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柔情倾江南程漓月陈霞 第1761章压抑的感情

小说:一抹柔情倾江南程漓月陈霞 作者:宫夜霄程漓月 更新时间:2019-10-26 18:10: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1761章压抑的感情

  坐在父亲的后座上,段舒娴空旷的占着后座的位置,听着前面父母在聊一些旁人的近况,她更是没有烦恼的,撑着下巴发自已的呆了。

  她看着窗外倒不断倒退的灯柱,她仿佛受到一些催眠,她的脑海里,响起了席景琛的低沉声音,叮嘱她早点睡,她不由叹了一口气。

  他为什么要这么关心她?可想一想,他的爱应该是博爱的啊!任何一个他接近过的人,他都会关爱他们,就像他对那些缠人的女同学,他都没有过于严厉和不奈烦。

  他来这里教学,应该是体验基层人民的生活吧!他是为日后继承父亲之位而做铺垫的。

  段舒娴这么一想,内心不由又堵了一下,好像把他们这些时间的相处,瞬间化成了一团烟雾,连一丝实质都握不住了。

  她也不该因为他对她特别而沾沾自喜,她该想到,他会对所有他的子民都这么友爱的,只是,因为她运气好,他天天来借书,加上他刚来学校没有朋友,才会和她那么投缘。如果他遇上的是另一个女孩,他也会这么温和有礼的。

  “舒娴,这个星期三有时间吗?”

  “妈,怎么了?”

  “星期三我有一个饭局,你也过来。”

  “晚上吗?”

  “嗯!晚上的,你下了班和你爸就过来,家里不做饭。”

  “好啊!”段舒娴去哪里解决晚餐都没问题。

  回到家里,段舒娴累得和父母打了一声招呼就回房间了,李玉和老公在大厅里呆了一会儿,也回房间准备洗澡休息了。

  李玉穿着睡衣上床,看着老公倚着床在那里看书,她在一旁抹着保养品,她想着想着,不由叹了一口气道,“老公,你说我们是不是太没用了,没给女儿创造一个好条件,现在,她也面临着要嫁人结婚了,将来会选什么样的人呢?”

  李德铭听见了,不由笑了一下,“你今天又在哪里受到什么刺激了吗?”

  李玉摇摇头道,“也不是,就是觉得对不起这孩子,我们甘愿过这样平平淡淡的日子,就怕她日后想要过得更好一些。”

  “舒娴也没有什么野心,她不至于的。”段德铭了解女儿。

  “你知道我今天…我今天听大嫂说了什么吗?”李玉有些小声的看向老公,那眼神里流露出满满的羡慕。

  “大嫂说什么了?”段德铭好奇的问,看着妻子眼神里的光芒,他有些心疼。

  是什么让妻子这么不平静了?

  李玉这次是真羡慕了,做为母亲的,谁不希望自已的女儿嫁得好呢?更何况,未来她的女儿和大嫂的女儿身份,那是天差地别了。

  现在她才知道,家世并不是不重要,家世也是为下一代准备的跳水板,只有一个好的家世,才能让儿女跳跃得更高,未来更好。

  “大嫂说,她接到了总统夫人的电话,约她和小敏去总统府里喝喝茶,闲聊几句,我想,大概未来小敏是要做总统夫人的吧!”李玉的眼神里,有了几丝内疚,如果他们当年也不安于现状的话,说不定也能替女儿创造这样的机会。

  段德铭的目光倒是平静,有件事情他没有和妻子说过,也不会说的。

  “小敏能力出众,又独当一面,将来是一个大有作为的人,如果她能嫁入总统府,也未偿不是一件好事。”段德铭笑应了一句。

  李玉看了一眼老公,也不是恼,只是心疼自家的女儿。

  “同样也是女儿,舒娴也是我们的心头肉,难道你就不希望她也嫁得好一点吗?”

