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85章 第 85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淑芬:“……”

  总觉得这个苏清河热情的有些过分了,要魏淑芬是个男的,恐怕要觉得苏清河看上自己了,不过就算她是个女的,也有些招架不住热情的过分的苏清河。

  吃过午饭后,魏淑芬借口自己累了要休息,躺在床铺上开始闭目养神,苏清河倒是安生了下来,刘满生问了她两句,苏清河随意答了两句,没了跟魏淑芬说话时候的那么健谈,随意搭了两句话之后,苏清河就爬到中铺上休息去了。

  魏淑芬听到苏清河的呼噜声传来,她便睁开了眼睛,默默地爬起身继续看自己的连环画。

  刘满生见状,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不过魏淑芬却抬起手来制止了他——苏清河才睡下没多久,要是把人给弄醒了,自己又得听苏清河唠叨了。

  刘满生捂住了嘴巴,没有再吭声了。

  时间过得很快,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没有在出什么事情了,而苏清河这一觉睡了好几个小时,等到她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二十了,再有四十分钟,火车就到京城了。

  大约是睡得时间太长了,苏清河整个人都有些晕晕乎乎的,她揉了揉发胀的脑袋,好一会儿后才感觉自己清醒了一些。

  突然苏清河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探头朝着下面看了过去,发现魏淑芬和刘满生两人都在,苏清河这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也随之放松了下来。

  那个拐子下药下得很重,苏清河一直昏迷到了后半夜才醒过来,醒过来的时候她头疼欲裂,整个人恨不能死了才好。

  后来等到她缓过劲儿来了,才从乘务员的口中得知了前因后果。

  原来中午那个找她拼桌的男人是个拐子,他借着跟她拼桌营造出两人是一对儿的假象来,然后趁机给苏清河下药,如果不是魏淑芬聪明救了她,现在她早就被那个男人带下车,不知道卖到哪儿去了。

  只要一想到那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苏清河就感觉自己的心脏疼得厉害,明明她被救下了,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苏清河总是觉得好像在什么时候,一切真就发生了,她没有被那个小姑娘救下,就那么被人带下了车,然后卖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之后,年纪轻轻就没了性命……

  那种感觉太过匪夷所思,明明是没发生过的事情,可是却让苏清河觉得恐惧害怕,她找乘警问了魏淑芬的信息,又掏了钱补了差价,买了和魏淑芬同一个车厢的卧铺。

  当然,现在火车上的卧铺是很难买的,不是你有钱就行的,还得要有关系才成,但是苏清河刚刚遭了事儿,加上马上就要到京城了,剩下十来个小时应该不会有人再买卧铺了,苏清河这才成功买到了票。

  在其他车厢的时候,哪怕有乘警和乘务员陪着,苏清河都觉得一阵阵的心悸,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她就跟那惊弓之鸟似的,看谁都是坏的,谁都要害她。

  可是当找到魏淑芬所在的车厢,跟魏淑芬聊了一会儿后,她忐忑不安的心慢慢放了回去,那原本在心里不断翻涌着的恐慌感如同潮水一般褪去,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下午这一觉苏清河睡得极为踏实,醒过来之后,除了最开始迷糊了一会儿后,现在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精神百倍,出去跑个两千米都没有问题。

  苏清河悄悄坐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乱糟糟的卷发,然后掏出包里面的小镜子照了照,确认整个人都美美的之后,苏清河松了一口气,利落地从床铺上下来了。

  而此时的魏淑芬和刘满生两人都已经把他们的包裹之类的全都收拾好了,只等着火车到站好下车。

  瞧见神采奕奕的苏清河,魏淑芬笑着招呼了一声:“清河姐,你醒了。”

  苏清河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她凑到了魏淑芬的跟前,挨着她坐了下来。

  “淑芬,谢谢你啊,要不是有你在这里,我感觉我连睡觉都睡得不安稳。”

  这话是完全发自内心的,苏清河说的真心实意,而魏淑芬闻言,面上也露出了几分笑容来。

  “你能休息好就行了,还有一会儿火车就要到站了,清河姐,你吃一点东西垫垫肚子,等下车之后再吃,你觉得如何?”

