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鸣至尊神殿 第653章 血脉武技

小说:陆鸣至尊神殿 作者:陆鸣陆瑶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0 09:57: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血焰掌!”

  血刚一掌拍出,空气炸裂,甚至化为液体,一只血色的掌印,向着陈刀轰去。

  铿!

  陈刀出刀了,刀光耀眼无比。

  但这一次,陈刀的刀光,并没有劈开血色掌印,反而刀光被血色掌印击散。

  陈刀脸色一变,怒喝一声,第二刀暴斩而出,比第一刀更强。

  但血刚血色掌印又到了,一掌接一掌,霸道至极。

  陈刀连续出刀,第六刀,第七刀...

  很快,出到第七刀,之前,他就是出到第七刀,就斩杀了灵龟上人,但现在,他出到第七刀,却还落在下风。

  陈刀怒吼,第八刀,第九刀暴斩而出。

  刀光璀璨,劈开了掌印,但后续的掌印无数,连绵不绝。

  第九刀斩出之后,陈刀的身体,疯狂后退。

  “血脉武技,那是天级上品的血脉武技,陈刀要败亡了。”

  看台上,有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惊呼出声。

  “什么?对方居然领悟了血脉武技。”

  许多人大惊。

  “血脉武技吗?”陆鸣低语。

  所谓血脉武技,就是武者从自身血脉中领悟的武技。

  武者的血脉,蕴含无尽财富,远远不是单纯的血脉爆发那么简单。

  武者从自身血脉中领悟的武技,那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武技,与自身最为契合,修炼起来,得心应手,威力也极为强大。

  修炼别人的武技,那终究是别人的,怎么可能能与自身的血脉武技相提并论。

  比如,两个武者,同修天级上品武技,都修炼到第六个层次,但一个修炼的是从自身血脉的领悟的血脉武技,那威力,起码要比修炼别人的武技强五成以上,甚至强十成以上,都是有可能的。

  相差太大了。

  但是,想要从自身血脉中领悟出血脉武技,太难了,需要得天独厚的天赋,而且,血脉等级越高,领悟的血脉武技的级别,可能就越强。

  从自身血脉中,不仅仅能领悟出武技,还能领悟出秘术,叫做血脉秘术。

  比如陆鸣见过的秦青衫,圣星辰,都是领悟了血脉秘术。

  而谢念卿,一掌打出,会出现一只绝美手臂,轰向对方,那就是血脉武技。

  但陆鸣到现在,还没有领悟出血脉武技。

  第一个,九龙血脉其实不算是他自身的血脉,而是以一滴九龙精血觉醒的,想要从中领悟血脉武技,很难。

  其实吞噬之力,可以算是九龙血脉的一种奇特的血脉秘术了。

  而第二血脉,一直有迷雾遮挡,陆鸣即便想领悟,都不能。

  特别是特殊血脉,领悟的血脉武技,更加强大。

  特别是自然类血脉。

  比如火焰血脉,领悟火焰类的武技,刚好能和火之意境配合,威力自然更强,这一点,其他如妖兽类血脉,是比不上的。

  而血刚,领悟的是血之意境,在配合有关血的武技,威力当真极为强大。

  “死吧!”

  血刚大步向前,血之意境弥漫,将陈刀笼罩,陈刀甚至有一种感觉,他体内的血液,都在慢慢枯竭。

  血之意境,一种特殊意境,威力极为强大,霸道无比,若是被血刚融合血之意境的招式击中,直接就能吞噬血液,使对手血液枯寂而死。

  “破开!”

  陈刀的刀光,再次斩出,但无用,完全被压制了。

  “大哥,大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陈昭的脸色惨白,担忧无比。

  他大哥,可是他的靠山啊,他其实也只是火焰商会的一个护卫而已,就是因为他大哥,他在火焰商会地位特殊,能够接近骆欣,甚至追求骆欣。

  若是他大哥一死,他区区一个普通的武王七重,在暴乱星海这样的地方,就什么也算不上了,在火焰商会,只能沦为普通护卫。

  他大哥,就是他的一切啊。

  现在他大哥危险了。

  “陈刀大哥!”

  骆欣双手也紧紧的握着一起,紧张无比。

  陈刀,是火焰商会的一员大将,甚至可以说是第一强者,在火焰商会,陈刀就是最强的。

  陈刀要是死了,火焰商会,将损失惨重。

  “怎么办?怎么办?”

  骆欣焦急无比。

  轰!轰!...

  血刚的攻势越来越强,陈刀,已经疲于应付了。

  “我认输,我认输!”

  陈刀大叫。

  “认输?我不允许!”

  血刚冷笑。

  “别以为你杀的我!”

  眼见认输不行,陈刀长啸,乱发飞舞,他身上的气息,居然提升了一小截。

  他人刀合一,化为一道璀璨的刀芒,冲天而起,陈刀,打算逃走。

  “想逃,哪有那么容易!”

  血刚化为一道血光,追击而上,一掌轰出。

  碰!

  陈刀被一掌击中,大口的咳血,但他顾不得伤势了,亡命飞逃,向着一边看台飞去。

  血刚急追。

  “我给你两百万极品灵晶,放过我,不然,我一心逃命,你未必能杀的了我。”

  陈刀大吼,开始求饶了,化为刀光,拼命的在四周飞逃。

  “无胆鼠辈,五百万极品灵晶,一块都不能少!”

  血刚怒吼。

  “五百万就五百万!”

  保命要紧,陈刀也顾不得,扔给了血刚一个储物戒指。

  血刚接过,心神一扫,随后停下了追杀。

  “算你命大,真是无趣!”

  血刚没有追击,返回了战台。

  陈刀化为一刀刀光,飞回了看台上,抓出一把丹药,吞入口中,现场就开始疗伤起来。

  总算活下来了,骆欣与陈昭松了一口气。

  虽然,过程很丢人。

  “一山还比一山高!”

  陆鸣轻语。

  陈昭面红耳赤,陆鸣这话,明显是说给他听的。

  “哼,我大哥好歹取得八连胜,碰到一个更强的,有什么好奇怪的,你要是上去,恐怕没两场,就死在上面了。”

  陈昭依然嘴硬。

  “是吗?”

  陆鸣淡淡一笑,对谢念卿道:“我们走吧!”谢念卿诧异的看了陆鸣一眼,然后跟着陆鸣,起身向外走去。

  “哼,无胆之人,终究不敢上场!”

  陈昭嘲讽道。

  唰!

  陆鸣突然转身,一巴掌扇出。

  啪!

  一巴掌,直接扇在陈昭的脸上,血水混夹着牙齿飞溅,陈昭的一边脸,瞬间就高高隆起。

  他懵了,愣愣的看着陆鸣,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歇斯底里的怒吼道:“你...你敢打我?我要叫我大哥杀了你,杀了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