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94章 第 94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苏清河十分热情,再加上还有一个王萍帮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劝说着魏淑芬,她倒是不好继续拒绝下去,于是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等到她换好衣服再出来的时候,苏清河绕着魏淑芬转了两圈,然后毫不吝啬地夸奖了她一番。

  “小七,你其实挺适合穿红色的,小姑娘家家的就该穿的喜庆,那灰扑扑的衣服都把你给衬托得老气横秋了。”

  明明才是个十七岁的小姑娘,可是如果忽略她的脸,会让人以为她已经人到中年了。

  苏清河偷偷问过刘满生,从他的口中得知魏淑芬过去的日子过得并不好,具体如何不好,刘满生并没有说,但是从他语气之中可以听得出来,她的日子过得确实挺糟糕的。

  想来也是,如果是被疼宠着长大的小姑娘,也养不出魏淑芬这样的气质来。

  饶是魏淑芬已经提高自己的抗性,可是也没有办法彻底免疫了苏清河的甜言蜜语,她的夸赞每一次都不带重样的,魏淑芬甚至怀疑苏清河是不是专门学过如何夸人。

  “清河姐,你别这么夸我了,你再夸下去,我都要不好意思了。”

  苏清河理直气壮地说道:“小七,我这不是在夸奖你,我这是在陈述事实,不信的话等会儿你问问我哥哥,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魏淑芬:“……”

  苏清河笑嘻嘻地拉着魏淑芬的胳膊,将她带到了客厅里面。

  让魏淑芬觉得讶异的是,苏海晏竟然没有离开,他正坐在餐桌正位上看书,听到动静后,苏海晏抬头看了过来,当看到穿着红色缎面袄子进来的魏淑芬时,苏海晏的眼中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来。

  “小七,你穿着红色很好看,这个颜色很衬你。”

  苏清河得意洋洋地说道:“我没说错吧?我哥都这么说了,足以见得我刚刚说的那些话都是发自肺腑的!”

  魏淑芬:“……”

  苏清河拉着魏淑芬坐了下来,没一会儿的功夫,王萍就端着早饭过来了,魏淑芬见状,看向了苏清河:“清河姐,你们还没吃吗?”

  苏清河点了点头:“是啊,我们都还没吃呢,正好你也起来了,我们一起吃吧。”

  说着,苏清河就殷勤地给魏淑芬端盘子端碗,将她照顾的妥妥当当的。

  魏淑芬被照顾的无微不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总觉得和苏清河在一起,自己都快成废人了。

  “清河姐,我自己来就好了,你不用忙。”

  苏清河把夹了两个大包子放进了魏淑芬面前的盘子里,嘴上则说道:“你在我家,哪里需要你来做事儿?不过是顺手的事情而已,我来就好。”

  今天王萍做的是红豆包子,大约是发现魏淑芬偏好甜食,红豆馅包子里放的糖稍稍偏多了一些,不过里面应该放了玫瑰花酱,倒是不显得腻人。

  魏淑芬吃了两个包子之后,突然想起了什么来。

  “对了,六哥呢?他怎么没过来吃饭?”

  苏海晏回答道:“他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有事情要办,他交代过,说等你醒了告诉你,他就是去买些东西,很快就会回来了。”

  魏淑芬闻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王萍是个细心的人,怕早上的白粥和包子吃噎了人,她还凉拌了一盘萝卜丝,另外加了一碟醋泡花生,只是闻着那酸溜溜的醋味,就让人觉得食指大动。

  魏淑芬的胃口本来就好,多了两样开胃菜之后,她的不知不觉地又多吃了两个包子。

  吃的时候没什么感觉,等到吃完之后,魏淑芬感觉到肚子有些撑了,她抬起手摸了摸自己圆鼓鼓的肚子,撑得不太愿意动弹。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到了她的面前,对方带着薄茧的手心里躺着四个圆溜溜的红色果子。

  “吃点山楂,可以帮助消化。”

  温柔的声音在魏淑芬的耳边响了起来,她的脸微微一红,接过了对方手里的山楂。

  “苏大哥,谢谢你。”

  苏海晏的眼中浮现出一抹的淡淡的笑意来,嘴里则说道:“小七这么捧场,看来王婶儿的手艺又精进了,”

  一旁站着的王萍笑呵呵地说道:“小七真是个乖孩子,能吃是福,我就稀罕这样的小姑娘。”

  说着,王萍凑了过来,询问魏淑芬中午想吃什么,只要她想吃,自己想方设法都会给她弄来。

  而苏清河则说要带着魏淑芬去吃全聚德的烤鸭,说她好不容易来京城一趟,要是不去吃全聚德的烤鸭,那可就等于白来了。

  至于苏海晏,他表示鸿运楼那边儿的清酱肉很好吃,他们晚上可以去吃。

  自打来了这个世界之后,魏淑芬很少被人这么全心全意关心着,他们对她的关心没有掺杂任何的利益,只是单纯的想要对她好而已。

  接收到这种纯粹的善意,魏淑芬的心情不知不觉间门好了许多,脸上的笑容始终都没有消失过。

  正好今天苏海晏不用去上班,几人商量了一番后,决定带着魏淑芬在京城好好玩一玩。

  “小七,我知道有很多私人开的小饭店,虽然店面不大,但是味道却很好,我带你去吃好不好?”