  苏清河乖乖地点了点头:“都听你的,我什么都行。”

  她现在这个模样倒是乖巧,而且现在的苏清河好像比之前一直喋喋不休说话时候的她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整个人看着安静了许多。

  魏淑芬想起早上时候苏清河一直拉着自己说个不停的模样,心中了然。

  怕是那个时候的苏清河因为之前的事情没能静下心来,所以才会一直说话,想要以此来缓解自己害怕的情绪。

  魏淑芬正是因为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才格外容忍,毕竟同为女人,魏淑芬哪怕没有经历过,但是也能感同身受,如果她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不害怕才有鬼呢。

  现在冷静了下来,苏清河倒是恢复了正常,不再跟之前那样一直说个不停了。

  她突然安静下来,刘满生还觉得有些不太适应呢,他掀起眼皮看了苏清河一眼,觉得她现在这样子,跟早上她那样子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剩下的四十分钟过得很快,苏清河知道刘满生和魏淑芬两个在京城没有落脚点的时候,诚心诚意邀请他们到自己家来住。

  “我家住在什刹海那边儿,家里别的不多,就是房间多,你们在京城又没有落脚的地方,与其住招待所,不如住在我家。”

  魏淑芬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想要拒绝,苏清河却抱住了魏淑芬的胳膊,用撒娇的语气说道:“淑芬妹妹,我家里只有兄妹二人相依为命,你救了我的命,就等于救了我哥哥一条命,我哥哥要是知道我不把救命恩人带到家里面,他肯定会不高兴的。”

  苏清河还是很会劝人的,她的小嘴叭叭叭地说个不停,说的那是一个有理有据的,魏淑芬被她说的有些动摇了起来。

  不过这一回魏淑芬是陪着刘满生到京城来的,对方才是正经的雇主,有啥事儿还是要刘满生做决定才好。

  “六哥,你觉得呢?”

  刘满生看了苏清河一眼,她说的也要道理。

  刘家的那个大伯虽然跟他们家是没出五服的亲戚,但是血缘关系到底是远了一层,要不然的话他们想要求他帮忙,也不用这么费劲儿。

  求人要有个求人的态度,他们这么贸贸然上门,说不定会被刘家大伯嫌弃的,现在这个时候,他们经不起任何的损失了。

  只要心思不放在魏淑芬的身上,刘满生的智商还是很够用的,他只是思索了一会儿,立马拍案决定了下来。

  “苏同志,那我们就麻烦你了。”

  苏清河见他们同意了,脸上立马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来,她挥了挥手,乐呵呵地说道:“没事儿没事儿,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这样挺好的。”

  说着,苏清河张开双臂抱住了魏淑芬,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大了:“淑芬,要是可以的话,你就在京城留一段时间呗,这里好玩的地方可多了,我跟你说……”

  恢复活力的苏清河又开始叨叨叨地说了起来,魏淑芬心中暗暗想着,得亏这个世界上的人对美女的容忍性比较高,要不然的话,光凭着苏清河的这张嘴,就能把人给折腾烦了。

  四十分钟的时间一晃而过,很快就到了下车的时候,火车的速度慢慢减慢,缓缓驶入了车站之中。

  八十年代的京城火车站和后世的指定不能比,不过现在的火车站倒是带着这个时代独有的韵味,瞧着还是挺好看的。

  他们所在的那节车厢上没有什么客人,三人拎着行李下来的时候,倒是并没有怎么拥挤。

  不过站台上的人还是挺多的,下车的乘客和接站的人混在一起,吵吵闹闹的声音弄得人耳朵生疼。

  魏淑芬下车的时候看到了楚昭南和侯明宇二人,他们显然也看到了魏淑芬,不过双方都没什么表情,眼神交汇到一起后,就立马错开了,他们各走个的,没有因为是同一个方向就凑在一起。

  侯明宇原本想要和魏淑芬打好关系的,结果瞧见她就这么毫不留情地走了,侯明宇的一张脸瞬间垮了下来。

  “楚哥,你……”

