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84章 第 84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小七,你怎么样?你没事儿吧?你快要吓死我了,我好担心你……”

  说着,刘满生就来抱魏淑芬,不过魏淑芬反应极快,抬手就挡住了刘满生:“你别过来,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刘满生心中委屈,面上就带出了几分来:“小七……”

  听着一个大老爷们儿用这种九曲十八弯的声调叫她,魏淑芬的身体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她瞪了刘满生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能不能正常点?”

  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魏淑芬怎么着他了似的。

  刘满生叹了一口气,退而求其次地拉着魏淑芬往床铺那儿走,这一回魏淑芬倒是没有反抗,跟着刘满生去了床铺。

  这会儿刘满生倒是知道顾忌了,他没跟魏淑芬坐在一起,自己坐在了她对面的位置上,看着面色不怎么太好的魏淑芬,刘满生斟酌了一下语言,询问魏淑芬这失踪的俩小时去干啥了。

  “你该不会又去楚昭南他们那里和他们掰扯了吧?”

  这个又字用的倒是巧妙至极,魏淑芬抬头看向了刘满生:“你想哪儿去了?”

  她和楚昭南他们真没啥关系,对于她来说,现在那两人就是个认识的陌生人而已,没啥来往的必要,花费两个小时去跟他们牵扯,那可真没必要。

  刘满生又问道:“那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你在卫生间蹲了俩小时?”

  这不应该啊,就算女人比男人要麻烦些,也不可能一蹲就是俩小时啊。

  魏淑芬:“……”

  知道自己再不说话,刘满生就不知道要猜测到哪儿去了,魏淑芬无奈地说道:“不是这个,我遇到那几个拐子同伙儿报复了……”

  魏淑芬的话还没说完,刘满生立马就跳了起来,他瞪大眼睛看着魏淑芬,脱口而出道:“你被拐子同伙儿报复了?这事儿你咋不早说?让我瞧瞧,你有没有哪儿受伤,都是我的错,我该跟着你去的……”

  越说刘满生就越后悔,到后来恨不能伸手锤自己的脑瓜子几下,看到他这个样子,魏淑芬只觉得脑瓜子嗡嗡的疼,她抬起手制止了刘满生,无奈地说道:“你就算去了,也没啥用,我被他们盯上了,就算现在不搞我,找到机会他们也会搞我的。”

  火车站是最好下手的地方,不管是火车上还是火车下,人多拥挤,相互之间也都不认识,想要做些啥坏事儿,那是再容易不过了,就算刘满生跟着,人家要是存心算计,总归会对魏淑芬下手的。

  魏淑芬生活在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各种骗术层出不穷,网络上随便搜一搜,都能搜出七八十个骗子的手段来,刚在洗手间的时候,那个小姑娘跑来抱着她腿的时候魏淑芬就察觉到了不对,也亏得她鼻子灵敏,闻到了那特殊味道之后防了一手,要不然的话还真容易中招。

  毕竟女性天生软心肠,对弱势群体寻求帮助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就放下了警惕心,而有些人利用的就是女性这一点。

  上辈子的时候魏淑芬运气比较好,没遇到过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虽然运气也说不上好吧,但是好歹没有遇到过这么多的极品哥哥,以及半路上遇到拐子这种事情。

  相比较而言,上辈子的魏淑芬的运气还算是比较好的,这人不就是怕比较么?

  “小七,小七你在想啥?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你在想什么?下一回咱们干啥都一起去,我不放心你,要是带你出来没把你带回去,王成飞非得要打死我了不可。”

  王成飞本来就反对魏淑芬跟着自己到京城,要不是魏淑芬自己坚持的话,王成飞怕是直接就把魏淑芬给带回去了,但即便是同意,王成飞还是再三叮嘱刘满生,让他一定要看好魏淑芬,绝对不能让她出事儿。

  明明是他花钱找了魏淑芬来给自己当保镖,但是到了王成飞那里,活像是他带着魏淑芬出来玩儿似的,而他才是那个给魏淑芬当保镖的人。

  要不是因为王成飞年纪比魏淑芬大了不少,而且已经结婚有了孩子,刘满生怕是要怀疑王成飞看上魏淑芬了。

  不过怎么说呢,魏淑芬这个小姑娘长得虽然不是那种顶顶漂亮的,可是身上的气质,还有她的性格,行事做派还是很容易让人有好感的,只要跟她相处过,那铁定就会把她当成好朋友的。

  当然,楚昭南那样的变态除外,他的想法跟正常人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我晓得了,不过那些人已经都被乘警给抓住了,他们翻不起浪来了。”

  红姐已经被乘警给抓住了,剩下就算再有人贩子,那也不敢再冒头了,接下来的旅程应该不会出什么幺蛾子了。

  魏淑芬的分析还是很有道理的,刘满生仔细一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他叹了一口气,幽幽地开口说道:“你下一次别这么莽撞了,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我可怎么跟飞哥交代?”

