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70章 第 70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楚昭南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侯明宇:“你还信这个?”

  侯明宇理直气壮地说道:“咋不信?大过年的,总归是要忌讳一些的。”

  楚昭南:“……”

  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移开了目光,没有再看侯明宇,对方像是没有感觉到楚昭南的嫌弃似的,依旧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

  “楚哥,我觉得小县城医院这边儿的医疗条件跟不上,要不然等两天你好一些了,我找个车带你去省城吧?秦家老一在省城呢,他这边儿路子广,让他给你找个合适的医院住着。”

  要不是因为现在楚昭南还没拆线,不适合奔波,侯明宇早就把人给弄走了,哪里还会留在这里?

  楚昭南闻言,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我就在这里待着,不用再折腾了。”

  他受伤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秦昊那个大嘴巴是管不住自己的,要是让他知道了,京城那边儿怕是都要知道了。

  “我伤口恢复的很好,拆了线后我们就回京城去。”

  楚昭南做出了决定来,然而侯明宇此时却又不乐意了:“这怎么能成?你身上的伤势可不轻,不得多休息一段时间?京城那边儿也没啥事儿,你回去干啥?”

  说着,侯明宇将被子给楚昭南掖了掖,又继续说了下去:“你爸妈应该习惯了你常年不在家,你也没说今年过年会回去,他们不会多想的,倒是你现在这样,要是回去了,单位肯定给你放假,到时候领导跟你爸妈一说,你回去住了,你爸妈不得发现你身上的伤势了?”

  “还有啊,你这人不自觉,伤势好一点说不定就要闹着去接任务了,还不如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好好养养身体,等过了十五再回去吧。”

  侯明宇将楚昭南给安排的明明白白的,显然是已经考虑的再清楚不过了。

  而听到他的安排之后,楚昭南的面上多了几分无奈之色来,他抬起手来,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你之前不还说着里的条件不好,让我早点离开么?现在怎么又变卦了?”

  说到这里,他看了侯明宇一眼,又继续说道:“更何况你应该到年初十就要回去上班了吧?你能留在这里陪我?”

  侯明宇满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没啥,我待的那就是个养老部门,平常也不忙,我请个假就成了,没人会管我的。”

  他是真不在意自己那份工作,家里觉得他性子跳脱,没啥大本事,去其他部门容易惹是生非,就专门给侯明宇安排了一个清闲的养老部门,能去那部门的都但是没啥上进心的,每天大部分的时间就是坐在办公室里面喝茶看报纸,去不去上班没啥区别。

  “我已经跟单位里的同事打过招呼了,我啥时候回去都可以。”

  这样的养老单位,里面的人基本都是来养老的,也没啥勾心斗角的事儿,侯明宇打个招呼就没问题了。

  楚昭南听到这话,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你既然去上班了,就应该好好干,这样成天吊儿郎当的,回头你领导跟你爸妈说,你也落不得什么好。”

  他并不赞同侯明宇这样的做法,在楚昭南看来,不过做什么,既然做了,那自然就要做到最好,这样吊儿郎当的,是对自己的轻视,就连他自己都不在意自己了,旁人又怎么可能会在意?

  侯明宇的脸顿时垮了下来,他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楚哥,你都躺在床上下不来了,能不能别跟我说教了?我爸妈当初把我安排到这个养老部门,就是没指望我出人头地的,能混口饭吃,自己养活自己就成了,他们对我的要求不高。”

  侯明宇真不觉得这有啥,他家里三个孩子,上头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那两人都是十分优秀的人才,那可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到了侯明宇这里,他从小就懒散,干啥都没长性,跟自己的哥哥姐姐比较起来,那可是差了不是一星半点的。

  不过侯明宇一点都不羡慕嫉妒,也没其他人家那样,因为哥哥姐姐优秀,就暗地里使坏之类的,他跟自己的哥哥姐姐的关系还是蛮好的。

  在侯明宇看来,他这辈子也就这么混过去了,一家人谁都没指望他能有啥大出息,而他自己也清楚他是啥德行,只要他不作奸犯科,就算爹妈不在了,他哥哥姐姐也能护住他。

  “楚哥,我觉得我现在这样挺好的,工作不忙,工资不低,也没啥烦心事儿,不用应酬,在单位也没啥勾心斗角的……我跟你不一样,我喜欢这样的生活,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也挺不错的。”

  反正他也没啥追求,而且家里条件不错,爹妈啥都给他准备好了,他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就算以后娶了媳妇儿,他的工资也足够养家了。

  看着侯明宇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楚昭南原本想说些什么的,不过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来。

  算了,人各有志,侯明宇现在就是这样的想法,别人再说些什么都没有办法改变他的想法,既然如此,也就没有必要再多说什么了。

  眼见着楚昭南不再说话,侯明宇傻乐了一会儿,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看了楚昭南一眼,只是他现在脸上没什么表情,侯明宇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生气。

  “那个,楚哥,你也知道我就是个胸无大志的,现在的生活还是挺好的,你别催着我上进了好不好?”

