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番二92:甜风乍起,妖精变化多端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深邃,今晚无风,却心湖却好似有甜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傅欢刚取了酸奶,转身就瞧见傅渔跟着她下了楼,“你稿子写得怎么样?你今天喝了不少酒,晚上还熬夜?”

  “不熬夜。”

  “喏,给你!”傅欢将手中酸奶递给她,随意打量着她。

  傅渔比她年长,加上天生媚态,即便穿着保守,也透着藏不住的风情,那种气质姿态,是她这个年纪想模仿都学不来的。

  她接过酸奶,就倚靠在沙发上,也不知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然笑出声。

  那是傅欢从未见过的灿烂,“你真的有喜欢的人?”她坐到傅渔身侧,低声询问。

  “怎么了?”

  “你说喜欢一个人,到底是种什么滋味儿?”

  有些事傅欢不敢和家里人说,都是千年的老狐狸,她就算是兔子精化为人形,也担心藏不住尾巴。

  “大抵就是见着欢喜,不见想念,你会觉得,你这颗心是为他跳动的,恨不能掏心掏肺给他……”

  傅欢挨着她,认真听着。

  哪有少女不怀春,谁年轻时还没粉过几个偶像,傅欢以前有机会见到偶像,自然也是激动紧张,她此时还不太分得清,这种追星和喜欢到底有什么区别。

  “你是不是很喜欢那个人?”

  傅渔笑着没作声。

  “那个人……”傅欢凑近,“我们认识吗?”

  “你想套我的话?”傅渔也不傻,他们傅家就没几个小白,可能有一家比较单纯,不过傅聿修他们家不常住京城,所以即便回京,也不好意外搞他们。

  “没有,随便问问,只是比较好奇堂哥知道你有喜欢的人会是什么表情?”

  傅渔低头喝着酸奶,说实话,她也挺期待的。

  傅欢上楼时,还看了眼怀生房门,犹豫着,敲了敲门。

  “啪——”里面传来东西落地的声音。

  “怀生?”傅欢蹙眉,他在里面干嘛呢?

  门很快被打开,怀生瞧着是傅欢,似乎是长舒了一口气,“有事?”

  “那个……”傅欢话都要说出口了,又生生吞了回去,“没事,我就想和你说一声晚安。”

  怀生轻笑,“早点休息。”

  “嗯。”

  傅欢是想让他明早别敲木鱼了,好不容易有个周末,自然想睡懒觉,可转念一想,明日陈妄要是一早给自己发信息,错过了电话,不就完了。

  ……

  怀生送走傅欢,关门进屋,将掉在地上的佛串和经书捡起来,想起方才的事,心底就想被人撕开了个大口子,热风往里灌,浑身都躁得慌。

  一个小时前……

  大家各自回屋后,怀生因为刚从山里回来,正在收拾东西,听到敲门声,也没多问,就打开了,没想到傅渔就站在门口。

  她刚洗完澡,皮肤敷着一层浅粉,长发垂间,还湿哒哒,挂在发梢,将衣服濡得有点湿意。

  原本宽松的家居服,愣是让她穿出了几许风情。

  “有事?”

  “在这里说?”傅渔斜靠着门,笑着看他,“你如果不怕被人看到,我是无所谓的。”

  怀生退开身子,傅渔往前一步,抬脚进屋,反手就把门锁了。

  “不锁门,要是有人突然进来,怕是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怀生平静的生活本就被她搅和得一团乱,此时她出现,夜深无人,心底顿时又乱了,哪里还有心思想别的。

  傅渔笑着,打量着他屋子,意料中的干净整洁,可能因为颜色过分单调,显得有些禁欲寡淡。

  怀生将放在椅子上的衣服拿到一侧,刚转身准备招呼他坐下,没想到……

  转身,她已靠近。

  悄无声息的,近在咫尺的。

  “你……”

  “师父,你说什么不方便啊……”傅渔忽然踮着脚靠过去,两人身子隔了段距离,只是她的脸凑近。

  这种感觉过分亲昵。

  可是靠近了,却并没其他动作,只是那么僵着……

  说真的,这种焦灼的状态,更加磨人。

  倒不是来个痛快。

  “比如说这样……”傅渔垂眸,目光落在他唇角,其实怀生不属于五官精致那类,只是组合在一起,恰到好处而已,唇形厚薄,在她看来,每一寸……

  都特别好!

