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90章 第 90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表哥,我不想去,你别让我跟着你一起去好不好?”

  一个穿着红色面包服的年轻姑娘耍赖似的蹲在地上不起来,她那头漂亮的黑色头发扎成了两个高高的马尾辫,随着她的动作,两条马尾辫一跳一跳的,让她多了几分可爱来。

  侯明宇手里面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却害得要哄这个小祖宗,他这心情可想而知。

  要说侯明宇也是倒霉催的,昨天他才刚刚从河西省回来,把楚昭南送回去之后,他准备到自己的房子里打扫一下,结果等回去的时候,却被家里人抓了个正着。

  侯明宇大过年地突然跑了,家里的事情一点不干,虽然侯家人疼他,但是最基本的规矩还是要讲的,他就被罚带着自己的小表妹去给人拜年。

  今年是个大寒年,新疆那边儿温度低的要命,最低气温都到了零下三十度,小姑姑他们一家还有工作要忙,毕竟每个大寒年都会带来寒灾,小姑父他们得在兵团那边儿坐镇才成。

  不过小表妹现在还在上学,便被小姑父派人送到了京城来。

  虽然京城也很冷,可是比起新疆那边儿可是好多了。

  小姑姑的女儿叫做魏天星,她长得娇憨可爱,又因为是最小的孩子,很得姑姑姑父的疼爱,而她嘴巴又甜,很会哄人,侯家人也都很喜欢她。

  被宠着长大的小姑娘总是会带着些娇蛮之气的,魏天星也不例外,她倒不是那种刁蛮任性的小姑娘,只是性子有些娇气而已。

  这次过来送礼,魏天星也一起过来了,这边儿的胡同汽车没有办法进来,小姑娘走了一段时间之后,感觉累得要命,便开始摆烂不愿意起来了。

  侯明宇坐了那么长时间的火车,本来就没有休息好,今天一大早就被打发出来送礼了,他心里头也带着点火气儿出来。

  “星星,你听话好不好?等咱们办完事儿了,我带你去玩儿好不好?”

  魏天星瘪了瘪嘴巴,仍旧不愿意起来。

  “我累了,小表哥,你自己一个人过去吧,反正东西到了就成,我人到不到的无所谓。”

  过年走亲戚从派出的人来看,也能瞧出对方是不是知底儿亲戚,这一回要去的人家只派了他们两个无关重要的小辈过来,显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亲戚,要不然的话,来的人至少是侯明峰或者侯明丽了。

  他们两个在侯家和魏家就算是充数的,代表着他们是这两家的人,除此之外,就再没有了多余的意义。

  魏天星累得厉害,怎么都不愿意走,这胡同里面四通八达,路径难走,谁也不知道还得要走多长时间,她穿着牛皮靴的脚感觉都磨破了,魏天星再不愿意去了。

  “星星,你听话……”

  然而侯明宇说的话对于魏天星来说就是放屁而已,只要她决定下来的事情,别人再说什么都没有用。

  侯明宇没有办法,这个小祖宗性子还是有些娇蛮的,虽然不至于到了蛮不讲理的地步,但是她不乐意干的事儿,谁都勉强不来。

  “那成吧,前面有个小茶馆,我送你过去,你在那边儿喝喝茶,等着我出来,咱们再一起走。”

  知道哄不住这个小祖宗,侯明宇也没有办法,只能把魏天星给妥善安置起来,倒不是他想要这么贴心,而是不贴心不成,他要是没照顾好魏天星,让她病了或者受委屈了,回去之后铁定会吃他爸妈的挂落。

  为了自己的日子好过些,侯明宇只得费心费力伺候这个小祖宗。

  好在魏天星也是个知道见好就收的,听到侯明宇的话之后,她没有再闹出别的什么幺蛾子来,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

  从这儿到茶馆的距离可不算太远,转过两道弯就到了地方。

  不过这个点茶馆里的人可一点都不少,隔着老远就听到那边儿闹闹哄哄的了,这些人一个赛一个的撒嗓门,把邻里之间的琐事儿嚷嚷的人尽皆知。

  魏天星不满地嘟起嘴来,显然很嫌弃这个地方。

  “这也配称作是茶馆?太吵了。”

  她去的茶馆环境清幽,不管是装潢设计,还是进入其中的人,各个都是体面人,大家伙儿说话的时候也会刻意放低声音,生怕惊扰了旁人,哪里像是这些人一样,吵吵嚷嚷的,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菜市场呢。

  眼见着魏天星不乐意进去,侯明宇也拿这个小祖宗没办法,他好声好气地哄了魏天星半天,并且承诺之后会带她去稻香村买京八件,她想吃多少吃多少,实在不成,就带她去吃漠河餐厅吃正宗的苏餐。

