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87章 第 87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哥……该说的我都说了,我真不知道我还有哪儿错了,你能跟我说一下吗?”

  苏清河抬起眼眸看向了苏海晏,怯怯地开口问了一句。

  她是真不知道自己还有哪儿错了,所有做错的地方她全都说了出来,可是苏海晏的表情告诉她,她还是有没有说的地方。

  王萍有些不落忍,忍不住开口帮腔道:“少爷,小姐她真的知错了,要不然这次就算了……”

  苏海晏看向了王萍,语气倒是比对着苏清河的时候温和了许多:“王婶儿,清河这次犯了大错,若不让她长记性,下次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可怎么办?她今年已经一十四岁了,不是十四岁,她该懂事儿了。”

  王萍叹了一口气,朝着苏清河投过去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便再没有说话了。

  不过待在这里看苏清河受罚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王萍便起身离开了房间,准备到厨房里面煮一碗甜汤给苏清河喝。

  王萍离开了之后,屋子里就只剩下了苏海晏和苏清河这对兄妹,看着自家哥哥那双漂亮的桃花眼,苏清河瘪了瘪嘴巴,闷闷地说道:“哥,你能不能给我提个醒?给个提示看看?我自己是真想不出来?”

  她从杭市出发,火车到京城需要四天时间,前两天都没出事儿,就是后来换到了硬座车厢才惹了事情。

  苏清河也清楚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如果再有一次,就算抱着孩子的人在自己跟前哭断肠了,她都不可能把自己的铺位让出去。

  “哥,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给你认错,看在我也受了惊吓的份上,你别跟我计较了行不行?”

  苏海晏没有出声,只是目光沉沉地看着苏清河,她在苏海晏的目光注视下,脑细胞飞快运转了起来,突然,她像是福至心灵一般,飞快地把刚刚冒出来的想法说出来了。

  “哥,我不该去找淑芬他们的……”

  苏清河突然就想起来了,她那会儿只顾着自己害怕,只想着待在魏淑芬的身边,觉得有她在自己才能安全——因为那个叫杨威的乘警告诉苏清河,说魏淑芬一个人把剩下的人贩子们也都抓住了。

  杨威说,魏淑芬是个很厉害的小姑娘,她厉害的都不像是个小姑娘了。

  “那个女同志年纪虽然不大,但是胆子很大,而且心思细腻,有勇有谋,她很厉害。”

  苏清河就把这事儿给记在心上了,然后就去找了魏淑芬。

  当然,那会儿的苏清河是真的害怕,一方面她是因为魏淑芬救了她,所以对那个小姑娘有一种本能的依赖感,另一方面就是因为乘警都说了魏淑芬很厉害,她如果待在魏淑芬的身边,那肯定就会被保护的好好的。

  有那么厉害的一个小姑娘在身边,她肯定不会有事儿的。

  事实证明,接下来的路程确实很安稳,她一路顺顺利利地来到了京城,见到了自己的哥哥,回到了他们的家。

  可是现在,在苏海晏的逼迫下,苏清河终于将自己下意识忽略掉的错处找了出来,苏清河的头低了下去,不敢面对自己的哥哥。

  “哥,我晓得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苏海晏静静地看着苏清河,看得她忐忑不安,浑身都不自在了,苏海晏这才开口说道:“你回去写两万字的检讨给我,明天我跟一起过去,你好好地向魏同志道歉。”

  两万字的检讨对于苏清河来说实在是太难了,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写检讨了,何况苏海晏的要求很高,要写出符合他要求的两万字,没有五六个小时是不成的,今晚上她甭想睡了。

  至于去找魏淑芬道歉,苏清河没什么意见,认识到了自己才错误之后,苏清河觉得自己是应该跟魏淑芬说句对不起的。

  “清清,魏同志也不过是个才十七岁的小姑娘罢了,你遇到人贩子,险些被人家拐走了,你会感觉到恐惧和害怕,那她呢?她比你小了七岁,她难道就不会害怕了吗?”

  “不要说你觉得她厉害,她就不会害怕了,她就算再厉害,也只是个小姑娘而已,你凭什么就觉得那么厉害的她就不会害怕了?”

