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早,云锦首府

  傅沉早起抄经的时候,六点多些却没听到敲木鱼的声音,略微蹙眉,这孩子怎么回事?自打从西部回来,越发堕怠了。

  “爸。”傅钦原今日起得早,去小书房和他打了个招呼,换了运动衣,显然是准备出去跑步的。

  “怀生还没起?”

  “他昨晚没回来。”傅钦原喝着蜂蜜水,“他昨晚喝多了,早早就醉得不省人事,我就在外面给他开了个房间。”

  “他怎么也跟着你们一起疯。”傅沉轻哂。

  昨晚他们回来挺迟了,傅沉早已睡下,他们做事也有分寸,也就没特意等着,所以并不知晓怀生昨晚彻夜未归。

  “那我出去了。”

  傅钦原调整了一下运动手环,刚跑出院子,远远就看到怀生下了一辆出租车,转身的时候,四目相对,傅钦原抬脚跑过去。

  “这么早回来?”

  方才隔得远,看不真切,这离得近了,傅钦原傻了眼。

  他这是……

  怀生素来穿衣不是那种精致奢侈类的,却很讲究妥帖,衣服也是熨得服服帖帖,他就是那种,即便穿得再朴素,也不会失了风度。

  现在哪里还有风度可,双目赤红,显然一夜未眠。

  此时衣服褶皱不堪,还缺了两粒扣子,秋风呼呼往里吹,衣服被吹得略微鼓起。

  如果不是脖子上留的一点痕迹,他可能会觉得这人被打劫了,可现在这情形……

  总不能是自己能造成的。

  这么野!

  京星遥虽然一直生活在国外,却自小学戏,骨子里保守,两人接触至今,都是温温和和,没越雷池半步。

  怀生抬手拢了下衣服,“我先回去。”

  他没想到会撞到傅钦原,眼神闪躲,明显不愿与他对视。

  傅钦原抿了抿嘴,盯着他的背影。

  他昨晚在他开得房间里……

  不能吧,这……和谁啊。

  怀生毕竟克制,傅钦原不仅是好奇,也担心他该不会落入了别人的圈套什么的,毕竟现在这社会,什么人都有。

  他又没谈过恋爱,怕不是被人套路也不自知。

  心底想着,他立刻给助理打电话。

  小纪此时正打算去公司,接到傅钦原电话怔了下,因为他最近压根没来公司,他这个做助理的清闲了好一段日子,“喂,小三爷!”

  “帮我查一下九号公馆昨晚的监控。”

  “九号公馆,昨晚的?”

  “就是你给我订了房间那个楼层,大概是昨晚九点到今早六点的。”傅钦原依稀还记得时间,怀生昨晚醉得很早。

  “我马上去查。”

  只要不是工作,小纪都是乐颠颠的。

  ……

  当傅钦原跑了两圈回家时,小纪已经给他打了电话,“监控查到了?”

  “他们酒吧电脑被人入侵了,监控都没了,已经在找人维修,您是丢了东西还是出什么事?我帮你找人问问,可能有工作人员知道。”

  “不用。”

  这世上没那么巧的事。

  傅钦原挂了电话,就脱衣服进浴室洗澡,仔细回想着昨晚的事。

  就算没有监控佐证,他也把事情拼凑出了一个大概。

  因为昨晚傅渔没来,说是遇到怀生他们,照顾了他一下,后来大家玩嗨了,也就没注意过她,这监控消失得太邪乎,而且某人有这个能力。

  他就想,怀生自制力算是他们这群人中最好的,二十多年的佛经不是白念的。

  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他废了修为。

  这要是她……

  那也正常。

  可这两人?越想越不对劲!

  *

  怀生此时也刚洗了澡,换了衣服,手机震动着,就收到了傅渔的信息。

  昨晚一夜没睡,困了,我先睡了,晚些联系。

  怀生此时想起昨夜的疯狂,脑子还乱哄哄的。

  昨晚……

  一难尽。

  怀生看着手机,认真思考了良久,回了一句,好,睡醒随时联系我。

  一夜之后,早上五点多,傅渔就说想回家了。

  怀生才叫了出租,送她到软件园,待他到云锦首府,也就六点多,没想到还没到家门口,就撞到了傅钦原。

  傅渔其实并没睡着,等着他的信息,抱着手机才沉沉睡去。

  软件这边

  傅渔本就是个夜猫子作息,平素做事也有分寸,她即便彻夜未归,余漫兮也没多问,只是去她房间看了圈,她也是累极了,居然都没醒。

  余漫兮帮她将衣服换下来的脏衣服拾掇拿去清洗,略微皱眉,衣服上有酒味儿,怎么被蹂躏成这样?

  这丫头昨晚到底去哪儿疯了。

  **

  中午乔执初要回吴苏,怀生在房间补了几个小时的觉,下楼送他。

  此时已经是秋天,京城偏北,此时已经很凉,怀生穿了件立领长袖,遮掩了身上的痕迹,只是嘴上被咬得痕迹,却结了痂,越发明显。

  “你这嘴巴……”宋风晚蹙眉,“怎么回事?”

