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鸣至尊神殿 第82章 执着一战

小说:陆鸣至尊神殿 作者:陆鸣陆瑶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0 09:57: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新人试炼的时候,他横扫其他天才,夺得新人王。

  那时,他觉得其他天才也不过如此,现在想来,却是错了。

  新人中的其他天才,不是太弱,而是太稚嫩了,还没有成长起来而已。

  或许再过几年,有些人也会成长的很强大。

  “拿下!”

  何铁一挥手道。

  陆鸣已经重伤,已经不用他出手了。

  “现在看你怎么反抗?”

  剩下十多个执法殿的弟子向着陆鸣走去,一脸狰狞的道。

  陆鸣居然打伤了他们二十多人,他们对陆鸣,简直又畏又恨。

  “呵呵!”

  陆鸣以长剑支撑,目光扫视四周,冷笑连连。

  “嘛的,笑什么笑,到了执法殿,有你好看的。”

  一个瘦猴模样的青年狰狞的笑着,一爪向着陆鸣的头部抓来。

  他要把陆鸣的头按到地下去,好好的羞辱他。

  但——

  咻!

  一道剑光闪起,几道血水激射,血水中还有五根手指。

  瘦猴愣愣的看着自己光秃秃的手掌,随后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啊啊,我的手指啊,陆鸣,我要你死!”

  刚才,那一剑当然是陆鸣砍的。

  “上,一起出手。”

  其他人大吼。

  一共十个人,还包括一个武师九重的高手。

  一道道攻击,向着陆鸣攻去。

  陆鸣勉强提起真气,挥剑抵挡。

  当!当!

  连续几招,陆鸣身体不断后退,呲啦,身上中了一剑,顿时鲜血直流。

  “陆鸣,给我趴下,束手就擒!”

  一个执法殿的青年大吼。

  “做梦!”

  回应他们的,只有简单的两个字。

  “那就打到你趴下。”

  咻咻咻...

  一道道攻击,不断的向陆鸣涌去。

  这些执法殿的弟子,都是高手。

  而陆鸣此时受伤很重,根本难以抵挡,几招后,身上又多出了几道伤口,鲜血直流。

  陆鸣浑身都被鲜血染红了,脚步虚浮,似乎随时可能倒下。

  但,他依然站立着,身姿挺拔,目光依然坚定、执着。

  此刻,现场一片寂静,空气好像在这一刻凝固了。

  没有人说话,都愣愣的看着那一道身影。

  “陆鸣师兄!”

  那些朱雀院的新入门弟子,一个个双拳紧握,眼睛通红。

  他们眼中,充斥着愧疚之色。

  为他们刚才没有站出来说话而愧疚。

  他们都知道,陆鸣之所以来此,拆了星月楼,目的是为了给庞石报仇。

  为了朋友,为了兄弟,能做到这一步的,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真大丈夫。

  与陆鸣一比,他们觉得自己太差劲了。

  “你们住手,你们住手!”

  那个消瘦少年大吼,忽然冲了上去。

  啪!

  那个红袍青年忽然冲出,将消瘦少年一巴掌扇飞,趾高气扬道:“滚一边去,等一下有你好看的。”

  接着,又看向陆鸣,哈哈大笑:“陆鸣,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怎么?现在不行了,没力气了,来打我啊,哈哈!”

  碰!

  红袍青年话音刚落,他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响亮无比,也狠辣无比。

  红袍青年的身体连续转了好几个圈,才停了下来,一边脸都差点被打烂了,牙齿血水狂喷。

  他直接被打懵了,一时间连惨叫都忘了。

  愣愣的看着打他的人。

  一个女子,一个极其妖娆性感的女子,身材好到爆。

  只是,此刻她的脸色,却是冰冷无比。

  “穆...穆兰!”

  红袍青年脑海中闪出一个名字。

  穆兰,终于赶到,没有人能看清她是如何赶到的。

  “你既然自己求打,我肯定会成全你的!”

  穆兰冰冷的声音发出,随后又是一挥手。

  啪!

  又是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扇在了红袍青年的另外一边脸上。

  依旧是血水狂喷,因为牙齿已经喷完了。

  红袍青年没有飞出去,他被一股力量牵引着,在原地转了十几个圈,才停下来,可见这一巴掌的力量有多重。

  一停下来,他又看到了穆兰那一张冰冷的脸。

  他心里一颤,差点吓尿了,大叫道:“符(不)笑(要)啊。”

  满嘴漏风,连字都说不清楚了。

  “滚一边去!”

  碰!

  穆兰一脚踹出,将红袍青年踹飞十几米,惨叫一声,昏死了过去。

  不远处,一直非常淡定的姚天宇不淡定了,脸色凝重的看着穆兰。

  执法殿的人也不敢动手了,凝重的看着穆兰。

  穆兰看都没有看其他人,径自走到陆鸣身边,露出关切的神情,道:“你没事吧!”

  “没事,还死不了,这一次,又欠你一个人情。”

  陆鸣微微一笑。

  “你还笑的出来,快把这颗丹药服下。”

  穆兰拿出一颗丹药,递给陆鸣。

  陆鸣也没有客气,接过一口吞下。

  丹药入口即化,随后化为一股股能量,渗透陆鸣全身。

  他的伤口,很快就止住了,没有在流血。

  好强的药效,这颗疗伤丹药,品级肯定不低。

  这时,穆兰才把目光投向姚天宇,冷冷道:“你们很好,敢对我朱雀院的弟子动手!”

  “穆兰长老!”

  姚天宇脸色难看,一抱拳,道:“穆兰长老,我们是在秉公执法,陆鸣仗着修为高强,无故打伤星月楼几十人,并且还强拆了星月楼,如此目无门规,肆意妄为之徒,我们执法殿当然要严惩。”

  “可陆鸣丧心病狂,不仅拒捕,还打伤了执法殿这么多人,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要严惩不贷,穆兰长老,你身为朱雀院的首席长老,我希望你不要包庇他。”

  “胡说!”

  那个消瘦少年脸被红袍青年一巴掌打的高高肿起,此时毅然走出,道:“分明是星月楼强买我们朱雀院新入门弟子的材料,还肆意出手打人,陆鸣师兄这是为我们打抱不平,讨回公道,哪里违反门规了。”

  “不错,陆鸣师兄是为我们讨回公道!”

  又有几个朱雀院新弟子走出。

  有穆兰前来,他们胆气一状,再也忍不住,把实情说出来。

  “胡乱语!”

  姚天宇沉声道:“星月楼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要是有的话,执法殿早就惩罚他们了,而且你们说只是强买你们朱雀院一个院,更是可笑,星月楼和你们朱雀院有仇吗?”

  “我看分明是你们几个和陆鸣串通一气,想陷害星月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