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72章 第 72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家伙居然要给自己钱!不愧是她未来会认的表哥,跟楚昭南这家伙就是不一样,魏淑芬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真诚之意,要不是怕人误会,她现在已经抓住侯明宇的手,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了。

  “其实加钱就不用了,楚昭南同志已经给了我不少钱了,这些换他一命足够了。”

  魏淑芬嘴上还是客气了一番,不过侯明宇显然是个很上道的家伙,他立马板起脸来,极为认真地说道:“那怎么可以?楚哥感谢你是他的感谢,我给你钱是我的感谢,怎么能混为一谈呢?”

  魏淑芬就喜欢这样上赶着给自己钱的人,她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真诚了一些:“那多不好意思呢?我救了一个人,还要收到两份感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用恩情来换你们的感激呢。”

  楚昭南:“……”

  侯明宇显然极为受用,他伸出手拍了拍魏淑芬的肩膀,乐呵呵地说道:“瞧你说的,你救了楚哥,就是救了他们一大家子,我是楚哥最好的朋友,我的感激是你应该受的,不止是我,只要是楚哥的朋友,知道你救了他一命,都会感激你的。”

  魏淑芬闻言,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她是个俗人,未来的承诺之类的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魏淑芬都不在意,她想要的就是实实在在的。

  要是谁给她钱,谁就是她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至于她会不会受之有愧……开什么玩笑,钱是她靠救人换来的,她有什么受之有愧的?那是她理所应当得到的好么?

  眼看着侯明宇不过言两语就被魏淑芬给迷惑的团团转,楚昭南面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一言难尽,他看了侯明宇一眼,见他满脸笑嘻嘻的,看着魏淑芬的眼睛都在发光,那副样子显然是把魏淑芬当做了至交好友。

  楚昭南:“……”

  其实他也不能责怪侯明宇,毕竟侯明宇之所以看重魏淑芬,是因为魏淑芬救了他的命,侯明宇的头脑简单,心里面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他做事向来简单直白,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全凭心意,从来不会去考虑过多的东西。

  自己之所以和侯明宇关系这么好,甚至在他受伤之后谁都没有通知,只通知了侯明宇来,也是因为他这个人足够纯粹。

  你对我好,我就会对你千倍百倍好,你救了我最好的朋友,我就把你当做兄弟手足。

  现在的侯明宇对魏淑芬应该就是这样的想法。

  楚昭南暗暗叹了一口气,怕后侯明宇这个傻子越陷越深,最终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于是便开口说道:“明宇,魏淑芬同志这边儿我会感谢她的,我让你拿的那对镯子就是我额外给魏淑芬同志的谢礼。”

  他这话一说出来,原本正和魏淑芬称兄道弟的侯明宇瞬间回过神来,他睁大眼睛看着楚昭南,声音因为过于吃惊的缘故,都变了几个调调:“你说什么?那对镯子是给淑芬的?”

  见楚昭南点头,侯明宇不免有些牙酸,他磨了磨后槽牙,转头看向魏淑芬的时候,语气不免有些酸了:“淑芬,楚哥对你可真好,这样一看,我那一千块钱的感激就有些拿不出手了。”

  魏淑芬:“……”

  别啊,蚊子再小也是肉,更何况现在的一千块对于魏淑芬来说,那不是蚊子腿,那是大象腿啊,刚刚这人还跟自己相谈甚欢,怎么现在突然就改口不愿意给自己东西了?这变化也忒快了一些吧?

  还没等魏淑芬说些什么,楚昭南朝着侯明宇点了点头,示意他去把那对镯子拿出来,虽然侯明宇有些不舍,不过最后还是听了楚昭南的话,将他收起来的那对镯子给拿了出来。

  魏淑芬有些好奇,她看着侯明宇从放在床底下的黑色大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木质盒子,那个盒子看起来平平无奇,并不值什么钱,但是魏淑芬并不觉得他拿出来的能是普通东西。

  侯明宇有些不舍地看了盒子一眼,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来,他将盒子递到了魏淑芬的面前,语气之中还是充斥着不舍之意。

  “淑芬,这个给你。”

  魏淑芬:“……”

  这人用得着一副要把自己小情人给她的模样吗?他这副表情,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给自己的是什么绝世珍宝似的。

  不过他这个样子,倒是让魏淑芬更加好奇了起来,想知道盒子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宝贝,能让侯明宇变成这么个样子。

  魏淑芬接过了那个木质的盒子,在她接过去的那一瞬间,魏淑芬眼角余光察觉到了楚昭南的动作,他的身体似乎紧绷了一瞬,魏淑芬的眼睛眨了眨,侧头朝着楚昭南看了过去。

  “楚昭南同志,你莫不是不想把这个盒子给我?要是你实在不愿意给我的话,那也无所谓,我可以不要的。”

  毕竟这盒子是楚昭南自己要给她的,现在又摆出这种舍不得的模样来,魏淑芬觉得有些无趣,真要舍不得,干嘛还拿出来?溜着她玩儿吗?

