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鸣至尊神殿 第1939章 不好意思,打多了

小说:陆鸣至尊神殿 作者:陆鸣陆瑶小说 更新时间:2020-08-10 09:57: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陆鸣开口,松才如梦初醒一般,反应过来。

  “你...你这狗东西,你到底施展了什么妖术,你居然让明炎国圣人下跪,你好大的狗胆,你给我等着,这件事,没完!”

  罢,松转身就走,就要离开。

  陆鸣太诡异了,居然能让圣境强者下跪,他感觉心里发毛,想要先返回国都,禀告他父亲,然后派高手来狠狠的报复。

  “我让你走了吗!”

  陆鸣的淡漠的声音的响起,身形一动,就出现在松身前,冰冷如刀的眸光扫向松,让松脸色大变,不由的连退几步。

  “你想干什么?”

  松大喝。

  “跪下,自掌嘴巴!”

  陆鸣淡淡开口。

  “你敢?小子,你敢动我?你明白有什么后果吗?”

  松大喝。

  “哦,会有什么后果?”

  陆鸣玩味的道。

  “狗东西,你给我听好了,我爹是国师,我姐姐是陛下最宠爱的皇妃,你敢动我试试?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灭你九族!”

  松大喝,目光森冷的瞪着陆鸣,他不相信陆鸣敢动他。

  但他话音刚落,陆鸣就一巴掌挥出。

  这一巴掌,快的不可思议,松根本躲不开。

  啪!

  清脆的巴掌声,传遍四方。

  松整个人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了几十圈,然后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半边脸高高鼓起,满嘴的牙齿,都被陆鸣打飞了出去。

  松懵了!

  其他人也懵了。

  陆鸣,居然真的敢打松。

  这胆子,还真的大啊。

  “啊啊啊,狗东西,你敢打我,我要你死,我将你扒皮抽筋!”

  松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

  刚才,他杀气腾腾的过来,要杀陆鸣,最后,他的几个手下,莫名其妙的跪在陆鸣面前,现在,陆鸣居然敢扇他的巴耳光。

  这是奇耻大辱,他恨不得将陆鸣大卸八块。

  “掌嘴!”

  陆鸣冷漠开口,凌空一巴掌抽出,一只圣力凝聚的巴掌形成,狠狠的抽在松的脸上。

  松的身体又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了好几圈,在陆鸣的劲力控制下,摔落在地,刚好跪在那里。

  “我刚才说了,要你十倍还回来,你抽了一巴掌,我便抽你十巴掌!”

  陆鸣冷漠开口,再度挥手,又连续抽了十巴掌。

  连续抽了十巴掌,松完全变成了猪头,脸肿的不像样了。

  “不好意思,多抽了两巴掌!”

  陆鸣撇撇嘴道。

  加上之前的两巴掌,总共十二巴掌了。

  噗!

  松怒极攻心,一口老血喷出。

  这简直欺人太甚。

  唰!

  此时,远处一道虹光极速飞来,落在地上,是阮天蛟赶到了。

  她接到消息,便匆匆赶来了,当她看到这样一幕,也颇为无语。

  这松,居然敢对陆鸣动手,真是找虐,她匆匆赶来,倒不是为陆鸣担心,而是怕陆鸣一怒之下,杀了松。

  松毕竟是国师之子,死的话,会有麻烦。

  “天蛟,你来的正好,这陆鸣,他是奸细,居然敢动手打我们明炎国的高手,你快叫人,将他拿下,废了他的修为,带回国都审问!”

  看到阮天蛟,松又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

  阮天蛟暗暗摇头,这松,还真是死性不改。

  “松,我早就告诉过你,陆鸣是我的客人,不是奸细,而且这件事,完全是你先动手的,纯属咎由自取!”

  阮天蛟淡淡道。

  “你...你说什么?我咎由自取?阮天蛟,你们这对狗男女,给我等着!”

  松怒火冲天,留下几句狠话,踉踉跄跄的走了。

  “滚!”

  接着,陆鸣一挥手,松的几个手下,身体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然后狼狈的爬了起来,逃之夭夭。

  “陆鸣,多谢你没有杀松!”

  阮天蛟向陆鸣一抱拳,她也明白,陆鸣没有杀松,多半是为了她着想。

  陆鸣微微一笑,道:“我打了松,不会连累你吧?”

  “不会,我毕竟是明炎国五大元帅之一,松还奈何不了我!”

  阮天蛟摇头道。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之后,阮天蛟继续训练军队,陆鸣每日修炼,等过十多天,便和阮天蛟前往国都。

  时间一晃,便过了七日。

  这一日,国都来人,带来皇帝的圣旨。

  阮天蛟率人接旨。

  前来传旨的,是一个干瘦老者,此时眯着眼,露出一丝微笑,道:“天蛟元帅,恭喜啊,陛下下旨赐婚,将你许给松公子,不日完婚!”

  “什么?”

  此,如晴天霹雳一般,让阮天蛟愣住了,还有阮天蛟的部下,也愣住了。

  皇帝赐婚,将阮天蛟许给了松?这怎么可能?

  “超大人,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乃一军元帅,陛下岂会轻易赐婚?”

  阮天蛟问。

  超大人脸色一沉,道:“陛下亲口下旨,并且已经昭告天下,岂会有错?”

  “该死,肯定是松,他回去和陛下说了什么?”

  “多半是他那个姐姐,清妃,是她蛊惑了陛下!”

  阮天蛟的几个部将都大怒。

  这件事不用说,肯定是松搞的鬼。

  松追求阮天蛟,但阮天蛟从来不给松好脸色,七日前,松被陆鸣教训,肯定怀恨在心,回到国都后,不知道和皇帝说了什么,不然皇帝岂会突然赐婚?

  “天蛟元帅,还不接旨,叩谢陛下大恩!”

  超大人冷幽幽的道。

  “超大人,请回吧,请恕我无法接旨!”

  阮天蛟沉着脸道。

  “什么?你不接旨,阮天蛟,你想抗旨不成?”

  超大人冷冷呵斥。

  “抗旨又怎么样?那昏君,真是越来越糊涂了!”

  一个部将冷冷道。

  “大胆,放肆,敢辱骂陛下,这是死罪!”

  超大人指着那个部将大喝。

  “我看,先死的是你!”

  那部将身上弥漫出冰冷的杀机,眼神冰冷的看着超大人。

  超大人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脸色惨白,浑身冷汗直冒。

  若是阮天蛟一怒之下造反,将他杀了,他死的可就冤枉了。

  “超大人,请回吧,这圣旨,我不会接,我会亲自回国都,找陛下问个清楚!”

  阮天蛟冰冷开口,超大人如蒙大赦,灰溜溜的离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