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96章 第 96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侯墨覃默默地递给了她一条手帕,侯佳韵胡乱地擦去脸上的泪水,颤声说道:“那个孩子现在在哪儿?我要见她。”

  她要亲自见见魏淑芬,她要确认她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女儿。

  如果这是一场阴谋,那她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她连自己的女儿都认不出来,甚至养育了一个可能是敌人生下来的孩子,并且疼宠了她那么多年,她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

  现在的侯佳韵已经乱了心神,无论在她在火车上给自己做了多少的心里建设,可是此时此刻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母亲罢了,事情的真相厚重如山,沉沉地压在她的脊背上,几乎将她整个人给压垮了。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面对那个残酷的真相,如果是真的话,如果是真的话……

  眼看着向来性格坚韧的妹妹现在跟个小孩子似的哭了起来,那惶恐无助的表情看得侯墨覃的心一阵阵的绞痛了起来,他伸开双臂,将侯佳韵抱在了怀中,她趴伏在自己哥哥的怀中,嚎啕大哭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之后,侯明峰也有些心酸,他已经结婚了,而且膝下有一双可爱的儿女,设身处地想一想,若是他的女儿在婴儿时期就被人调换,此后十几年过的都是非人一般的日子,他知道真相后,怕是也会如此崩溃的。

  趴在侯墨覃怀中放声大哭了一会儿后,侯佳韵没有让自己沉溺在这样的脆弱情绪之中,她从侯墨覃的怀中抬起头来,然后用力地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此时的侯佳韵眼睛红红的,模样也格外憔悴,但是她的眼神却多了几分坚韧之色,毕竟她也是从大风大浪之中走过来的,这么多年来遇到的危险数不胜数,情绪失控只是短暂的,她用最大的毅力将自己的情绪给稳定住了。

  哭泣是无用的情绪,现在他们必须要弄清楚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哥,你是不是已经调查过淑芬了?关于她的资料呢?你能不能给我看一看?”

  侯佳韵还是很清楚自己哥哥的性格,在发现不对之后,他一定已经调动人手查了关于魏淑芬的一切。

  侯墨覃朝着侯明峰使了个眼色,他很快就将那个厚厚的牛皮纸档案袋拿了过来,在将其递给侯佳韵的时候,侯墨覃突然抓住了自己妹妹的手。

  “佳韵,这些资料里的内容很详细,你答应我,看完之后你要冷静一些,别冲动,也别太愤怒,好吗?”

  侯佳韵的身体颤抖了一瞬,她抬头看了自己的哥哥一眼,嘴唇抿了起来,片刻之后,侯佳韵点了点头,沙哑着声音说道:“我知道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侯墨覃慢慢地松开了抓着侯佳韵胳膊的手,她将档案袋里的那些资料全部都拿了出来,然后一页一页地看了过去。

  这份资料比侯明峰最初交给侯墨覃的那些资料还要更加详细一些,毕竟在等待侯佳韵过来的这三天的时间里,他们也没有闲着,对魏淑芬的调查也变得更加深入了起来。

  随着调查到的东西越多,他们也越是心惊,哪怕之前早就对魏淑芬的遭遇有所了解,可是当他们看到那越来越多的文字描述的时候,心里面还是如同刀割一般。

  哪怕魏淑芬不是他们的亲人,看到一个小姑娘遭遇的这些事情后,除非是畜生不如的玩意儿,否则的话谁还能没有触动?

  那个小姑娘以瘦弱的脊梁扛起了一大家子的生活,魏家那兄弟六个像是吸血虫似的趴在她的身上,一口口地将她身上的血肉都给吸食殆尽。

  为了给魏家那兄弟六个攒学费生活费,她去砖窑厂背过砖,根据那些认识她的人描述,小姑娘就跟不要命似的,一个人能顶得上七八个壮汉,她为了赚钱,很多时候经常是早上六点过来,一直不停歇地干到晚上十一二点才离开。

  那些跟她在同一个厂子里干活儿的人说,她就是个疯子。

  “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像是她那样子的小姑娘,我们觉得自己都已经够拼命的了,但是跟她相比较起来,那可是一个天一个地,根本就没有办法相比较。”

  “那个丫头简直就不是人,有时候忙起来连轴转上三四天,砖窑厂给的钱确实多,但是她为了钱累到吐血,我觉得挺不划算的……”

  这些内容全都写在了纸上面,薄薄的纸上面,承载着轻飘飘的文字,白底黑字诉说着一个十一岁小姑娘的血泪史。

  他们说,她经常累到吐血,他们说,她经常上大连班,熬得双目赤红,但还是不愿意离开,他们说,她就像是一株杂草似的,他们都以为她熬不下去了,但她却还是生生地熬了过去。

  除了砖窑厂,还有煤矿厂,她十三岁的时候跟着煤矿厂的工人下煤窑,在地下一待就是十天半个月的,很多年长的煤矿工人都熬不过去……毕竟煤窑下面黑黢黢的,只能靠着昏黄的矿灯灯光照亮,又因为通风不好,里面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堪称是生化武器,好多老工人顶多待个三五天就会上去,休息几天后再来下煤窑干活儿。

