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第100章 第 100 章

小说:穿成八零年代冤种妹妹 作者:梦廊雨 更新时间:2022-09-23 09:2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些话侯明宇压根儿没有过脑子,脱口就说了出来,很显然,当初楚昭南反复在他耳边念叨的话,就算他当时没有听进去,但其实也是记在心里面的,所以此时才能脱口而出。

  魏淑芬还未开口,护女心切的侯佳韵猛地从炕上蹦了起来,冲过去就朝着侯明宇的后背来了一巴掌,她这一下子用的力气十分大,侯明宇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拍出来了。

  “小姑姑,你是要打死我啊!”

  侯明宇疼得龇牙咧嘴,整张脸都变了形,但是当长辈的教训他,侯明宇哪里敢反抗?只能憋憋屈屈地看着侯佳韵,那张还算英俊的脸上布满了委屈的神情来。

  侯佳韵却不为所动,她神情凶狠地看着侯明宇,语气之中透出了森然的冷意来。

  “侯明宇,你爸妈就是这么教你的?你的规矩呢?你的教养呢?她是你表妹,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魏淑芬是她失而复得的宝贝,侯佳韵怎么疼宠她都不足为过,又怎么能愿意让侯明宇说这些话来作贱她?这不是在打她的脸吗?

  别说魏淑芬不是那种心思深沉之人,就算她精于算计,手段狡诈,那也不是她的错,任凭谁经历了魏淑芬所经历的那一切,都不可能继续单纯无暇下去的。

  他们没有经历过她所经历的,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她?魏淑芬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吗?知道自己不是虐待她的那一家人的孩子,想要回到自己亲生父母身边,这又有什么错?

  什么时候找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成了一种错误?

  侯明宇刚刚的样子太过盛气凌人,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但是他质问魏淑芬的时候,显然是没有把她当成平等的一个人看待的,而且言语之中还带着一些轻视。

  老实说,看到这样的侯明宇,侯佳韵很失望,这跟魏淑芬是不是她的女儿没有关系,哪怕今天被侯明宇质问的人是个跟她没有任何关系的普通人,他都不该用那样的态度对待人家。

  好的出生和多年受的教育,没有让他养出好才教养来,反而让他多了几分存于骨子里的傲慢,这种傲慢是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

  侯佳韵很失望,难怪明峰明丽两个都有不错的工作,而侯明宇只能进养老部门,想来自家大哥也看出来了,侯明宇这样的性子不改,以后难成大器。

  只是现在的侯明宇都已经二十三岁了,他的性格养成了,若是不遭遇什么大的变故,这辈子他都不会改变的。

  侯佳韵刚想继续说些什么,另一边的魏淑芬已经从炕上下来了,她抬步走了过来,然后跟侯佳韵说,自己想和侯明宇聊一聊。

  “妈,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你能让我们两个好好聊一聊吗?”

  侯佳韵自然没有意见,她摸了摸魏淑芬的头,柔声说道:“你跟他聊吧,要是实在解决不了,还有我呢。”

  说着,侯佳韵狠狠瞪了侯明宇一眼,示意他老实一点,然后她才退了回去,把空间让给了魏淑芬和侯明宇。

  看到魏淑芬之后,侯明宇有些不太好意思,他咳嗽了一声,顾左右而言他:“那个,其实我刚刚不是的,我就是,那个,你别误会……”

  在魏淑芬的目光注视下,侯明宇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许久之后,最后一点声音也被他淹没在了唇齿间。

  等到侯明宇不再吭声了,魏淑芬方才说道:“明宇哥,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心思深沉,阴险狡诈,跟你想象之中那种单纯善良的人不同?你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觉得你当初不该为我说话,觉得自己应该相信楚昭南,而不是站在我这边儿,跟他硬怼是不是?”

  侯明宇没有说话,但是从他的脸色不难看出,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毕竟当初在侯明宇的心目之中,魏淑芬是个善良的小姑娘,虽然找楚昭南要了钱,但那也是她应该得的,再加上后来魏淑芬又在火车上救了那个被拐的女孩子,侯明宇更加觉得魏淑芬是个好人。

  他认为魏淑芬应该是一个有点小心思,但却不失善良的人,毕竟她救楚昭南的时候,应该不知道他的身份,救他是单纯地出于善心而已。

  可如果这一切都是她设计的话,那一切都不一样了,如果当初在山上救了楚昭南是设计的,是因为知道他和楚昭南关系好,为了引他到石河县见到和小姑姑长得一模一样的她,然后再想法子到京城去,把小姑姑从边疆给骗过来……

  这一环扣一环的,但凡其中一个环节出了差错,都不会有现在这样的结果,如果这都是魏淑芬她精心设计的,她的心计该有多深沉?

