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93章 第 93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魏天星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姑娘,侯明峰相信,她应该不是什么内奸之类的,毕竟她没有那个脑子,小姑父和小姑姑不是那种好糊弄的人,如果魏天星有问题,他们一定可以发现的。

  而魏天星经常到侯家来住,每年冬天差不多都会过来,但凡她有问题,或者做了什么不妥当的事情,侯家除了侯明宇那个笨蛋,其他人不会察觉不到的。

  但是魏天星也只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罢了,她经历的事情太少了,所以陡然间见到了和侯佳韵一模一样的魏淑芬之后,她就被吓到了。

  “如果魏天星真的有心机手段,发现了魏淑芬之后,她肯定不会表现出这么明显的破绽来的。”

  侯明峰对魏天星的称呼已经发生了改变,由原本亲昵的星星,变成了魏天星,甭看只是三个字的变化,但光这一变化,就足够说明问题了。

  侯墨覃没有说话,只是他的脸色却很是难看,他盯着照片上的年轻姑娘,手指头在桌子上轻轻敲击了起来。

  看到他这个样子,侯明峰便没有再说些什么了,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等待着侯墨覃做出最后的决断来。

  毕竟事关重大,侯明峰一个人也没有法子做决定。

  许久之后,侯墨覃长舒了一口气,面上浮现出一抹坚韧之色来,很显然,此时的他已经做出了决定来。

  “爸,我们是先私下里调查这件事情,等有眉目了,再通知姑姑他们,还是……”

  侯墨覃当机立断,开口说道:“齐头并进,明峰,你去查关于这个小姑娘的事情,最迟明天早上,我要知道关于她的全部信息。”

  侯明峰闻言,立马答应了下来,他没有继续在这里耽搁,跟侯墨覃打了声招呼后,便快步离开了这里。

  等到侯明峰离开了之后,侯墨覃的目光落在了放在桌子上的电话上面,此时的他早已经没有了在侯明峰面前的镇定自若,反而多了几分慌张之色。

  因为侯墨覃很清楚,倘若这事儿闹出来,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来,如果真是有用心险恶之人调换了孩子,那么这场谋算便横跨了十七年,背后之人布下这个局,所图甚大。

  理智上来说,他们自然是要认回自己的血脉,但是感情上来说,一个养了十七年,放在手心里面千娇百宠了十七年的孩子,陡然知道她可能不是他们家的孩子,而是其他人恶意调换而来的,他这个当舅舅的尚且心痛难忍,自己的妹妹若是知道了自己疼爱有加的小闺女不是她的孩子,也不知道该有多痛苦。

  可是即便如此,侯墨覃都不可能隐瞒下这个真相来,父母诞下孩子,本来就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好年幼的孩子,并且将他教养成人,他们不能因为自己感情上无法接受,便将错就错,这对那个无辜被调换的孩子何其残忍?

  倘若是自己的妹妹,她肯定也会做出跟自己同样的选择来。

  侯墨覃的目光落在了照片上那孩子的穿着的裤子上,看着那补丁摞补丁的裤子,他的心里面难受得厉害。

  在这件事情之中,只有且唯一的无辜之人就只有魏淑芬了,就连魏天星,都不是那么无辜。

  别说她被换的时候是个孩子,她什么都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享受了一切的人是她,她是那个既得利益者,她享受了不应该她享受的所有一切,那个调换孩子的人,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她才铤而走险换了真正的魏天星。

  想到这里,侯墨覃坚定了心中的信念,他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情绪,拨打了妹妹家的电话。

  魏旭文和侯佳韵难得回了一趟家,这几天兵团这边儿忙得厉害,作为第三兵团的最高负责人,魏旭文忙得是脚不沾地,就连大年三十儿都没有能在家吃饭。

  而作为后勤部部长的侯佳韵也是异常繁忙,今年出现了寒灾,她作为后勤部的部长,得调动各项物资来救援灾民,最近这段时间,她几乎都是在后勤部的办公室睡的。

  好不容易得了空回来,侯佳韵裹着厚厚的毛毯坐在沙发上,连动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孩子们都不在,夫妻两个也经常不在家,小闺女魏天星又被送到了京城去过冬,因此侯佳韵干脆给在家里帮忙的刘嫂放了假,让她回去跟家里人好好过个年。

