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73章 第 73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淑芬带着侯明宇去了储蓄所,以她的名字开了个户头,然后往里面转了七千块钱。

  看着新鲜出炉的存折,魏淑芬的心情好了许多,刚刚因为楚昭南的种种怀疑生出的那些不爽心思全都烟消云散了。

  算了,楚昭南怎么样跟她也没有关系,只要钱到手了就成,要她真是个坏人,魏淑芬自然是要离得楚昭南远远的,生怕他查出来些什么来。

  不过可惜的是,魏淑芬并不是什么坏人,她救下楚昭南,真的就只是巧合而已。

  有道是无巧不成书,她机缘巧合之下救了楚昭南,又把他送到了县医院,这才有了侯明宇的到来,要不是侯明宇过来了,魏淑芬想要找到她的亲生父母,恐怕非常困难。

  现在是八十年代,她不知道父母的长相,身上也没有任何的证物,想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无异于大海捞针。

  但是一连串的巧合之下,她还是遇见了侯明宇,她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她就是侯明宇那个小姑姑的女儿。

  只是不知道侯明宇小姑姑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侯明宇不知道他小姑姑丢了孩子的事情,他甚至都没有去想那种狗血的可能,只是以为魏淑芬长得和他小姑姑年轻时候一模一样是巧合。

  魏淑芬的眼眸微微闪动了一下,想到楚昭南对她的怀疑,魏淑芬觉得这未尝不是个机会。

  以楚昭南那人的性格,既然怀疑了她,势必是要进行调查的,他肯定要将魏淑芬给查个底朝天,以他的能耐,魏淑芬估摸着怎么也能查出来她不是魏家孩子的事情。

  上赶着不是买卖,魏淑芬觉得,还是让人家找上门来的好,要不然的话她可是很容易被人小瞧的。

  魏淑芬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侯明宇并不清楚,他只知道楚昭南莫名其妙怀疑起了魏淑芬,他面对着魏淑芬的时候不免有些愧疚,哪怕把钱转给了魏淑芬,他心里面还是很不得劲儿。

  “那个,淑芬同志,对不起啊,楚哥平常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人还是很好说话的……”

  魏淑芬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他受了伤,生死关头走一遭,会疑神疑鬼是很正常的,我毕竟是个陌生人,还在那种关头出现在他的身边,救了他的命不说,还把他从深山老林里带出来,安安稳稳送到医院,还让他能和你联系上,这桩桩件件的事情确实挺让人怀疑的,要不是我自己经历了这一切,确认我自己确实没问题,我恐怕也会以为这一切都是我自己设计的。”

  魏淑芬说这番话的时候没有带什么情绪,仿佛只是在陈述事实似的,然而就是她这种淡然的模样,却让侯明宇觉得越发愧疚了起来。

  “淑芬同志,我……”

  眼见着侯明宇还想说些什么,魏淑芬朝着他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好了,这事儿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不用跟我道歉的,毕竟又不是你怀疑我。”

  说着,魏淑芬叹了一口气,脸上多了几分落寞之色:“不过我当初救人的时候也没想着要报答,现在要了钱,那我气就短了,我这人也没啥骨气,做不出将钱甩到他脸上这种事儿……”

  本来就该是自己的钱,除非魏淑芬疯了,否则的话她是绝对不可能把钱摔在楚昭南脸上的,那是傻子才会做的事儿,就算她不喜欢楚昭南,但是她跟前可没仇。

  “我还是不到医院那边儿了,时间已经不早了,现在我该回家去了。”

  说着,魏淑芬和侯明宇摆了摆手,转身就准备离开。

  看着魏淑芬潇洒远去的背影,侯明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突然上前一步,挡在了魏淑芬的面前,但是在魏淑芬抬头看向他的时候,侯明宇又莫名开始紧张了起来。

  魏淑芬面上的不解之色更浓了:“侯同志,你还有事儿吗?”

