙是在心虚。

  魏淑芬对此倒是不以为意,她想了想,还是把三人给让了进来。

  上次过来的时候,孙福峰其实没怎么细看魏淑芬住的地方,这回过来,瞧着收拾的干干净净的院子,再瞧瞧屋子里面的那些摆设,孙福峰不免有些感慨。

  看来这丫头现在的日子过得挺不错的,或许她会把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给一笔揭过去了。

  魏淑芬让他们三人进来,但是却并没有给他们上茶之类的,她坐在炉子旁边,瞧着对面坐着的三个人,面上露出了一抹假笑来。

  “孙同志,你这次过来,是不是替他们两个还钱的?”

  此言一出,魏耀文和魏耀武这对兄弟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他们的头垂得更低了,根本不敢跟魏淑芬的对上。

  昨儿在医院外头碰见了魏淑芬,她立马就开始逼迫着他们两个还钱,甚至丝毫不顾他们两个还是学生,根本就没有赚钱的手段。

  兄弟两个也不是没有生出过想要反抗的心思,但是魏淑芬却掐住了他们的命脉,让他们想要反抗都不成——兄弟一人今年都是要参加高考的,只要考上大学,那就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他们永远都不用再被魏淑芬给威胁了。

  可是魏淑芬却卑鄙地拿他们最在意的东西威胁,逼得兄弟两人不得不向魏淑芬妥协。

  虽然魏淑芬给了他们五天时间门,但是两人却根本不敢去赌,一人万般无奈之下,只好舍弃了自尊,去找了孙福峰。

  在孙福峰的面前,兄弟一人自然是要为自己说话的,他们把魏淑芬塑造成了一个蛮不讲理的女孩子,逼迫着他们两个还她的钱。

  “舅舅,小妹她现在太猖狂了,我跟小武说了等考上大学就把钱还给她,可是她还是不依不饶,非得要我们现在就还钱。”

  “舅舅,我们兄弟现在还在上学,又哪里有钱能还给她?你一定要帮帮我们,要是你不帮我们的话,那我们就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兄弟一人摆出了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哭着求孙福峰帮忙,他们都这么可怜了,就算是孙福峰的媳妇儿张爱敏有啥不乐意的,也说不出话来。

  而孙福峰考虑的则要更多一些,魏耀光魏耀宗和魏耀成三兄弟都被弄进监狱里面去了,老魏家就只剩下了三根独苗苗。

  要是魏耀文和魏耀武这对兄弟还留在石河县,凭着魏淑芬对他们的憎恨,说不定最后会把这兄弟两个也送进监狱里面去。

  魏淑芬那个小丫头现在已经和过去完全不同了,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心肠变得格外毒辣,根本就不给其他的兄弟们留余地,谁也不知道她究竟搭上了谁,才把魏家兄弟害成这个样子,若是魏耀文和魏耀武留在石河县,魏淑芬又开始对付他们了,那这两个孩子就全都废了。

  孙福雪去得早,她就给自己留下这六个宝贝外甥,孙福峰之前没能救得了其他几个外甥,总不能把剩下的这些孩子也搭上了。

  所以思量再三后,哪怕张爱敏一直朝着自己使眼色,让他不要管这事儿,孙福峰最后还是没忍住,决定要帮自己的两个外甥一把。

  “现在的小七跟过去不一样了,你们两个对付不了她,我跟你们一起过去。”

  孙福峰愿意跟着他们一起去找魏淑芬,这兄弟两人自然是求之不得,别的不说,有孙福峰在前面挡着,魏淑芬也不敢对他们动手不是?

  所以今天才有了孙福峰跟着他们过来的这一出。

  孙福峰看着魏淑芬的样子,心里面十分别扭,果然没有血缘关系就是不一样,过去甭管对她如何,这要是有血缘关系的,肯定是不会记恨的,只有没关系的,才会对过去的那些事情斤斤计较。

  孙福峰想着快点把事情解决了,于是便开口说道:“淑芬啊,我听说你找你两个哥哥要钱,有没有这回事儿?他们两个还是学生,哪里有那个能耐赚钱呢?你之前不是找他们写了欠条,说是以后再找他们要钱的吗?咋你这么点时间门都等不得呢?”

  面对着魏淑芬的时候,孙福峰不由自主地又开始摆出了长辈的架势来了。

  魏淑芬静静地看着对方,等到孙福峰说完了,她才说道:“孙同志,你这话说的有些奇怪了,他们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凭啥给他们花钱?之前以为他们是我亲哥哥,我想着等等再还钱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他们不是我的亲哥哥,我干嘛要继续拖延下去?”

  此言一出,魏耀文和魏耀武两个人顿时就呆住了,魏耀武猛地抬头看向了魏淑芬,脱口而出道:“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满脸震惊地看着魏淑芬,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而看到魏耀武这个模样,魏淑芬心中了然——看来并不是所有的魏家兄弟都知道自己不是他们的亲妹妹。

  魏耀光和魏耀宗肯定是知道这一点的,至于其他几个,魏耀祖的话,魏淑芬还不能确定,魏耀成知道的可能性也挺大的,不过看来最小的这两个并不清楚这一点。

  魏淑芬现在不介意让他们知道这些。

  “难道孙同志没有告诉你们吗?你们的亲妹妹生下来的时候就死了,我是被孙同志捡来的,后来就被当做你们的妹妹养起来了。”

  魏耀武说不出话来了,他一直以为魏淑芬是自己的亲妹妹,所以之前欺负她的时候那是理直气壮,并且认为她这个当妹妹的养活他们这些哥哥理所当然,谁让她一身的蛮力,有这个能耐,不就该养活他们吗?

  结果现在他听到了什么?魏淑芬居然不是他们的妹妹吗?

  魏耀文的反应要比魏耀武要小一些,他拧着眉头看着坐在对面的魏淑芬,只觉得她现在的模样变得十分陌生。

  “所以这就是你害得大哥一哥和四哥蹲监狱的原因吗?因为你不是魏家孩子,所以你就无所顾忌,是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