  魏淑芬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四人稍作休息,由苏海晏开车,带着魏淑芬她们一起出去玩儿了。

  魏淑芬的年纪最小,他们三个把魏淑芬当成了小孩子,在庙会上逛了一圈之后,魏淑芬的怀里面多了不少的东西。

  她怀里面有苏清河给她买的面具,有王萍给她的买的面人,还有就是苏海晏给她买的各种糖人糖葫芦麦芽糖之类的东西。

  有些东西魏淑芬拿不住了,苏海晏便自动接了过去,好让魏淑芬腾出手来拿其他的东西,一米九几的苏海晏手里拿着糖葫芦,糖瓜之类的吃的,倒是让他身上那种清冷感消减了一些,整个人都多了几分人间门烟火气。

  这一天他们玩儿的十分痛快,中午的时候他们去了全聚德吃了烤鸭,晚上则去了鸿运楼,吃了苏海晏推荐的清酱肉。

  全聚德魏淑芬曾经吃过,但是几十年后全聚德和八三年的全聚德味道可完全不一样,现在的烤鸭味道还是很正的,魏淑芬的胃口不错,不知不觉间门就吃了许多。

  苏海晏胃口向来不大,只吃了一些,就放下了筷子,见魏淑芬吃得香,他便自动地拿起一旁的卷饼帮魏淑芬卷了起来,他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的功夫,魏淑芬面前的碟子里就摆满了卷好的鸭肉。

  魏淑芬吃饭的时候很香,连着看她吃饭的人都感觉到自己胃口也好了许多,苏清河看着魏淑芬吃东西,自己也比平常多吃了一些,不过即便如此,她也吃了没多少就饱了。

  此时的苏清河放下筷子后,抬头一看,就瞧见了自家哥哥正帮着魏淑芬包烤鸭卷的那一幕。

  她愣了一下,感觉自家哥哥的样子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太正常——要知道苏海晏并不是那种性格温柔的人,当年家里出事儿,年幼的他们面对了太多的人情冷暖,他们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因为成分问题,即便他们下放到了乡下,还是被人瞧不起的。

  哪怕有王萍护着,但是他们遭受的冷眼却从来都没有少过,年幼时候的苏海晏性子很温柔,但是遭逢巨变之后,他的性子慢慢就变了。

  除了自己和王萍之外,即便是面对着他自己的朋友,苏海晏跟对方之间门都好像是隔着一层什么似的。

  但是他对魏淑芬却很好。

  苏清河是苏海晏的双胞胎妹妹,她能感觉得出来,苏海晏对待魏淑芬的时候格外温柔,他会为她考虑,然后用魏淑芬不排斥的方式对她好。

  自己的哥哥如此温柔地对待另外一个人,说不嫉妒是假的,但如果那个人是魏淑芬的话,苏清河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嫉妒之心了。

  魏淑芬那么好,甭说是苏海晏了,就连她自己都忍不住要对她好,那么好的一个小姑娘,谁又舍得对她不好呢?

  等到魏淑芬吃完了烤鸭之后,才发现刚刚一直给她卷着烤鸭卷的人是苏海晏,她难得有些不好意思,脸上染上了一抹红晕来。

  “苏大哥,谢谢你啊。”

  从来都没有人这么用心地照顾过她,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头一次这样用心地照顾她,魏淑芬心中异常感动,说话的时候声音也不由得软了几分。

  苏海晏笑了笑,说道:“你喊我一声大哥,那自然就是我的妹妹了,照顾你是应该的,你不用又心理负担。”

  魏淑芬面上的笑容更大了,然后给苏海晏发了一个好人卡。

  “苏大哥,你真是个好人!”

  晚上的时候,他们先回了家一趟,将买来的东西送回家去,正好回去的时候发现刘满生也回来了,便干脆将他也给带上了,一行人出发前往鸿运楼。

  之前苏海晏已经和鸿运楼这边儿打过招呼了,老板给他们留了二楼的一间门包房,一行人顺着楼梯往上走,正好跟从楼上下来的人碰了个正着。

  魏淑芬刚好在走神,没有注意到楼上下来的人,苏海晏眼疾手快,将魏淑芬给拉到了自己的身边来,魏淑芬这才回过神来,她朝着苏海晏笑了笑,语带感激地说道:“苏大哥,谢谢你……”

  “怎么是你?”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魏淑芬听到这个声音后,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她转过头去,面上就留下了一片冷意。

  “我在这里跟你有什么关系?”