  苏海晏的这番话深深地刻在了苏清河的心里面,自家哥哥毫不留情的一番话,让她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是啊,就跟哥哥说的那样,因为魏淑芬很厉害,所以她下意识地就忽略了魏淑芬遭遇的事情,她一个人面对一个人贩子集团,人家有心算计于她,但凡行差踏错一步,魏淑芬就会跌落万劫不复的深渊之中。

  只是因为最终的结果是好的,魏淑芬好端端地站在那里,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所以她就本能地以为魏淑芬没有事儿,忽略了她所遭遇的那些危险。

  她只顾着自己害怕,却把魏淑芬都给忘记了。

  “我知道了哥,明天我会好好跟她道歉的。”

  说完这番话后,苏清河站起身来,垂头丧气地回了自己的房间,而苏海晏却并没有回房,等到王萍做好甜汤端上来的时候,苏海晏问王萍还有没有多余的甜汤。

  王萍回答道:“少爷,我煮了很多,锅里面还有,你要喝吗?”

  苏海晏摇了摇头,不过他还是站了起来,大步走了出去。

  王萍看到苏海晏的所作所为,也没有多想什么,端着甜汤送去给了苏清河,她今天晚上没回自己的房间,而是陪着苏清河住了一晚上,她熬了一夜,王萍也跟着一起熬了一晚上。

  却说苏海晏进了厨房后,从橱柜里拿出一个漂亮的白瓷碗来,盛了一碗甜汤出来,然后他端着这一碗甜汤来到了魏淑芬的门前。

  此时的魏淑芬正裹在被子里发呆,她的精力还是挺旺盛的,虽然在炕上躺着,却并没有什么睡意。

  听到敲门声后,魏淑芬匆匆披上衣服,走过去将门给打开了。

  当看到门外站着的苏海晏时,魏淑芬愣住了,讷讷地说道:“苏同志,你怎么过来了?”

  苏海晏的目光落在了魏淑芬的身上,她大概是刚刚从被子里出来,小脸被熏得红扑扑的,而她的头发因为在炕上滚了几圈的缘故,短短的头发有些凌乱,有好几挫头发都不走寻常路地立了起来,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有些呆呆的。

  “王婶儿做了甜汤,她的手艺很好,我估摸着你应该还没睡,特意给你送过来一碗,你尝一尝。”

  说着,苏海晏又补充了一句:“小姑娘应该都喜欢喝甜汤,我觉得你应该也会喜欢的。”

  魏淑芬微微一愣,目光落在了面前在这一碗甜汤上。

  现在不像是她生活的那个时代,即便是在冬天,水果也是不缺的,这一碗甜汤很普通,用的是米酒和小元宵做的,里面似乎还放了银耳和红枣,甜甜的味道扑面而来,魏淑芬感觉自己胃里面的馋虫都被勾出来了。

  “苏同志,谢谢你。”

  魏淑芬伸出手去,笑着接过了这一碗甜汤——不对,这里应该更正一下,那不是一碗甜汤,而是一盆甜汤,他盛甜汤的器具并不是常规吃饭用的碗,而是盛汤的小盆,这一盆的甜汤,抵得上三四碗的量。

  “苏同志,你要不要进来坐一坐?”

  魏淑芬笑眯眯地发出了邀请,然而苏海晏却摇了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不用了,吃完之后你就将碗放在桌子上,等明天拿出去一起洗,京城的冬天比较冷,院子里会结冰,你小心一些。”

  魏淑芬点了点头,笑着接受了他的好意。

  苏海晏并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交代了魏淑芬几句后,转身便离开了。

  魏淑芬关上了房门,端着这一盆的甜汤坐在了桌子边儿上,看着这满满一盆的甜汤,魏淑芬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笑容来。

  他是个聪明人,或许是从苏清河那里知道她是个力气很大的姑娘,从而反向推测出了她的胃口也很大,但又为了照顾她的感受,特意指盆为碗,说这是一‘碗’甜汤。

  魏淑芬扬起的嘴角怎么都落不下去,大约是从小到大接收过的善意太少了,现在冷不丁地被人如此小心对待,方方面面照顾着她的心情,这种从未有过的新奇体验,让魏淑芬的心熔化了一个小口子。