  不过没有刘嫂在,很多事情就得要夫妻二人亲力亲为了,好在有勤务兵在,两人需要做的事情也不多。

  魏旭文端着一杯红枣桂圆茶过来,将其递给了侯佳韵。

  “佳韵,辛苦你了。”

  魏旭文生得高大,他的身高足有一米九二,因为常年锻炼,即便他已经人到中年,但也没有发福啤酒肚之类的,看着还是个帅气英俊的中年大叔。

  侯佳韵今年刚刚四十出头,她的美并不是时下流行的那种富态美,反倒是带了几分英气,她身高一米七八,体态修长,身上没有一丝赘肉,穿上军装的时候一副飒爽英姿模样,当初魏旭文在军中的时候一眼就看上了她,他托了组织做媒,二人很快就结成了夫妻。

  在外的时候侯佳韵一副干练模样,不过回家之后,她倒是放松了下来,整个人懒洋洋的不愿意动弹。

  她微微欠了欠身体,接过了魏旭文递给她的被子,然后又缩回了沙发上不动弹了。

  瞧见她这个样子,魏旭文忍不住笑了起来:“佳韵,你这个样子,要是让你的手下们看到了,怕是要惊掉了下巴,没想到自家精明能干雷厉风行的部长在家会是这个样子。”

  侯佳韵掀起眼皮看了魏旭文一眼,懒洋洋地说道:“既然是在家里面,我也没有必要摆出那副样子来,难不成你喜欢我对着你精明强干?”

  魏旭文好笑地摇了摇头,抬手揉捏着侯佳韵不知道何时搭在他身上的小腿肚子。

  “等过段时间,天气回暖了,你也就能轻松下来了。”

  侯佳韵小口小口喝着甜滋滋的茶水,嘴里则说道:“哪里能轻松下来?冬天有冬天的事情,春天有春天的事情,一年四季,总也停不下来……”

  说着,侯佳韵的语气之中流露出了浓浓的疲倦之意来,魏旭文捏着侯佳韵小腿的手停顿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愧疚之色来。

  “佳韵,都是我不好,要不是因为我的话,你也不用受这样的苦。”

  当初侯佳韵是有机会留在京城的,毕竟那会儿魏老爷子还在,凭借着魏老爷子的面儿子,安排侯佳韵的工作还是不难的,但是侯佳韵却选择跟魏旭文来到兵团这边,一切都得要从头来过。

  新疆这边儿的环境自然是比不上京城的,哪怕他们的待遇已经算是不错了,可是跟京城相比较起来,还是差了很多。

  侯佳韵在这边儿吃了很多苦,魏旭文一直都觉得很对不起她。

  听到自家丈夫的话,侯佳韵白了他一眼,伸直了小腿踢了踢他的胸膛:“旭文,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当初是我自愿过来的,咱们是两口子,我要是留在京城,让你一个人过来,咱们相隔那么远,家怕是早就要散了。”

  她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虽然这边儿条件艰苦了一些,但是相比较京城而言,侯佳韵更喜欢这边儿的生活。

  两口子聊了一会儿天后,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魏旭文将侯佳韵的腿放了下来,自己起身去接电话。

  等到魏旭文离开之后,侯佳韵重新将脚缩回了厚厚的毯子里面,她小口小口喝着红枣桂圆茶,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来。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听到了书房里传来了魏旭文有些变了调的声音:“你说什么?”

  魏旭文的性子一直都很好,反观侯佳韵,她的脾气倒是要更加火爆一些,他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一派温和模样,仿佛所有的一切尽在掌握中,现在冷不丁发出这样的声音来,侯佳韵吓了一跳,她赶忙掀开毯子,快步朝着书房走了过去。

  到了书房之后,侯佳韵看到了脸色巨变的魏旭文,他朝着侯佳韵摆了摆手,让她不要说话,而他则和电话那头的人说着话。

  “有证据吗?你说的都是真的?好的,我知道了……”

  听到魏旭文的说话声,侯佳韵的心中突然生出了浓重的不安感来,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因为过于紧张的缘故,她的身体都紧绷到了极致。

  很快魏旭文就挂断了电话,但是他的脸色仍旧没有缓和过来,现在魏旭文的模样,比当初过来处理边民越境事件的时候还要更加难看。

  侯佳韵心中的不安感扩大到了极致,她抬步走了进来,颤声开口问道:“旭文,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魏旭文抬头看向了侯佳韵,当瞧见她脸上那仓皇不安的神情时,魏旭文的心口一阵剧痛,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他绝对不能乱,事情还没有解决,他们若是乱了,那可就全完了。

  “佳韵,你听我说……”

  魏旭文上前抱住了侯佳韵,然后将发生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她。

  侯佳韵愣在了那里,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好长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她一定是出现幻觉了吧?否则的话怎么会听到这么离谱的事情,魏旭文说的每一个字她都能懂,为什么组合到一起她就不懂了?

