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北,京家

  京牧野回屋将行李收拾好,出了一身热汗,简单冲了个澡,他还想着要见姐姐男朋友,是不是要穿得严肃些。

  不能让他小瞧了。

  他翻找半天,自己居然没有一件霸气侧漏的衣服?

  下楼去冰箱取了瓶可乐,刚拧开喝了口,那透心凉的酸爽,让他通体舒畅,忽然听到地下室传来一声闷响,像是东西掉落的声音。

  那里面放置的都是摄影专业设备,都不便宜,他急忙跑过去,却已京寒川从地下室出来,“爸。”

  “嗯。”京寒川点着头,四目相对时,某少年忽然觉得后颈凉嗖嗖的——

  他爸心情似乎不大好啊。

  “刚才……”

  “手滑,摔了个东西!”

  京牧野偏头看了眼,这里面光线本就暗,他只看到一个相机掉在地上,他爸怎么回事?东西掉了也不捡起来?

  手滑?

  他一脸问号。

  不过他姐要带男朋友回家,女儿可能要嫁人了,心情不好的必然的,为了安慰他,他走过去,“爸,要不要我陪你去后院钓鱼?”

  他喜欢钓鱼,可能会让他心情好些。

  没想到却换来父亲的死亡凝视,某少年傻眼了,活像要把他沉塘一般。

  “别和我提钓鱼。”

  “哦——”他低头喝着可乐,不明所以。

  他姐总要嫁人的,至于这么大反应?

  “那个……待会儿那个人要来,我们需不需要准备什么啊?”京牧野捏着可乐瓶,说真的,这人可能会是他未来姐夫,他还有点小亢奋。

  “准备?”京寒川蹙眉,“是该准备。”

  他抬手,示意身侧的京家人,“把家里人都叫齐了,待会儿接客。”

  少年继续喝可乐,搞什么?

  这么大阵仗,这会把人吓着吧。

  云锦首府

  傅欢还没放假,不过今日家中也有客人到访,是难得回京的——傅聿修。

  他们一家昨天回京的,夫妻俩买了礼物来给傅沉送礼,前几天就打了电话预约时间,傅沉今日不去公司,所以两人选了今日过来。

  都这么些年了,傅聿修在事业上不算有大成,混得也不错,有了孩子之后,人也稳重了些,只是孩子去外婆家了,没跟着一起来,“三叔,你们这是……要出门?”

  “去一趟京家。”傅沉难得穿了称身合体的西装,他平素去公司,都不会穿得如此庄重。

  今天居然还系了领带,反常啊。

  “送礼?”傅聿修看桌上放置了不少礼物,都是包装精美。

  “嗯。”傅沉没道明真正原因。

  “我也在想什么时候去给六爷送礼……”其实傅聿修与京寒川他们关系本就一般,只是逢年过节,这关系网总是在的,而且京家刚回来,肯定要表示一下。

  “要不,你和我一起去?”傅沉忽然开口。

  傅聿修受宠若惊,因为他家三叔,从不会主动邀请他做任何事。

  宋风晚坐在一侧,当时就抵了他一下,压着声音说道,“你搞什么啊!”

  “聿修?”傅沉却并不理会她。

  “不用,我们礼物都没带,还是回头自己去吧。”

  傅聿修是怕了傅沉,他可是从小在傅沉的淫威下长大的,一肚子坏水的人,突然和你示好,难道不会觉得后颈发冷?

  “没关系,我们约了傍晚,时间还早。”

  “真不用,我们晚上要去接孩子。”

  傅聿修夫妇又闲聊了几句,方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他还和妻子说“真是奇了怪了。”

  “怎么了?”

  “三叔以前不会这样的,你说是不是他年纪大了,所以性子也变得温和些?”傅聿修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知道疼惜小辈?”

  “可我还是觉得害怕,还是离他远点,我比较安心。”

  他的妻子没作声,总觉得整件事透着古怪,方才宋风晚分明是想阻止的,三叔三婶,今天好奇怪,而且他们和京家那么熟了……

  去他们家,没必要准备那么多礼物,穿得如此隆重吧。

  那种感觉,就像是要去给领导或者上级送礼。

  她心底怀疑,却没说出想法,可能是自己想太多。

  ……

  这二人刚走,宋风晚就质问傅沉,“你把他扯进来干嘛?”

