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氏秀展结束,就是中秋。

  夜空圆月高悬,丹桂沁甜,将夜色都蒙上一层柔柔的亮光。

  傅家今年分外热闹,傅妧、沈侗文一家也到京过中秋,严迟、怀生也在,加上此时各家孩子比较多,凑在一起,闹腾得不行。

  傅钦原轰动网络的大型告白在网上持续升温,他也成了傅家的焦点,大家送上祝福,也想知道两人交往经过。

  做长辈的,得知小辈谈恋爱,最喜欢的问的无非是准备什么彻底定下来,什么时候订婚结婚一类。

  众人说着,总是时不时看向傅渔。

  人家心理素质很强大,任尔东西南北风,愣是岿然不动。

  众人吃了饭,傅沉等人在讨论如何给傅斯年过世,傅钦原则与京星遥打着电话,盯着几个小鬼闹腾。

  “你那边挺吵的。”京星遥笑道。

  “欢欢他们在闹,是有些吵。”

  京家都是喜静的,吃了饭,京牧野已经回房玩电脑,只有京寒川等人在客厅看晚会。

  “孩子太闹,看着烦。”

  此时傅妧正好经过,默默不说了句,“等你有自己的孩子,你可能就不会这么说了。”

  京星遥也听到了这话,登时闹得脸红。

  中秋夜,倒也热热闹闹。

  美好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隔天晚上,傅欢就要去学校上晚自习,开学综合症,她早上起床,整个人就好似霜打得茄子,整个人都蔫了。

  “这么不想上学?”宋风晚看她整个人都显得很丧,昨晚扎得双马尾,蔫蔫耷拉在两侧,可怜兮兮。

  “谁喜欢上学啊。”傅欢叹了口气。

  傅钦原看了她一眼,“你是不是作业还没写好?”

  傅欢没理他,低头吃着早餐。

  “唔?怀生和小舅怎么都不在?”傅欢吃着蛋饼,味同嚼蜡,一想到要去学校就头疼。

  “怀生说去趟学校,他明天要去西部调研,顺便要去超市买点旅行用品,据说那边蚊虫挺多,估计要多备点驱蚊水,你小舅出去游泳了……”

  傅沉今日一早也已经去了公司,严氏刚办完秀展,宋风晚进来清闲些。

  “都这么忙。”傅欢说一句话,恨不能叹三口气。

  “下午你们表哥过来,欢欢,你晚上在家和他一起吃了晚饭再去上晚自习。”宋风晚说道。

  “嗯。”傅欢今天本就不打算出门,晚自习七点开始,时间有很多。

  只是乔执初过来,也拯救不了不开心。

  “他不是说过两天来,怎么提前了?”傅钦原最近忙着谈恋爱,与乔执初联系很少。

  主要是乔执初接了活儿,就和“失踪人口”差不多,要不是他家里一直有人,始终这么久,怕是要报警找人了。

  宋风晚总是说,作为乔家人,他别的没学会,偏执痴狂古怪倒是遗传了十成十,可能是自小和乔西延斗智斗勇,这性子甚至比他父亲还狂野不羁。

  其实他们这些人,精通某一行业,多少都带着点傲气,只是乔执初在这点上被放大了。

  有天赋,少年成才,自带一股子清傲。

  小时候偷偷抽烟被抓了,他当时年纪太小,汤景瓷自然想教训他一顿,结果乔执初直接说“既然抽烟有害健康,为什么爸爸可以抽,我不可以?”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乔西延没想到自己儿子会顶嘴。

  “父母榜样不好,为什么要怪孩子?”

  乔望北坐在边上,笑疯了,给他鼓掌,“孙子,说得不错,你爸就是个坏榜样!”

