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86章 第 86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哥,呜呜呜……”

  苏清河只是喊了一声哥,泪水便争先恐后地流了出来,她呜呜呜地哭着,模样甭提多可怜了。

  在火车上的时候,苏清河以为自己已经冷静了下来,但是当见到自己哥哥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心底还是压抑着慢慢的恐惧和害怕,现在见到自己最亲的人了,苏清河自然就忍不住,趴在自家哥哥的怀中哇哇大哭了起来。

  看起来清清冷冷的男人,面对着自己妹妹的时候,身上的冷意散去,多了几分柔软,他轻轻拍打着苏清河的后背,无声地安抚着她的情绪。

  魏淑芬和刘满生两人此时已经走了过来,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二人也不好过去,刘满生没忍住,凑到魏淑芬的跟前,小声说道:“他们兄妹两个的关系可真好。”

  刘满生随即想着,如果他有个妹妹,以自己的性格,估计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跟自己的妹妹搂搂抱抱,那成什么样子了?

  果然,京城里的人跟他们小地方的人就是不一样。

  魏淑芬看着那抱在一起的兄妹二人,看着那个高大男人面上露出的些许温柔之色,瞧着明明是个冰山男,但却十分温柔地哄着自己的妹妹,她的心里面浮现出了些许羡慕之意来。

  她不是独生女,不过她也没有体会到什么姐弟之情吧,父母重男轻女,跟她年纪相差极大的弟弟自然也不会对她这个姐姐有多少的感情。

  至于魏淑芬,那个倒霉的小姑娘还不如她呢,虽然她弟弟对她没什么感情,至少她弟弟不是吸血鬼,没扒在她的身上吸血,相比较那个倒霉催的小姑娘而言,她还是比较幸运的。

  就在魏淑芬恍惚的瞬间,那边儿苏清河已经哭完了,她想起自己的两个朋友,赶忙抬起手擦了擦眼泪,从自己哥哥的怀中退了出来。

  “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在火车上认识的两个朋友,要不是他们的话,你都见不到我了……”

  说着,苏清河拉着自家哥哥的胳膊,朝着魏淑芬和刘满生他们两个人走了过去。

  “哥,她叫魏淑芬,就是她从拐子手里面救了我,你别看她年纪小,但她可厉害了,要不是她的话,我现在都不知道被拐子给弄到什么地方去了……”

  苏清河的偏向性还是十分明显的,刘满生她就只是介绍了个名字,就直接略了过去,之后就是对魏淑芬的花式夸赞,那副样子简直就跟魏淑芬看过的那种狂热粉丝一模一样。

  魏淑芬:“……”

  要是她脸皮稍微薄一点,现在估计都恨不能找个洞直接钻进去了。

  苏清河的哥哥叫做苏海晏,这兄妹两个的名字应该是取自海晏河清四个字,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苏清河没有叫河清,而是叫了清河这个名字。

  苏海晏长得很高,魏淑芬自己都有一米七了,这样的身高在这个年代算是非常高的了,在石河县的时候,魏淑芬遇到的男人没几个比她高的,这让魏淑芬产生了自己很大只的错觉。

  然而她站在苏海晏的面前,跟一米九出头的苏海晏相比较起来,魏淑芬竟然被衬得娇小了起来,她看对方的时候,还得要微微仰着头才成。

  苏清河的容貌不错,跟她一母同胞的苏海晏容貌也是极为出众,两人长得很是相像,不过苏海晏的容貌并不显得女气,反而有一种清冷贵公子的感觉。

  这样的长相,要是放在后世,估计能直接出道当顶流了。

  苏海晏朝着魏淑芬伸出手来,他开口,声音倒是也没辜负了他的外貌,如同雪山清泉,听着让人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谢谢你救了我妹妹,你是我们苏家的大恩人。”

  说着,魏淑芬伸出手去,握住了苏海晏的手。

  他手心里带着一层薄薄的茧子,不过即便如此,也比魏淑芬的手要细腻许多,大约是因为刚从车里面出来不久,他手心里的温度很高,他手心里的温度通过两人交握的手传递了过来,魏淑芬感觉自己冻成冰块的手都变得暖和了起来。

  苏海晏握着魏淑芬的手上下摇了两下,然后便放开了他,紧接着苏海晏极为自然地将魏淑芬刚刚放在地上的那些包裹全都拿了起来。

  魏淑芬见状,赶忙说道:“苏同志,我自己可以拎的……”

  然而苏海晏却说道:“我帮你吧,东西挺多,也挺重的,你一个小姑娘,这么累不好。”

  魏淑芬笑了笑,语气轻快地说道:“没事儿的,我力气很大,别说只有这么一点东西了,就算再多三倍,我也可以拎得动。”