  魏淑芬一开口,侯明宇才发现自己做了些什么,他有些懊恼地低下头去,小声说道:“你能不能把你的家庭地址给我,等回头我给你写信……”

  说着,侯明宇看着魏淑芬那张跟自己小姑姑一模一样的脸,忍不住说了一句:“我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有一家照相馆,你能不能跟我去照张相?”

  魏淑芬面上浮现出浓浓的疑惑来:“啊?”

  好好的找自己照相干嘛?还是说侯明宇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他之前在医院没有跟自己说实话?

  这个念头刚一浮现,就被魏淑芬给推翻了。

  她觉得不可能,毕竟侯明宇看起来并不像是那么聪明的人,他之前说的那些话应该是真的。

  “为什么要跟我照相?”

  侯明宇挠了挠头,老老实实地说道:“也不为啥,就是你跟我小姑姑长得那么像,这实在是太巧了,我想拿着你的照片回去给我家里人看看。”

  天底下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却长得那么像,这实在是太奇妙了,侯明宇想要拍个照,拿着照片给自己家里人看,让他们也瞧瞧这种神奇的事情。

  他倒是也老实,乖乖地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最后像是怕魏淑芬误会,侯明宇解释道:“你放心吧,我对你没其他的意思,你跟我小姑姑长得那么像,我肯定不会对你有非分之想的。”

  小姑姑可是他的长辈,他又不是变态,怎么会喜欢一个跟小姑姑一模一样的人?

  拍照片而已,魏淑芬只是沉吟了片刻,便痛快地点头答应了下来:“侯同志……”

  侯明宇说道:“你叫我名字吧,这样亲近一些。”

  魏淑芬从善如流地改了口:“明宇,谢谢你帮我说话。”

  侯明宇没想到魏淑芬会说这个,他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他就只是张张嘴而已,虽然说了话,但显然不顶什么用,侯明宇感觉自己这事儿做得不怎么太地道,他觉得自己太没本事了,不值得魏淑芬道谢。

  然而魏淑芬并未多说什么,她只是朝着侯明宇笑了笑,岔开了话题。

  “走吧,咱们去照相馆,加急洗出来照片的话,得多花不少钱呢,你要是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一些,可以等等再拿照片,实在不成的话,等到照片洗出来,我可以给你寄过去,你留一个地址给我就好。”

  魏淑芬的建议全都是出自好心,侯明宇自然听进去了:“我到时候让他加急给我洗出来,这样也方便一些,省得到时候我再跑一趟。”

  魏淑芬见状,倒是没有再说些什么。

  进了照相馆后,二人顺利地照了一张照片,侯明宇站在魏淑芬的身边,咧开嘴巴笑着,那模样要多傻有多傻。

  摄影师还以为他们两个是情侣,刚开了他们一句玩笑,侯明宇就赶忙解释了起来:“她是我小表妹。”

  摄影师眨了眨眼睛,瞬间改了口:“刚刚我是开玩笑的,你们两个长得还蛮像的,确实像是表兄妹。”

  魏淑芬挑了挑眉,觉得这个摄影师倒是没有撒谎,毕竟她和侯明宇真是有那么几分相似,不过两人一男一女,性别不同,倒是冲淡了这几分的相似。

  不过两人站在一起,用一张照片给印出来了,等看的时候就会发现他们的容貌很像了。

  “医院那边儿我就不去了,你跟楚昭南同志带声好,从今儿开始,我就不到医院去了。”

  侯明宇知道楚昭南的做派伤到了魏淑芬,他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尴尬地对着魏淑芬道歉,表示以后肯定会想办法补偿她的。

  魏淑芬笑了笑,晃了晃自己新鲜出炉的存折:“不必了,我收了钱,救命之恩就已经两清了,至于其他的,反正只是怀疑而已,他又没有做什么,我不会计较的,毕竟我这个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大度而已。”

  侯明宇:“……”

  这姑娘可真有意思,都怪楚昭南,这么好的一个姑娘,非得要怀疑人家动机不纯,现在姑娘生气了,不乐意跟他们来往了。

  他目送着魏淑芬走远了,这才垂头丧气地回到了病房之中。

  楚昭南仍旧没有休息,看到侯明宇回来,他掀起眼皮看了对方一眼:“你回来了?魏淑芬呢?”

