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转眼,很快就到了国庆,傅仕南生日在国庆后,傅家虽没打算大办,忙忙碌碌也没片刻消停。

  傅斯年和余漫兮忙得晕头转向,自然鲜少会把精力放在傅渔身上,她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姑娘,犯不着天天关注她,将她守在眼皮底下。

  其实傅渔压根没藏着掖着,有时甚至和怀生打电话,还在两人面前晃来晃去,只是他们没往那地方想而已。

  国庆放假前夕,怀生在京大还有一次客串讲座,快结束的时候,傅渔就到了阶梯教室,站在窗口,与他抬手打了招呼。

  底下学生就看到清心寡欲的佛学讲师,忽然就笑了。

  众人循着他视线看过去的时候,傅渔早就不在了,因为她正好看到一同去西部调研的教授走来,身后紧跟着女生,就是之前说话酸唧唧的那个,帮教授提着包拿着保温杯,安静跟在他后面。

  “你怎么来了?稀客啊。”教授笑着打趣道,“来看怀生啊?”

  “嗯。”

  “你俩这是……”教授笑得揶揄,“你还别说,他每次讲课,学生都爆满,可比我们这些老家伙受欢迎多了。”

  “是啊,特别多女生喜欢他,上回还有女生要他电话。”那个女生笑得无邪。

  傅渔无所谓得笑道,“他优秀,自然会有一些桃花,不过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和你没关系?”

  “他能处理好。”傅渔说得云淡风轻,对她那种酸涩的严词,丝毫不放在心上,那神情,骄傲得很。

  就好像这世上,没有任何事能入得了她的眼,倨傲又漂亮,骨子里的自信张扬。

  教授察觉到两人之间的暗流,清了下嗓子,“小渔啊,你要不要进去?我带你一起去。”

  “不用,你们进去吧,快结束了,我在外面等他。”

  按照其他小女生的想法,怕是恨不能此时就冲进教室宣誓主权,傅渔自然也想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是他的。

  只是他们两个人的恋爱,不是谈给别人看的,他们自己舒服就行,宣誓主权很重要,却不需要那般刻意。

  那女生紧盯着傅渔,这是从西部回来后,两人第一次碰面,在山上条件有限,难免糙了些,今日出来约会,傅渔打扮自然分外惹眼。

  她永远强势倨傲,分明是个占有欲挺强的人,可又表现得云淡风轻,永远都处变不惊,看着实在让人气恼。

  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傅渔低声说道,“其实……我的身份,犯得着和那些没名没分的人计较?搞得我多么善妒,跌份儿。”

  “你说对吧?”

  “你有什么话,正大光明说,别阴恻恻,酸唧唧的,挺膈应的。”

  她看了眼傅渔,有点诧异她会挑明,傅渔已经转身走了。

  ……

  怀生出来时,已经是十多分钟以后,一群学生围过去,除却提问,自然有不少女生就是奔着人去的。

  “不好意思,有问题的下次再说吧,我还有事。”怀生收拾好面前的几本书就打算离开。

  “老师,你放假后还来吗?”怀生毕竟不是正规讲师,国庆后可能就不来讲课了,学校佛学这块本就缺人,学校给了他进修的名额,想让他留下,具体会不会留下,还没定额。

  “看情况吧。”

  “什么叫看情况?”学校难得有个男神级别的老师,女生自然是兴奋的,只是他这样的人物,大家心底敬重着,有非分之想的不少,敢直就是少数几个胆子大的。

  “可能会留下。”

  “真的!”女生刚沸腾,就被他一句话打入谷底。

  “想离女朋友近点。”众人傻了,还没回过神,他已经拿着书离开,众目睽睽下上了一辆白色小轿车,这明显是女生会选择的车型,而且那人从驾驶位下来,转而去了副驾,怀生自己开车离开的。

  看得出来,挺心疼女友的。

  京大学生论坛彻底炸了,原本都是飘着国庆放假的通知,现在清一色都是怀生恋爱的消息。

  他不是要做和尚,怎么谈恋爱了?