  “人多,看着有气势点。”

  “他居然拒绝了我,这傻子终于聪明了一次。”傅沉摩挲着佛珠,有些失落,可惜了,没把他拽下水。

  “他不是聪明,是被你吓了太多次,压根不敢接受你突如其来的好意!”

  傅沉没作声,自己这些年对他不够好?

  够慈祥,够和蔼了吧,胆子这么小。

  今日严迟与怀生皆不在,就像是说好了一样,一大早就出去了,中饭都没回来吃,明显是察觉到异样,出去避难了。

  傅钦原从楼上下来,他今日也是穿了一身极为规整合寸的西装,搭配暗蓝色领带,精细到了袖扣,还搭配了一块海洋蓝的腕表,低调又精致。

  “这身衣服挺好。”宋风晚走过去,稍微给他整理了下边角领口,“待会儿到了京家,你说话注意点。”

  “要是他们挑剔一些什么,或者是语气不好,你也别反驳,这是很正常的。”

  “你想娶人家姑娘,一辈子的事,挑剔些正常。”

  傅钦原点头。

  傅沉坐在一侧,摩挲着佛珠,思量着其实应该听宋风晚的意见,出去过中秋才对。

  按理说,初次登门拜会女方家长,傅沉与宋风晚不去也没关系,只是两家这么熟,也不能走正常路线。

  此时还没到出发时间,三个人坐在客厅等待着,气氛古怪。

  “爸,您觉得我还需要注意什么,或者准备什么东西?”

  “多买几份保险,皮绷紧!”

  傅钦原挑眉,“您对我就这么没自信?笃定六叔他们不喜欢我?”

  “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傅沉不是觉得自己儿子不够优秀,而是太了解京寒川。

  约莫下午四点多,京星遥打了电话过来,约了在距离京家很近的商场碰面,然后一道过去。

  宋风晚深吸一口气……

  好紧张怎么回事!

  而此时他们完全不知,紧张刺激得还在后面。

  京牧野回屋后,还是觉得自己衣服不够霸气侧漏,在衣柜里选了半天,挑了件略显成熟稳重些的,正照着镜子,电话来了。

  “外公——”

  打电话的是许爷,许家自然是知晓他今天回京。

  “要不要来外公家吃晚饭?”许爷也是想外孙的。

  “今天家里有事,明天我去看您。”

  “这才刚回来,能有什么事?”京家人丁少,亲朋好友更是不多,平素没什么交际应酬。

  “我姐今晚要带男朋友回家。”

  许正风愣了几秒钟,“男朋友?谁啊?”

  “我也没见过,不知道是谁,她没说。”

  “什么时候见面?”

  “傍晚,估计五六点吧。”这件事京星遥既然是大大方方和家里人说的,京牧野自然觉得让外公知道也没什么关系,都是自家人,没必要藏着掖着。

  许正风垂眸看了眼腕表,京许两家盘踞南北,此时过去,应该还来得及。

  京星遥没谈过恋爱,忽然说要带男朋友回去,他自然也上心,想去看看。

  也担心她被人拐骗了。

  许尧今日正好在家,就被征用为壮丁,拉着一块儿去了,一听说外甥女要带男朋友回去,高兴地不行。

  “我们两家好久没办喜事了。”

  许爷瞥了他一眼,“八字还没一撇,对方是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还没到那一步。”

  许尧咋舌,太凶。

  许家人都生得比较斯文,可许尧却觉得自己父亲年纪越大,脾气是越发不好了。

  此刻傅家的车子已经缓缓驶入了川北地界。

  傅沉心底还想着,应付完京家,也就没事了,他哪里知道现在是前有狼后有虎。

  ------题外话------

  晚晚,你别怕,又不是你见家长捂脸

  三爷放心,给他买保险了。

  晚晚……

  小六六表示我真不是故意坑他的,我发誓认真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