  难怪人家常说,从未感受过温暖的人,很容易会被小恩小惠所捕获,进而陷入别人精心编制的陷阱之中。

  过去的魏淑芬还对这番话嗤之以鼻,但是现在经过这一遭,魏淑芬突然就明白了,这话说的还真谁贼拉有道理。

  当所有人都把她当成无坚不摧的存在,因为她的强大而理所当然觉得她不需要被温柔对待的时候,突如其来,不带目的的温柔真的很能打动人心。

  至少魏淑芬就被打动了,当然,这无关爱情,只是让她觉得苏海晏真的是个很不错的男同志,若是谁以后做了他媳妇儿,那肯定很享福。

  脑子里胡思乱想转着各种各样的念头,手上则拿着勺子,一口一口地将所有的甜汤全都吃了个干净,魏淑芬果然没有将盆和勺子送出去,吃饱喝足之后,她又滚上了炕。

  不知道是不是那盆甜汤起到了效果,她现在感觉自己从里到外整个人都暖融融的,浓浓的困倦之意席卷而来,魏淑芬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没一会儿的功夫她就陷入了梦乡之中。

  这具身体的生物钟还是挺强大的,大概早上七点钟的时候,魏淑芬就醒了过来,炕只剩下了点点余温,不过因为下面的褥子足够厚,上面的被子也是厚墩墩的,魏淑芬睡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捂了一晚上,被子里的热气还没有散干净,魏淑芬哪里愿意从里头出来。

  不过她不起来,也没有什么睡意,就这么什么都不想地躺在炕上,也是觉得十分惬意的。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院子里热闹了起来,魏淑芬听到了其他人起床说话的声音,她也不好继续赖在炕上,便匆匆地穿衣服起床。

  京城的冬天比石河县还要冷一些,好在这屋子的保温效果不错,炉子焐着一晚上也没凉了,上面坐着的水正温温热热,正好用来洗漱。

  王萍是个善解人意的,屋子里的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的,毛巾架脸盆牙膏牙刷全都是新的,另外还放着一个带着盖子的木桶,里面放着干净的冷水,正好方便他们洗漱。

  魏淑芬洗漱好走了出来,正好碰见了从上房里走出来的苏海晏,今天他还穿着昨晚上见面时候的那件黑色的长风衣,比起昨晚上那种朦胧的冷峻感,今天再看的时候,又多了一些清清冷冷的俊朗感觉。

  反正不管怎么形容,帅气两个字是跑不掉的。

  魏淑芬心中不免有些感慨,有些人生下来就是老天的宠儿,长得好,脑子还聪明,从他能开越野车来看,家庭条件也挺不错的,除此之外,这套四合院也是身家地位的证明,拥有这么一套房子,只要他不败家,等未来的时候,直接就能变成亿万富翁。

  魏淑芬有的没的想着这些东西,面上却朝着他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来。

  “苏同志,早上好。”

  苏海晏转头看向了魏淑芬。

  和昨天晚上见到她时候的不同,现在的魏淑芬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小脸也褪去了昨天晚上被熏出来的红晕,虽然皮肤不白,但是瞧着气色还是挺好的。

  “早上好,小魏同志,你昨天晚上睡得如何?”

  魏淑芬笑了笑,露出了几颗大白牙来:“我睡得很好,谢谢关心。”

  两人简单寒暄了两句,苏海晏说有事情要跟魏淑芬说,请她到自己的书房来。

  魏淑芬不疑有他,跟着苏海晏进了他的书房之中。

  还没等魏淑芬震惊于苏海晏书房里那海量的藏书时,她就看到了苏清河仿佛一个受了气的小媳妇儿似的,蔫不拉哒地站在那里。

  苏海晏走了过去,拍了拍苏清河的肩膀,淡淡地开口说道:“人我带来了,该你说话了。”

  就在魏淑芬感觉到丈一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时候,苏清河突然上前一步来,她鼓起勇气,对着魏淑芬大声地念起了自己构思了一晚上的检讨来。

  魏淑芬:“……”

  苏清河说了不少的话,概括来说,就是她昨天去找魏淑芬的时候存心不良,只想着自己到魏淑芬的跟前就不害怕了,没有顾忌到魏淑芬的想法,她很抱歉,希望魏淑芬可以原谅她。

  “淑芬,真的对不起,我哥说的对,我不能那么自私,我只看到了我自己的难处,却没有看到你的,真的对不起……”:,,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