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鸣至尊神殿 第28章 新人试炼

小说:陆鸣至尊神殿 作者:陆鸣陆瑶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0 09:57: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血脉?你怎么会有血脉?”

  蓝袍青年不可思议的叫了起来。

  他收到的消息,这个陆鸣,是没有血脉的啊?

  “我当然有血脉了,不然怎么经过朱雀院长辈的考核,推荐进入朱雀院,这个道理,就算是一头猪都明白,而你却故意刁难,说,你到底是什么居心?是不是故意打压新入门的弟子?亦或是,你连一头猪都不如?”

  陆鸣一字一字道,目光如电,逼视着蓝袍青年。

  此一出,四周的新入门弟子,皆是一脸戒备的看着蓝袍青年。

  这让蓝袍青年气的差点吐血,陆鸣这两个问题他根本无法回答。

  他要是承认是故意刁难,那就是坐实了故意打压新入门弟子,这要是影响了这次朱雀院招收新弟子,那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可要是不承认,那他就是连猪都不如了。

  “陆鸣,你...”蓝袍青年一张脸涨的通红,憋了半天,没憋出一句话。

  “给我滚开,你挡路了!”

  陆鸣呵斥一声。

  蓝袍青年咬了咬牙,阴冷的瞪了陆鸣一眼,道:“陆鸣,你给我等着,我宁峰可不是那么好耍的。”

  说完,宁峰转身大步的离去。

  陆鸣一笑,走进了练武场。

  练武场很大,平坦宽阔,此时已经有一两百人了。

  有些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也有单独一人在一旁闭目打坐。

  陆鸣走到一旁,盘膝而坐,静静的等了起来。

  不断的有人走进练武场。

  几个时辰之后,天色昏暗下来,此时,练武场已经有将近一千人左右了,到此,已经基本上没有人走进练武场了。

  陆鸣不禁感叹于玄元剑派招收弟子条件之高,先前来参加考核的,起码有五万人左右,但现在朱雀院也就一千人左右。

  而其他几院即便再多,也多不到哪里去。

  加起来能有五千人就算不错了,也就是说,十个之中,只有一个能加入玄元剑派。

  此时,一个留着络腮胡子,身形魁梧的壮汉走进了练武场。

  “集合!”

  络腮胡壮汉一声大吼,如狂狮之吼,震的众人耳朵嗡嗡作响。

  一千多人快速的聚集在一起。

  络腮胡站在众人身前,面无表情,吼道:“我是传功长老谢狂,首先,欢迎加入朱雀院,想必你们自己也知道,现在,你们只是杂役弟子!”

  场上一千多人,不由握紧了拳,确实,他们都知道,刚刚加入玄元剑派,就是杂役弟子。

  但‘杂役’这个词,实在让人心里不舒服。

  看到众人的表情,谢狂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道:“但是,你们有机会,在不久之后,去掉‘杂役’这个词,三天后,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大院的新入门弟子,将会一起举行一场试炼,只要在试炼中合格,就能直接晋升青铜级弟子,不仅各种待遇大大提升,还能搬到朱雀峰上修炼。”

  “但是不合格者,将继续做杂役弟子,住在杂役区,苦苦挣扎,你们有没有信心?”

  “有!”

  众人大吼,充满了战意与自信。

  这一千人左右,都是十八岁以下的年轻人,血气方刚,而且能够加入玄元剑派的,在各自的城池,都是天才,自然不会认为自己比别人差。

  “好,那现在分配住处,去休息吧。”

  谢狂大声道。

  接下来,有人来为他们安排住处。

  当然,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在朱雀峰山脚下的杂役弟子区域,住的是普通的木房,一人一间,房间很小。

  陆鸣进入房间后,就进入到至尊神殿,开始修炼武技。

  三天后的试炼,他一定要晋升青铜级弟子,这样才有更好的条件,更多的时间修炼。

  玄元剑派,不管哪一个院,弟子都分为杂役弟子,青铜级弟子,白银级弟子。

  杂役弟子最低级,就像杂役一样,每天都要完成宗门安排下来的任务,完成后才能有时间修炼。

  而待遇,也是最差的。

  青铜级弟子,算是玄元剑派的正式弟子了,待遇等都要好很多。

  白银级弟子,那就是精英级的弟子了,是宗门的中坚力量。

  据说,白银级弟子之上,还有一个黄金级弟子。

  但黄金级弟子,已经超脱于五大院。

  他们每一个都是绝顶天才,进入玄元剑派核心之地修炼,地位崇尊,甚至能和各院院主比肩。

  不过黄金级弟子十分希少,整个玄元剑派,都没有多少。

  黄金级弟子,现在离陆鸣还很遥远,先不用去想,陆鸣现在的目标是先成为青铜级弟子再说。

  修炼无岁月,转眼三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第四天早上。

  一千多人,重新在练武场集合。

  谢狂站在最前面,目光炯炯,扫视四周,吼道:“好了,三天已过,试炼正式开始,这一次的试炼,在本门两百里之外的幽夜山脉中进行。”

  “我告诉你们,幽夜山脉中,遍布妖兽,非常危险,丢掉性命,那是很平常的事情,你们现在要是有谁想退出的,可以站出来,我马上给他办理退宗手续!”

  全场一片安静,没有一人站出来的。

  武道一路,本来就布满了荆棘,危机,自从踏上这条路,每个人心里都有心里准备。

  更何况退出,就意味着要退出玄元剑派,他们好不容易才加入玄元剑派的,怎么可能就这样退出?

  真要退出了,可能一辈子都要沦为笑柄。

  谢狂目光扫视一圈,露出满意的笑容,道:“好,既然没有一人退出的,现在随我前往幽夜山脉与其他三院集合。”

  说完,谢狂当先向外跑去,其他人跟随。

  ......

  朱雀峰上的一座院落中,两个人影相对而坐。

  一个是宁峰,一个是脸带微笑的青年。

  “宁峰,事情安排的怎么样了?”脸带微笑的青年问道。

  宁峰脸色露出一丝冷意,道:“端木兄,放心,这一次试炼,就是陆鸣那小子的死期。”

  “恩,那就好,我们端木家大部分参加试炼的弟子,都看过陆鸣的画像了,只要在试炼中碰到陆鸣,就会出手格杀!”

  “宁峰,陆鸣此人,麟少很关注,你只要做的好,自然少不了你好处的!

  端木家的青年笑道。

  宁峰大喜,抱拳道:“那还得端木兄在麟少面前帮我美几句啊!”

  “哈哈,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