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98章 第 98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等到大家伙儿都冷静下来之后,侯墨覃表示,要带魏淑芬一起回家去:“既然知道你是佳韵的孩子,那你自然要跟我们一起回去,我们不可能让你继续流落在外面受苦了。”

  侯佳韵也紧紧抓着魏淑芬的手,沙哑着声音说道:“淑芬,你跟妈妈回家好不好?妈妈知道你过去受了太多苦了,妈妈会好好补偿你的……”

  侯明峰点了点头说道:“淑芬,既然知道你的真实身份,那么你继续住在这里就有些不合适了,你还是跟我们回家吧。”

  魏淑芬相信此时他们三人的邀请都是发自内心的,至少在这一刻,他们对自己的感情是纯真无暇的。

  但是魏淑芬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十七岁少女,她从未来而来,她活了三十多年,见过的事情太多太多了,这些人的表现并没有打动她,他们展露出来的感情也没有迷惑住她,让她心甘情愿跟他们一起离开。

  “我知道你们一定是真心想要带我回家的,但是我人虽然不聪明,也知道一件事情,既然我这个真女儿不在魏家,那魏家一定有另一个女儿存在。”

  说着,魏淑芬抬起头来,看向了对面坐着的侯墨覃和侯明峰一人:“我之前救下来的那个叫魏天星的姑娘,应该就是顶替了我在魏家生活了十七年的孩子吧,你们会如何处理她?”

  侯墨覃的脸色瞬间变了,魏淑芬所说的话正好击中了问题的核心所在。

  魏家已经有一个魏天星在了,她是魏家的女儿,那她呢?若是她回归魏家,那又该以一个什么样子的身份在魏家立足?

  生活在那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魏淑芬看过太多太多相同的例子了,在很多人的心中,血缘关系并不代表着什么,十七年的感情比血缘关系还要更加重要。

  哪怕是被恶意调换,吃了无数苦,受了无数罪的亲生女儿,在回归了与她之前完全不同阶级的家庭之中,也是那个被排斥在外的人。

  她缺少了和家人十七年的相处时光,而那个顶替了她身份的孩子,享受了家人们十七年的照顾,也给予他们同等的感情,重新回归的那个孩子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而已,他们更加在乎的,只有那个跟他们相处了更多年的孩子。

  魏淑芬并不知道侯家这些人会是什么样子,她并不想要去赌,与其稀里糊涂跟着他们回去,面对那个她可能并不愿意面对的情形,倒不如在回去之前,将一切都说明白了。

  书房里面的气氛瞬间变得沉重了起来,侯佳韵抱着魏淑芬的胳膊,颤声说道:“淑芬,这件事情等我们回去了再说好吗?”

  魏淑芬回头看向了侯佳韵,那双漂亮的杏核眼直勾勾地看着她,茶褐色的眼睛里面清楚地印出来侯佳韵的模样。

  她面容憔悴,因为哭得太久,眼中红肿了起来,整个人瞧着很是颓丧,魏淑芬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道:“在你们没有说清楚之前,我是不会跟你们回去的。”

  此时的魏淑芬格外冷静,和刚刚那个跟侯佳韵抱头哭泣小姑娘完全不同。

  “魏家还有一个女儿存在,从我的遭遇来看,当初我是被人恶意调换的可能还是很大的,或许你们跟魏天星相处的时间长了,跟她之间有感情了,会认为她是无辜的,认为我跟她之间是有可能和平相处的。”

  魏淑芬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一鼓作气地说了下去。

  “但是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我跟她不可能和平相处,我这个人,心眼很小,而且记仇,谁对我好,我会千倍百倍奉还,谁对我不好,我也会想方设法报复回来。”

  “魏天星是跟你们相处了十七年的孩子,在你们看来,她就算跟你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或许也是有亲情存在的,哪怕真相大白,你们也可能会因为她无辜,而她把她继续当女儿一样看待。”

  “但是对于我来说,她是抢了我人生的凶手,是夺走我爸爸妈妈感情敌人,我所遭受的一切苦难,虽然并不是她造成的,但是与她却脱不了关系,我们之间绝对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

  “你们若是想要让我回家,那就让魏天星离开,魏家的女儿只能有一个人,要么是我,要么是她,你们选择吧。”

  说完这番话后,魏淑芬抬起手,想要将自己的胳膊从侯佳韵的怀中抽出来,然而侯佳韵却死死地抱住魏淑芬的手,怎么都不愿意抽出来。

  她满脸急切地说道:“淑芬,你怎么会这么想?她是被人恶意调换而来的孩子,是她鸠占鹊巢,我怎么可能不要自己的女儿,选择她呢?你把妈妈当成什么人了?”