  最后汤景瓷直接说了句,“这样吧,为了给孩子树立给好的榜样,西延,你从今天开始戒烟。”

  不是要训斥他儿子偷烟?为什么最后变成他戒烟了。

  乔西延抽烟习惯了,以前戒了几次,只是忙起来,需要抽烟吊着神儿,一时半儿会真的戒不了,汤景瓷让乔执初抓他偷烟,抓到一次十块钱,然后……

  他就变成了小土豪。

  反正乔执初长大后,性子也野,叛逆期时,也做过一些出格的事,父子俩没少发生争执,结果就是被汤景瓷都撵了出去。

  站在墙角晒太阳,晒月亮。

  只是这些年乔执初开始单独接活儿,父子俩各忙各的,交锋少了而已。

  用乔执初的话来说“我爸年轻时脾气就不好,老了就是个古怪的小老头。”

  乔西延真是想抽他。

  ……

  “对啊,表哥不是说过几天,等嫂子的梨园开业再来?”傅欢低头吃东西。

  “之间接了个活儿,来交货,顺便看朋友。”

  “他还有朋友在京城?”傅欢诧异。

  乔执初性子野,却也讲义气,朋友极多,傅欢小时候去吴苏,只要报他名字,到哪儿都好使。

  只是他朋友圈就在吴苏周边,近些年更是醉心雕刻,今年可能是他第一次出吴苏。

  “这个我哪儿知道。”宋风晚笑道。

  “嗳,哥,你说表哥会不会网恋,来见网友啊?”

  傅钦原轻哂,“你是不是小说电视看多了?”

  傅欢哼哼着没说话,吃了东西就上楼写试卷,她这几天忙着看戏吃瓜,的确留了几张试卷没写。

  乔执初到云锦首府的时候,傍晚时分,连沙发都没坐,打了电话提着东西就出门了,似乎是约人取东西。

  好像原本是约在云锦首府附近的万宝汇,就是段家的商场。

  傅欢听着车上下楼时,客厅只有一个黑色行李箱,“表哥呢?”

  “出去送东西了。”傅钦原坐在沙发上,正在刷微博,因为单研菲终于发道歉视频了,底下的评论可想而知,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抨击嘲讽。

  “这么急?”傅欢随手拿了个苹果啃起来。

  “你要不要去换身衣服?”傅钦原偏头打量着她,还穿着睡衣,耷拉着双马尾,显得非常散漫。

  “上学前再换,反正表哥又不是外人,怕什么!”傅欢继续咬着苹果。

  约莫一个小时后,外面传来车声,傅欢跑出去的时候,就看到一辆黑色路虎驶入大门,停在院子里,只是后面还紧跟着一辆越野,钢筋铁骨,框架特别大。

  “唔?”

  第一辆是表哥的,挂着吴苏拍照,后面那个是谁的?

  乔执初首先下车,顺手把副驾的包装盒给提了下来,而另一辆车,也紧跟着下来一个人……

  那人降下车窗,说了句,“车子停在这里可以?”

  “可以,下来吧。”

  “嗯,我再调整一下。”

  傅欢蹙眉,这声音好像有点熟。

  乔执初看向傅欢时,她立刻甜甜喊了声,“表哥——”

  “嗯。”乔执初冲他点头,而那辆车上的人,也已经推门下来,抬手关门,余光瞥见傅欢,原是一扫而过,他手中正拿着车钥匙,准备按键落锁,手指顿了下,又转头认真看了眼。

  傅欢瞳孔微震。

  怎么……

  怎么是他!

  他显然也有些意外,看了眼乔执初。

  “我姑家的妹妹,傅欢。”

  “嗯,你好。”他冲着傅欢颔首点头,又是睡衣,胡萝卜图案的……

  “你、你好!”傅欢僵硬的点头,那声音极小,有点颤,被风一吹,散在空气里,有点甜……

  傅钦原看着一直堵在门口的傅欢,“欢欢?谁来了?”

  他听得出来有不止一辆车的声音。

  “啊?”傅欢怔了下,此时才想起来,自己居然还穿着睡衣,一时又急又羞,而那人已经跟着乔执初往屋里走。

  她只能硬着头皮先走进去。

  傅钦原以为家中来了什么客人,做主人的,肯定要起身相迎。

  乔执初先进了屋,而后他身后的人才紧跟进入,四目相对……

  傅钦原蹙眉,怎么是他?

  当真是冤家路窄,世界真小。

  ------题外话------

  今天三更结束啦~

  甜甜的一天,看文之后,别忘了留打卡,投票票哈,么么

  xx月票红包还有很多,大家记得领取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