  楚昭南的目光沉沉地看着魏淑芬,在她以为对方不会开口的时候,楚昭南开口了。

  “这东西我一开始就决定给你了,不管多么珍贵,决定给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不会后悔,毕竟你救了我的命,跟我的这条命相比较起来,其他东西都不值一提。”

  听到这话,魏淑芬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这一点你说的倒是没错,毕竟生命珍贵,要是没了命,再好的东西也没有法子享受不是?”

  楚昭南:“……”

  侯明宇:“……”

  这话听起来好像有哪里不对,但是又莫名地有道理啊……

  魏淑芬笑了笑,没有再说些什么,而是飞快地将木盒打开,饶是早有准备,当看到木盒里面的东西时,魏淑芬还是愣住了。

  木盒里面放着的是一对翡翠手镯,哪怕魏淑芬对玉石翡翠之类的东西并没有什么研究,她也可以看得出来,盒子里的手镯价值不菲。

  如果用她为数不多的对翡翠的认知,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帝王绿,这样一副手镯,如果再等几十年,拿出去卖的话,应该可以卖到一千多万。

  如果这是古董的话,这个价格还要翻上几番。

  难怪他们两人都是这样的一副表情,难怪刚刚侯明宇说要给她一千块,知道楚昭南要给她手镯的时候,便不乐意再给她钱了,毕竟这样的一对手镯,那价值是难以估量的。

  虽然现在是八十年代,但是除了七十年代那段时间之外,其他的年代里是从来不缺有眼光的人,哪怕在现在这样一个时代里,这对手镯在内地可能卖不到什么钱,但如果将手镯拿去港城,或者其他地方去卖的话,至少也能卖个几万块。

  这么一大笔钱,要是魏淑芬再厚颜无耻点,确实可以将手镯给收下了,不过可惜的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她虽然喜欢钱,但是却并不喜欢不该她拿的钱。

  魏淑芬有些遗憾地叹了一口气,默默地将盒子盖上了,然后又将其塞给了侯明宇,见对方不解地看着自己,似乎在问她为什么不要这手镯的时候,魏淑芬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道:“太贵重了,我不能要,你还是给我一千块的感谢费吧。”

  侯明宇:“……”

  他愣了一下,讷讷地说道:“可是这个手镯是楚哥让我给你的,虽然东西贵重,但是跟楚哥的命相比较起来,这真不算什么。”

  魏淑芬还是摇头:“我不能要,太贵重了。”

  眼见着魏淑芬怎么都不乐意要,侯明宇下意识地朝着楚昭南看了过去,东西是他的,楚昭南有权利决定要不要把东西给魏淑芬。

  而楚昭南一直盯着魏淑芬不放,他的目光幽深,眼神之中似乎藏着一些常人难以理解的东西。

  被楚昭南这么看着,魏淑芬觉得有些不太舒服,总觉得这人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太对,他好像对她有什么怀疑,就仿佛是没把她当好人似的。

  魏淑芬:“……”

  自己不是救了他的命吗?为啥这人不把自己当成好人?

  “魏淑芬同志,根据你自己所说,你只是桃花村里面一个普通的乡下姑娘而已,你怎么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手镯价值不菲的?你应该无法知道这手镯的价值吧?”

  并不是楚昭南瞧不起乡下人,而是如果真像是魏淑芬所言,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姑娘,那么她就不应该知道这翡翠手镯的价值,毕竟头些年的时候,这些老物件儿都会被当做破烂玩意儿,甚至有些人家因为有这些东西的存在,被人拉出去斗,在乡下人眼中,只会把这些东西当做是灾祸的根源,而不是值钱的好东西。

  魏淑芬的反应不太对,她不该是刚刚那个样子。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东西价值不菲?你为什么又不愿意要?你不觉得自己这么做太刻意了吗?”

  魏淑芬:“……”

  感情她发扬精神还发扬出错了是不?合着给她这手镯就是试探,想要从她的反应之中找出漏洞来,好以此来证明她不是个好人,然后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来对付她了?

  魏淑芬一开始还觉得楚昭南这人挺不错的,毕竟愿意写欠条,还愿意给她那么多钱,而且还愿意把身上的玉佩抵押给她……

  不对,等会儿,楚昭南当初把身上的玉佩抵押给他的时候,该不会就是抱着其他的念头吧?他在试探自己?

  想到这里,魏淑芬悚然一惊,这居然从那会儿开始就在试探她了?

