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69章 第 69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难怪魏淑芬对付其他几个兄弟的时候没有丝毫留手,一点都不顾忌着兄妹之情,原来是因为这个,她知道自己不是魏家的孩子,所以下手才那么狠的。

  很快魏耀文就想到了他们两个,难道魏淑芬也要想是对付魏家其他几个兄弟那样对付他们吗?

  思及此,魏耀文紧张地说道:“过去的事情我们兄弟两个多有不对,但是我们其实并没有怎么欺负你,你不能……也不应该报复我们,我们把钱还给你了,大家就两清了,我希望你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难怪魏耀武会被这样的魏淑芬吓破了胆子,他怕是感觉出来现在的魏淑芬不好惹,所以才会一直避着她的,现在别说是魏耀武了,就连魏耀文自己都有些发憷了。

  正常人不会是疯子的对手,要是魏淑芬真发疯似的对付他们,那他们兄弟两个哪里还有活路?

  听到魏耀文的话之后,魏淑芬突然感觉到十分好笑,她掀起眼皮朝着对方看了过去,瞧见他脸上那毫不遮掩的惧怕之意,魏淑芬笑了起来:“怎么,你凭什么觉得我报复你们是不应该的?你们之前那么欺负我,我怎么就不能报复回去了?感情只能你们欺负我,我就不能为自己报仇了?”

  魏耀文脱口而出道:“我们怎么欺负你了?那不是你自己愿意的吗?而且你把大哥二哥和四哥送进监狱还不够吗?你还想做些什么?他们就算真欺负你了,你不觉得自己把他们送进监狱这事儿做得太绝了吗?”

  魏耀文这是在指责自己么?

  魏淑芬勾起了嘴角,面上的笑容变得大了几分,她懒得跟魏耀文掰扯什么,直接将目光转向了孙福峰:“孙同志,你没有跟他们两个说魏耀光他们是因为什么蹲监狱的吗?”

  孙福峰动了动嘴唇,好半天都没有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他能说什么?他能告诉魏耀文和魏耀武,魏家那三兄弟都是咎由自取吗?孙福峰说不出这种话来,所以在他们兄弟两个过来询问的时候,只能含含糊糊地遮掩过去。

  可是现在魏淑芬把话挑明了说,大有自己不告诉他们两个,她就说出来的架势,孙福峰被架在了火堆上,他哪里还好继续隐瞒下去?

  “耀文耀武,这事儿跟淑芬没有多大关系,是你们那三个哥哥做错了事情,不怪淑芬的。”

  魏淑芬嗤笑一声,毫不客气地说道:“说的这么勉强,是觉得委屈吗?是不是还怪我小题大做,要不是我把事情给闹大了,他们就不会有这样的下场?”

  此时的魏淑芬气场全开,她那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看着就很不好惹,孙福峰已经不记得魏淑芬原本的样子是什么了,不过她现在这个模样,倒是和魏家兄弟口中的形象慢慢重合了起来。

  看来魏家兄弟说的果然没错,魏淑芬是被惯坏了,她在外人面前展现出的样子,恐怕和在魏家兄弟面前展现出来的完全不同。

  这就难怪了,难怪外人的口中她是纯良无辜任劳任怨的妹妹,原来是因为这个缘故。

  想到这里,他的脸也沉了下来,孙福峰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块钱,朝着魏淑芬递了过去:“行了,过去的事情都不要说了,这是三百块钱,我替耀文耀武还给你了,以后你别拿着这些钱说事儿,然后以恩人的身份自居……”

  眼见着孙福峰将三百块钱拿出来了,魏耀文和魏耀武两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只要这钱还给魏淑芬了,她就再也没有借口找他们的麻烦了,以后他们不会再被她给威胁了……

  魏淑芬看了一眼那三百块钱,然后进去将之前让这兄弟两个写的欠条拿了出来,她将欠条还给那兄弟两个,自己则将孙福峰递过来的钱给接了过去。

  当着孙福峰的面儿,魏淑芬将那些钱点了两遍,确认没有错后,魏淑芬将其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行了,你们欠我的钱勉强算是还清了,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谁也不欠谁的了,只要你们不找我的麻烦,我保证不会主动去找你们的麻烦。”

