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鸣至尊神殿 第1845章 秋月失忆的真相

小说:陆鸣至尊神殿 作者:陆鸣陆瑶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0 09:57: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陆鸣,我说你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干嘛?你是想趁机接近秋月师妹,我告诉你,秋月师妹已经名花有主,你不要再来纠缠了!”

  于峙呵斥。

  陆鸣眉头皱了起来,他已经耐着性子,好相说了,但对方却故意刁难。

  碰!

  陆鸣猛然踏出一步,铺天盖地的气息,向着于峙压了过去。

  于峙脸色大变,大吼道:“你想干什么?想强闯我唯一圣殿,大胆,来人,给我击杀此人!”

  在神元帝国考核之时,他屡屡在陆鸣手上吃瘪,早就怀恨在心,此时有机会,自然要抓住机会,击杀陆鸣。

  随着于峙的声音响起,唯一圣殿中,爆发出几道强大的气息,几道身影,破空飞出,向着这边飞来。

  每个身影,身体周围,都有一条大河环绕,那是法则之河,几道身影,全部都是准帝级的人物。

  “住手!”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响起,充满了无上威严。

  于峙,还有那几个青年,包括那几个准帝,脸色都是一变,停下了身形,对着唯一圣殿深处躬身一拜,道:“冰幕太上长老!”

  “带陆鸣进来见我!”

  那道声音又响起。

  于峙脸色微微一变,看来这里的情况,被冰幕太上长老知道了。

  “小子,今日算你走远!”

  于峙冷冷的给陆鸣传音,然后踏步离开。

  “陆鸣公子,请随我来,冰幕太上长老要见你!”

  一个守门之人道。

  “欧阳,你先回去吧,无需等我!”

  陆鸣对欧阳无双道。

  “不急,我在这等等无妨!”

  欧阳无双微微一笑,他是怕陆鸣进去后出了什么意外,有他这个神元帝国的太子在此,对方也会有所顾忌。

  陆鸣没有多说,和守门之人向着唯一圣殿深处走去。

  唯一圣殿重重殿宇,一眼望不到边,他们绕过很多殿宇,来到一座不大的殿宇前。

  “这就是冰幕太上长老的居所,你进去吧!”

  守门之人罢,转身离去。

  陆鸣推门走了进去,大门里面,是一个小院子,一道身影,背负着双手,背对着陆鸣,站在那里。

  陆鸣关上大门,来到这道身影身后,抱拳道:“晚辈陆鸣,拜见冰幕前辈!”

  嗯!

  这道身影点点头,转过身来,是一个中年美妇。

  “我听说,你在神元帝国考核之时,曾说你是秋月的少爷,可为真?”

  中年美妇开口,同时,一股可怕的气息弥漫而出,锁定陆鸣。

  这一刻,陆鸣仿佛被一个无比恐怖的存在盯上了,好像对方动念之间,他就要灰飞烟灭。

  陆鸣的后背,渗出了冷汗,这是身体下意识的反应。

  这个中年美妇,绝对是一个无比可怕的人物,修为深不可测,陆鸣感觉自己一切都被看透了,只要有一句假话,他毫不怀疑,对方会直接将他抹杀掉。

  “前辈,晚辈所,句句属实,晚辈来自神荒大陆烈日帝国陆家,当初前辈在神荒大陆带走秋月之时,不是留下一句话吗?神荒之上,天下唯一!”

  陆鸣不卑不吭的回答。

  冰幕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之色,但目光却更加冰冷,道:“看来你说的没错,那么说,你这次来,是想带走秋月,让他重新做你的侍女,服侍你了?”

  “前辈误会了,晚辈从未将秋月当成侍女,秋月与晚辈一起长大,晚辈一直将秋月当成自己的亲人!”

  陆鸣回道。

  听到陆鸣此,冰幕的身上的气息,才收敛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丝暖意。

  陆鸣暗中长呼一口气,对方太可怕了,那一缕汽机,让陆鸣受到了恐怖的压力。

  冰幕好奇的打量着陆鸣,道:“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能从神荒走出,并取得这样的成就!”

  陆鸣在神元帝国考核之事,他已经知道了,关乎到她弟子秋月,她岂会不知?

  对此,她真的很惊讶,陆鸣居然能从神荒走出,来到元陆,并且取得如此惊人的成就,力压古阳圣地诸多天骄,这简直不可思议。

  当初,她带走秋月时,留下‘神荒之上,天下唯一’八字,只是随口一说,根本没想到,会有人真的能找来。

  “前辈过奖了,晚辈也只是运气好而已!”

  陆鸣谦虚道。

  “运气,呵呵,我也从来没听说,有谁靠运气,就能走到这一步的,好了,你这一次来找我,是不是想要问秋月之事?”

  冰幕道。

  “是的,前辈,秋月为什么完全忘记了我,而且我提当年之事,她也完全不记得了?秋月到底出了什么事?”

  陆鸣问出一连串的疑问。

  “秋月是被人剥夺了记忆!”

  冰幕叹了一口气。

  “什么?被剥夺了记忆?”

  陆鸣一惊,眼中闪过冷光,到底是谁?而却连记忆都能剥夺,这是什么手段?

  “不错,对方是大罗天宗第一天骄罗苍穹,一个王体,掌控王道法则之一的剥夺法则,剥夺一切,连记忆,都能剥夺!”

  冰幕道。

  “为什么?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鸣目光更冷了。

  “因为罗苍穹喜欢秋月,一直追求秋月,但秋月早已心有所属,那个人就是你,她一直相信,你会来找她,她又岂会理会罗苍穹的追求?”

  “所以罗苍穹一怒之下,将秋月以前的记忆剥夺了,凡是关于神荒大陆的记忆,全部剥夺,只留下她在元陆的记忆,他要让秋月忘记你,然后接受他!”

  冰幕道出了真相。

  “该死!”

  陆鸣双拳紧握,冰冷的杀机弥漫而出,他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

  秋月的记忆,居然是被人剥夺的,而理由,却是因为秋月早已心有所属。

  简直可笑,简直该杀!

  “前辈,你身为秋月的师尊,秋月被人如此对待,你不为她报仇吗?”

  陆鸣直视冰幕,隐约有一丝怒意。

  “我当然想为秋月报仇,我曾一怒杀到大罗天宗,但最后还是退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那是因为,罗苍穹的爷爷,是一尊大帝,以前只是传说,但那一次,我亲眼见到了,罗苍穹仗着自己的爷爷是大帝,无法无天,但无人敢动他!”

  冰幕开口,声音中,透露着无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