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北,京家

  落阳斜沉,笼罩着陈妄,好似落了层玫瑰粉,初秋的风,琦色吹来,有点凉。

  傅欢正认真盯着底下的拍摄现场,余光扫到身侧的人,瞥了眼。

  这人干嘛?

  一直盯着自己?

  她目视前方,过了数秒,偏头看向京牧野,“你干嘛一直看着我。”那眼神,古怪,还带着一丝戏谑,就好想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真是没想到啊……”京牧野笑得意味深长。

  “你干嘛啊!”傅欢觉得莫名,只是觉着他此时笑得特欠儿,恨不能给他一拳。

  这一幕落在陈妄眼里,加上角度问题,就好似……

  在打情骂俏。

  而他此时也听工作人员提起,知道那个少年的身份,京家的小六爷。

  此时工作人员正在调整机位和布景,段一又在另一侧接电话,也就闲聊了起来……

  “傅小姐和小六爷关系还真好,形影不离的。”

  “青梅竹马啊,感情肯定好。”

  “小六爷刚回国,两人就形影不离的。”

  ……

  其实这些人也就是下去到京家布景,看到两人走得近些,根据两家关系推测罢了。

  终于有人说了句“他们迟早都是一家人!”

  “哈哈,对对。”

  ……

  陈妄低头,看着道具棋盘,低头挪动着棋子,似有所思。

  此时的书房内

  “我还到处找你们两个。”许鸢飞推开门,“牧野,你上学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差不多了。”京牧野立刻又是一副优雅得体的做派。

  “再去检查一下,待会儿真不用我送你过去?”

  “不需要。”京牧野在国外长大,完全独立。

  “那行,你们别在上面了,下来准备吃饭吧。”许鸢飞招呼两人下楼,因为京牧野今日是第一天去报道,要提前一些去学校。

  京牧野回房检查书包时,还冲着傅欢一笑。

  傅欢抿了抿嘴

  他今天好欠儿啊。

  许鸢飞做饭的功夫,傅欢在客厅陪着某大佬聊了会天,又去后院溜达了一圈,围观京寒川钓了会儿鱼,最后“顺便”又去围观了拍摄现场……

  京寒川看着某人离开的身影,摩挲着鱼竿。

  这小丫头,今天这是怎么了?

  在他后面漫不经心随意绕圈,又故意找话题和他尬聊,然后就走了?

  有点反常啊。

  傅欢正在围观拍摄,此时傅渔给她打来视频电话,她略一蹙眉,立刻离开了拍摄现场。

  “喂——”她找了个人少的地方,接通电话。

  镜头内,立刻出现了山林掩映下的一处寺院,此时傅渔正拾阶而上,“昨天不是说想看山里的风景吗?现在看到了吗?这里山林特别茂盛,我们现在要去庙里,晚上在那边住。”

  傅欢前几天看了傅渔写得稿子,对别处的寺庙有些好奇,傅渔就说到了地方给她视频。

  “我本来以为中午能到这边,没想到车子进不来,我已经爬了一天的山了。”傅渔说话还有些微喘,耳侧的绒发被汗水濡湿,贴在脸侧。

  “还有多久到啊?”傅欢看她累得不行,几日不见,下巴都变得尖尖。

  “估计的还得半个小时吧……”

  傅渔忙着调整镜头,忘记观察山路,这地方人烟稀少,雨水侵蚀,石阶并不平整,残缺不齐,她一脚踏空,爬了一天的山,双腿早已软了,体力透支,身子一晃,整个人朝侧边跌去。

  她身侧本站了个人,就是一直同屋那个略显内向的小姑娘,也许是遇险,身体应激反应,下意识躲开,傅渔一下子撞到一侧的树上。

  这些都是小事,只是脚踝传来刺心剧痛,疼得她狠吸口凉气。

  怀生走在她后侧,两人中间差了三五台阶,她又是朝侧边倒去,他帮扶不及,等她撞了树,才跨步上前,搭了把手,“怎么样?”