  说着额,侯佳韵抱住了魏淑芬,急切地说道:“淑芬,过去是妈妈不知道,妈妈以为魏天星是我的女儿,所以才会选择她,可是既然知道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我怎么可能会选择魏天星?她很可能是害了你受了十七年苦的那个凶手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留下她?”

  魏淑芬对于侯佳韵来说,就是失而复得的珍宝,在确认了魏淑芬就是她的亲生女儿的那一刻,侯佳韵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她会,且只会选择自己的女儿,如果她因为自己付出的那十七年感情,就选择一个别人恶意调换来的,故意占据她女儿身份的孩子,那她跟畜生又有什么区别?

  不对,若她真那么做了,那她还不如畜生呢,舔犊之情对应的是自己的亲生孩子,而不是抢夺了她亲生孩子身份的家伙。

  魏淑芬没有想到侯佳韵竟然会坚定不移地选择自己,她顿时愣在了那里,感受到侯佳韵的身体在不停颤抖着,像是很害怕她选择不回家似的,魏淑芬的心一下子柔软了下来。

  她有些笨拙地拍了拍侯佳韵的后背,轻声说道:“如果,如果你们选择要我的话,我也会选择跟你们走的。”

  另一旁的侯墨覃和侯明峰两个人也很快做出了决定来——或许应该说早在一开始对魏天星的身份产生怀疑之后,他们就做出决定来了。

  侯墨覃满眼慈爱地看着魏淑芬,语气坚定地说道:“傻孩子,你问的这是什么话?我们怎么可能会选择别人呢?你是佳韵的孩子,是我的亲外甥女,我怎么可能会选择放弃你呢?”

  且不说魏淑芬流落在外后遭遇的那些事情让他们这些当亲人的如何心疼,就算她没有遭遇过那些事情,知道真相之后,他们也会选择各归各位,最多也就是不报复他们一手养大的孩子罢了,多余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做的。

  别说他们冷血,若孩子是不小心抱错的话,他们或许会继续养着魏天星,但一切也会以魏淑芬为主,毕竟她才是侯佳韵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是跟他们血脉相连的亲人。

  但魏天星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们,侯家和魏家的人都被人给算计了,他们没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却把一个被换来的孩子当做珍宝一样宠爱着。

  若是留下魏天星,并且像是过去那样继续疼爱着她,他们又有什么资格把那个被他们不小心弄丢的孩子带回家来?

  侯家的人全都做出了表示,他们的口径一致,表示他们要的,只有一个魏淑芬。

  侯墨覃想了想,说道:“佳韵,小三的房子就在这附近,等回头你带着淑芬到那边儿去住吧,暂时先别回家,魏天星那里我会处理的。”

  魏旭文的身份特殊,他是新疆第三兵团的司令,手底下掌管着三个师,他缩在的第三兵团距离边境线很近,他们常年驻扎在边境线上,抵挡着苏国入侵。

  今年来,苏国和大夏国之间的关系日益紧张,边境那边儿并不太平,但是因为有魏旭文的存在,倒是一直都没有出什么大事儿。

  对方十七年前就开始布局,身为特情部局长的侯墨覃并不相信魏天星和魏淑芬的调换只是一场意外。

  对方埋了这步棋,所图不小,只等着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毕竟没有人会怀疑自己从小一手养大的女儿,若是大夏国和苏国之间真爆发战争,第三兵团就是第一道防线,若是魏旭文这个司令出现什么差错,完全可以影响战局的走向。

  所以侯墨覃打算从魏天星入手,顺藤摸瓜,好好查一查这件事情。

  现在侯佳韵和魏淑芬不能回侯家,侯墨覃决定让他们先住到侯明宇在这边儿的房子里去。

  侯明峰自然猜到自己的父亲要做什么,他没有其他意见,点头同意了下来。

  “姑姑,淑芬,小三家里面什么都不缺,等到我们解决了魏天星的事情,再过来看你们。”

  侯佳韵现在已经稍稍冷静了下来,她擦了擦眼泪,抓着魏淑芬的手说道:“淑芬,你跟妈妈去住好不好?那边的院子距离这里很近的,你要是想过来,随时都可以过来。”

  或许是因为觉得对不起魏淑芬,现在的侯佳韵在她面前说话的时候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像她是什么易碎的珍宝似的。

  不管是在上辈子,还是在这辈子,魏淑芬从来都没有被这么温柔地对待过,她上辈子的那个妈妈是个极度重男轻女的,对儿子如春风化雨,对她就是狂风暴雨,魏淑芬从来都没有在她身上体会过什么叫做母爱。

  而在原来那个小姑娘的记忆之中,她跟自己的状况差不多,不过她那个便宜妈妈要比魏淑芬的稍微好那么一些,至少她活着的时候,并没有怎么虐待小姑娘,只是差别对待而已——当然,这种做法也同样恶心,她们两个还真是难姐难妹,倒霉到一家去了。

  这是头一次被妈妈这么温柔地对待,如果那个小姑娘还在的话,一定会非常开心的吧?