  她真不觉得这有什么,反正她的力气大,这些东西对于她来说不过是毛毛雨罢了,所以哪怕他们带的行李大部分都在她的身上,她还帮着苏清河拎了箱子,魏淑芬都不觉得这有什么。

  能者多劳嘛。

  然而苏海晏却极为认真地说道:“就算你力气大,你也是个小姑娘,我们不能理所当然让你去负担大部分的东西,毕竟你也会累的。”

  说完这番话之后,苏海晏便拎着那大包小包的东西大步朝着越野车的方向走了过去。

  而魏淑芬看到这一幕后,心里面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似的。

  拥有了这样大的力气之后,魏淑芬已经习惯了自己抗一切,她也习惯了自己是那个冲在最前面的人。

  毕竟她的力气很大不是吗?毕竟这些对于别人来说非常重的东西,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她轻飘飘地就能拎起来。

  就连口口声声说喜欢她的刘满生,把她当做小妹妹一样照顾的王成飞,其实都觉得她很厉害,很强大。

  他们信任她的能力,觉得她可以做得好。

  可是苏海晏是第一个真心觉得她也是需要被照顾的小姑娘,哪怕她再三拒绝,表示自己可以,苏海晏还是将她手里的东西接了过去,然后拎着那些东西离开了。

  在这一瞬间,魏淑芬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一种极为陌生的情绪涌了上来,她垂下了眼眸,背着背上的大包走了过去。

  “苏同志,谢谢你。”

  苏海晏侧头看了魏淑芬一眼,只是微微颔首,却并未开口说些什么。

  落在最后的刘满生茫然地看着这一幕,在这一瞬间,他感觉有什么东西已经离他远去了,直到这一刻,刘满生仍旧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在他的认知里面,魏淑芬虽然年纪小,但是她确确实实很厉害,她可以一个人进深山老林里采药,可以单枪匹马把人从深山老林里救回来,她一个人还能对付三个意图不轨的壮汉,还能把火车上的人贩子团伙一网打尽。

  她看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普普通的小姑娘,为什么苏海晏还把魏淑芬当成一个需要人保护的小姑娘呢?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拎着的两个包裹,想到魏淑芬身上那大包小包的东西,隐隐约约的,他好像察觉到了些许问题。

  不过还没等他细想下去,已经将行李都放进后备箱的魏淑芬发现刘满生还没有跟上来,她回头朝着刘满生看了过去,见他正站在原地发呆,魏淑芬用力地朝着刘满生挥了挥手:“六哥,快点过来。”

  “来了。”

  刘满生应了一声,快步走拉过去。

  他们带的行李不少,将后备箱给塞得满满的,将东西都装好之后,一行人上了车。

  开车的人是苏海晏,副驾驶位置上的人是刘满生,苏清河与魏淑芬两个坐在后排座位上。

  苏清河还是很黏着魏淑芬,一直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她指着外面的景色,告诉魏淑芬这些地方分别是哪儿,哪儿块地方比较好玩,哪里又没有意思。

  上辈子的时候魏淑芬来过很多次京城,不过八十年代的京城,魏淑芬也只是在老照片上看到过,身临其境和看照片完全是两码事儿,现在的京城远远没有后来的繁华,不过比起石河县的县城还是好上无数倍。

  想到短短几十年的时间,现在这个老旧的城市便一跃成为国际性的大都市,魏淑芬心中不由得生出了许多感慨来。

  她的运气还是挺不错的,能来到现在这个百废待兴的时代,现在这个时代遍地都是机遇,处在风口上,是猪都能飞起来。

  魏淑芬觉得,她不是猪,而是雄鹰,她一定可以乘风翱翔于天际。

  苏清河偷偷地看着魏淑芬,总觉得现在的魏淑芬好像莫名变得亢奋起来,似乎浑身都燃烧起了斗志来,总觉得下一秒钟她就要推开车门出去撒欢儿地跑一圈儿了。

  这么想着,她急急忙忙地拉住了魏淑芬的胳膊:“淑芬啊,京城是个好地方,等明天我带着你到处去逛一逛,你肯定会喜欢这里的,咱们不着急。”

  魏淑芬:“……”

  车子行驶了大概三十分钟后,便到了地方,苏海晏按响了喇叭,四合院的大门很快打开了,苏海晏将车子开了进去。

  车子停好之后,一行人很快就从车上下来了,只见一个面容普通的中年妇人快步走了过来:“少爷,你回来了,小姐她接回来了吗?”

