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82章 第 82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淑芬看着刘满生,说道:“但是我不后悔。”

  这些拐子基本上都不会单独行动的,而且他们的报复心极强,魏淑芬坏了他们的好事儿,那些人绝对会找上门来的。

  可是魏淑芬不是那种会怕事儿的人。

  “既然见到了,我不可能不管的。”

  刘满生倒也不是责怪魏淑芬,怕她愧疚,刘满生赶忙找补道:“小七,我刚刚可不是再怪你,只是提醒你小心一下,以后出去办事儿都交给我出去,你好好待在这里吧。”

  说着,刘满生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说了一句:“对了,要不然的话咱们还是跟楚昭南他们待在一起吧,人多也好有个照应。”

  刘满生是绝对相信魏淑芬的能力,但是谁知道那些人有什么肮脏的手段,魏淑芬到底是个小姑娘,一旦中招,那可就麻烦了。

  魏淑芬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们两个可以应付,而且万一真有什么事情,多两人也不过是送菜罢了。”

  这话说的倒是没错,而且楚昭南原本就对魏淑芬有所怀疑,她敢打包票,自己要真带着刘满生回去了,楚昭南对她的怀疑绝对会上一个档次。

  真不知道那个人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的,怎么就那么多疑。

  魏淑芬摇了摇头,懒得去分析楚昭南这个人物动机,反正以后他们来往的次数不会太多,而且她这个人清清白白,绝对没有任何不能查的东西,等到弄清楚事情真相后,楚昭南也就不会再怀疑她了。

  或许是为了让魏淑芬放松心情,刘满生努力地寻找话题,跟她聊了起来,魏淑芬看出刘满生的想法,顺着他的意聊了下去,车厢里面的气氛倒是比之前好了许多。

  时间转眼就到了晚上,这一回刘满生倒是没有再出去买吃的,他拿出了几个肉饼,和魏淑芬分吃了。

  也亏得现在的天气寒冷,这些肉饼做的时候特意做硬了一些,放个七八天也不会坏,原本刘满生是想要把这些肉饼当做主食的,不过看到魏淑芬那么喜欢火车上的食物,他便将肉饼收着,准备回头自己给吃了。

  不过白天刚刚发生了拐子的事儿,刘满生怕魏淑芬一个人待在车厢里再出什么事情,所以干脆就没有再去买盒饭,两人凑合吃了一顿。

  “小七,对不住了,这肉饼可能有些不太好吃,不过你放心,等明天晚上到了京城,我肯定请你好好吃一顿。”

  冷了的肉饼吃起来硬邦邦的,肯定没有刚刚烙出来的好吃,不过魏淑芬也不嫌弃,她一口饼一口水,吃的有滋有味,趁着吃饭间隙的时候,她还说了一些话来让刘满生安心。

  “这已经很好吃了,我小时候还吃过那种硬邦邦的馒头,一口下去牙都能被磕掉了。”

  这话魏淑芬倒是没有说谎,原来的那个小姑娘吃的苦数不胜数,被硬馒头磕掉牙的事儿,也是真实发生过的。

  她揣着馒头下矿井,寒冬腊月的,馒头被冻得硬邦邦的,小姑娘又舍不得花钱买热水喝,只能小口小口啃着馒头,冻起来的馒头硬的能当锤子用,她只能先用口水软化了,然后再吃进去,不过有时候因为干活儿急,她就生啃馒头,结果就把门牙绷断了两颗。

  也亏得那会儿的魏淑芬还在换牙期,要不然的话,现在她怕是要顶着个豁牙子出门了。

  现在这个年月,老百姓才刚刚从缺吃少喝的日子里出来,粮食对于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不好吃就不吃,或者挑拣四只吃自己喜欢吃的事情,基本上不会发生。

  就连那些家庭条件比较好的人家,基本上也不会做出浪费粮食的事儿来,毕竟他们都是从那个缺吃少喝的年月里过来的,爱惜粮食已经成了刻在基因里的本能。

  “肉饼很好吃,六哥,谢谢你了。”

  见魏淑芬吃的津津有味,刘满生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来,这个小姑娘也太好养活了,不娇气,还能干,他真的是越来越喜欢她了。

  真希望刘家的事情赶紧解决,这样的话,他就能和魏淑芬在一起了……

  吃完肉饼的魏淑芬一抬头,就看到了刘满生脸上那堪称荡漾的表情,她微微一愣,总觉得这个样子的刘满生好像有那么一点变态。

  冬季的天黑的快,透过车窗往外面看,外头已经是黑漆漆的一片了,火车行驶在崇山峻岭之中,偶尔能看到零星的灯火,但是大部分的地方都是一片漆黑。

  现在这个时代,大夏国还没有发展起来,很多村落使用的还是煤油灯,根本不可能像是她那个时代一样,能看到绵延不断的灯火。

  魏淑芬盯着外面瞧个不停,其实她看到的只有深深浅浅的黑暗,但明明只是黑暗,却好像有着神秘的魅力,吸引着魏淑芬将视线落在那里。

  然后,她就从窗户的倒影上看到了刘满生正一脸痴汉地看着自己。

  魏淑芬:“……”