  若真是如此,那这人的心思该深沉到什么地步?难不成他还怀疑之前自己在深山老林里救了他是一个局,她其实是什么其他黑色势力派过来的,专门就是设个连环套来对付他?

  其实楚昭南的心思并不难猜,但是之前魏淑芬一直觉得自己是楚昭南的救命恩人,而且又因为他表现出的样子来,魏淑芬并未怀疑过楚昭南什么,但是现在看来,自己怕是一开始就没有被楚昭南信任。

  魏淑芬:“……”

  这人脑补的能力还真是强悍至极,他不去做编剧还真是屈才了。

  魏淑芬有些一言难尽,看着楚昭南的表情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似的:“我只是没见识,又不是傻,刚刚侯明宇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他把手镯给我后就不愿意给我一千块了,这不就证明手镯的价值很高?”

  “还有一件事情,你让他拿着这对手镯过来,应该也没想着真心要给我吧?你是在用这手镯来试探我是不是?毕竟在你看来,我要是能认出这手镯来,身份来历肯定不简单,不会是个普通的乡下丫头,那我在深山老林里救了你一命,那就更加值得人怀疑了是不是?”

  其实魏淑芬觉得心挺累的,要不是现在基本确定侯明宇这边儿有自己亲生父母的消息,她才不愿意跟他们虚与委蛇。

  以为他是在拍谍战片呢?到处都是别有用心要坑他的人?一边派人杀他,一边派人救他,然后救了他那个也是坏人,是以救命恩人打入他们内部的一颗棋子。

  魏淑芬看着楚昭南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她动了动嘴唇,说道:“你是不是怀疑我别有用心?别否认,你刚刚的话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楚昭南:“……”

  侯明宇:“……”

  他满脸茫然地看了看楚昭南,又看了了看魏淑芬,一时间觉得自己的脑子好像有些不太够用。

  明明之前都好好的,怎么魏淑芬不要这对手镯之后,病房里的气氛就发生了变化?楚昭南和魏淑芬两个怎么就开始剑拔弩张了起来?而且他刚刚是不是听错了,楚昭南怀疑魏淑芬别有用心?

  她这么一个小姑娘,长得和自己小姑姑还这么像,她怎么就别有用心了?

  想到这里,侯明宇有些坐不住了,他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要不然的话事情肯定会朝着一个诡异至极的方向发展。

  “楚哥,你是不是弄错了?淑芬她是个好姑娘,人家救了你,你怎么还能怀疑人家呢?”

  说着,侯明宇又看向了魏淑芬,认认真真地解释道:“淑芬啊,你别跟楚哥他一般计较,他不是故意的,可能是这次受了伤的缘故,他有些杯弓蛇影,所以谁都怀疑,你别怪他。”

  侯明宇并不觉得魏淑芬是个坏人,她长得跟自己小姑姑那么像,而且还这么合她的口味,怎么可能是个坏人?

  而且侯明宇从小有一种特别的能力,他对别人的善恶特别敏锐,虽然他人不怎么聪明,但奇怪的是,他总能分辨出别人对他是好是坏,凭着这能力,他才能平平安安长到这么大,就连前些年最混乱的时候,他也是凭着自己的这个能力,护住了一大家子人。

  侯明宇并不觉得魏淑芬是个坏人,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不过很显然,楚昭南和侯明宇是不一样的,他对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并不信任,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他并不会因为魏淑芬的解释还解除怀疑,反而会觉得她的身份更加可疑。

  一个乡下地方长大的小姑娘,一个连小学都没毕业的小姑娘,一个连省城都没有去过的小姑娘,她怎么可能有那么厉害的见识和手段?

  所以,她不普通。

  楚昭南压下心中的种种怀疑,面上露出了笑容来,他温声说道:“对不起,魏淑芬同志,是我狭隘了,你的观察能力很好,一点都不像是个乡下姑娘。”

  魏淑芬闻言,不由得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她将之前楚昭南给她用作抵押的玉佩拿出来,还给了对方。

  “玉佩还给你,还有你答应给我的钱,记得给我,既然你觉得我不安好心,那我们还是别见面的好,你把钱还给我,我立马就走,保证不会在出现在你们面前了。”

  侯明宇见状,好像说些什么,但是却被楚昭南给打断了:“明宇,你去取钱还给魏淑芬同志。”

  听到这话,侯明宇不好说些什么了,他闷闷地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

  然而此时魏淑芬却开口了:“不用了,这么一取一存的太麻烦,我跟侯明宇一起到储蓄所去,直接把钱弄到我的存折上就好了。”

  侯明宇觉得这主意不错,毕竟七千块呢,魏淑芬一个小姑娘,拿着要是遇到了危险了可怎么办?

  这个要求合情合理,楚昭南只能同意了下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