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鸣至尊神殿 第186章 脑袋被驴踢了

小说:陆鸣至尊神殿 作者:陆鸣陆瑶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0 09:57: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给我吞噬!”

  陆鸣全力操控血脉,全力吞噬这那股撕扯之力,恐怖的吞噬之力遍布全身,这样才避免了被兽魂之力撑爆的下场。

  但,经过连场大战,陆鸣的身体依然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创伤。

  轰鸣不断,太阳与月亮在空中交相辉映,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住空中的两个年轻人。

  而白虎院与朱雀院的两位院长,彼此对峙,谁也不能插手。

  唰!唰!…

  天空中,不断的有流光闪烁,一个个银袍长老出现在空中。

  最开始,是白虎院的银袍长老,不久之后,朱雀院,甚至青龙院、玄武院的银袍长老,都出现在空中。

  足足有二十多个四大院的银袍长老。

  轰!此时,天空中的太阳与月亮轰然崩溃,化为能量消散在空中。

  “杀!”

  “杀!”

  两人齐齐大吼,杀机如潮,向着对方扑杀而去。

  刀罡与枪芒,纵横天空,破空杀伐。

  两人的身影在空中不断杀伐,大战无比激烈。

  下方,陆瑶愣愣的看着天空,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

  陆鸣,这个以前体弱多病,不能修炼的废物,居然成长到这一步了?

  她难以接受,也不能接受。

  “不过是借助外力而已,根本不能和麟哥比,麟哥比他强百倍、千倍。”

  陆瑶在心中不断的告诫自己。

  “陆鸣!”

  “陆鸣师兄!”

  …

  此时,穆兰,风舞,庞石等人都赶了过来,随后更多的人得到消息赶来。

  如,张牧云,段刚等人。

  赶来后,就站在一旁,震惊的看着空中。

  空中,陆鸣与端木麟大战了上百招了,依然难分胜负。

  “一起上,杀了陆鸣那个小畜生,他杀了我端木家族的几十个高手!”

  一个端木家族银袍长老大吼。

  “谁敢?”

  炎阑大喝,剑气冲霄。

  朱雀院其他银袍长老也纷纷爆发气息,向前冲去。

  “炎阑,陆鸣屠杀同门长辈,罪大恶极,你敢包庇他!”

  端木破军大喝。

  “事情的缘由还没弄清,我相信陆鸣不会随意做出这等事情,其中定有原因。”

  炎阑丝毫不让。

  “我管他什么原因,陆鸣屠杀同门是事实,击杀我端木家族是事实,这就足够了,他今天必须死!”

  端木破军声音冰冷无比。

  “那你就试试?”炎阑冷喝。

  双方对峙,眼看,一场激烈的大战就要爆发。

  “够了!”

  这时,一道淡淡的声音从玄元剑派深处响起,不怒自威。

  “掌门!”

  炎阑,端木破军,还有那些银袍长老脸色一变。

  唰!唰!…

  四大光芒划破虚空,瞬间就出现在广场上空,四道身影浮现而出。

  为首的一人,正是玄元剑派掌门,林雪意。

  他身后,跟着三个身穿金袍的老者,都是金袍长老。

  玄元剑派掌门一出现,眉头一皱,随手一挥,一股柔和的力量产生,涌向正在交战的陆鸣与端木麟两人。

  两人的攻击消散于无形,身体像被什么东西推着,向后而退。

  “掌门,请你不要阻拦,让我杀了这个贱种!”

  端木麟狂吼,身上尽是杀机。

  “你个自不量力,自以为是的垃圾,以为我会怕你?谁杀谁还不一定呢?你真以为自己有多天才,在我眼中,你就是个垃圾。”

  陆鸣冷冷的回敬了回去。

  “贱种,砸碎,我要宰了你!”

  端木麟怒吼。

  “够了!”

  玄元剑派掌门再度一声轻喝,这一喝,看似不重,但却在陆鸣与端木麟耳边响起,如雷霆一般震动轰鸣。

  两人脸色一变,没有在说话。

  “掌门,你来的正好,陆鸣这个孽畜,先是杀我端木家族数十人,然后又胆大包天的杀上白虎院,众目睽睽之下,又杀我白虎院十几个大武师境的高手,甚至还有首席长老!”

  “如此大逆不道,丧心病狂之徒,一定要死,求掌门让我亲手毙了他。”

  端木破军向掌门行了一礼道。

  “端木破军,你不要在此乱盖帽子,我说了,先弄清缘由再说。”

  炎阑也一抱拳,然后看向陆鸣,道:“陆鸣,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先前,你是不是杀了端木家族数十人。”

  炎阑说的先前,当然是指来白虎院之前。

  “不错!”

  陆鸣直接承认。

  此一出,满场哗然,端木破军一喜,炎阑一惊。

  而穆兰等人露出一丝急色。

  端木破军道:“掌门,你看,陆鸣自己都承认了。”

  “我是承认了,但你就不问问我是在什么地方杀的?”

  陆鸣冷笑道。

  “管你在什么地方杀的,你杀我端木家族的人是事实!”

  “呵呵!”陆鸣了冷笑,懒得鸟端木破军,道:“是在我的家族,陆家,端木家族的人在陆云雄的带领下,屠杀我陆家之人,还要杀我的母亲,试问,这些人,该不该杀?”

  陆鸣没有对着端木家族的人说,而是对着四大院其他人,还有掌门。

  “什么?有此等事?”

  全场大惊,纷纷把目光投向端木破军。

  “可恶,端木破军,你们端木家族真是好大的权利,居然擅自残害门下弟子的家人,简直是禽兽不如,换作是我,我也杀!”

  炎阑须发皆张,怒视端木破军。

  “胡扯,陆鸣你这是胡扯,污蔑我端木家族,该死!”

  端木破军怒喝。

  “污蔑?你们端木家族弟子的尸体还在我陆家躺着,要不要去看看?”

  陆鸣嘲讽道。

  端木破军脸色有些难看,道:“就算有此事,但也可能是他们听信了谣,被蛊惑了,你发现了情况,应该先回到宗门禀报,宗门自然会去调查,但你却私自动手,将他们击杀,其心可诛。”

  “哈哈哈!”

  问此,陆鸣大笑起来,而后道:“端木破军,你的意思是先让我不管我家人的死活,让你端木家族的人杀我陆家之人,杀我母亲,而我则先回来禀报,然后再做定夺,你他么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或者,你的智商本来就这么点?”

  陆鸣充满不屑的声音如一阵风暴,传遍全场。

  全场的人倒吸凉气,陆鸣居然敢骂端木破军?

  说端木破军脑袋被驴蹄了?

  胆子也太大了吧?

  “小畜生,你…你说什么?”

  端木破军气的浑身发抖,一张老脸都憋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