  但是魏淑芬却一直待在下面,她拼了命地干活儿,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在那个连轴转的煤窑里面,因为她休息的时间太少,很多工人甚至都以为她是不睡觉的。

  提起魏淑芬的时候,这些人都竖起大拇指,一个个对她佩服的是心服口服。

  “咱们这些大老爷们儿比不过一个小姑娘,不过咱们是心悦诚服,咱们可办不到像是她那样子,真把煤窑当自己家了……”

  魏淑芬很拼命,或者应该说她为了赚钱养家,完全是豁出去了自己的性命,只要能赚到更多的钱,她压根儿不管自己的身体,完全是拿命去换钱的。

  更加让他们感觉到难受的是,她就算这么拼命赚钱,还是没有办法供养魏家的那六兄弟,没有办法满足他们的生存条件,她不得不去深山老林里面采药换钱,甚至最惨的时候,她还去卖过血,就是为了凑钱给魏家兄弟几个当学费。

  只是看这些文字描述出来的内容,他们便觉得触目惊心,真实经历过这一切的魏淑芬又是怎么样的心情?

  她有没有绝望过?有没有痛苦过?在她累得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从煤窑里面爬出来,幕天席地地躺在暴雨之中呼呼大睡的时候,她是不是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她本来不用这么辛苦的。

  侯佳韵仿佛自虐一般,一遍又一遍地看着资料上写的那些东西,当看到她这样呕心沥血地付出,但是魏家兄弟对魏淑芬却还是很差劲,她住的房子是最差的,吃的东西是猪都不吃的,寒冬腊月穿的还是夏天的裤子,脚上的鞋子烂的不成样子,没穿袜子的脚冻成了青紫色的时候,侯佳韵发出了一声绝望的悲鸣声。

  她痛哭出声,然后趴在一旁干呕了起来。

  文字所描述的一切化作了真实的画面呈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侯佳韵仿佛看到那个瘦弱的小姑娘在大雪天天里穿着破烂的衣服鞋子爬上山,然后在悬崖峭壁上摘取药材……

  她仿佛看到那个小姑娘饿得很了,胡乱地将杂草树皮之类地塞进嘴里,以此来填饱肚子……

  她仿佛看到那个小姑娘从山上滚落下来,摔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地躺在杂草堆里,要不是异常突如其来的大雨,她怕是已经悄无声息地死在了那里……

  痛苦,绝望,悔恨……各种各样的情绪夹杂在一起,侯佳韵的口中发出一声接一声犹如野兽的悲鸣声,她死死地捂着自己的胸口,仿佛要将心肝脾胃肾全都呕出来似的,到最后她痛苦到极致,哇得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整个人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佳韵!”“小姑姑!”

  侯墨覃和侯明峰怎么都没有想到侯佳韵竟然会是这么大的反应,二人惊呼一声,赶忙扑了过去,扶住了面若白纸的侯佳韵。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没保护好她……都是我的错……”

  那一桩桩一件件的苦难都在提醒着侯佳韵,她是一个多么不负责任的母亲,若不是因为她的失职,她的女儿怎么会流落到河西省去?又怎么会被其他人当做畜生奴隶一般作贱?

  这都是她的错。

  此时的侯佳韵躺在侯墨覃的怀中,她的手死死地抓着侯墨覃的衣襟,颤声说道:“哥,你带我去找她,你带我去找她……我要见她,我要跟她说说话,我要向她忏悔……”

  她仿佛已经认定了魏淑芬就是她的女儿,现在侯佳韵的脑子里面没有其他任何的想法,她只想要见到自己的女儿,见到那个她缺席了十七年人生的可怜女儿。

  看到自己妹妹这个样子,侯墨覃心痛如绞,他抓着侯佳韵的手,颤声说道:“佳韵,你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我要带你去医院,我们先去医院……”

  然而侯佳韵却固执地拒绝了侯墨覃,她不愿意去医院,她只想要见到自己的女儿。

  侯明峰看到自己姑姑的样子,心里面也很是难受,但现在还是凌晨四点钟,他们就算过去了,也未必能见到魏淑芬。

  “姑姑,现在还早,我们可以等一等,围现在先别着急,咱们先去医院,等到天亮再去找魏淑芬。”

  然而侯佳韵却无比固执,就算见不到,她也要到沈家院子外面守着,她要第一时间见到魏淑芬,哪怕现在见不到她,只要能在一墙之隔的地方守着她也行。

  侯墨覃还想再说些什么,侯佳韵却抓住了侯墨覃的手,哀声祈求道:“大哥,你带我过去好不好?我受不了了,我实在是受不了了,你不让我去,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自己妹妹性子向来坚强,自打她长大之后,几乎没有在自己面前露出这样脆弱的一面来,侯墨覃哪里忍心拒绝侯佳韵?