  魏淑芬的声音柔软了下来,她轻轻嗯了一声,但是那一声妈妈,到底还是没有叫出来。

  因为要查调换孩子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所以出了全程在场的苏海晏之外,魏淑芬的真实身份并没有告诉其他人。

  对外,只说她许久没见的亲戚联系上她了,魏淑芬要跟着他们过去住。

  这话苏清河和王萍两个人相信,毕竟他们对魏淑芬了解的并不多,但是刘满生却并不相信。

  知道魏淑芬要走之后,刘满生拉着魏淑芬的胳膊,小声说道:“小七,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啥时候在京城这边儿有亲戚了?”

  刘满生是知道自己不是魏家亲生孩子的事情,魏淑芬想了想,告诉了刘满生:“他们是我亲生父母这边的亲人,我跟着他们,很快就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了。”

  听到魏淑芬的话之后,刘满生的眼睛倏地睁大了:“他们是你亲生父母的家人?你确定吗?万一他们是……”

  骗子两个字刘满生不好说出口,但是他的意思表露无疑,显然怀疑这些人的来历,魏淑芬不好跟刘满生多解释什么,只能说道。

  “六哥,你看看我这样子,一穷一白的,能有啥可骗的?他们外头停着的那辆车都比我值钱。”

  刘满生闻言,立马跑出去看了一眼,外面停着的那辆车子价格可不便宜,没有个一三十万买不下来,很显然,魏淑芬说的并没有错。

  就在刘满生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苏海晏不知道何时走到了魏淑芬的身边来,他看着魏淑芬,语气温柔,但却十分坚定地开口说道。

  “小七,你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一的珍宝,任何东西都比不上你,不要妄自菲薄。”

  相处这几天时间,魏淑芬已经习惯了苏海晏的声音,听到这话后,魏淑芬回头看向了苏海晏,笑着说道:“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是独一无一的珍宝?”

  要不是确认苏海晏看着自己的眼神里面并没有男女之情,魏淑芬怕是会以为这个优秀的男人对自己有意思呢。

  苏海晏说道:“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一的珍宝,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你不要妄自菲薄,你和他们,都是一样的。”

  魏淑芬听出苏海晏的意思,他是唯一知道侯佳韵是自己妈妈的人,估计是看出来侯家的家世不一般,所以才说出这番话来安抚她的。

  魏淑芬笑了起来:“苏大哥,谢谢你。”

  苏海晏知道魏淑芬领会了自己的意思,便也没有多说些什么,不过临走之前,他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抓了一把大白兔的奶糖放进了魏淑芬的手中。

  “小七,大早上的,吃些糖甜甜嘴。”

  魏淑芬剥了一颗大白兔奶糖放进了嘴里,甜甜的奶香味儿瞬间弥漫至整个口腔,魏淑芬舒服地眯起了眼睛,显然心情极好。

  一旁的刘满生看到这一幕后,心里面突然生出了一种无力感来,在这一瞬间,他发现自己好像永远都没有办法站在魏淑芬的身边。

  刚刚魏淑芬说自己没有那辆车子值钱的时候,苏海晏说魏淑芬是独一无一的珍宝,可是刘满生却真心实意觉得,魏淑芬真没有那辆一三十万的车子值钱。

  苏海晏早就发现魏淑芬喜欢吃甜食,所以口袋里时常装着糖果,但是刘满生大大咧咧的,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

  就连魏淑芬喜欢的连环画册,因为自己最近在忙他的事情,也没有买回来给她。

  刘满生总觉得他们还有时间,他还有机会,这次不成,还有下次,等到他的事情办完了,等到一切都结束了,他总归是有机会的。

  可是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刘满生突然就发现了一个残酷无比的事实。

  他没有机会了。

  魏淑芬的东西并不多,很快就都收拾好了,临走之前,魏淑芬对刘满生说,他们之间的约定依旧有效。

  “你之前雇佣了我,我会安全把你送回去的,要是京城的事情办完了,我就送你回石河县。”

  刘满生想说不用的,毕竟他已经求了刘庆刚那么长时间,对方的谱已经摆足了,他答应了会帮刘家解决了他们的事情。

  只要刘家的危机解除了,那些人就不会再盯着刘家不放了,到那个时候,他就安全了。

  可是看着魏淑芬那张英气的面容,刘满生拒绝的话还是没有说出来。

  他真的是个很卑劣的人,哪怕和魏淑芬之间没有任何可能了,他也想要多跟她待一段时间。

  “好,到时候我去找你。”

  告别了刘满生他们之后,魏淑芬便坐上了侯家的车。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