  我不信,这肯定是假的,我都要哭了,卧槽,这肯定假的!

  我已经举报那几个帖子了,造谣不要成本?

  我在现场,当时有点吵,他说得应该是女朋友。

  ……

  怀生上车后,傅渔透过反光镜,看到教室外面,一群女生叽叽喳喳,气氛不太对,“怎么了?那些学生舍不得你?”

  “我和他们说,我女朋友在等我。”

  傅渔笑出声,“那我们今天去干吗?”

  “去看我师傅,我和他说了交了女朋友,他想见见你,你还记得他吗?”

  傅渔点头,印象里是个非常和善,满头鹤发的老师傅。

  “他肯定知道你,只是记忆力有问题,现在和他说了,他几分钟后就忘了,你别介意。”怀生也是给她打个预防针,有些时候面对这些老人家,若是没耐心的人,真的会很狂躁。

  “没事,你能带我去见他,我挺高兴的,那我们是不是要买点东西?”

  “他能吃的东西不多,待会儿买点五塘的糕点和纯牛奶给他就好。”

  傅渔点头,“那……你想跟我去见家里人吗?”

  其实他们两个,压根就没打算瞒着所有人搞地下恋,傅渔这性子,也做不来这事儿。

  “你安排,提前和我说,我准备一下。”

  怀生觉得告知互相家里人,不仅是对彼此的尊重,也是表明自己对这段感情的认真。

  傅渔笑着点头,“对了,有件事我很好奇,你是不是在哪儿学了什么东西,好像突然之间就……就那种事……”明显和以前那种木讷完全不同。

  “学了点花样而已,原来每件事都有可研究的价值。”

  她咳嗽两声,这到底是哪个天杀的给他看了这东西!

  而此时京大论坛的事,已经传到了宋风晚这里。

  她本就是京大毕业的,加上怀生与她关系特殊,这点众所周知,京大这个圈子说大不大,有点事情内部传得很快。

  宋风晚即便不逛论坛,也有人把消息递到她面前。

  她当即打了电话给傅沉,“……怀生谈恋爱?这事儿你知道吗?”

  “我知道他最近有事,不知是恋爱了。”傅沉眯着眼,看样子怀生并没打算藏着掖着啊。

  “哪家姑娘啊?他不是一心要当住持,怎么突然就……别再让人给骗了。”怀生与傅钦原他们还不同,社交范围非常窄,可能年龄大,社会阅历却不太够。

  “那应该不会。”傅沉摩挲着佛珠,心底已经滑过千般思量。

  “要不要派人查一下?”

  “这件事你别管,我会看着办的。”

  “行吧,你们关系近,要是真有什么事,你也方便开口。”

  挂断电话后,十方还低声问了句,“三爷,要不要去摸摸那姑娘的底啊。”傅沉方才开着免提,两人对话,他是听得一清二楚。

  “瞎子过河,随便乱摸,真不怕摸出来的不是石子,而是鳄鱼,咬断你的手?”

  十方错愕,怎么忽然用这么血腥的比喻。

  傅沉眯着眼,傅钦原显然早就知道他恋爱了,可能还知道对方是谁,却瞒着不说,问题肯定出在怀生这对象身上,八成是此时不方便透露。

  若是寻常姑娘,傅钦原肯定早就说了,谈恋爱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就是怀生此时落发出家,还俗成婚也没什么可让人诟病的,傅沉更不会干涉,棒打鸳鸯。

  怀生和他亲儿子其实没两样,与其让他一辈子面对青灯古佛,傅沉自然希望他能与常人一样成家生子。

  若是真结婚了,提亲结婚这些事,傅沉肯定会亲自干预。

  只希望……别给他再整出个“京家”来。

  本该高兴的事,他此时的感觉却非常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