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鸣至尊神殿 第485章 神荒之上,天下唯一

小说:陆鸣至尊神殿 作者:陆鸣陆瑶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0 09:57: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陆云天,不,陆老爷,不,不,陆伯父,陆大叔,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啊!”

  秋长空看到陆云天,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

  “哈哈,秋长空,你还有脸叫我饶了你,哈哈,你终于落到今天这个下场,真是苍天有眼啊。”

  陆云天大笑。

  “陆伯父,陆大叔,以前,是我的错,是我有眼无珠,是我利欲熏心,被蒙蔽了双眼,我错了啊,求你看在我年少无知的份上,饶我一条狗命吧!”

  秋长空哀嚎连连,简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啊,叫的凄惨无比。

  这一点,陆鸣还是挺佩服的,泪眼鼻涕,居然说流就流。

  “秋长空,给我闭嘴,你简直丢我秋家的脸。”

  一旁,秋无阳大吼。

  “老家伙,你才闭嘴,秋家算什么东西,值几个钱,别跟我提秋家。”

  秋长空大叫。

  “你...”

  秋无阳差点被气的吐血,胸口一阵起伏,眼中,尽是失望之色。

  这个,还是他秋家千年一遇的天才吗?简直就是丢人。

  “老家伙!”

  忽然,秋长空眼睛一狠,挣扎的起身,从自己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向着秋无阳走去。

  陆鸣,林雪意等人目光一闪,并没有出手。

  “孽畜,你想干什么?”

  秋无阳大吼。

  “干什么?一切都是你的错,去死吧!”

  秋长空眼中,露出狠辣之色,手中的匕首向着秋无阳刺去。

  秋无阳怒吼的一翻滚,避过了这一刺,但秋长空立马又刺出一剑。

  这一次,秋无阳再也避不过,匕首直接从后心刺了进去,鲜血直流。

  “孽畜,孽畜啊!”

  秋无阳嘶吼,眼中尽是绝望与不甘,还有不可思议。

  他简直难以相信,秋长空居然会杀他。

  最后,他发出一声不甘的大吼,就此气绝。

  一旁,林雪意,凌破天等人,眼神复杂无比。

  秋无阳,这个烈日帝国的一方霸主,一代半步王者,几乎统一烈日帝国的枭雄,最后,居然被自己最看重的后辈击杀,当真凄惨。

  “陆鸣,陆伯父,你们看,我是真心悔过的,秋无阳我都杀了,我求求你们,就放过我吧!”

  秋长空跪在地上,大声求饶。

  “这样的人,我要是绕过你,苍天都不答应。”陆云天眼中,迸发出杀机。

  咻!咻!...

  陆鸣一弹指,真元凝聚出四杆长枪,飞了出去,将秋长空的四肢钉在地上。

  秋长空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

  陆鸣手一动,一把战剑出现,道:“爹,秋长空的命,就交给了!”

  陆云天,曾经被秋长空抓住,折磨了八年,这世间,最应该杀秋长空的,只有陆云天。

  而且,陆鸣也知道,陆云天心里,也一直有这个心结。

  “好!”

  陆云天接过战剑,大步向秋长空走去。

  “不要,陆大叔,不要杀我啊!”

  秋长空依然在求饶。

  “闭嘴,陆大叔,你也配叫,死!”

  陆云天冷喝,战剑斩出,秋无阳的人头,高高的飞了出去。

  呼...

  一剑斩杀秋长空后,陆云天好像如释重负,长长呼出一口气。

  “鸣儿,多谢你,让我斩杀了秋长空!”

  陆云天对陆鸣道。

  “爹,你我父子,何须谢,这是我应该做的,可惜,这一次,我还是没能找到能让爹恢复的宝物。”

  陆鸣一叹道。

  “哈哈,鸣儿,无需强求,看到你如今的成就,爹已经很满足了。”

  陆云天哈哈一笑道。

  “咦?爹,娘,怎么没看到秋月?”

  陆鸣有些好奇的问。

  从一开始,陆鸣就没看到秋月,这很奇怪。

  发生这样的大战,秋月不可能离开陆云天与李萍身边才对。

  提到秋月,陆云天与李萍,脸色微微一变。

  两人脸色的变化,陆鸣自然注意到了,心里不由一突。

  难道秋月,出了什么事了?

  陆鸣心里不由的有些焦急起来。

  “爹,娘,秋月,她怎么了?”

  陆鸣问道。

  “鸣儿,放心,秋月她没事!”

  李萍连忙道。

  “那怎么不见她?”

  “哎,这件事说来话长,鸣儿,我们先回住所,再细说吧!”

  陆云天一叹。

  “好!”

  接着,陆鸣一挥手,和陆云天,李萍,回到了他们住的别院中。

  外面的事情,暂时交给林雪意他们处理就行了。

  回到别院中,陆鸣,陆云天,李萍三人,在院子中的石凳坐下。

  “鸣儿,就在三个月前,秋月已经离开了。”

  李萍一叹,眼神中,有些不舍。

  “离开了?她去哪里了?”

  陆鸣问道。

  “鸣儿,事情是这样的,大约三个月前,突然出现一个中年妇人,说是看中的秋月的天资,说秋月的血脉刚好适合传承她的衣钵,要收秋月为徒,带秋月离开此地。”

  陆云天解释道。

  “啊?有这样的事?”

  陆鸣有些惊奇。

  “是啊,按照那个中年妇人的意思,她在游历天下,就是为了寻找到一个适合传承她衣钵的传人,她根据血脉的共鸣,才找到秋月的,一定要收秋月为徒,开始,我们和秋月,都是不同意的,但后面,那个中年妇人展露出惊人的手段。”

  “她一挥手,本来是白天,却突然成为了黑夜,最惊人的是,她能撕裂空间而行,简直是神仙手段,看到对方如此不可思议的手段,我决定,就让秋月跟着她走,毕竟,这样对秋月,也有好处。”

  陆云天道。

  “什么?挥手间,白天变为黑夜,还能撕裂空间而行?”

  陆鸣震惊无比,这是什么手段,太过恐怖了。

  “是啊,可是,秋月那丫头,一心想等你回来,不愿拜师,最后,被那个中年妇人强行带走了。”

  陆云天道。

  “被强行带走?”

  陆鸣眼中,闪过一丝冷色。

  “是啊,不过鸣儿你不用担心,我看那妇人,是真心想收秋月为徒的,应该不会为难秋月的。”

  陆云天道。

  虽然这么说,陆鸣心里依然很不舒服。

  难道一辈子见不到秋月了?

  “爹,娘,对方有没有留下什么消息?说过对方是什么宗门的人吗?”

  陆鸣问道。

  “对方只留下一句话,那就是‘神荒之上,天下唯一。”

  陆云天道。

  “神荒之上,天下唯一?这是什么意思?”

  陆鸣一怔,露出思索之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