  “不会了,我应该没那么倒霉。”

  魏淑芬觉得自己的运气应该不会那么差的,倒霉催的遇到六个极品哥哥,救了一个极品男人,上火车还遇到人贩子……

  人不会一直那么倒霉的,接二连三的倒霉事情过去之后,她就该迎来好运气了。

  刘满生瞧着魏淑芬那满不在意的样子,一颗心砰砰直跳,原本想说什么的,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是这心脏跳动的速度却又比之前快了几分。

  之后两人分别去洗漱,弄好一切后,他们便睡下了。

  跟魏淑芬之前所想的差不多,霉运过去了之后,她的好运气似乎来了,这一晚上的时间都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两人一路安安稳稳地睡到了天大亮。

  早上的时候,他们还是吃刘满生带的肉饼,大概是因为舍得放油的缘故,哪怕放了已经两天了,肉饼的味道还是很好,魏淑芬一口气吃了三张肉饼,这才感觉舒服了许多。

  到今天晚上八点,火车就能到京城了,等到了地方,事情就成了一大半儿。

  “对了,六哥,我觉得应该会有人在火车站堵你吧?毕竟他们都追上火车了,在火车站弄点人拦着你应该也是常规操作。”

  刘满生说道:“京城不是那些人的地盘,他们应该不敢在京城作乱的,毕竟这地方可不是石河县。”

  魏淑芬却觉得那些人未必不敢:“还是小心点,万一一路上咱们都挺过来了,到了京城翻车了,那不就遭了吗?”

  刘满生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你放心吧,我心里面有数。”

  魏淑芬知道刘满生不是那种养在家里的单纯公子哥,能和王成飞混得那么好,他就不是个普通人,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的这种蠢萌蠢萌的模样可能就只是限定款而已。

  到了半上午的时候,挂在车厢门口的窗帘被人掀开了,一个纤细的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魏淑芬看漫画书看得上瘾,并没有第一时间抬起头看过来,倒是刘满生正靠着车厢发呆,人进来的第一时间,刘满生就察觉到了,他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色棉服的漂亮姑娘进了他们的车厢。

  这姑娘可真漂亮。

  刘满生这么想着,以为她是刚刚买票过来的旅客,原以为他可以一直和魏淑芬单独相处到进京,倒是没想到这会儿居然有人过来了。

  好在来的是个漂亮姑娘,还挺赏心悦目的。

  刘满生正乱七八糟想着,却见那个漂亮姑娘跑到了魏淑芬的跟前,然后抓住魏淑芬的手就开始摇晃了起来。

  “魏同志,真的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就惨了,我这么没想到我第一次坐火车就遇到这样的事情,天啊,实在是太可怕了,当时要不是你见义勇为救下了我,我就要被人拐到深山老林里面去给人当媳妇儿了,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大恩大德没齿难忘,我应当以身相许,啊呸,不对,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异父异母的亲姐妹了,你有啥困难就来找我,我啥都可以帮你解决的!就算你让我去杀人放火,一句话的事儿,我立马就去为你冲锋陷阵扫平障碍……”

  她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的话,肺活量好到惊人,连气儿都不带喘的,一开始说的还像是那么一回事儿,但是后来说着说着额,杀人放火都出来了,俨然把魏淑芬当成土匪头子,而她自己就是土匪头子手里的那把刀,为了她冲锋陷阵,披荆斩棘……

  魏淑芬:“……这位同志,你先等会儿,咱们能不能好好说话?”

  要是继续让她说下去,魏淑芬感觉这姑娘都能说出要跟着魏淑芬一起起义,推翻□□这样的话来了。

  没想到之前那个昏迷的时候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漂亮姑娘,醒来之后竟然是这么一副模样,真应了那句话,好好的一个美女,怎么就偏偏长了一张嘴了?

  另一旁坐着的刘满生早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发展弄得目瞪口呆,好半天后才反应过来这个抓着魏淑芬的手说个不停的女人就是之前魏淑芬救了的那个被拐子迷住的姑娘。

  不过这么一个热情似火对着谁都能巴拉巴拉说一大堆的,到底是怎么被那个拐子给坑了的?

  那漂亮姑娘大概是发现了魏淑芬的不适应,她赶忙收起了那激动的模样,笑着说道:“魏同志,我好像还没有跟你做自我介绍吧?我的名字叫苏河清,看你的样子应该比我小,你叫我河清姐吧,魏同志,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叫什么?能告诉我吗?”