  此时苏清河正好从车上下来,看到那中年妇人之后,苏清河的面上绽放出大大的笑容来,她三步并做两步地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那个中年妇人。

  “王婶,我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被苏清河称作王婶的中年妇人抱住了苏清河,眼泪扑簌簌地就掉了下来。

  “清河小姐,我好想你,小姐受苦了,你都瘦了好多,你现在回来了,婶子一定给你好好补一补,绝对把你给补得白白胖胖的。”

  王婶儿和苏清河两人相互哄着对方,二人总算把眼泪给停了下来,而此时的苏海晏才把魏淑芬和刘满生两人介绍给了王婶儿,说他们两个是苏清河的救命恩人,让王婶儿好好招待。

  王婶儿的名字叫做王萍,她今年四十五岁,早年间她是苏家兄妹母亲的陪嫁丫鬟,后来嫁出去了,就跟着自家男人离了京城。

  不过她的命不太好,年纪轻轻就没了丈夫,她也没有孩子,一直孤身一人,后来苏家出了事情,王萍得了消息,不顾危险跑到两个孩子跟前照顾他们,之前那些年,家里的日子不大好过,一直都是王萍想着法子照顾着两个孩子,也就是后来苏家平反了,把之前他们的房子归还给了他们,这才搬回来住的。

  苏家兄妹得了王萍照顾,一直都把她当成真正的长辈一样对待,不过王萍始终惦念着自家小姐的恩情,她还是老一派的想法,两个孩子待她好,她更是全心全意对待他们。

  知道是魏淑芬救了苏清河之后,王萍差点给她跪下去,还是魏淑芬抓着她的胳膊硬把她给提了起来,她才没跪下去的。

  “王婶儿,你太客气了,不过举手之劳,你不用这样的。”

  感谢的话他们已经说了太多的,魏淑芬真觉得没有必要,在这样下去,她倒是要觉得不好意思了。

  王萍是个笨嘴拙舌的,她也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感谢,只能将魏淑芬给照顾得周周到到的,以此来表达她的感激之情。

  原本王萍就足够周到了,偏偏还有个苏清河在一旁添油加醋,在王萍跟前说魏淑芬是如何大发神威,她又是如何如何因为魏淑芬的缘故才能平安回来,这一连串的话说出来,王萍就更加尽心了。

  魏淑芬:“……”

  好在苏家的房子都挺干净的,可能平日里就经常会有人过来,屋子不怎么需要收拾就成,把被褥铺好了,炕烧热了,魏淑芬表示自己有些困了,想要睡觉,苏清河就带着王萍离开了。

  不过临走之前,王萍还左三遍右三遍地交代,让魏淑芬有啥事儿就来找她,她住在东边第三间屋子里面。

  魏淑芬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等到他们两个人离开了之后,魏淑芬揉了揉自己笑僵了的脸,感觉对着别人笑都成了体力活儿了。

  虽然是卧铺车厢,但是火车上和正经的家还是不一样的,魏淑芬脱了衣服躺在炕上,裹着厚厚的被子在床上打了个滚,将自己裹成了蚕蛹样,如此方才舒舒服服地闭上了眼睛。

  对面屋子里的刘满生也已经睡下了,两间屋子的灯光都黯淡了下来,但是主屋的灯却还没有熄灭。

  屋子里面烧着炉子,温度还是挺高的,苏海晏脱去黑色的大衣,露出里面的衣服,他里里外外都是同色系,合体的黑色毛衣隐约勾勒出了他的肌肉曲线,黑色长裤包裹着两条结实有力的长腿,他皱着眉头看向坐在那里的苏清河,声音比之前又冷了几分。

  “你知道错了吗?”

  之前对她还温温柔柔的哥哥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苏清河知道是自己做错了事情,低着头不敢狡辩。

  “哥,我知道自己错了,你就原谅我吧……”、

  王萍也在一旁帮腔:“少爷,小姐她知道错了,你原谅她好不好?小姐她也是被吓到了,现在就让她好好休息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好不好?”

  苏海晏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坐在那里的苏清河,等待着她的回答。

  苏清河没抬头就察觉到了自己哥哥的目光,她知道自己这次是糊弄不过去了,于是便认命地给苏海晏道歉。

  “哥,对不起,我真的知道错了,下次我绝对不敢这么做了!”

  “你错在哪儿了?说。”

  苏清河最怕的就是苏海晏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明明两人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孪生兄妹,苏海晏也就比自己只大了两个小时罢了,可是苏清河在苏海晏的面前就跟小老鼠似的,压根儿就不敢折腾。

  平常苏海晏还是很宠自己的,但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她不惹事儿的情况下,一旦她做错了事情,苏海晏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当然,苏海晏不会打骂苏清河,但他用那双仿佛洞悉一切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苏清河就怂得要命。

  “哥,我错了,我不该烂好心,不该跟人换了卧铺票,我不该在车上还那么热情,谁都能聊上两句……”

  每次犯了错,苏清河都得要把自己错在哪儿了仔仔细细全都说出来,只要有一点没有说到,苏海晏就会闷不吭声地看着她,苏清河的心里面七上八下的,绞尽脑汁地把自己所有的错全都说了出来。

  她觉得自己已经把自己犯的错全都说了,可是苏海晏却好像还没有满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