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商讨如何解决那位单小姐,没想到最后全都变成夸某个人的彩虹屁,说得那叫一个天上有地下无。

  傅钦原算是郁闷着了,那个毫不认识的女人还暗戳戳的想搞事情,这边有冒出一个陈家小子。

  打开电视微博新闻,皆是关于什么国际围棋比赛的信息,以前也没看到这么多此类消息啊。

  现在一股脑儿的冒出来,真是绝了。

  宋风晚回屋的时候,还觉得有些过了,“三哥,我们刚才做得是不是过火了?太打击他了?”

  “他是我带大的,心理没那么脆弱。”傅沉说得直接。

  傅钦原是从小被打击到的,这点心理承受还是有的。

  “不过……”他话锋一转。

  “嗯?”宋风晚此时正打开电脑,在查看千江发来的信息。

  全部都是关于那位单小姐的,看履历倒是个好姑娘,不过千江能查到的,自然不止表面这点东西。

  傅沉双手撑在她放置电脑的桌前,将她整个人囿于怀里,偏头……

  尚未开口说话,呵出的气息,就好似带着火舌般。

  从她耳廓滑过,惹得她侧颈微痒,忍不住缩了下脖子。

  “你有话说话,别靠那么近。”

  傅沉偏头吻了吻她的侧脸,“钦原对陈家那孩子明显有敌意,若是下次碰面,就他要强的性子,表面上不会做什么,私底下怕是也想和他一较高下。”

  他太了解自己儿子。

  “在围棋上?”宋风晚轻哂,“那不是不自量力?”

  不是她嫌弃自己儿子,而是术业有专攻,傅钦原那方面的确是短板。

  “也许吧,今晚火上浇油,总之两人要是碰面了,那小子怕是暗戳戳会搞事情。”

  傅沉轻哂,在他心底,总觉得傅钦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还停留在“逞强好胜”的年纪。

  “那下次要是去云城碰到了,你注意点,护着点陈家那孩子不就好了。”今天这把火是他们烧起来的,不可能让那孩子平白无故被针对。

  “要不然他平白真的受了委屈,我还真觉得对不起陈叔。”

  “不过,那孩子的确很优秀。”宋风晚不吝夸奖,总之看别人家的孩子,好像都比自己家好。

  “好,下次遇到,我注意点。”傅沉点头,“晚晚——”

  “嗯?”

  “很晚了,睡吧。”

  宋风晚瞄了眼电脑右下的时间,才八点多,“哪里晚?”

  “等我们忙完就晚了……”

  傅沉若打定主意要撩你,诱惑你,宋风晚也招架不住,两人都老夫老妻了,对彼此太熟悉。

  另一边,单家

  照片寄出去了,单研菲开始忐忑不安起来,她不能自己动手,因为自己和傅钦原没有关系,她没资格出面。

  只能借别人的手,最好就是宋风晚。

  可是照片寄出去一整天,傅家那边却半点动静都没有,这让她焦躁起来。

  难不成自己这步棋走错了?

  她心底正烦躁着,约着小姐妹出来逛街,正在咖啡店等人,不安得捏着勺子搅动咖啡,连有人靠近都没注意,直至那人在自己对面坐下,她才抬头微笑。

  以为是小姐妹来了,不曾想对面那人摘了墨镜,露出一双漂亮的丹凤眼。

  眼梢微翘,潋滟灼灼。

  “傅、傅……”

  “您好,需要点什么?”服务生已经快步走来。

  “红茶,谢谢。”她声音细软,即便在京城生活多年,还透着一点江南人特有的吴侬软语。

  “傅夫人?”单研菲傻了眼,手指一抖,铁勺撞在咖啡杯上,哐当作响,就好似她此时擂鼓的心跳声。

  宋风晚没作声,直至侍者送上红茶,周围静下来才从包内翻出一个牛皮纸袋放在桌上。

  单研菲只在以前参加活动,或是电视上远远见过她,此时面对真人,你不得不承认,宋风晚生了张让女人都艳羡嫉妒的脸。

  以前是青涩,现在早已能独挡一面,自带一股子慑人的日常。

  “单小姐,这些照片是你寄给我的吧。”

  单研菲此时脑子嗡嗡作响,完全不知作何思考。

  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宋风晚顺藤摸瓜,第一个找的居然是她。

  “京城这地方不大,谁做过什么,想查并不难。”宋风晚扣着杯子,神色极淡得喝了口茶,“你寄这东西给我是什么意思?”

  单研菲怕了,她不敢暴露真实想法,深吸一口气,“我、我……我只是觉得这个人心思不单纯,想提醒您一下。”

  “傅夫人,我没有别的意思,真的,我……”

  宋风晚依靠在沙发上,神色寡淡,只是视线射过来,却又像是能把她看穿,单研菲没经历过这阵仗,已经慌了神,不知怎么解释。

  “其实你的想法我清楚。”宋风晚笑道,“这孩子我认识,挺好的,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我心底有数。”

  “不过单小姐……”

  “有些事不要轻易往外说,容易惹祸上身,清楚吗?”

  宋风晚指的自然就是那篇只有外号的八卦新闻。

  “钦原年纪不小了,早就到了该谈恋爱的年纪,他想做什么,我不会过多干预,如果人是他选择的,我也相信他的眼光。”

  她喝着茶,神情闲适的模样,就好似在闲话家常。

  “这是我们的家事,我不希望外人插手介入。”

  “单小姐,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意思就是

  我们家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操心!