  七窍玲珑,智多近妖……

  这样的人看书的时候会有佩服的情绪,但如果现实之中遇到了,那是有多远就跑多远,根本就不能相处,因为你压根儿就不知道,对方所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是不是都是一场算计。

  跟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太累了。

  侯明宇的心思还是挺单纯的,心里面想些什么,几乎都在他那张脸上呈现了出来,看到他这个样子,魏淑芬突然就笑了起来。

  “我才十七岁,在这一次之前,我最远去过的地方,就是我们那儿隔了一个县的煤窑,我认识的最大的官,是我们县粮食局的局长,认识关系网最多的人是刘满生。”

  魏淑芬的语气很冷淡,她看着侯明宇,缓缓开口说道:“只要你们去调查过我,就知道我过去那十七年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我一直活在村里人的眼皮子底下的,我的人生经历一清二楚。”

  “不过,像是你和楚昭南这样的人,恐怕进行过调查后,还是不肯相信的吧?你们觉得我肯定隐瞒了什么秘密,调查出的结果你们也要抠字眼,想要从中找出我的不对劲来,以此来佐证你们的猜测。”

  楚昭南对她有偏见,他已然认定了魏淑芬有问题,所以不管调查出来什么,他还是会相信自己的直觉,如果调查出来的结果没问题,那一定就是他们有什么还没查到的,除非真查出来有什么,否则他们的怀疑永远不会消失。

  还真是可笑啊,她堂堂正正做人,凭什么他们对她有了怀疑,她就要想方设法证明自己?他们凭什么要她证明她不是他们所想的那种人?

  “且不说我这样的年纪,就我这么一个无权无势的人,又如何知道楚昭南进行的秘密任务是什么?我又怎么能精准找到他的所在,将他给救下来?”

  “如果我真知道自己是哪家的孩子,知道你们家有啥人,知道你们的关系网是什么,我干嘛这么迂回前进,我直接找上门来不行吗?”

  说着,魏淑芬抬起手来指了指那张与侯佳韵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脸:“我要是带着这张脸出现在你们面前,哪怕我什么都不做,你们也是要去查我到底是谁的吧?”

  她何必大费周章地绕这么大个圈子进行算计?

  侯明宇被魏淑芬怼得哑口无言,他似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有些慌乱地躲避着魏淑芬的眼光,不敢与她的对上,原本的能言善辩,到了魏淑芬的面前,却没有法子在说出分毫来,所有的语言在这一刻都显得无比苍白无力。

  瞧见这他这个样子,魏淑芬突然笑了起来,她凑到了侯明宇的跟前,用带着笑意的声音问道。

  “你这样排斥我,是因为你更加喜欢魏天星做你的表妹是不是?你是不是觉得我费尽心思找自己的亲生父母是错的?我就该一辈子待在那个小山村里面过苦日子,没有资格来抢夺你那个从小千娇万宠长大的小表妹的生活?”

  这话刺到了侯明宇心中最隐秘的角落之中,他的脸色猛地变了,下意识地辩解了起来:“我没有,我不是,你做的没有,是我错了……”

  侯明宇慌乱地解释了起来,但是他的这番解释,不管是魏淑芬还是侯佳韵,其实她们的都没有听进去。

  瞧见她这个样子,魏淑芬觉得有些意兴阑珊,她从来不觉得血缘关系就一定重要过多年相处的感情,毕竟对于那些从未和她相处过的人来说,她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

  更甚者他们会像是侯明宇一眼,觉得魏淑芬的出现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如果不是她的话,他们的生活会如何幸福。

  不过可惜的是,这场调换显然不是什么意外,若说有错,那错也永远都不可能在魏淑芬的身上。

  侯佳韵看到自己女儿那一脸漠然的模样,顿时便觉得心如刀绞,她将魏淑芬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站着,然后上前去拧着侯明宇的耳朵,将他给拽到外面去了。

  “侯明宇,我看你脑子是糊了黄泥巴了!你到外面去给我清醒一点!没想清楚之前,不要在出现屋在我们面前!”