  承诺做了一大堆,总算是哄住了这个小祖宗。

  魏天星面上还是带着浓浓的嫌弃之色,不过却还是耐着性子说道:“那成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在这里等你,不过你要快点出来,要不然的话,我可要跟舅舅说你欺负了。”

  侯明宇抬起手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他连连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魏天星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走进了这家茶馆之中。

  侯明宇安置好了她之后,这才匆匆离开了,现在的侯明宇没有其他的什么想法,只想抓紧把年给拜了,然后带着魏天星这个小祖宗离开,他是真怕了魏天星了,要是再有下次,就算打断他的腿,他都不要带着魏天星出来了。

  “星星,你乖乖听话,我马上就出来了,千万不要乱跑,也不要得罪人,知道不?这里道路复杂,人也……你小心一点……”

  侯明宇生怕这个小祖宗惹事儿,压低了声音交代了她一番,然而魏天星却觉得侯明宇吵闹得很,她不耐烦地朝着侯明宇挥了挥手,仿佛是赶苍蝇似的说道:“行了行了,你说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小表哥,你好歹也是个大老爷们儿吧?怎么办事儿婆婆妈妈的?”

  侯明宇:“……”

  他好心好意,结果还被魏天星给嫌弃了,侯明宇顿时感觉自己的胸口中了一剑,他这么婆妈都是为了谁?还不是因为魏天星这个小没良心的太会惹事儿了?

  气急之下,侯明宇一甩胳膊离开了这里。

  不过离开之前,侯明宇眼角余光好像扫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当他下意识看过去的时候,却没有瞧见那人。

  应该是他眼花了吧。

  侯明宇这么想着,拎着东西急匆匆地离开了小茶馆。

  当然,侯明宇自然是没有眼花的,魏淑芬也看到了侯明宇,但是她却并没有去跟侯明宇打招呼的意思。

  出了楚昭南的事情之后,两人的关系算是比较尴尬了,虽然魏淑芬不至于迁怒,但是也没有和侯明宇见面的必要。

  有楚昭南夹在其中,两人的关系也和谐不了。

  茶馆里人声鼎沸,对于魏天星来说,这里太过吵闹了,而且就算茶馆里最贵的茶叶,也是一堆的茶叶沫子,这东西就算是放在他们家里招待人都是不够格的。

  魏天星自然不会喝这些东西,她非但不喝,还因为心情不爽的缘故,将所有的不满全都大喇喇地摆在脸上。

  这种小茶馆里来的本来就是普通人,大家原本热热闹闹的,气氛无比和谐,魏天星的存在变得十分碍眼,让原本和谐的气氛变得不和谐了起来。

  不少人都注意到了坐在角落里的魏天星,有几个穿的流里流气的人看到魏天星身上穿着的面包服,还有脚上那双漂亮的黑色牛皮鞋子,眼中闪过了一抹贪婪之色来。

  这样的一个小姑娘,瞧着就不是普通人家出来的,一个人待在这个小茶馆里头,岂不是在惹着人找她的麻烦?

  要是不做些什么,岂不是对不起她的这一番作态?

  那几个人将胸口棉衣的扣子解开,他们敞着怀,露出了里面五颜六色的毛线衣来,他们不动声色地走了过来,将魏天星围在其中。

  “这位同志,是不是觉得这小茶馆不好呀?这里的一切都不符合你的胃口,我说的对不对?”

  “小丫头,我可知道个好玩儿的地方,你要是乐意的话,我带你去如何?”

  “你穿的这么漂亮,在这里玩儿是可惜了,我知道一个舞厅,你保准喜欢。”

  魏天星长到这么大,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这几个人长得歪瓜裂枣,一副流里流气的模样,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人,魏天星哪里愿意搭理他们?

  她扬起了头,光洁的下巴都透着浓浓的傲慢和鄙视:“你们是谁啊?也配跟我玩儿?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

  魏天星一开口,就把这些人都给骂了,此言一出,那几个人的脸色瞬间变了,为首之人抬起手来就朝着魏天星的脸上扇了过去。

  谁也没有料到他说动手就动手,魏天星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别给脸不要脸,你一个贱蹄子,算什么玩意儿,敢在我面前嘚瑟?我不打的你满地找牙,我就不姓王!”

  这样的小混混压根儿就没有什么不打女人的规矩,别人只要拂了他的面子,就算是女人他都照样动手。

  魏天星直接被这一巴掌扇得转过头去,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提醒着她发生了些什么,魏天星的脑子嗡嗡作响,她从小到大就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就算是她爸妈都没有舍得动过她一根手指头,这些人算什么玩意儿,怎么敢对她动手?