  “明峰,你去准备车子,我们现在就过去。”

  侯佳韵是他唯一的妹妹,他怎么舍得让她难过?她想做什么,那便做什么吧,反正不管如何,都有他这个哥哥陪着。

  这是他们私人的事情,所以不管是侯墨覃,还是侯佳韵,都没有带其他人一起过去,侯墨覃让勤务兵在这边守着,他和侯明峰一起带着侯佳韵去了什刹海。

  魏淑芬最近几天一直都住在苏家,根据守在那边儿的人穿回来的消息,魏淑芬好像并没有离开京城的打算。

  这样就好,甭管这个小姑娘到底抱着什么样子的心思,只要她真的是侯佳韵的女儿,他们一定会把她给认回来的。

  最近几天时间,魏淑芬过得很是痛快,苏海晏陪着她玩儿了两天,第三天就去上班了,剩下的时间都是苏清河和王萍陪着她的。

  刘满生除了第一天陪着他们吃了顿晚饭,其他时间都是早出晚归的,魏淑芬早上起得迟,跟刘满生碰不着面,只有晚上回来的时候,才能跟他说两句话。

  虽然刘满生并没有说他去哪儿了,不过魏淑芬猜测,他应该是去那个本家大伯那里等消息了。

  求人办事儿并没有那么容易,他那个本家大伯显然不是个好对付的,刘满生上次过去的时候,就得了对方不少的奚落,但是为了办成事儿,刘满生只能生生地忍下来。

  最近他不带魏淑芬去,估计也是不想让魏淑芬被那些人羞辱,本来就是他自己的事情,刘满生自己受委屈就成了,他不想让魏淑芬跟着他一起受屈。

  不过魏淑芬也是有眼睛的,别的不说,刘满生这几天回来的时候,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了起来,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那张脸更是黑得跟墨似的,显然事情办得很不顺利。

  魏淑芬昨晚上和刘满生聊了聊,想要安抚一下他的情绪,但是事关全家,不是魏淑芬三言两语就能安抚好的,除非现在有人可以将刘家的问题全都解决了,否则的话,刘满生的心情是好不起来的。

  昨儿晚上和刘满生聊的时间有些长,魏淑芬睡得比较晚,大概是因为她屋子里的灯亮着没关,晚上苏海晏回来的时候,特意给她送了一保温桶的银耳莲子羹。

  睡前吃了一保温桶的银耳莲子羹,魏淑芬的睡意也吃了出来,要不然的话她估计还要熬老长时间才成。

  只是昨晚上睡得迟,今儿早上却莫名没有什么睡意,才刚刚六点钟,外面的天还没亮起来,魏淑芬就已经醒了过来。

  炕还热乎乎的,躺在上面很是舒服,魏淑芬打了个哈欠,缓缓闭上了眼睛。

  只是她醒了之后,再睡回笼觉就有些困难了,魏淑芬睁开了眼睛,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从炕上穿衣服起来了。

  那件红色的缎面袄子魏淑芬穿了三天了,今天她又重新穿回了自己那件灰扑扑的大袄子,简单洗漱了一下后,魏淑芬推开了房门。

  这个点天还没有量,院子里有些黑,魏淑芬在房门口站了一会儿,想了想,没打算趁着黑干点啥。

  这一大早的,外面都黑漆麻乌的,她起来这么早干啥?魏淑芬感觉自己今天有些怪怪的,她打了个哈欠,转身准备回房间去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了咔哒一声响,魏淑芬下意识地转头看了过去,便瞧见苏海晏屋子里的灯也亮了起来。

  没两分钟,苏海晏的房门打开了,他的身影出现在房门口。

  “小七,你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

  往常魏淑芬得睡到八点钟才起来,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魏淑芬摸了摸鼻子,笑着说道:“就是突然醒了,睡不着,想要出来走走。”

  但是看到院子里黑黢黢的,魏淑芬又不想走动了,别人都还在睡呢,她也不好发出动静吵醒其他人。

  苏海晏从房中出来,抬步朝着魏淑芬走了过来。

  “睡不着是吗?”

  魏淑芬点了点头。

  苏海晏说道:“附近有一家早点店,老板娘做豆腐脑的手艺一绝,你要不要去尝一尝?”

  六点钟,早点店已经开门了,那家的生意不错,到了七八点豆腐脑就卖完了,难得魏淑芬起得早,苏海晏便想带她去尝一尝。

  魏淑芬没有拒绝,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呀,苏大哥,你去换衣服吧,我等着你。”

  苏海晏点头,回房去换了衣服,两人准备一起去吃那好吃的豆腐脑。

  只是这个豆腐脑,他们今天早上到底是没吃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