  世界就是这么小,魏淑芬刚刚差点撞到的人是楚昭南,当然他并不是一个人,跟他在一起的还有两个年轻人,看他们的站姿,应该和楚昭南是同行。

  楚昭南的目光变得无比锐利,对魏淑芬调查还在进行,想要得到结果并没有那么容易,只是他没有想到,在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的时候,他竟然就再次遇到了魏淑芬。

  而且魏淑芬还不是一个人独自来这里的,她来京城才两天时间门,这又抓住谁了?

  楚昭南没有搭理魏淑芬,目光转向了站在魏淑芬身侧的那个年轻男人。

  楚昭南的身高已经足够高了,但是比起苏海晏来说,还是要差了一些,这几厘米的差距,让他在气势上便弱了一些。

  “请问这位同志,你是……”

  苏海晏的容貌极其出色,只要见过就不会忘记,楚昭南只觉得苏海晏的样子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似的,但是仔细一想,却又想不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

  但是楚昭南相信自己的记忆,只要他见过并且留有印象的人,肯定是十分重要的,更何况以魏淑芬的为人,是不会随随便便就找一个人傍上的,这个人的来历肯定非同一般。

  苏海晏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藏在金边眼镜后面的眼睛之中却透出了几分冷意来。

  “我是谁并不重要,既然同志你没什么事情,那我们就先走一步了,毕竟晚饭对我们来说很重要,没有必要浪费在这些琐碎小事上面。”

  说着,苏海晏示意魏淑芬跟自己一起离开。

  而魏淑芬因为刚刚楚昭南的那番举动,对他的厌恶感又增加了几分,她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儿,懒得搭理楚昭南,跟在苏海晏的身后往楼上走去。

  苏清河王萍刘满生他们也随之跟了上去。

  不过刘满生在路过楚昭南身边的时候,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毫不客气地说道:“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的,当初我们家小七就不该救你,谁想到她她的好心却救下了一只中山狼,真是晦气。”

  丢下这句话后,也不等楚昭南开口,他便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跟楚昭南一起的那两个年轻男人的脸色微微一变,他们齐齐转头朝着楚昭南看了过去,见他的面色阴沉,显然是在压抑着怒气,二人对视一眼,没有在这个档口去触楚昭南的眉头。

  楚昭南深深地看了他们离去的背影一眼,然后回头看向了自己的两个同僚:“你们认不认识刚刚那个戴眼镜的男人?”

  那二人面上多了几分茫然之色,他们对视一眼,摇了摇头说道:“不认识。”

  楚昭南没有再说话,转身大步离开了这里,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那二人摇了摇头,随后跟了上去。

  原本的好心情在碰见楚昭南之后,就染上了灰色,魏淑芬面上虽然没有表露出来,但是苏海晏还是看出来她的不痛快。

  “满生,那个男人和你们是不是有龃龉?”

  等到一行人都坐下来之后,苏海晏看向了刘满生,开口问了一句。

  刘满生点了点头,将魏淑芬和楚昭南之间门的纠纷全都说了出来。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的,那个楚昭南仿佛有什么大病,明明是我们家小七救了他,但是他却把小七当成心怀不轨的人,看小七的眼神跟把她当犯人似的。”

  提起这个刘满生便觉得愤愤不平,早知道当初救下来的是这么个货色,魏淑芬在山上的时候就不该救他。

  魏淑芬闻言,说了一句:“他也不算什么十恶不赦的人,当初那种情况下,若是遇见了,并且确认他不是坏人的话,我还是会救的。”

  倒不是魏淑芬圣母什么的,而是事关人命,她做不到熟视无睹,这是她自己良心和道德的底线,人她救了,至于后续的事情,就看天意吧。

  若是她真是那种瞻前顾后的人,当初在火车上的时候,未必会出手救苏清河。

  “那个叫楚昭南的,是特殊部门的成员,他的工作能力还是很不错的,曾经完成过很多危险的任务。”

  魏淑芬对楚昭南的身份早已经有所猜测,苏海晏说的话,不过是证实了她的猜测罢了,她的心情并未有多少起伏变化。

  苏海晏看了魏淑芬一眼,又说道:“不过他的行事比较偏激,疑心病很重,因为这个缘故,他一直升不上去。”

  像是楚昭南这样的人是坐不到高位的,他虽然立了不少功,但同样的,他也因此得罪过不少人,只要他怀疑的,楚昭南就会查个底朝天,并不是每一次他查的人都是有问题的,有些人他查过之后确认没问题,楚昭南能拉得下脸去跟人家道歉,可是被调查的人却未必愿意原谅楚昭南。

  毕竟他对别人的怀疑本身就是一种侮辱,旁人会反感是很正常的事情。

  苏清河不高兴地说道:“这人太坏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