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家客厅内,一屋子人,傅仕南无论年纪、辈分都是最大的,傅渔把他推出去,还真是没人敢质问他。

  只是大家心底颇为震荡。

  “爸,您早就知道了?”傅斯年此时百感交集,说话吞吐,都觉得嘴里苦的很,女儿瞒着,没想到刚正不阿的父亲也是帮凶。

  傅仕南清了下嗓子,“也算知情吧。”

  “挺好!”傅斯年端起面前水杯,茶水凉透,入喉也浇不灭半点燥火。

  此时客厅气氛莫名诡异起来。

  其实宁凡今日也没走,宁家并不在京城任职,所以今日宁家夫妇并不在,这也是考虑宁家与傅家是姻亲,上面的考量,将宁家调任出京,今日寿宴便由宁凡代表出席。

  坐在吃瓜群众中,他想往后退,却听到了催命符。

  “舅舅,您不帮我说两句吗?您也是知道的啊!”

  傅渔告知傅仕南夫妇那晚,宁凡恰好来做客,傅渔自然就把他一并拖下水了。

  她说的理由是,要给家里人一个惊喜,外甥女这么信任他,宁凡做不出背后嚼舌根这种事,没想到前方是巨坑。

  “你也知道?”余漫兮看向身侧的人。

  宁凡干咳着,“知道一点而已。”

  “哥,其实这两个人做法可能有些不妥,但他们也是真心相爱的,都这么晚了,你也消消气,怎么说今天都是大喜的日子,何必到了最后还弄得大家都不欢喜?”

  宁凡说完,段林白立刻搭腔,“是啊斯年,这都快十一点了,孩子恋爱也是好事,你想要他们说些什么,给你什么交代啊,分手也不现实。”

  “你俩还愣着做什么,先配个不是!”

  段林白和宁凡毕竟是外姓人,有些话还是容易开口的,而且此时整件事已经陷入了罗生门,连傅仕南都被牵累进去,傅斯年也是没法子的,两人给了台阶,他肯定就下了。

  傅渔和怀生这次公开官宣,的确给所有人心里造成了巨大的冲击,赔了不是后,就送傅仕南等一众长辈先回去休息……

  段林白长舒一口气,惊心动魄,可算是逃过一劫,正打算带着妻儿离开,傅斯年忽然说到,“林白,别急着走,你们今晚怕也没吃上什么饭,漫兮正在煮面,留下吃点。”

  “不用,我也不是很饿,你今天也挺累的,早点休息。”

  “我不累,不过……”傅斯年眯着眼,“你不饿,一肯定也饿了,是吧。”

  段一悻悻笑着你叔说你饿了,你就是饿了!

  “嗯,是有点。”

  段一不走,做父母的也不可能离开,加上傅沉一家,几人仍围坐在客厅内,只是傅仕南等一行人离开,没人镇场子,气氛诡异得很。

  余漫兮和许佳木在厨房煮宵夜,宋风晚在倚靠在门边,看向客厅,不知傅斯年为何要把他们两家留下来。

  “爸,挺晚了,让三爷爷和段叔叔回家休息吧。”傅渔也知道他们是平白被牵累,自然会帮忙说话。

  “和他们没关系,我只是有话想问钦原和一。”

  傅钦原此时只觉得头疼得厉害,真是要命了。

  大伯就算知情,堂哥也不可能对他如何,毕竟那是他爸,可他不一样,那不是任由他揉圆搓扁?

  段林白也不是真傻,段一被单独叫来,他心底就有预感,傅斯年这话基本就是佐证了他的想法。

  小混蛋!

  肯定是提前就知道了,难怪上回问自己社保问题?

  这哪里是吃宵夜,分明就是大型问罪现场!

  “说吧,你俩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傅斯年看向两人,等着他们主动开口。

  “你真的知情?”段林白看向自己儿子,段一没否认,“你这混小子,你早知道,你居然不告诉我,看着前面有坑你好还让我往里跳?”

  “你这小子是要害死我,继承我的遗产是不是!”

  宋风晚笑出声,偏头看向许佳木,“他怎么还那么逗?”

  “本性难移。”许佳木也是无奈。

  段一先开了口,“其实我只是无意中撞见,我也不确定两人的关系,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和您开口。”

  “我的情况也是类似,堂哥,我们都不是故意想隐瞒你的。”傅钦原接着说。

  “这就是你们知道的全部?”傅斯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爸,和他们真的没什么关系,都这么晚了,让他们吃点东西,早点回去休息吧。”傅渔说道。

  “刚才那么多长辈在,我也是给你们这些人留足了面子,我这里有段视频,需要一个解释!”

  傅斯年打开手机,录像已经从电脑端同步,他直接投屏到了电视上,画面由围棋比赛变成了一段录像,先是电梯内的,一共四人,喝醉的怀生,抚着他的乔执初和段一,傅渔只是站在边上……

  画面转到走廊,四人前后脚进了屋子,可后来只有乔执初和段一走了出来,画面快进几分钟,门似乎是开了,因为有灯光投射出来,傅渔半边脸露出来,然后急急消失,门也关了。

  图像开始以倍速播放,右上时间不断滚动着,第二日凌晨五点多,两人才走出房间。

  傅钦原看向一侧的傅渔

  你怎么回事啊?这东西不是被你销毁的?怎么冒出来的!