  楚昭南摇了摇头说道:“我没要求你上进。”

  他又不是侯明宇的父母,既然侯家父母都不操心侯明宇以后的生活,他也没有必要操心。

  他只是觉得可惜罢了,侯明宇其实挺聪明的,如果他愿意上进的话,肯定不会一辈子困在现在这个单位里。

  只是他懒散惯了,觉得这样混日子挺好的,明明天赋好,却硬生生地浪费掉了,楚昭南只是觉得可惜罢了。

  “中午吃外面那家卖的炸酱面吧,我昨天吃过,味道挺不错的。”

  见楚昭南自己岔开了话题,侯明宇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楚昭南一直就这个问题说下去。

  “那成,要不要给你带一碗馄饨回来?医院附近那家小摊子上卖的馄饨也挺好吃的。”

  楚昭南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侯明宇立马就又开始跟楚昭南絮叨起其他的事情来了。

  时间一晃就到了中午,侯明宇出去买饭去了,楚昭南则靠在床上闭目养神,他身上的伤势还是挺重的,哪怕他的身体素质不错,仍旧很容易感觉到疲倦。

  陪着侯明宇聊了一上午,他的精力消耗了不少,现在趁着对方出去,他好抓紧时间养养精神。

  不过侯明宇离开后没多久,病房的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楚昭南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朝着门外看了过去。

  当看到来人的时候,楚昭南的眼神闪了闪:“魏淑芬同志,你来了。”

  魏淑芬笑了笑,拎着篮子走到了楚昭南身边,她将篮子放了下来,乐呵呵地说道:“楚昭南同志,我来看你了,你身体好些了没有?现在感觉怎么样?”

  说着,魏淑芬上下打量了楚昭南一番。

  上一回救他时候,是魏淑芬给楚昭南包扎的伤口,因此魏淑芬应该是除了医生之外对他伤势最了解的人。

  楚昭南的伤势还是挺重的,要是换了其他人伤成那个样子,就算做了手术,估计也得要在病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才能起床。

  不过楚昭南倒是天赋异禀,这才过去多久,不说活蹦乱跳吧,这样子看起来可不像是个伤重之人,这样的恢复力简直令人羡慕。

  楚昭南笑了笑,温声说道:“谢谢你的关心,我感觉好多了。”

  魏淑芬点了点头,将放在篮子里的东西都给拿了出来:“我炖了鸡汤,里面放了当归和红枣,都是补气血的好东西。”

  魏淑芬挎着的篮子可不小,她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瓦罐,又拿了几个小碗出来,碗里面放着她炸的各种小玩意儿,数量都不多,就是尝尝味道的。

  好歹这也算是自己的一个‘金主’,魏淑芬觉得自己有必要表现的好一点,这样对方给钱也能更加痛快一些。

  说着,魏淑芬将拿出来的瓦罐递给了对方,她甚至还贴心地打开盖子,然后将长柄勺子递给了楚昭南。

  “喝吧,我熬了好几个小时呢,鸡大腿和鸡翅膀我都挑出来给你了,入口即化,味道好极了。”

  此时的魏淑芬正眼巴巴地看着,那双漂亮的杏核眼之中透出了几分期待之色,她的这双略带着天真懵懂的眼睛,驱散了她身上的那种成熟感,让她整个人变得更加像是个小姑娘了。

  楚昭南感觉得出来,现在的魏淑芬和上次见到的她并不一样,她好像没那么强的防备心和攻击性了,此时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的小姑娘似的。

  魏淑芬并不知道楚昭南在想些什么,将东西递给了他之后,魏淑芬就重新坐回了椅子上面,她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楚昭南聊着天。

  当然,与其说是聊天,到不如是魏淑芬单方面在跟他说话,说的也都是些没什么营养的事情,比如桃源村最近有什么事情,自己在家都做了些什么,甚至魏淑芬还详细地跟楚昭南说当归红枣母鸡汤该怎么熬制才能出味道。

  楚昭南面上的表情有些微妙,他将瓦罐里面的鸡汤默默地喝完了,准备将瓦罐放回桌子上的时候,魏淑芬抬手将其接了过去。

  “你跟我说这些干嘛?”

  楚昭南最终还是没忍住好奇,开口问了一句,魏淑芬笑着说道:“这算是附加服务吧,你在医院待着无聊,我说点有趣的事情帮你解闷。”

  魏淑芬的表情极为认真,仿佛她说的就是真的似的,然而楚昭南的眼神却变得微妙起来——上回见她的时候,魏淑芬好像并不是这个样子吧……

  然而魏淑芬才不会告诉楚昭南,她之所以会跟他说这些,其实就是单纯的无聊罢了,她的倾诉欲有点旺盛,楚昭南正好是个合适的说话对象,当然,他不会回应也没关系,魏淑芬也不需要对方跟自己说些什么,他只要当个合格的倾听者就成了。

  “对了,最近有人照顾你吗?需不需要我陪床?看在你上次写欠条那么痛快的份上,我可以给你打个折。”

  魏淑芬兴致勃勃地开口问了一句,然而楚昭南却摇了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不用了,我叫了我朋友过来,他可以照顾好我的。”

  魏淑芬不免有些遗憾,不过对方既然叫了人过来,那他欠自己的钱……

  不过很快魏淑芬又高兴了起来,既然楚昭南叫了他朋友过来,那是不是代表他有钱可以还给自己了?