  怀生刚要开口,傅钦原就截断他的话,“估计他都不记得了,昨晚喝得烂醉。”

  “姑姑,那我就先走了。”乔执初一说要走,宋风晚注意力瞬间被转移。

  她买了不少东西让他捎回吴苏,吃的喝的,还有一些小礼物。

  “你自己开车真的没问题?”

  “没关系,嗳,千江叔叔,您慢点儿!”乔执初一看千江将礼物往后备箱丢,立刻急眼了,“你别碰到我里面的东西!”

  千江点头。

  他这里面,放了一堆瓶瓶罐罐的玩意儿,对于千江这种不解风情,还不懂鉴赏的人来说,就是一堆垃圾玩意儿,他已经用塑料泡沫密封了几层,包的像个粽子,怎么可能碰到!

  他副驾后座也放了一堆东西,还有石头,这要不是他这些东西都是古玩市场淘来的三流东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搞走私的。

  “表哥,一路顺风啊。”傅欢站在人群前,脸上不舍,心底却乐开了花。

  这个定时炸弹可算走了。

  “国庆有空来吴苏,哥哥请你去吃早茶听评书。”

  “嗯。”她点头如小鸡啄米。

  “对了姑姑,陈妄那边,如果你有精力,帮我照顾一下。”陈妄比乔执初小,真是当弟弟疼爱。

  “我知道,我还打算国庆去看她比赛。”

  ……

  一阵寒暄后,乔执初靠在怀生耳边说了句,“有需要随时联系我。”

  怀生脸上云淡风轻,说了句,“其实今天测吉凶,不宜出门,你要不要晚两天再走?”

  要不是他给的拿点东西,自己怎么可能心猿意马。

  有些事情,只要豁开一个口子,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乔执初并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设定好导航,开车回吴苏。

  只是他出发的时候,恰好赶上京城午高峰,许是快到国庆了,车流不少,走走停停,到了收费站时,即便是etc出口,也排了长队。

  为了缓解车流,收费站前临时增加了几个减速丘,乔执初开得非常小心,生怕颠到自己车后的宝贝。

  饶是如此,一不小心,油门踩得有点狠,只听一声闷响,他好像听到了东西碰撞碎裂的声音。

  瞬间心都碎了……

  那和尚八成是生了一张乌鸦嘴吧!

  我连私藏都给你了,出发前,就不会保佑我平平安安到家!真是日了狗了。

  **

  送走了乔执初,怀生刚准备进屋,就被傅钦原抵了下胳膊,朝他勾了勾手指,“那边聊。”

  大家都有事情要忙,自然不会注意这两人的异样,只有傅沉摩挲着佛珠,敛着眉眼,似有觉察。

  刚才宋风晚问怀生的时候,傅钦原和乔执初这两人,一唱一和,就好像在给怀生打掩护一样。

  这几个孩子在搞什么?

  几人进屋之前,傅沉抬眸示意了一下千江。

  千江会意,跟了过去。

  “三爷,我也去吧!”十方有些激动。

  傅沉看了他一眼,分明在说:自己什么能力,还没有一点abcd数……

  傅钦原带着怀生到了后院,这边空旷,藏不住人,只要注意些,也不担心会被人偷听。

  “你找我有事?”怀生语气宠辱不惊。

  “昨晚那个人是傅渔。”

  傅钦原不是询问,而是肯定的语气。

  其实两人关系并不算特别明朗,昨晚的一切完全失了控,可怀生并不是个渣男,做了肯定会认,“对。”

  傅钦原抿了抿嘴,“酒后乱性?”

  “不是。”

  “嗯?”傅钦原想过诸多可能,怀生八成就是傅渔所说的“艳遇”,可当时明显是傅渔一头热,怀生是个什么脾性,他还是了解的。

  “昨晚你喝多了,不是她强迫你?”

  傅钦原真的不知道,他俩是怎么突然就,最大可能就是傅渔存了心勾引,而且怀生昨晚被送出包厢时,已经醉得不省人事,那怎么还能……

  他真的好奇,到底是如何发展到那一步的。

  “她性格比较强势,不是她对你那个……”傅钦原咳嗽着。

  怀生看向他,“在你心里,她就是这样一个人?”

  这话问得傅钦原一噎。

  和尚学坏了。

  这种问题他该怎么回答?说是?要是被傅渔知道,怕是能找他算账,若说不是,自己干嘛怎么问,这完全就是个送命题。

  “怎么不说话?在你心里,她是个怎么样的人?”

  傅钦原轻哂,虽然辈分上占优势,可从小到大,其实傅渔的角色和姐姐差不多,小时候自己还是个萝卜丁,没少被“欺压”。

  他抿了抿嘴,回答,“是个好人。”

  “违心话。”怀生戳破,“犹豫了五秒之久,在你心里,她应该挺霸道强势的,大抵不算个好人吧。”

  傅钦原悻悻笑着,“我们之间的话题好像跑偏了,现在是我问你,你们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你想的那样。”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大抵猜得到,男欢女爱那些事。”

  傅钦原蹙眉,他此时可以断定,这和尚学坏了,居然张口就是男欢女爱?

  “所以昨晚你们是……”

  “不是她强迫的,是我主动的。”

  傅钦原忽然觉得这秋天的风来得过于猛烈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