  “当然也希望她嫁得好,我哪有不希望呢?舒娴年纪还小,你别操这个心了。”段德铭真得很想安慰妻子一声,你的女儿并不差,她和总统府那位席少爷已经见过面了。

  李玉又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我们一直让女儿接受平凡这种想法是不是正确的。”

  “别担心了,女儿成熟了,长大了,她会有自已的选择的。”段德铭安慰一句。

  旁边的房间里,洗过澡的段舒娴抱膝坐在床上发呆,一头长发披散在脑后,小巧的下巴抵在膝盖上,整个人仿佛一座雕塑。

  家庭自小的教育,便让她明白一件事情,量力而为,活着要有自知之明,不该妄想的便要舍弃,不属于自已的,便不要过度去争取。

  她以前不太明白,有什么是她真正想要妄想的,直到遇上席景琛,这些道理才突然体现出来,跳出来告诉她,这就是她不能妄想的人。

  段舒娴叹了一口气,眼泪突然从眼眶里涌出来,情绪有些脆弱,不争气的只有眼泪来缓解她内心的不舍。

  这个时候,她真得很想不这么懂事,蛮横一些,不讲理一些多好,不顾一切的迎接她身上的命运,管它未来是什么下场,又受什么样的伤,总不至于送了命吧!

  段舒娴闭上眼睛,咬着拳,安静的哭着。

  明天,又是星期二了,时间过得很快,一天一天,段舒娴的心一边期待,一边害怕。

  期待他每个星期会出现的日子,害怕他突然离开,再也不会出现她的面前,等他离开的时候,她日后能见他的,大概只有隔着屏幕吧!

  他也许会出现在各大新闻头条,但是他绝对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活生生的,只对着她露出笑意。

  清晨,站在镜子面前,段舒娴拿着手去揉着有些红肿的眼睛,昨晚又没有睡好,看着都有些黑眼圈了。

  “没事的,我可以过得很好!”段舒娴对着镜子一笑。

  她拿着包出门,段德铭在楼下买好了早餐,在车上等她。

  段舒娴坐进车里,拿着早餐和豆浆,一边吃,一边陪着父亲去学校。

  “舒娴,你记住,和席老师不要走得太近。”段德铭提醒一句,原本他是不会再提这件事情的。

  但是昨晚妻子的话,令他不得不重申一句,同时,也对自已之前的严厉感到庆幸,不然,等哪一天坐在段家的家宴上。

  那位席少爷以她堂姐的未婚夫身份面对她,她会更惊慌失措的。

  “我会的,爸。”段舒娴点点头,答得认真。

  段德铭扭头看着女儿,即欣慰又心疼,这孩子小的时候就听话,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惹他操心过。

  有些堵车,到达学校里已经八点半,段舒娴一路小跑走向图书馆里,迎着阳光,她恍若新生。

  她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让她再这座学校里,再陪着他就行,不期待能见到他,只要知道他在这里就行。

  这个要求不过分了吧!段舒娴对自已的内心说。

  而她也会珍惜他在学校的时光,把这段时间当成生命中值得回忆的一部分,那也是好的!

  段舒娴的脚步走进图书馆里,和黄阿姨打了一个招呼,她一如往常的把昨晚李阿姨收回来未归类的书,推着走向了书架里归纳着。

  段舒娴认真的翻阅着书,抬起脚放到一个最顶端的书架上,有些吃力的掂着脚,连手腕处也咯得泛红,她继续往前走,拿起一本厚重的书,她有些无奈,又是最顶层的书架。

  她叹了一口气,先是掂起脚来去推开一些书,挤出了空位,她才继续掂着脚,把书用力往里挤。

  这次手腕磨得她好疼了,她嘶了一声,她想抽手另想办法,而就在这时,自她的身后,一只修长的手臂伸来,轻易的把她推不进去的书推了进去。

  段舒娴看着那干净的袖口,毫无折痕的西装袖腕,她激动的忙回头,身后的男人不是席景琛又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