  魏淑芬觉得自己是个挺大度的人,只要他们不来找自己的麻烦,她是肯定不会去找他们的麻烦,当然,如果他们不开眼地要来找自己的麻烦,魏淑芬肯定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魏耀文和魏耀武两个有些憋屈,但是想到魏淑芬的手段,两人又不敢多说些什么,他们闭上了嘴巴,假装两人就是个背景板。

  而孙福峰将钱还给了魏淑芬后,立马就觉得自己的腰杆子硬了起来,他斟酌了一下语言,然后缓缓开口说道:“淑芬,不管怎么说,你也是魏家养大的孩子,之前的事情孰对孰错我也不想计较了,但是甭管他们做了什么,你该出的气儿也出了,我希望你可以得饶人处且饶人,别把事情做绝了。”

  说到这里,孙福峰面上的表情也随之发生了变化,他语气严厉地说道:“就算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虽然不像是你有那么大的本事,但是到底在县城里经营多年,也有自己的一番势力,你要是继续咄咄相逼,那就不要怪我跟你拼命了,到时候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

  孙福峰这话说得铿锵有力,显然是在心里面打好了腹稿,这才说出来的,他是警告,也是威胁,希望魏淑芬收手不要对付魏家兄弟了。

  魏淑芬觉得很好笑,而她也毫不客气地笑了出来,等到笑完了之后,魏淑芬掀起眼皮看着对方,嘴角勾起的弧度带着浓浓的讥讽之意。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孙同志,我其实不想跟你们打嘴炮,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不管是威胁也好,还是警告也好,我觉得都没有必要,只要你们不来招惹我,我肯定不会对付你们的。”

  “而且我觉得你用报复这两个字用的不对,我只是反击罢了,要不是他们先来欺负我,我也不会反击的,他们会被公安局的同志们抓去,那是因为他们自己犯了法,可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说着,魏淑芬看向了魏耀文和魏耀武那两兄弟,她的目光成功地让兄弟两个的身上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二人下意识地避开了魏淑芬的目光,不敢与她的视线对上。

  啧,这兄弟两人还真是怂得厉害,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被吓破胆子了……

  魏淑芬收回了目光,懒得继续去看他们了。

  孙福峰还想说些什么,魏淑芬打断了他的话:“孙同志,我觉得你不该继续跟我掰扯了,算起来,只有魏家欠我的,没有我欠魏家的,你们是最没有资格在我面前摆款儿的人。”

  此言一出,孙福峰面上的神情变得十分精彩,他深深地看了魏淑芬一眼,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了,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再说些什么,魏淑芬也不会听了。

  “耀文耀武,我们走。”

  丢下这句话后,孙福峰带着魏耀文和魏耀武两个人离开了知青所,魏淑芬一路跟了出去,在他们三人踏出知青所的那一瞬间,魏淑芬飞速地将门给关上了,速度快的仿佛他们是什么脏东西似的。

  魏耀武的脸黑如锅底,但是他和魏耀文的命脉被魏淑芬捏在手里面,他根本不敢多做什么,而魏耀文和魏耀武一样,害怕魏淑芬去搅和了他们的高考,他只能生生忍着。

  不过今日所受的屈辱,魏耀文已经记住了,他日若有机会,他一定会千倍百倍地报复回来,此仇不报,难消他心头之恨。

  不过现在,魏耀文什么都不能做,他甚至还得去安抚着孙福峰和魏耀武两个,确保他们不去招惹魏淑芬,免得她失去控制,对他们出手。

  “舅舅,魏淑芬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她现在是恨死我们了,现在咱们就要离她远一点,别被她给恨上了,她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但是咱们可不一样,要是真顺了她的意思,吃亏的还是咱们。”

  孙福峰深吸了几口气,面上的表情缓缓地恢复了正常,他侧头看了一眼魏耀文,叹息了一声说道:“现在魏家就只剩下耀祖还有你们两个了,你们一定要争口气,不然的话,这辈子就再也没有翻身机会了。”