  什么叫小星星可能不是他们的孩子,什么叫他们的孩子可能被人换了?这怎么可能?

  “佳韵,佳韵你没事儿吧?”

  眼看着侯佳韵的脸色变得一片惨白,魏旭文急切地叫着她的名字,过了好半天后,侯佳韵的眼中终于恢复了光彩,她抬手抓住了魏旭文的胳膊,急切地说道:“旭文,我要去京城,你安排车送我去火车站,我要去京城,我必须去京城!”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她必须要亲眼过去看一看。

  魏旭文赶忙安抚侯佳韵的情绪,等到她稍稍冷静了一些后,魏旭文安排了勤务兵去订最早一班去京城的火车,从乌市出发的话,需要三天三夜才能到达京城,侯佳韵这个样子,魏旭文不放心,他得安排勤务兵跟着侯佳韵一起过去。

  “佳韵,你别害怕,没事儿的,有我在,事情的真相我一定可以调查出来的……”

  侯佳韵不是那种没有经历过事情的菟丝花,最初的震惊过后,侯佳韵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此时的她除了脸色苍白了一些之外,看起来倒是挺正常的——如果忽略她垂在身侧那隐隐颤抖的手的话。

  “旭文,我这边儿的工作可以交给林湘云来做,你那边儿如果能空的出来的话,最好派人去查一查,看看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十七年前的时候正是多事之秋,魏天星出生的时候,兵团这边出了些问题,魏旭文忙,侯佳韵也忙,她只做了五天月子,就不得不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之中去了。

  那会儿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他们没有办法继续用之前的保姆,只能花钱请了别人来帮忙照顾家里的三个孩子。

  那些人都是信得过的,按理来说,他们应该不会做出偷换孩子的事情的。

  而且若是有人真做了换孩子的事情,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没有露出破绽来?他们换孩子到底图的是什么?

  侯佳韵的脑子里面闪过了各种各样的念头来,这些想法逼得她整个人快要疯了,但越是这种时候,侯佳韵却越是冷静,她仔仔细细地将自己的想法和魏旭文分析了,然后拜托他去查当年的事情。

  “旭文,你一定要弄清楚真相,我去京城也会好好查一查的,倘若,倘若小星星真不是我们的孩子……”

  说到这里,侯佳韵闭上了眼睛,剩下的那些话再也说不下去了。

  魏旭文看着侯佳韵的模样,心里面难受得厉害,他一把抱住了侯佳韵,轻声说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肯定会好好处理的,你也不要太担心,雁过留声,水过留痕,只要做过的事情,肯定会留下踪迹,我一定会让真相大白的。”

  夫妻二人相互鼓励安慰了一番之后,便开始有条不紊地忙碌了起来。

  后半夜的时候,魏旭文将侯佳韵和负责照顾她的勤务兵送上了火车,等到回去了之后,他便开始安排自己的心腹悄然地追查起了孩子被换的事情来。

  白天跑了一天,魏淑芬累得厉害,晚上早早就睡下了,这一觉她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才起来。

  没有人打扰的睡眠是最舒服的,魏淑芬醒来之后,还赖在炕上,有些不愿意起来,还是听到屋外传来了压低的说话声,魏淑芬才懒洋洋地从炕上爬了起来。

  她穿好衣服,洗漱完毕,这才拉开门走了出去。

  苏清河正在院子里活动身体,看到魏淑芬出来了,苏清河的面上露出了大大的笑容来,她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抱住了魏淑芬。

  “小七,你怎么不穿我和王婶给你做的衣服?”

  魏淑芬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地说道:“我舍不得穿。”

  缎面的衣服好看是好看,但是却不太抗造,要是稍不注意,就会扯开道口子,她现在还担负着保护刘满生的职责,穿上那样的衣服,可是会限制她的发挥。

  苏清河不攒同地说道:“衣服就是给人穿的,有啥舍不得的?你快点换上,我今天陪你一起出去玩儿。”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