  不过目光落在楚昭南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时,侯明宇也懒得再说话了,他知道,楚昭南对魏淑芬有偏见,只要这偏见存在一天,楚昭南都不可能用正确的目光看待魏淑芬。

  现在侯明宇只希望楚昭南快点去调查魏淑芬,等到调查结果出来了,他就知道魏淑芬到底是个多好的姑娘。

  京城是大夏国的首都,即便是在这个时代,火车站的人流量也是非常大的,毫不夸张地说,他们从火车站出来,几乎都不用自己走,完全是被别人给挤出来的。

  等出了火车站,到了站前广场上,呼吸到了新鲜冷冽的空气后,总算有活过来的感觉了。

  出了站后,他们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吵闹声,听意思好像是有人出站的时候遭了小偷,钱包什么的都被偷了。

  刘满生心里头咯噔一下,里面检查起他们的包裹来,发现都好端端的不像是被人破坏的样子,刘满生这才松了一口气。

  “苏同志,现在公交车应该还没停吧,我们坐车过去?”

  京城的公交车到晚上十点才会停,现在才八点,还是有公交车的,刘满生不知道苏清河是个什么打算,所以才有此一问。

  苏清河摇了摇头,抬起手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时间,这才说道:“不用了,我哥说了回来接我的,我们越好在那边儿,这个点他应该来了。”

  苏清河的哥哥就只有她这么一个妹妹,知道她要回来的时候,原本是给苏清河订了飞机票的,但是因为天气原因,飞机无法起飞,所以苏清河只能退而求其次坐了火车。

  这是苏清河头一次坐火车,她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这个年月单身姑娘做火车的注意事项,这才被人给盯上了。

  现在这个年月,甭说是单身姑娘了,就算是那些结过婚的小媳妇儿,坐火车也是把自己往灰头土脸的打扮,有道是财不露白,火车上三教九流啥人都有,苏清河这光鲜亮丽的样子,落在其他人的眼中,就是妥妥的肥羊一个。

  其实苏清河买的是软卧票了,她哥哥在京城还是有些地位的,怎么可能让她这个小姑娘坐硬座?

  只是苏清河爱心泛滥,在候车室的时候遇到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带着个孩子也要上车,对方在她跟前卖惨,那两个孩子也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苏清河没忍心,最后把自己的卧铺车票换给了他们,而她则去了硬座车厢。

  到底是没有经过社会的毒打,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险恶,种种巧合连在一起,就造成了那样的后果。

  得亏魏淑芬从天而降救了她,要不然的话,她估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苏清河的体力不太好,魏淑芬见到她自己走起来都费劲儿,拎着个箱子走得更是气喘吁吁,魏淑芬就干脆将她手里的箱子也拎了过来。

  “你把箱子给我吧,我给你拎着。”

  明明魏淑芬身上背着挎着已经弄了不少行李,可她看起来就像是没事儿人似的,就算多拎了一个箱子,魏淑芬还是一副举重若轻的模样,苏清河佩服的眼冒星星,好听的话是跟不要钱似的往外撒。

  魏淑芬:“……”

  其实大可不必这么夸她。

  等走到北广场的时候,苏清河四下看了看,然后指着不远处那一辆黑色的越野车说道:“那就是我哥的车!”

  说着,苏清河快步朝着那边儿跑了过去,想要见自己哥哥的心情变得无比迫切,让她根本就顾不上刘满生和魏淑芬两人。

  苏清河刚朝着那边儿跑过去,车上的人便打开车门走了下来,来人的身材高挑,一身裁剪合体的黑色长风衣将他完美的身材勾勒了出来,男人留着一头短发,鼻梁上架着一个金边眼镜,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冷冽的气息。

  不过看到自己的妹妹之后,他脸上的冷意熔化了几分,男人迈着两条大长腿走了过来,张开双臂接住了朝着自己跑过来的妹妹。

  “清清,你回来了。”

  苏清河闻到自家哥哥身上清冽的松柏气息,眼睛一红,眼泪唰得一下就涌了出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