  兄弟二人齐齐点头,不为别的,就算只是为了能不被魏淑芬威胁,他们也要努力考出去,免得被魏淑芬捏住把柄来拿捏他们。

  眼见着兄弟二人的脸上充满了斗志,孙福峰不由得点了点头,他叹了一口气,幽幽地开口说道:“你们知道好歹就好,我是你们舅舅,肯定不会害你们的,现在咱们回去吧。”

  他知道兄弟二人在城里租了房子,现在魏家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孙福峰也不放心这魏耀文魏耀武两兄弟留在村子里面住,便干脆带着他们回县城去了。

  不过这一回孙福峰帮着兄弟两个出了三百块钱,可是让张爱敏逮住机会,对着魏耀文和魏耀武两兄弟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说话也是阴阳怪气的。

  兄弟两个本来就是那种骄傲的性格,被张爱敏这么奚落,兄弟二人受不住了,就在孙福峰家住了两天,便告辞离开了。

  二人离开的时候,孙福峰假模假样地挽留了两句,后来便也不再管他们了,只说以后有事儿再来找他。

  兄弟二人知道孙福峰这话是假客气,毕竟张爱敏的态度从某方面来说也代表着孙福峰的态度,要是他上点心,张爱敏哪里敢那么对待他们?

  不过现在兄弟二人身上已经是一分钱没了,为了生存下去,兄弟两人开始想法子赚钱。

  也就是开始赚钱之后,二人才明白了过去魏淑芬一个人赚钱养活他们六个人是多么了不起,不过即便如此,二人对魏淑芬也没有多少愧疚之意,反而满心都是怨恨。

  魏淑芬一身的蛮力,跟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他们如何能一样?对她来说轻松无比的事情,对兄弟二人却是无比艰难。

  他们要忙着挣钱填饱肚子,也没有办法全心全意放在学习上面,功课自然是一落千丈,原本十拿九稳的高考也开始变得危险起来。

  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送走孙福峰他们三个之后,魏淑芬重新回到了厨房里面,她刚一进去,就看到李启云正朝着外边探头探脑的。

  “云姐,你干嘛呢?”

  听到魏淑芬的话后,李启云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她能告诉魏淑芬,她是一直偷听他们的谈话吗?当然,李启云并没有什么恶意,就是害怕魏淑芬被欺负了而已。

  “我很担心你,那三个人看起来不安好心,你没吃亏吧?”

  魏耀文魏耀武这对双胞胎兄弟李启云自然是认识的,不过孙福峰自打魏大山死了之后,就没有再到桃源村来了,因此李启云并不认识孙福峰。

  她以为孙福峰是魏家兄弟找回来的帮手,要来一起找魏淑芬的麻烦呢。

  知道她是在关心自己,魏淑芬笑了笑,说道:“我能有啥事儿?他们是来还我钱的。”

  李启云松了一口气,倒是没有问那些人来还魏淑芬什么钱的。

  吃过午饭之后,李启云也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帮着魏淑芬将碗筷洗涮干净后,她便告辞离开了。

  魏淑芬闲着没事,将家里家外到扫了一番,看着干干净净的院子,魏淑芬心里面极为满意。

  魏淑芬一直在家里待到初五,她弄了不少好吃的东西,麻花,丸子,糖包,魏淑芬全都折腾了出来,她留下一些自己吃,剩下的送去给了王翠芬和刘胜男他们。

  人一旦忙起来,时间过得就挺快的,到了初六这天,魏淑芬拿着个竹篮子,装了不少吃食,准备带去给楚昭南尝一尝。

  好歹是自己救回来的人,他还欠着自己七千块呢,魏淑芬决定还是去刷刷存在感,让楚昭南知道自己并没有忘记他。

  此时的县医院内,从京城赶来的侯明宇正照顾着楚昭南。

  他是在初四的时候到石河县的,看到病囔囔地躺在哪里的楚昭南,侯明宇的眼睛登时就红了起来。

  “楚哥,你咋成这样了?”

  难怪楚昭南不让自己告诉楚家人,要是他爸妈知道楚昭南受了这样重的伤,两口子怕是要难受死了。

  瞧着红着眼睛的侯明宇,楚昭南面上多了几分无奈之色:“我没事儿,你这么一哭,好像我马上就要不成了似的。”

  侯明宇立马说道:“楚哥,你赶快呸呸呸,你咋啥话都能说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