  魏淑芬回答道:“魏淑芬。”

  苏清河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魏淑芬?真是好名字,淑人君子,芬芳馥郁,这名字真雅致,做你的名字正合适。”

  魏淑芬:“……”

  这么一个土气的名字,被她这么一解释,倒是变得雅致了起来,这人虽然话多,不过瞧着倒是还挺有文化的。

  魏淑芬心中浮现出各种念头来,面上却并没有泄露出分毫来,她将自己的胳膊从对方的手中抽了出来:“苏同志,我不过是顺手为之而已,救了你的人是乘警,我没帮多大的忙,你不用这么谢我。”

  然而苏清河却极为认真地说道:“话不能这么说,我醒过来之后可是问过乘警了,人家都说了,要不是你抓住了那三个拐子,我肯定就会被人给带走了,到时候真被人家带下车,我可真就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多亏了你帮我,这份感激你一定要收下。”

  魏淑芬:“……”

  魏淑芬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苏清河这么热情的人,她热情的都有些过分了,魏淑芬感觉自己有些招架不住了。

  “那个,你的感谢我就收下了,其他的那些就不必了,救你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不用这样的,真的。”

  苏清河摇了摇头,她抓着魏淑芬的手,那亲亲热热的模样仿佛已经跟魏淑芬认识十来年了似的。

  “淑芬,你别叫我苏同志了,听起来怪疏远的,我比你年纪大,你叫我姐吧,以后你就是我妹子了,你是去京城的吧?我在那边儿有不少熟人,到了那头我罩着你……”

  魏淑芬:“……”

  她甚至都不需要说话,只要配合着露出个表情来,苏清河都能滔滔不绝地说下去。

  “我跟你说,京城可好玩儿了,我小时候经常吃的那家店卖的红烧猪蹄可好吃了,也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了,还有啊,我们家附近有个做豆腐的,做出来的豆腐又滑又嫩,生吃都贼拉好吃,用隔壁大娘自己做的黄豆酱炒了吃,味道甭提多好了……”

  她拉拉杂杂说了许多好吃的,然后跟魏淑芬说,他们可以吃火锅,她带了好多牛肉丸子回去,都是那边儿的手打丸子,配火锅吃最好了。

  魏淑芬:“……”

  所以话题为什么会转移到这里,她好像一开始过来是为了表达自己的感谢吧?怎么现在说着说着,就开始说起来要带着她去吃什么了?

  苏清河喋喋不休说了一大堆,随后发现自己好像老毛病又犯了,见魏淑芬一直睁着一双大大的杏核眼看着自己,苏清河越发觉得愧疚了起来,她有些不太自在地摸了摸鼻子,讷讷地说道:“那个,淑芬啊,我是不是又犯了老毛病了?我这个人就是话比较多,有时候说起来就停不下来了,但我不是故意的,你要是有啥跟我说的,直接打断我就成了,我这张嘴好像有自己意识一样……”

  魏淑芬:“……”

  话多的人大多时候都是挺惹人烦的,不过苏清河却是个例外,她虽然话多,但是说话的时候很有趣,意外地不讨人厌,而且她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点苏州园林的那种软哝感,听着还是挺舒服的。

  “还好。”

  苏清河顿时笑了起来,她坐在魏淑芬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又开始说了起来。

  不过虽然苏清河表现出了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模样,但是魏淑芬却并没有把她当成那种真正没心没肺的人,毕竟没有哪个没心没肺的,说话的时候能如此掌握分寸,不提她的来历,家庭,只说京城好玩的地方,以及各种好吃的所在,她这样子,倒是更像是个导游。

  有这么个美丽小姐姐自愿当导游解说京城好玩儿好吃的地方,魏淑芬倒是也挺乐在其中的,她就跟个捧哏的似的,时不时插上两句话,苏清河自己就能把这个双人相声说成单口相声。

  看着魏淑芬和苏清河二人相谈甚欢,刘满生觉得自己像是个误入到这里的外人,她们两人的话自己也插不进去,只能干巴巴地坐在一旁看着她们两人聊。

  原来女人一聊起来,男人真的是插不进去。

  最后刘满生只好憋屈地坐在一旁,把自己当成一个局外人。

  有了苏清河加入,接下来的路程倒是不那么枯燥了,中午买饭的时候,自然是刘满生这个男同志过去买,而苏清河则陪着魏淑芬留在车厢里面。

  当然,苏清河不是那种没眼色的人,她把钱给了刘满生,拜托他把自己的饭也给买了,刘满生也没推辞,拿着钱离开了车厢。

  “你们两个是在处对象吗?”

  刘满生离开后,苏清河冷不丁地开口问了一句。

  魏淑芬:“……不是。”

  知道刘满生不是魏淑芬的对象后,苏清河脸上的笑容更大了,对着魏淑芬也更加殷勤了起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