  “这样的话,会不会不方便?”

  怀生蹙眉,刚准备往后退,没想到傅渔往前一点,“怀生师父,你真的挺心狠的。”

  “什么?”

  “我给你发信息,你为什么不回我?”

  怀生离开这几天,一开始傅渔是给他发信息的,只是几条信息过去,石沉大海,她虽对感情直接,总不想做死缠烂打的那类人,几次过后,就没打扰他。

  “有点忙。”怀生总不能说是故意躲着她,就随意找了个理由。

  “那等你不忙,会回我信息吧?”

  有些理由,只是托词,就像是成人世界某些潜台词一样,她忽然这般认真,倒是弄得怀生眉头一蹙。

  “是不是觉得我特别不识趣儿?”傅渔笑道。

  “我这些天一直在等你给我回信,你最近……”

  “就没有一点点想过我?”

  傅家真的养不出什么傻白甜,傅渔看得出来,怀生对她不算抗拒,若是真的不喜欢,就和调研时遇到的那个女生一样,他怕是正眼都不会看,更别提在发生袭吻事件后,还敢让她进屋。

  自己在他心里,应该是特别的。

  这墙角可挖,傅渔才会来松土,若是断然不可能的,她也没那般不识趣,把自己一颗心捧过去,让人踩得稀碎,谁还没点小骄傲啊。

  “没有。”怀生直,他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生活怕是会被她搅和得一团乱,心底想着,不如干脆断了她那点念想,方才吸了口气,狠下心。

  “傅渔,我觉得你对我可能只是出去期间产生了一点依赖,这种不是爱情,我们还是保持……”

  傅渔却忽然凑过去,对准他的脸,蜻蜓点水般,轻轻的“啵——”声,却好似一记重锤砸在他心口。

  “不想我?就没想过这个?”傅渔看向他。

  “你的第一次对吧?”

  她略微往前,伸手抓住他衣服前襟,碰了碰他的唇边,“这也是我的第一次,真的……”

  “一点都没想过我?”

  怀生刚才整理好思绪,此时又被她搅和得一团乱!

  他伸手想要将她推开,她手指绞着他衣服,扯着他的领口,衣领收紧,让他无法呼吸,她力气真的很大!

  他正准备拨开她的手,手指触碰,才发现她手背很烫。

  指尖蜷曲,缩了回去。

  “你……”傅渔手指稍微松开,放弃继续蹂躏他的领口,“真的以为我就那般不要脸,没皮没脸,没羞没臊的往你面前凑?”

  “我也会紧张,看到你的时候,我也会忐忑。”

  “想靠近你,又怕你讨厌。”

  “你心底要是没那般抵触我……就不能让我靠你近一点吗?”

  上回霸道强势,这次却忽然开始走温情路线,怀生心底都想过了,要是她再和上次一般,自己怕是会把她推出去,可……

  这妖精变化多端,他招架不住啊。

  “你收拾东西吧,我就想来你这里坐会儿,如果你觉得很讨厌,那我可以先走。”

  傅渔给人的感觉,素来都是雷厉风行,颇为强悍,忽然这般,怀生没反应过来,又觉得于心不忍,不知怎么开口,最后只能由着她在屋里待着。

  后来也没发生,只是偶尔搭腔聊着天,约莫一个小时后,傅渔才起身要走。

  怀生长舒一口气,这妖精可算要走了,可临走之时,她忽然靠过来,踮脚在他脸上啄了口,才一脸餍足的走了,“小师父,晚安,好梦!”

  好梦?

  怀生抬手摸了下脸,浑身都燥热起来,即便冲了凉水,还觉得心里燥得很。

  这一夜,哪里会有什么好梦。

  ……

  隔天一早,傅欢担心错漏陈妄信息电话,也可能是激动亢奋,居然五点多就醒了,趴在床上玩了会儿手机,六点到了……

  却没听到隔壁的木鱼声。

  真是奇怪?他今天怎么偷懒了?

  ------题外话------

  开始更新啦~

  昨天xx这边奖励都已经下发啦,除却注册时间不足7天的,如果有遗漏的,留给我补发奖励哈。

  月票红包还有不少,大家抓紧领取呀。

  不是和尚偷懒了,是他堕落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