  气急之下的魏天星直接掀了桌子,她尖声叫了起来,状若疯癫地朝着刚刚打了自己的人扇了过去。

  那人显然也没有料到魏天星会突然掀了桌子,一时不察,被魏天星劈头盖脸扇了好几下。

  魏天星边扇边骂,整个人瞧着就跟个疯婆子似的。

  那个姓王的一流子挨了几下之后,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毫不犹豫地举起拳头,朝着魏天星的太阳穴狠狠地砸了过去。

  这边儿闹的动静早就引起了茶馆里其他人的注意了,当看到这一幕后,众人齐齐惊叫了一声,姓王的这一下可是没有丝毫留手,要是真砸中了魏天星的太阳穴,她怕是当场就要没了性命。

  而那姓王的眼中流露出浓浓的狠辣之色来,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怒气上头了只管打人,其他的都不重要,至于后果什么的他压根儿不考虑,只管自己痛快了再说。

  眼瞅着他的拳头就要落到了魏天星的太阳穴上,斜刺里突然冒出一个人来,那人抓住了他的拳头人,让他再也没有办法前进分毫,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人又抬起脚来,狠狠地朝着他的肚子踹了过去。

  男人直接被踹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其他几个跟着他一起过来找事儿的,也被突然出来的人给收拾了。

  魏天星立马冲了上去,朝着那个姓王的身上就踢了过去。

  “我叫你打我,叫你打我,什么东西,真当我是好欺负的?”

  姓王的挨了那一拳头,几乎要了他一条命,他整个人痛得蜷缩成了虾仁状,哪里能抵抗得了魏天星?

  地上的几个人被魏天星踢得哭爹喊娘,却没有一个能爬起来的。

  她脚上穿着小牛皮的靴子,靴头那边儿做得很硬,这几脚下去,那几个人非得要重伤了不可。

  踢了他们好几脚之后,魏天星终于解气了,此时她才想起了自己刚刚是被人给救了的,魏天星连忙转过头去,朝着帮忙的那人道谢。

  “这位同志,谢谢你啊……”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魏天星就卡壳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那张跟自己母亲长得极为相似的面孔,好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

  不是,这人谁啊,怎么跟她妈妈长得那么像?她可是看过妈妈年轻时候的照片,她这样子几乎是跟她妈妈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似的。

  一种浓烈的危机感从心中涌了出来,魏天星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不能跟她继续待下去,否则的话将要发生极为可怕的事情。

  “谢谢你,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丢下这番话后,魏天星就匆匆忙忙地逃离了这里,她那副样子,仿佛身后有恶鬼在追着她似的。

  看到这一幕之后,魏淑芬的眼睛眯了起来,脸上也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来。

  那个姑娘是跟侯明宇一起过来的,她看到自己又是那么一副表情,莫不是她就是侯明宇姑姑的那个小女儿?

  魏淑芬摇了摇头,没有多想什么。

  刚刚闹了这么一出,茶馆的老板也出来了,刚刚桌子被魏天星给掀翻了,上面的茶壶茶碗摔得满地都是,也亏得桌子足够结实,被掀翻在地后也没弄坏了。

  茶壶茶碗不值钱,老板没有多说什么,找了人去报了警,公安局的人很快就过来了,将地上的这个四个人都给弄去了。

  不过可惜的是魏天星这个苦主跑了,就算有这么多的目击证人在,这些人也关不了多长时间,就又能被放出来了。

  但是老板既然赶在这里开茶馆,那就不是个怕事儿的,不过几个混混瘪三而已,他还不放在眼中。

  “这位同志,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这样吧,今天你喝的这顿茶我包了,另外再送你一叠桂花糕,就算是给你压压惊的,你瞧如何?”

  刚刚魏淑芬一个人打翻了四个混混瘪三,说她受惊,旁人压根儿也不相信,不过既然老板愿意安抚她,旁人自然也不会说些什么的。

  白给的东西,不要白不要,魏淑芬坦然接受了,然后又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继续看热闹。

  说书先生继续刚刚的故事,客人们又开始说起了家长里短来,茶馆重新变得热闹了起来,仿佛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觉似的。

  而此时的魏天星已经急匆匆地跑出了小巷子,回到了车子跟前,他们过来的时候是开车来的,不过因为巷子太窄了,车子开不进去,他们才舍了车子步行的。

  魏天星拿出车钥匙,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她脑子里浮现出魏淑芬那张与自己妈妈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脸,心中的恐惧之意不断翻腾着。

  不行,她不能继续在这里待下去了,她要离开这里,她必须要离开这里……

  魏天星深吸了几口气,终于冷静了下来,紧接着她启动了车子,飞快地离开了这里。

  她要离开这里,越远越好,最好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侯明宇是和刘满生一起离开刘庆刚家的,两人之间的气氛略显尴尬,他们干巴巴地聊了两句后,便又沉默了下来,他们就这么一路无言地一起往前走。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