  她相信,要不是还有几分理智存在,刘满生现在估计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我去方便一下。”

  魏淑芬只当做自己没看见——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这张脸虽然不是时下流行的那种圆脸大气的美人,但好歹也是英气十足的模样,吸引个把看脸的男人也是挺正常的。

  她不会因为刘满生喜欢自己,盯着她瞧,就觉得被冒犯了,毕竟要是她,看到个好看男人,也会盯着人家看一会儿的。

  说完这番话后,魏淑芬起身就准备出去了,看到魏淑芬要走,刘满生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赶忙站了起来:“我跟你一起去。”

  魏淑芬:“……咱们性别不同,更何况这里这么多东西呢,你得看着,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说着,魏淑芬也没等刘满生再说些什么,转身就出去了。

  刘满生叹了一口气,脸上的神情有些抑郁。

  白天的时候外头走廊上还有不少的乘客坐着,但是到了晚上之后,乘务员就将那那些乘客赶出去了,当然也有一些人会悄悄溜回来,不过比起白天走路都觉得拥挤的时候要好多了。

  火车上是有厕所的,魏淑芬一路往前,很快就到了厕所那里,厕所里没人,魏淑芬也不用等,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出来了。

  不过等到魏淑芬出来的时候,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姑娘从外面跑了过来,她看到了洗手间站着的魏淑芬,泪水立马涌了出来。

  “姐姐,呜呜呜呜……”

  小姑娘跌跌撞撞地扑了过来,抱着魏淑芬的腿就开始哇哇大哭了起来,她哭得伤心急了,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魏淑芬愣了一下,她低头看向了这个抱住了自己腿的小姑娘,柔声开口问道:“小姑娘,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你家大人呢?”

  小姑娘抱着魏淑芬,呜呜呜地哭个不停,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儿地哭。

  魏淑芬见状,弯腰将小姑娘给抱了起来。

  “小姑娘,你怎么了?你跟姐姐说,你家人在哪儿呢?”

  在魏淑芬弯下腰去将人抱起来的时候,她闻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那股味道是从小孩身上的罩衫上传过来的。

  魏淑芬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不过她还是把这个小姑娘给抱起来,这个小姑娘像是被吓到了似的,被魏淑芬抱起来后,立马就抱住了她的脖子,然后趴在她的肩膀上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你先别哭,你是不是跟家里人走散了?你告诉姐姐,你家里人在哪儿,我带你去找好不好?”

  魏淑芬下意识地转头,她轻轻拍打着小姑娘的后背,柔声安抚着她的情绪,那股奇怪的味道变得更加浓郁了,魏淑芬只觉得头有些发晕。

  不对劲儿。

  魏淑芬的脸色瞬间变了,她当机立断,将这个小姑娘从她肩膀上扯了下来,然后将她放在了地上,自己毫不犹豫地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抄起水洗了几把脸。

  那种眩晕的感觉褪去了,魏淑芬除了感觉有那么一点手脚无力之外,倒是并没有其他太大的感觉。

  而那个小姑娘显然也被魏淑芬刚刚的举动给吓到了,她跌坐在了地上,嘴巴一张,哇哇大哭了起来。

  小姑娘尖利的声音在夜色之中传出去很远,魏淑芬心念一转,扶着一旁的洗漱台,假装自己手软无力,一副勉强站立着的模样。

  很快魏淑芬就听到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洗手间门口出现了两男一女个人,那个女人脸上带着口罩,过来之后,弯腰就将地上哭个不停的小姑娘给抱起来了。

  她大概是小姑娘的妈妈,在她将小姑娘给抱起来之后,那个小姑娘立马就不哭了,她扒着那个中年女人的肩膀,小声抽泣着。

  “快点过去把人带过来,等被人发现就麻烦了。”

  那两个男人听到她的话,立马就走了过来,一手一个来抓魏淑芬。

  他们像是笃定了魏淑芬不会反抗似的,用的力气并不算大。

  魏淑芬心念一动,她没有多说什么,歪倒在了来抓她的那个中年男人身上。

  “啧,还以为她多厉害呢的,还不是落到我们手里呢?”