  此时傅渔也是瞳孔微震,她明明就……

  “是不是挺惊讶,我是怎么截到的这段视频?”傅斯年看向傅渔。

  “爸……”傅渔真的没想到。

  “要不是你自作聪明,其实这段视频我根本找不到,九号公馆的视频只保留15天,超过时间就销毁了,可是你偏偏把它给人为抹了。”

  “我以前就告诉你,人过必留痕,就是你的做法,让我从其他路径截取到了当天视频。”

  “你若不这么聪明,视频我根本找不到。”

  事情发生后,傅斯年就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何时开始的,调查的重点自然是傅渔和怀生从西部回来,彻夜未归的几天。

  宋风晚站在一侧,和傅沉递了个眼色。

  论有个懂技术的父亲是多么可怕,当年如果他俩身边有这么个人,恋情怕是早已见光死了。

  傅渔并不是专攻电脑,她会的那点技术,本就师承傅斯年,又是个半拉子,她那点技术,就和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一个样。

  永远不要在你爸面前秀技术,只会死的很惨。

  “一,你能告诉我,那晚发生了什么?这就是你口中的不确定两人关系?”傅斯年看向段一,这都在一个房间待了一夜,你告诉我,你不确定两人关系?“就算一起长大,怀生喝多了,这时候你也不该离开,毕竟男女有别,为什么把她留下。”

  段一垂头,算是认了罪。

  傅钦原方才松了口气,毕竟这段视频和他毫无关系。

  可是画面一转,出现了一个入住信息,那日傅渔和怀生所待的房间,是小纪用傅钦原身份登记的。

  傅钦原都把这事儿忘得干净了,此时看到登记信息,心底也是咯噔一下。

  完犊子了!

  堂哥肯定以为是他故意开房给两人欢好的。

  这件事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钦原,不说些什么?我记得那日是为了给乔执初送行,这个局子,是你攒的吧?”这也不怪傅斯年多想,某人本就是腹中黑,攒局打掩护,开房助攻这种事,他真的做得出来。

  “堂哥,这件事比较复杂……”

  “房间是不是你定的?”

  “是!”事实证据都在,对于傅斯年这种技术宅,你要是不认,他怕是还能找出各种打脸的证据往里脸上抽,“我是怕有人喝多了,想开个房给大家休息。”

  “那日去了很多人,你怕有人醉酒,所以开了一间大床房?要是都醉了,够睡吗?”傅斯年质问,理由说不通。

  傅钦原又不能说这间房是留给自己和京星遥的,就傅斯年此时的暴脾气,绝壁马上就捅到京寒川那里去了。

  “这房间你到底是准备做什么的?”傅斯年追问。

  傅钦原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陷得这么深了。

  “你们两个,加上怀生……”傅斯年扫了眼怀生,“三个人,明日八点来这里找我。”

  大半夜的,楼上长辈都在休息,傅斯年不会对他们做什么,留待明日再说。

  若是当时给个痛快就罢了,还非得拖到明日,这不是成心吊着他们?这一晚怕是睡不着了。

  几人在老宅吃了宵夜,除却傅斯年一家在这里休息,大家都各自回去了。

  怀生没去学校,而是跟着傅沉回了云锦首府,与段林白一家辞别时,段林白颇为生气的瞪了他好几眼。

  老子真的差点死在你手里。

  上车后,又数落了段一两句。

  “爸,不是我不想提醒您,您看三叔就不上套,您怎么就猴急的往里钻啊?而且这件事我要是提前告诉你,你肯定立刻捅出去了,那更可怕。”

  “一说得不错。”许佳木同意。

  “那你就看着火坑,让我往里跳?”段林白气哼哼。

  傅沉之前与怀生住在一起,怕是早就察觉到了苗头,他又不是上帝,哪儿能什么都预料得到,况且见个家长而已,谁知道还能有生命危险。

  “不过……”段林白气归气,又看向段一,“他俩那晚真的彻夜未归?那就是发生了关系?”

  “我不清楚。”那件事之后,段一就忙着围棋比赛的事,与他们见面次数都不多。

  傅沉这边倒是比较安静,毕竟他家没有段林白那种跳脱性子的人,寿宴本就够折腾了,加上傅渔和怀生的事,皆是身心俱疲,没那个精力。

  可众人散去,傅渔这边却并不平静。

  傅斯年和余漫兮有许多事情要问他,比如说具体交往到什么程度,到底有什么打算,事发突然,他们心底疑惑也多。

  余漫兮问了不少事,傅斯年坐在一侧,都没说话。

  “斯年?你还有什么事要说?不说的话,就让她早点去休息,马上十二点了,挺晚的。”

  傅斯年看向面前的女儿,真的是自己养大的女儿,跪着也要宠,他深吸一口气。

  “最近我和你妈在忙着准备你爷爷寿宴的事,并没怎么管你,你是不是去和他同居了?”傅斯年想起怀生公寓里的女士用品,心难平。

  “也不算是同居,就是偶尔会在他那里待一下。”

  “怕是该发生的都发生了吧。”傅斯年也是很直接了。

  傅渔没否认。

  “行了,别问了,睡觉吧。”这种话题有什么可深究的。

  “她素来胆子大,今天她敢这么做,我怕明天就突然告诉我,我要做外公了。”傅斯年轻哼一声。

  “爸,不会的,我们还是很有分寸的……”傅渔悻悻笑着。

  “你们做事,我可没看出半点分寸!”

  余漫兮一看傅斯年心底的火气又窜上来,立刻岔开话题,“小渔,你是不是也该体检了,你爷爷寿宴也结束了,改天抽空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傅渔作息不规律,余漫兮特别担心她年纪轻轻身体出什么毛病,借着体检为由,结束这段话题,拉着傅斯年就往卧室走。

  傅斯年心底意难平,愣是一夜没睡好。

  本以为过了今晚,也就没什么事了,可事情发展往往并不能顺人心意……

  ------题外话------

  年年你别怕,他们是成年人,做事特别有分寸!

  傅斯年心累,失眠,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