  只是宋风晚说得委婉。

  “我知道。”单研菲垂着头,不敢看她。

  怎么都没想到,搬起石头没砸了那人的脚,却把自己先撞得头破血流。

  “京城这地方水很深,你还小,许多要学的,但记着一条,少说少做少出错!”

  宋风晚说着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封起来的正方形信封推给她,“不过也多些你的提醒,这个权当是谢礼。”

  她说着还示意紧跟着的千江将茶水结算,拿着装着信封的牛皮纸袋才信步离开。

  单研菲已经被吓傻了,身子一软,整个人瘫在沙发上。

  直至小姐妹来了都浑然未觉。

  “菲菲?”那人声音提高了些,看她居然在发呆,忍不住笑出声,目光落在桌上的明黄色信封上,“呦,这是什么?”

  单研菲心头大骇,不等她回过神,那人已经拆开了信封,上面烙印这一个火漆,非常考究。

  她生怕里面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被小姐妹看到自己龌龊不堪的一面,那她在这个圈子名声怕是要烂了。

  “我去——菲菲!你这……”那人兴奋惊叫,里面是一个红色邀请函。

  严氏中秋珠宝展的邀请函。

  “你从哪儿弄到的?我的天,我爸妈托人找关系,花了不少钱,也没搞到,你怎么弄到的啊?”她难以置信的看向单研菲。

  “我就说嘛,你和傅钦原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居然连这个都能搞到?”

  “听说受邀的都是设计圈,时尚圈的大咖,要不就是京城的顶级豪门,我们哪儿有机会去啊,菲菲,你这是要上天啊。”

  ……

  面对小姐妹的夸赞之词,单研菲不知怎么解释,可她来不及阻止,对面的人已经拍了照,甚至发了朋友圈。

  只要一张邀请函,在小圈子里已经足够震荡。

  不过这件事也让单研菲彻底骑虎难下,因为她不得不去参加珠宝展了。

  收到消息最快的是段一诺,因为她朋友多,人脉广,还觉得莫名其妙,这人谁啊?她从哪弄来的邀请函?

  紧随着邀请函事件,还有一段流传出,内容就是

  单研菲得到傅家青睐,与小三爷好事将近。

  段一诺当时心底那叫一个火大,这是从哪儿窜出来的玩意儿,敢和她的小姐妹抢男人!

  当天晚上就想叫了人,先去探探底,却被段一给拦住了。

  “哥?你别拦着我,我非去看看,她是个什么东西,敢和我姐抢人?”

  “圈子里流那么多,能当真?”

  “都传成什么样了?我这小暴脾气。”段一诺掐着小腰,气得不行,“星星姐肯定还不知道,要是听说,还不得气死。”

  “假的真不了,你带人浩浩荡荡冲过去,保不齐明天就会传出,你与她私交甚好,你要相信,这件事傅家那边能处理好。”段一拉着她。

  “再说,明天就是珠宝展,到时候就能看到了,不急于一时。”

  “别添乱。”

  段一诺听了这话,就急了,“什么叫添乱,我就是去探个底,知己知彼。”

  段一轻哂,“你认识那么多人,随便问一下,自然有人愿意把她资料送给你,何必自己劳神费力,况且……”

  “为了个什么都不是的人,劳师动众。”

  “掉价!”

  段一诺被一噎,他哥这话好毒,这男人,心机真重!

  “这件事你别对外说,未经证实,徒增烦恼,她与傅家关系如何,明日自然见分晓。”段一提醒她别和京星遥说。

  “我知道,你以为你妹妹真的是弱智嘛,这么喜欢传八卦?”段一诺轻哼。

  段一“我不是不信你,只是不信你的智商。”

  “……”

  单家

  听说一张邀请函,是可以带家人去的,单家人已经忙活起来,单夫人更是帮单研菲准备了许多套漂亮的礼服。

  因为受邀这件事,整个单家在小圈子里都出了名,大家还以为他们要家凭女贵,更上一层楼,无不艳羡。

  “菲菲,你看看这几套礼服,你喜欢哪个?我觉得粉色这套就很好,或者蓝色的,红色太张扬的,这黑色有点老气……”

  单夫人不停说着,单研菲却听不进去。

  她一直在反复分析咀嚼上次宋风晚与自己说的话。

  其实她并没说多喜欢那个姑娘,只说人不错,相信傅钦原的眼光,其实换个方向想一下,家丑不可外扬,就算宋风晚不喜欢,怕也不会告诉她。

  单研菲觉得自己这步棋走得当真错得离谱,真以为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也许宋风晚是想私下处理,不想摆在明面,她脑子乱糟糟的,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宋风晚肯定以为自己是个心机很重的人。

  ……

  她胡思乱想着,宋风晚却没精力管她,明日秀展就要开始了,今晚要进行最后一次彩排,然后检查所有珠宝的情况,一直忙到了半夜才回家。

  关于单研菲这件事,宋风晚完全是给了她一条退路。

  若说自己毫无察觉,怕是没有半点说服力,也算是警告了她一番,这次展出,京许两家人都会去,她若是此时生事,给了机会不珍惜,只能说……

  完全是自己作死。

  给了退路,一张邀请函,是诱惑,也是陷阱,就看她会不会往里跳了。

  她也算是做长辈的,提醒过她了,她非不听劝,一意孤行,往邪路上走,那也不能怪他们家到时候半点面子不给了。

  ------题外话------

  晚晚跟着三爷,真的好的不学,坏的东西,学了不少,吓唬一下,顺便挖了个坑给她。

  她还让三爷护着一点陈家的那孩子,唔……

  我什么都不知道!

  日常求各种票票~

  xx月票红包还有,大家留打卡,投票后,记得领红包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