  “老二,别说话,我们走。”

  带着口罩的中年女人抱着那个小姑娘,剩下两个人架着魏淑芬,一行人从洗手间走了出去,魏淑芬的身体软绵绵地靠在那个中年男人身上,有刚刚被孩子哭声吸引的人出来,看到这一幕后,那个中年女人就解释说魏淑芬是她妹子,身体不舒服。

  没有人怀疑这一点,毕竟在大部分人的认知里面,谁办坏事儿还会抱个孩子出来?而且这几个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穿得体体面面的,瞧着也不像是坏人,因此竟然没有人多问些什么。

  他们就这么顺利地回到了十一号车厢。

  等到了地方之后,那个中年男人直接就将魏淑芬给甩在了铺位上,魏淑芬的眼睛紧紧闭着,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那个中年男人看到魏淑芬这个模样,眼中闪过一抹言恶之色。

  他原本想要骂上两句的,但是想到现在已经是晚上了,车厢里比之前安静了许多,声音大了,说不定会被其他人听到,因此他生生地压低了声音,不满地说道。

  “红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非得要大费周章把她给弄回来,这个小姑娘看着邪门儿的很,把她弄回来干嘛?”

  那个被称作是红姐的女人拿着一块手帕放在五岁大的小姑娘鼻子上,她眼睛一闭,便晕了过来,红姐将她身上的罩衫脱了下来,憋着气将其塞进了一个口袋里密封起来,做完了这一切之后,红姐方才放松了下来。

  听到那个男人的话后,红姐抬头看向了对方:“铁皮,我办事儿还需要跟你解释吗?”

  听到这话后,高个男人打了个哆嗦,赶忙说道:“红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

  红姐懒得听这个高个男人继续说下去,抬手阻止了他。

  “行了,她坏了我们的好事儿,害得老七他们被抓,我怎么可能放过她?铁皮,再有一个小时就到青阳县了,等到了地方后,你带着她下车,上一回不是有人要媳妇儿吗?你把她给送过去。”

  铁皮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红姐,这个女人的力气有点大,上次说的那户人家怕是制不住她……”

  之前魏淑芬一个人就打趴了个人,那可不是普通小姑娘能有的力气,这要是把人送去给人当媳妇儿,说不定还能让她给跑出来了。

  他们这生意也不是啥一锤子的买卖,得确保卖给人家的媳妇儿不会惹出啥事儿来,要不然的话,他们的名声一臭,哪里还能有人找他们?

  红姐摆了摆手说道:“你怎么那么蠢?身手厉害算啥?把她的腿敲断了,用铁链拴上,光溜溜地拴在屋子里头,每天饿着她,等她肚子大了有娃娃了,再厉害又能怎么样?”

  对于如何让这些女人们听话,红姐也是老手了,毕竟她找的基本都是雏,像是这样的女人们,只要破了身,有了孩子,甭管是啥家庭出来的,都会死心塌地的跟自己男人过日子。

  这女人嘛,不就是嫁人生孩子,嫁给谁不是嫁?她虽然收了男方家的钱,但也给女方找到了婆家不是?依照老古话说的,宁毁一座庙,不毁一桩婚,他们这是在做善事。

  “行了铁皮,你就听红姐的就成,她什么时候办错过事儿?”

  另外一个稍矮一些的,长着一双角眼的男人说了这么一句话,他淫邪的目光落在了躺在床铺上的魏淑芬身上,心口隐隐发热。

  凭着他阅女无数的经验,这个女人可真真是个极品,甭看她头发不长,五官也略微显得硬朗,但就是这样,却别有一番韵味儿。

  可惜的是她还是个雏儿,自己碰不得,要是个嫁过人的,少不得要好好玩儿上一阵子,等过完瘾了再卖出去。

  红姐不是什么普通人,她很快就察觉到了那个角眼男人的眼神不正,见他一直盯着躺在床铺上的魏淑芬瞧,红姐的眉头皱了起来,语气不善地说道:“二牛,你想干什么?她不是你能碰的。”

  二牛瞬间回过神来,他赶忙后退了几步,顺势将目光从魏淑芬的身上挪开了:“红姐对不起,我刚刚没控制住。”

  红姐自然知道二牛是个什么德行,不过他办事儿还算是妥帖,所以这种无伤大雅的问题,她也不会在意。

  “行了,收敛一下你的心思,去把老吴和翠娘叫过来,我有事儿跟他们说。”

  二牛闻言,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离开了这间车厢。

  红姐走到了昏睡不醒的魏淑芬跟前,抬手拍了拍她的脸蛋,啧了一声道:“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干嘛跟人家学当什么英雄呢?我本来不想对你动手的,但是你害得我手底下的个人被抓,要是不把你给治住了,我以后怎么能管其他人呢?”

  那个人是红姐手下的得力干将,只要他们出手,就没有不成功的,而且他们人打配合,弄到手的都是一等一的好货色,红姐能把这些货色给弄到外头去。

  要知道不少外国佬都很喜欢他们大夏国的女人,尤其是那种长得漂亮,身段窈窕的,给出的价格也是极为合适的。

  往往老七他们弄到手的那些女人,一个抵得上别人弄到的七八个。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