  把侯明宇丢出去之后,侯佳韵眼睛红红地瞪着在外面站着的侯明宇:“你爸和你大哥在调查孩子互换的事情,你既然知道了,那就把这个秘密咽到肚子里面去,甭出去胡说八道。”

  丢下这番话后,侯佳韵又将房门给重重关上了。

  侯明宇一个人站在冷风之中,整个人都有些凌乱,这可是他家,他这是在他家里面被人从屋子里面赶出来了?

  可是赶他出来的人是自己的小姑姑,就算是借侯明宇一百个胆子,都不敢跟小姑姑叫板儿,别的不说,他爹第一个就饶不了他。

  侯明宇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因为好几天没回来,屋子里的炉子早就熄灭了,侯明宇吭哧吭哧生好了炉子,这才有功夫回想魏淑芬的事情。

  想到刚刚被魏淑芬质问到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侯明宇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还真是够窝囊的。

  “她那架势可真够吓人的,之前怎么没看出来她那么厉害?”

  原本侯明宇觉得魏天星这个小表妹就已经够磨人的了,现在看来,魏天星算啥?跟魏淑芬相比较起来,魏天星都算是小可爱了。

  “之前我怎么没发现她这么牙尖嘴利的?”

  侯明宇挠了挠头,想到魏淑芬的样子,他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算了,说到底这事儿还真是他的错,要不是他自以为是,事情也不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等回头他还是好好去跟魏淑芬道个歉吧。

  等到侯明宇离开,房间里面就只剩下了魏淑芬和侯佳韵两个人,大概是因为刚刚侯明宇的态度太差劲儿,侯佳韵在魏淑芬的面前又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她看了魏淑芬一眼,小声说道:“淑芬,你那个小表哥就是个糊涂虫,打小脑子就不聪明,你别搭理他,等回头我跟你舅舅说,让你舅舅好好教训教训他。”

  魏淑芬闻言,抬头看向了侯佳韵:“妈,你不觉得我的性格太过尖锐,太过咄咄逼人了吗?他到底是我的小表哥,我刚刚那样子,是不是太不给他面子了?”

  侯佳韵摇了摇头,极为认真地说道:“你没有错,面子不是别人给的,再说了,他都不给你面子了,你干啥给他面子?”

  至于什么性格尖锐,什么咄咄逼人,侯佳韵并不在意,她知道魏淑芬是个好姑娘,刚刚表现出来的样子,不过是她的保护色而已。

  只有从来都没有被温柔对待过的姑娘,才会在自己的周围竖起尖刺来,因为没有人会护着她们,所以她们就只能靠自己,若是魏淑芬的性格不坚韧一些,她怕是根本就不可能见到自己的女儿——魏家那些人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若真是温柔善良,没有一点棱角,魏淑芬怕是早就被他们给磋磨死了。

  “淑芬,对不起,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你放心,以后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我和你的父亲,你的哥哥,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侯佳韵将魏淑芬抱在怀中,郑重其事地许下诺言。

  他们没有任何人有资格要求一个野蛮生长的孩子温柔大方端庄有礼,本就是他们的错误,他们会用自己的方式,一点点地焐热这个孩子的心。

  或许这个日子会很漫长,但不管是十年还是二十年,她都会这样去做的,因为这是他们欠了魏淑芬的。

  更何况,侯佳韵知道自己的孩子,她身上流淌着自己的血脉,哪怕遭逢劫难,她的内心依旧是温柔的。

  之前在苏家的时候,苏家人对魏淑芬很好,她在他们的面前会将自己的尖刺棱角收起来,她在他们的面前是乖巧的。

  侯佳韵有信心,只要她千倍百倍地对魏淑芬好,小姑娘总会变得娇娇软软,惹人稀罕的。

  魏天星以为侯明宇和之前一样,离开没多久就会回来继续哄着她了,然而让魏天星失望的是,侯明宇跑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她心里面有些难受,同时那种隐隐约约的不安感又涌了出来,魏天星抓着被子,想着她是不是该回边疆了。

  对,她该回去了,京城这边儿发生的事情全都丢在京城好了,只要她回到边疆去,一切问题就能解决了。

  所以等到晚上李梅香和侯明丽下班回来,就听到魏天星对她们两个说,她要回边疆去了。

  李梅香最是疼爱魏天星这个小外甥女,闻言立马说道:“不行,你才住了多长时间?现在可不能回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