  “没、没事!”傅渔此时手机已经被撞掉,视频瞬间也被撞断。

  傅欢这边,略微蹙眉,山里信号本就不大好,断断续续的,画面也总是卡壳停顿,她以为是信号出问题了,也没放在心上。

  此时的山里,走在前面的几人纷纷回头询问情况。

  “怎么啦?没事吧?”

  “摔到哪里了?有没有受伤?”

  “要不我们先歇会儿,马上就到了,反正今晚留宿,不急。”教授说着就组织大家临时修整。

  怀生则扶着傅渔在一侧石阶上坐下。

  “我没事。”傅渔捡起手机,屏幕撞裂了一个角,惹得她略微皱眉。

  就在这时候,怀生却忽然半蹲在她面前,抬起她一只脚,搭在自己膝上……

  傅渔生得纤瘦,小腿细长,似乎一手就能掌握,大家爬了一天的山,都累得气喘吁吁,怀生也是如此,衣服微湿,沿着身上的肌肉线条贴着,此时半蹲着,衣服仍紧贴着,看着分外明显。

  这和尚……

  身材挺好。

  有点儿……

  诱人。

  傅渔还胡思乱想的时候,脚踝一阵剧痛,疼得她下意识惊呼出声,惹得众人围观。

  “这叫没事?”怀生手指已经捏住她的脚踝。

  “可能刚才扭了下,休息一下就好。”

  怀生却抬手,直接将她裤脚往上卷了些许,脚踝处已经有些许红肿,他从包里翻出随身携带的消炎喷雾一类,“我先帮你简单处理一下,如果严重,明日下山,带你去医院。”

  “真不用,我觉得没什么事!”

  人都有几个最为脆弱敏感的地方,俗称命门!

  对傅渔来说,脚踝这地方,算是命门,此时被人拿捏着,心脏都猝然收紧,她稍微挣了下,脚踝的确疼,她不敢太大动作。

  可下一秒……

  怀生不但没松开,而是把她鞋子脱了,然后是袜子。

  她脚指甲涂了曾浅浅的护甲油,泛着柔和的光,包养修剪得非常漂亮。

  怀生一心想着给她处理一下扭伤,哪有功夫欣赏这些。

  众人围观,纷纷指手画脚,傅渔脚被人捏着,脑子乱哄哄的。

  简单处理了扭伤,众人决定,先去庙里,最起码有个落脚处,傅渔也方便休息。

  傅渔扯了鞋袜,刚准备穿上,就被怀生阻止了,他走到傅渔生前,转身,背对着他,躬身弯腰,“我背你吧。”

  那个男博士立刻帮忙拿起两人背包心里,叮嘱两人小心,山间露重湿滑。

  “不用,还有几步路而已。”傅渔咳嗽着,她素来强势,不大喜欢依赖人。

  “那我抱你?”怀生偏头看他,那语气格外坚决笃定。

  不待傅渔说话,手腕被人一拉,整个人瞬间趴在他的背上,他双手从她腿弯处穿过,稍微用力,将她身子往上一提,轻松把人背起,傅渔本能搂住他的脖子,回过神,他已经抬脚往山上走了。

  她呼吸有点急,几乎全部落在他颈侧。

  惹得怀生稍显不自在,而此时两人身子过分亲密接触,两人心底各有想法。

  怀生是觉着

  她个子很高,怎么会那么轻。

  胳膊、小腿,身上软乎乎的,好似没有骨头般,柔柔靠着他。

  傅渔一手攥着鞋子,为了避免自己掉下去,一只手稍稍从他肩颈处穿过,略微收紧,心乱得厉害……

  两人身上皆出了汗,此时太阳虽然尚未落山,可山里凉风渐起。

  身上的热汗干了又湿,黏腻得难受。

  “要不……你还是放我下去吧,我还能走一段。”傅渔声音很轻。

  “嗯。”他应声,却并未落实到行动上。

  傅渔的角度,可以清晰看到他的侧脸,她心底有些紧,环着他肩头的手指也不自觉收紧。

  “脚疼?”