  拿着欠条始终不如拿着钱实在,如果可以,把欠条换成钱,魏淑芬还是挺乐意的。

  果不其然,就在魏淑芬这么想的时候,楚昭南开口了:“魏淑芬同志,我朋友过来的时候,我让他拿了存折一起过来了,我欠你的那些钱可以还给你了。”

  要是说这个她可就来劲儿了。

  魏淑芬脸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来,她从口袋里掏出了楚昭南写的两张欠条,乐呵呵地说道:“正好我带了欠条过来,到时候一手交钱一手交欠条,咱们两个就算是两清了。”

  楚昭南:“……”

  她这次来是真给自己送吃的,而不是找借口看看他是不是有本事还她钱了吧?

  不过这些话楚昭南并没有说出来。

  病房里去气氛冷了下来,不过魏淑芬也不在意,她哼着不成调的小区,心情大好地看着自己手中的欠条,琢磨着钱到手后她该干些什么。

  有些事情也该提上日程了,每天这样闲待着可不是她的风格。

  就在病房里的气氛变得越来越怪异的时候,病房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出去买饭的侯明宇回来了。

  “楚哥,我回来了,今天卖小馄饨的那家没出摊,所以我没给你买小馄饨……”

  侯明宇拎着饭盒冲了进来,快到楚昭南病床跟前的时候,侯明宇突然察觉到有些不对,他微微一愣,下意识地转头朝着坐在那里的魏淑芬看了过去。

  当看到魏淑芬的脸时,侯明宇顿时就愣住了,他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好半天都没能发出声音来。

  魏淑芬看到他这个样子,眉头也不由得皱了起来,这家伙是啥意思?她长得虽然不是什么绝世大美女吧,好像也不算丑吧?这个人为什么会是这样一种仿佛活见鬼了的模样?

  楚昭南也察觉到了侯明宇的不对劲儿,他的脸色沉了下去,冷声开口说道:“明宇,你这是在干什么?”

  楚昭南的声音将侯明宇的魂儿给叫了回来,他张大的嘴巴闭上了,只是他的目光还是没有从魏淑芬的身上挪开,他上上下下打量了魏淑芬一番,目光最后落在了她的脸上面,怎么都不肯挪开。

  他一个男人,这么看着个小姑娘,这种做派实在是有些出格,楚昭南的声音更冷了:“明宇,你的教养呢?你在干什么?”

  这种活像是小流氓见了漂亮姑娘的模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楚昭南的声音之中带着浓浓的怒气,显然已经动了真怒了。

  而侯明宇此时终于回过神来了,他也发现自己刚刚的做派有些不合适了,赶忙开口解释道:“那个,楚哥,我不是小流氓,我刚刚只是惊住了,那个小姑娘长得好像我的小姑姑啊。”

  说着,侯明宇还是没忍住朝着魏淑芬看了过去,越看就越觉得这个小姑娘跟自己的小姑姑长得是一模一样。

  侯明宇的小姑姑名叫侯佳韵,不过一十年前,发生了边民越境事件,魏旭文受命前往新疆,而侯佳韵也随之跟着自己的丈夫魏旭文去了新疆建设兵团,之后便一直在那边扎根,后来兵团建制被撤,他们依旧没有回京城,到八一年的时候,兵团建制恢复,依照他们夫妻一人的能力,原本是可以调回京城来的,但是他们依旧没有回来,而是继续留在了那边儿。

  新疆条件艰苦,侯明宇去年的时候去过一次,便再也不乐意去了,不过楚昭南倒是在那边儿当过一段时间兵,也就是去年的时候,才刚刚因为工作调动回到京城罢了。

  不过楚昭南在新疆的时候,隶属于不同的部队,他因为工作原因见过魏旭文几次,但是却没有和侯佳韵碰过面。

  现在侯明宇说魏淑芬长得像他小姑姑,自己怎么没有看出来?

  这么想着,楚昭南将目光落在了魏淑芬的脸上,这么一看,她好像确实有些面善,似乎跟侯佳韵的模样有几分相似。

  不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人有相似也是极为正常的,楚昭南并未多想什么,眼见着侯明宇还在盯着魏淑芬瞧,他忍不住说道。

  “明宇,就算魏淑芬同志跟你小姑长得相似,你这样一直盯着她看也很不礼貌,人家一个女同志,你怎么能这么放肆?”

  侯明宇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移开了目光,他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啊,魏淑芬同志,我就是太震惊了,你比我那个小表妹长得还像我小姑,我就是比较惊讶而已。”

  魏淑芬简直就是从他小姑姑的脸上扒下来长的,他要是不吃惊才怪呢。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