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早,九月三十

  许是昨夜大雨,乡间起了些雾,普度大师今天精神不错,最起码不经人提醒,能认出怀生了。

  他眯着眼,打量傅渔,“你长得和你母亲很像,一样漂亮。”

  “您过奖了。”

  “你和怀生一起啊……”普度大师说话语速非常慢,需要极有耐心,“蛮好,蛮好的。”

  “他能有个伴儿,别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我这就算是走了,也安心。”

  其实怀生认回亲姐后,不算孤儿,但自小没一起生活,难免有点生分隔阂,待她结了婚,远嫁外地,那就更不用说了。

  “师傅。”怀生蹙眉。

  “人活一世,总有这么一遭,很正常,你学了这么长时间佛理,这点还看不开?”普度大师笑道。

  明白道理是一回事,可至亲离世,谁又能真的做到无动于衷。

  “好了,不提这个,丫头,你手伸出来给我看看,我给你看看手相。”

  “好啊。”傅渔笑着岔开话题,“我之前就听三爷爷说您算命解签特别准,以前我高考,奶奶还去庙里给我求了个福袋,戴在身上,那次考试我发挥的特别好。”

  “是嘛。”普度大师握住她的手,反复端详着,眼神不好,眯眼看了半晌,“你的八字,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

  普度大师和傅沉太熟,与傅家交往颇深。

  傅沉帮了他们庙里许多,又给怀生提供了那么好的环境,普度大师会给傅家人祈福,所以他们家人的生辰八字他都非常清楚。

  “好像是吧。”傅渔知道出生日期,却不及的具体时间。

  “其实你和我们怀生八字很合,你们会过的非常幸福。”

  谁都喜欢听好话,况且是从普度大师这样的大师口中说出来的,傅渔更加坚定了要和怀生一直走下去的想法。

  “那我们之间会一直顺顺利利?”傅渔忐忑询问。

  “哪儿有那么顺顺利利的事,两个陌生人生活,需要磨合,经历一些坎坷也正常。”普度大师又不是神算子,哪儿能预那么准,只是推演大概率而已,更不会把话说死。

  傅渔点头,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

  不过得到他的祝福,傅渔心底是很高兴的,两人出发回京,连电台放的歌,都是轻快地节奏。

  送傅渔回家的时候,路过小区门口药店,怀生停了车,“等我一下。”

  傅渔看他进了药店,就明白他想干嘛了,她低头打量着干瘪的肚子,仍旧心存侥幸。

  怀生拿了药,找药房老板要了半杯温水递给她。

  “下次我会注意。”药店老板给药的时候,也说了这东西吃多了伤身,有些女生可能还会出现内分泌紊乱、爆痘等情况,还是不要图一时快活。

  “真的要吃?没那么巧的。”

  “你要是不想吃,如果怀了,那就生下来,一切都依你。”怀生不想强迫傅渔做任何事,只是两人刚开始,突然有个孩子,措手不及,会把两人的一切都打乱。

  “要是有了孩子,我们家知道,你怕是一定要和我结婚了,被孩子绑着,你不会后悔?”傅渔偏头看他。

  “以后不知道,不过我现在可以肯定……我喜欢你。”

  “和你待在一起很舒服。”

  “怕是一辈子都不会腻。”

  两人在山里乡下都生活过,皆是没什么声色娱乐的地方,也能相处融洽,这种感觉就非常好。

  而且怀生许多事不懂,某些方面就会非常被动,傅渔恰好弥补了这点。

  傅渔点着头,将那盒毓婷放进包里,低头喝着温水,“那我想想吧。”

  “嗯。”

  傅渔回家的时候,余漫兮还在台里,傅斯年昼伏夜出,此时已经在补觉,家里非常安静,她洗了个澡,正大光明的拆了避孕药,仔细看着服用标准和注意事项……

  其实她和怀生刚开始发展,她也不愿用孩子束缚着他,做出什么违心的决定,这样对两个人,对孩子都不负责,她还是吃了药丸,兑水服下,发了信息给怀生:

  药我吃了,信息别回,到家给我电话,路上注意安全。

  这样总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吧。

  傅渔心满意足的回屋继续修稿子,好似吃了药,就如同吃了定心丸,就把整件事抛诸脑后了。

  约莫中午段一诺打来电话。

  “喂——”

  “姐,明天有空吗?”

  “怎么?约我逛街?”傅渔是自由职业,对假期没什么概念,看了眼日历才知晓明日是国庆假期,“国庆出去,你怕是想被挤死。”

  “不是,我这里搞到几张门票,去看围棋比赛。”

  “你什么时候开始玩这么高雅的东西了?”段一诺若是说去蹦迪,她半点都不怀疑。

  下棋本就是个急需耐心的事情,况且是看别人下棋,不懂的人,真的会觉得异常枯燥。

  “我们家不是赞助了吗,去凑个热闹,你要是觉得无聊,晚点我们去逛街看电影。”段一诺身为迷妹,什么事都是第一时间想到傅渔。

  “可以。”

  “那明早八点,我们在市区的体育馆那边见。”

  云锦首府

  怀生到家的时候,刚上楼,就瞧着傅沉从书房出来,打量了他一眼。

  衣服被蹂躏一整夜,满是褶痕,都是成年人了,傅沉一眼就看得出来他昨晚发生了一些什么。

  直接开口,“什么时候方便把她带回来给我看看?”

  怀生只是一笑,“这件事我需要和她商量一下。”

  “可以,不急。”傅沉没想到他会答应得如此爽快。

  怀生本就没打算藏着掖着,也不想故意瞒着傅沉,只是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见家长自然不可能他一个人就能决定。

  怀生回屋与傅渔打电话说明情况,她听完居然笑出了声。

  这么严肃的事,怀生不明白笑点在哪里。

  “笑什么?”

  “我只是忽然想到,要不我定个日子,组个局,把我爸和三爷爷都叫上,就当一起见家长,你觉得怎么样?那个画面肯定特搞笑。”

  傅渔已经自动脑补了一些东西,忽然觉得蛮好玩。

  怀生蹙眉,他觉得这个画面……

  一点都不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