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内

  门刚合上,段一忽然看向乔执初,“表哥,刚……”

  “傅渔,你今天干嘛去了,这么迟才过来。”乔执初无视他,出声打断。

  “我爷爷生日,陪爸妈去见了几个叔伯而已。”

  “难怪,提前祝他生日快乐,到那天,有时间肯定要亲自过来……”

  “谢谢。”

  段一蹙眉,都是些人精,他好像察觉到了什么,瞥了眼乔执初,刚张了下嘴,某人就直堵住了他,“你现在这工作挺好的,做自己就好,不要在乎别人说什么……”

  傅渔挑眉,瓮声点头,目光全都在怀生身上。

  大型尬聊现场。

  傅渔和乔执初自然是很熟的,却极少单独聊天,共同话题不多。

  段一此时几乎能够确定,怀生的事与傅渔有关,他看着乔执初,两人眼神交汇,他眼底透着些许疑惑,乔执初则随意摸了下嘴角,暗示他:

  少说话!

  不擅自打断别人说话是礼貌,乔执初自然更不会如此,今天突然这么反常,段一也敏锐,没再说话。

  只是此时莫名有些手颤……

  这两人到底是怎么搞到一起的,大家认识这么久了,若是擦出火花,也该像傅钦原和京星遥那种,早就苗头,这两人压根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啊。

  再说了,就算怀生要找女朋友……

  说实在的,他可能是和温婉贤惠的,傅渔就……

  段一打量着身侧着了袭黑色长风衣的人,饶是再庄重大气的颜色,都镇不住骨子里的那抹艳。

  她若是存了心想勾引……

  谁逃得过啊。

  进了房间后,段一在乔执初帮忙下将怀生扶上床,傅渔很顺手的帮他脱了鞋子。

  “他喝这么多酒,留他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吗?”段一咳嗽着,看向乔执初。

  “肯定不可以。”

  “那怎么办?”

  乔执初看了眼腕表,“今天是钦原为了给我践行才攒局,我肯定要过去。”

  “也对。”段一抿了抿嘴,“我也得去守着诺诺,要不然那丫头保不齐喝多又惹事,那现在……”

  两人一唱一和,把目光对准了傅渔。

  傅渔此时已经脱了风衣,简单精致的黑色贴身衣,一袭阔腿裤,衬得身材婀娜,身高腿长。

  “那你们去喝酒吧,这里我来照顾。”

  “姐,麻烦了。”段一笑道。

  轮亲疏关系,段一肯定和傅渔更亲近些,毕竟怀生和他们差了岁数,又一直在外游学,傅渔居然肯帮人拖鞋,足见她可能是希望这段关系得以发展存蓄的。

  傅渔平素会照拂所有人,他这个做弟弟的,能帮的,也只有这个了。

  “没事。”傅渔说着已经进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拧了条热毛巾。

  打了招呼后,乔执初与段一就出去了,进电梯之后,段一才长舒一口气,“他们……怎么、我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觉得不是一路人?”

  “嗯。”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一路人,比如你爸妈……”

  段一被噎住了,好吧,是这个道理。

  至今都有人说许佳木是看上了段林白的钱,死皮赖脸才被段家接受的,转念想想,段林白那么浪荡不羁的性子,要不是真的喜欢,光凭死皮赖脸,怎么可能进得了段家。

  直至快到包厢,段一还沉浸在巨大的震惊中,可这件事不能说。

  乔执初摩挲着嘴角,摸了摸口袋里的烟,反正他要回吴苏了,这以后京城就是掀起什么样的风浪,都和他没关系了。

  不过终于有人能尝到和他一样提心吊胆的滋味儿了,这感觉……

  还真不错!

  傅渔拧了毛巾给怀生擦了下脸,挨着床沿坐下,抬起他的手,轻轻擦拭。

  怎么突然喝这么多酒?

  “你一个和尚,哪里来的那么多烦心事,还能把自己喝醉了,真是能耐。”傅渔轻哂着。

  看他脸被酒烧得红透,她知道醉酒的滋味儿不好受,抬手,准备将他领口的扣子解开两颗,让他舒服些。

  他过得太中规中矩,就连衬衣都穿得一丝不苟,扣子纹丝不乱系到领口。

  她指尖刚过了水,虽是热水,热度消散,仅剩凉意,触碰到他皮肤,她都能感觉怀生不安得颤了下身子。

  只是刚解开一粒扣子,放在包里的手机嗡嗡作响。

  傅渔立刻离开床位,翻包找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略微蹙眉,轻轻的叹息声传来,躺在床上的人抬起了眼皮。

  扣子解开,脖子处没有束缚,的确舒服了些,可心里却更难受了。

  他的确醉了,只是还没到人是不信的地步,本以为送自己到这边,他们就会离开,没想到傅渔被留下了,他本就不知该怎么面对傅渔,就干脆装死,准备等她离开。

  没想到她居然伸手就想脱他衣服?

  什么操作?

  就在他脑海里乱哄哄的时候,听到傅渔深吸一口气,背对着他,面对窗户,说了句,“沈少爷,您好。”

  “到地方了吗?”

  周围太静了,对面说了些什么,怀生听不清,只是可以肯定,是个男人。

  “嗯,到了,谢谢关心。”傅渔抬手拉扯着窗帘,显得有点不耐,只是这人是傅仕南朋友的孙子,特意为了寿宴赶来的。

  对方并没明确对她表达好感,可是行举止,大家心底清楚而已。

  他不挑明,就是正常问候,傅渔也不好把话说绝。

  “今天谢谢你们叔叔阿姨请客,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和爸妈想请你们吃顿饭。”

  “还不清楚,等有空的吧,最近挺忙的。”傅渔捏着眉心。

  对方若是直喜欢她,她肯定回绝了,偏生这人太会把握分寸,又是故交客人,傅渔只能敷衍应付着。

  “那你好好玩,我们有空联系。”

  对方并没死缠烂打,距离保持得刚好,点到即止。

  傅渔刚想开口,看到窗户中出现一个人影,正缓缓朝她靠近,玻璃漆黑一片,掩映着外面的灯火,将那人身影也衬得略显斑驳。

  他就站在她身后,两人之间隔了一段距离,可是窗户中,人影交叠……

  他们之间,亲密无间,不分彼此!

  此时软件园

  傅斯年夫妇也刚到家,傅斯年回屋打开电脑,冲了杯浓茶,接着还有工作,“要不要给小渔打个电话?也不知道到没到地方,一个电话都没有。”

  “又不是三岁小孩了,还能迷路?肯定是到了,你今晚要不别忙了,早点休息。”

  傅斯年还没作声,也不知碰到了什么,刚冲好的茶倒了,黄色茶水流了一整个流里台,伴随着深青色茶叶,一片狼藉。

  他眼皮一跳,“可能真不适合办公。”

  余漫兮赶紧抬手拿了布子擦拭,瞎折腾了几分钟。

  傅斯年抿了抿嘴,这大晚上的,怎么手抖,真够背的。

  ------题外话------

  三更结束,你们觉得某两个人会出事吗?

  段一,你这么会助攻,你怎么不上天?

  段一:我也很难的。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