  侯明宇听到这话,更加不高兴了,他气呼呼地在楚昭南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闷声闷气地说道:“楚哥,我觉得你这次做的事情太过分了,魏淑芬是个好姑娘,你不该那么对待她的。”

  楚昭南闻言,眉头皱了起来,他看着侯明宇,语气低了下去:“她跟你说了些什么?明宇,你难道没有发现自己被她影响了吗?你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你难道不觉得这一切太巧了吗?”

  侯明宇茫然地看着楚昭南,有些理解不了对方的意思:“楚哥,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巧的?”

  看着侯明宇那懵懵懂懂的样子,楚昭南只能耐着性子给他解释了一下。

  “我出任务的时候遇到了危险,结果她恰好就救了我……我原本以为她的目标是我,但是听到你的说的那些话后,我觉得我可能只是她的一个跳板。”

  这是楚昭南在侯明宇离开之后分析出来的,他现在觉得魏淑芬不一定是冲着自己来的,很可能是冲着侯明宇来的。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背后之人的心思太过缜密了,现实他遇险,然后安排人救了他,而他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势必会将伤势隐瞒下来,不告诉家人,而他最信任的人就是侯明宇了。

  侯明宇听了他的话来到了石河县,见到了那个长得和他小姑姑一模一样的年轻女孩……

  如果这是真的,那背后之人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楚昭南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巧合,一件两件事情或许是巧合,但是一连串的巧合下来,那只能是人精心设计出来的结果,利用巧合,一步步地将事情推动到他们希望的道路上。

  侯明宇听完了楚昭南的分析后,只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有些不太够用了,他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巴,好半天都没能合上。

  而楚昭南给了侯明宇足够的时间来消化这些信息,等到侯明宇冷静下来了,楚昭南才继续说了下去。

  “甭管如何,你以后不要再跟她来往了,你们之间的关系到此为止,接下来的事情全都交给我,你不用再管了。”

  侯明宇满脸愕然地看着对方,憋了半天,才从嘴里憋出几个字来。

  “楚哥,她只是个普通的小姑娘啊,你为啥这么针对她?而且人家还救了你的命,你不觉得这样带着有色眼光看人家太过分了吗?”

  只是他的话在楚昭南越来越严厉的眼神里慢慢低了下去,侯明宇的声音也慢慢低了下去,到最后侯明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的头低了下去,不肯再开口了。

  看到他这样子,楚昭南便知道侯明宇是生气了,但是现在这会儿,不是让他使小孩性子的时候。

  “你去找医生给我开一点止疼药,我们今天就离开这里。”

  当侯明宇刚刚还不高兴呢,结果现在楚昭南说要回京城,他顿时就急了,侯明宇抬头看向楚昭南,急声说道:“楚哥,你不能这么冲动,你伤势还没好呢,医生说你不能到处乱跑。”

  之前楚昭南还说要在石河县留一段时间呢,怎么现在就要走了?他身上的伤至少还有两天才能拆线呢,现在就走,那路上要是伤口崩了怎么办?

  楚昭南说道:“不妨事儿的,我们从石河县回京城至少需要天时间,到了京城直接拆线就成了,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好,不需要继续留在这里了。”

  魏淑芬的出现太过诡异了,他必须要查清楚她的身份才成,直觉告诉楚昭南,这个女人的身上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如果不查清楚的话,可能会惹出来一系列的麻烦事儿。

  侯明宇见楚昭南坚持,便也不好继续说些什么了,他只能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去找医生开了止疼药,又买了一些纱布止血喷雾之类的东西,做足了准备后,侯明宇就带着楚昭南离开石河县。

  对此魏淑芬并不清楚,她头天从县城回来,第二天一大早,就有熟人敲响了她的屋门。

  看到门外站着的刘满生,魏淑芬挑了挑眉,开口问道:“六哥,你怎么过来了?”

  刘满生鼓足了勇气开口说道:“小七,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可以答应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