  “嗯?”傅渔一怔。

  怀生没继续开口,傅渔却深吸一口气,心底有些复杂,她也不是傻子,自己心底存了什么想法,总是清楚的,就是太清楚,此时才高兴不起来。

  这个宛若神袛般的人物,怕是心底没有任何男女之情。

  她想起《西游记》里,女儿国的一段,难免唏嘘……

  “我是不是让你不舒服了?”怀生忽然开口,因为他好似听到了叹息声。

  “没有啊。”

  “我第一次背女生。”

  傅渔应了声,“你……真的没谈过恋爱?”

  “嗯。”怀生本就一心向佛,加上课业也是真的紧张,没那种想法,本身他能进城学习就是傅沉帮忙,一事无成,却想着谈恋爱,也不合适。

  “没谈过,就没和女生亲近过?”不一定非要谈恋爱才能有所接触。

  现在是素食社会,各取所需,可能就是一夜暧昧。

  怀生皱眉,“不是爱人,为什么要亲近?”

  这话问得傅渔一愣,“没事,我就随便问问。”

  “若说亲近……”怀生低声说。

  “你……”

  “算吗?”

  傅渔心底狠狠颤了下!

  那和尚……真的六根清净吗?她刚才还在说他清静无为,这就给她来了个会心一击。

  傅渔抓紧手中的鞋,抿了抿嘴,低声说,“算吧。”

  “你为什么不想结婚?”怀生极少与她深入说些什么,只是话题聊到顺嘴说了句。

  “没遇到合适的。”

  “喜欢什么样的?”

  “……”

  傅渔皱眉,这个问题……她看了眼怀生,没说话。

  怀生以为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再者说,可能有些人也不大愿意聊这个,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到了山里后,因为极少来客人,庙里的僧人都分外热情,瞧着傅渔脚踝有伤,立刻先给他们安排了住处。

  这是西北,都是通铺大炕,考虑他们人多,准备了三个屋子。

  “女生住这里吧,这边敞亮。”男博士笑道。

  三个女生也没客气,就提着东西进去了,两个教授和男博士进了另一间,怀生则背着傅渔直接去了第三间。

  “嗳,怎么去那里啊?一个屋子够睡四个人。”他们四男四女,正好两间屋子。

  “她腿脚不方便,怕是不太好和她们同屋。”怀生意有所指。

  男博士正好将两人背包送来,傅姐腿脚不便,与女生同住不方便,难不成与你同住就很方便?

  什么逻辑?

  男博士走后,怀生就稍微看了眼屋子,方才那个女生躲得太快,避如蛇蝎一般,以她的位置,完全可以帮扶一把,就是傅渔撞树,她也没说半句话。

  两人进屋后,怀生将傅渔放在床上,瞧着外面无人,才低声问了句,“卢芳平时欺负你了?”

  傅渔怔了下,这个就是喜欢怀生女生的姓名,怎么扯到欺负她了?

  “她对你有敌意,你离她远一点。”怀生从包里翻出水杯,“我去给弄弄点热水,你休息一下。”

  等他走后,傅渔才反应过来,忍不住笑出声。

  她被人欺负?

  怀生让她住这边,也是担心那人对傅渔有敌意,她要做什么需要人帮忙,也没人搭把手,或者腿脚不便,会被人“虐待”。

  傅渔乐疯了,这和尚怎么那么逗!

  她什么时候被人欺负过啊。

  川北这边

  傅渔视频挂断后,傅欢试图给她打过电话,可是信号问题,一直没接通,她微微蹙眉,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下,吓得她身子一颤。

  扭头看到居然是京牧野,气得她像是炸了毛的小兽。

  “京小六!”

  “我看到了。”京牧野好似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什么?”

  “今天来的人,是你新晋老公!”

  “京牧野!你胡说什么?”

  “你手机屏保就是他,你那时候还说这次是真心实意,不就是今天来的……唔!”

  傅欢余光忽然瞥见有人过来,立刻抬手,捂住他的嘴巴,再回神,就看到某人站在一棵桂树下,凉风徐来,傅欢脑袋一片空白……

  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