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生说完这话,傅斯年被一噎,脸上波澜不惊,心底却觉得这小子肯定是故意的。

  此时傅钦原不过好奇,到底怎么样的一张照片,查看热搜才知道傅渔出了事,“她写稿子的账号怎么被封了?涉黄?不可能吧。”

  段一凑过去看了眼,“她的稿子我都看过,不存在这类问题,可能是因为别的。”

  “你找人问问。”段林白是搞新闻出身的,总能问出些内幕,若是自己找微博管理员,给的理由大多官方敷衍。

  “好。”

  段一点头。

  怀生本就不爱看新闻,这种新闻标题更是没联想到傅渔,所以压根没点开看,此时下面评论都是她被抓了……

  “这件事她肯定知道了,自己账号被封,还闹上了热搜,估计要郁闷死了,谁这么无聊,搞这事儿。”傅钦原蹙眉。

  傅斯年轻哂,“所有消息凑在一起,挺巧。”

  都是人精,立刻就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八成是有人搞事情。

  京城大学

  中午十一点左右,这个点正是学校人多的时候,不少学生都是刚上了两节课,一辆黑色轿车停在教学楼门口,原本并没引起太多人注意。

  大学校园,除却老师领导,有些家境殷实的学生也会开车上课,只是车门推开,一个女人下车,着了身黑色长风衣,没系扣子,秋风将衣服吹得略微鼓起,烈烈生风。

  她并未化妆,只是五官明艳,浓到深处反而显得清单。

  手中提着电脑,步伐匆匆,浑身透出的气场,让人望而却步。

  “这是因为官宣男友上热搜的那个吧?”

  “就是她。”有学生已经拿出手机拍照,“她来我们学校干嘛?”

  “我哪儿知道!去看看。”

  ……

  傅渔不是明星,只是上了热搜后,也是名人了,自然惹人关注。

  不少学生紧跟过去,傅渔也不在意,进了楼,才问了个学生,“同学,请问502教室应该往哪边走?”教学楼分东西两侧,她此时没闲心去找路边。

  “那边,5楼最里面。”

  傅渔道谢,爬楼梯直抵5楼,很快找到了那个教室,叩门,给她开门的学生还有些诧异,毕竟是此时还挂在热搜上的人,“那个……您找谁,我们在开班会。”

  “你们辅导员在吗?”

  “卢学姐?在的!我帮您叫。”

  “不用。”傅渔已经侧身走了进去,此时的一个学生正站在台上说话,估计是班干部,看她进来,也是愣得没说出话。

  而坐在教室最后面的卢芳看到傅渔,一时脸都白了。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开会,你们继续。”傅渔说完直接去了卢芳身侧坐下。

  卢芳是京大的博士生,做了带班辅导员,此时正带着班级学生开会,“傅小姐……您怎么来了?”

  “自然有事找你。”傅渔神色悠闲,就好似和老友在聊天,可卢芳知道……

  她今天来者不善!

  “要不我们出去说?”卢芳低声说道。

  傅渔这人行事乖张,卢芳是怕她的。

  “出去不好说。”

  卢芳很担心她当着学生的面说些什么,干脆起身拍了两下手,“今天的班会就到这里,其他事我会让班长在群里通知的,大家先回去吧。”

  学生都想八卦,可现在环境不允许,只能收拾东西赶紧离开。

  班长刚准备关掉教室的投影设备,就被傅渔阻止了,“同学,不好意思,那个我待会儿要用。”

  说话间,傅渔已经走到了讲台上,将自己电脑拿出来,连接到了投影屏幕上,此时学生没散去,都在教室外,挤在窗口或者后门,加上紧跟而来的吃瓜群众,走廊几乎被挤得水泄不通,很多学生都拿了手机进行拍照。

  卢芳心底滑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伸手准备拉上窗帘,却被傅渔阻止了。

  “你在害怕什么?我只是有几件事想问你,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傅渔这话说完,卢芳若是再强行拉上窗帘,反而显得心虚了。

  这时候,教室投影屏幕上已经出现了傅渔的电脑桌面,黑色底面,上面都一些程序代码,不懂计算机的人看上去,简直宛若天书。

  她手指飞快的操作键盘,也不知进入了什么页面,蹦出一则个人微博的简介页,卢芳当时脸就青了。

  “这个微博你熟悉吗?”

  “你到底想做什么?”卢芳性格内向胆小,此时说话都开始发颤。

  “这是学姐的微博啊,我还加了关注。”窗外围观的学生说道。

  “我只是想不明白,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需要你背地这么搞我?”傅渔轻哂,她一手撑着桌子,目光慵懒而戏谑。

  “你这是侵犯别人,你到底想干嘛?”卢芳深吸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卢芳的微博很干净,上一则消息还是两个月前发的,可是傅渔手指稍微动了下,页面跳转,变成了她微博的操作记录,而被她筛选出来的,全部都是她的举报信息。

  举报内容,全部都是针对一个人的。

  垃圾营销、不实消息、危害国家安全……各种类型都举报过。

  “如果只有这些也就算了,没想到你还弄了不少小号。”

  傅渔话音说完,页面开始滚动,全都是一些微博小号的信息。

  “这些号也没做别的,专门就是来举报我的。”

  “我早就和你说过,你有什么事,直接和我说,背地搞这些,龌不龌龊?”

  “知道这个微博大v是我的人,屈指可数,你算一个。”当时去西部调研,有个男博士问她加关注,这件事也就不是秘密了,“你说你出门也是穿得干净光鲜,怎么尽做这些见不到的事!”

  外面学生已经热切地讨论开。

  “那个被封的大v是她?”

  “学姐一直举报她?不能吧,我有关注这个博主,真的没写什么,三观挺正的,这种背地举报,真的挺恶心的。”

  “我觉得学姐不至于做这种事。”

  ……

  卢芳本就心虚,此时脑袋都一团乱,尤其是傅渔将小号扒出来的时候,就好像将她从阴暗处揪出来,将她身上那层伪装扒个一干二净,将她所有的阴暗面公之于众。

  对于一个本就有些内向的人来说,这种感觉,无异于公开处决她。

  “你这……这……假的,都是假的!”

  面对铁一般的证据,卢芳脑子又乱,上嘴唇碰下唇,也只能吐出这几个字。

  “为了避免被人说我欺负人,证据我这里都有……”傅渔手指点了几下键盘,上面出现一个ip地址,“你切换账号的时候,连ip地址都不换,我追查得很轻松,你知道我当时查到ip所在的具体位置时,我当时是什么感觉吗?”

  “我觉得……”

  “你简直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你凭什么查我,你这是侵犯别人!”卢芳有点急眼了,她想要关掉投影,可是傅渔动作更快,在她手指即将伸过来的时候,一把给她按住了。

  “你现在和我谈侵犯?那我想问一下,你恶意举报我的时候,就没想过是在侵犯我?”

  “是不是觉得躲在网络后面,就没人查得到你?”

  “我告诉你,你网上所发布的每一条留,即便是被删除的,我也能查到,你说了多少侮辱我的字眼,是想让我放在这些学生面前,让他们看看?”

  “他们的辅导员、学姐,是如何在网络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

  “看在好歹你是京大的学生,我给你留了点脸,你若不要,咱们可以警局见,真当网络谩骂不会犯法,我抓不了你?”

  傅渔气场本就在,卢芳又心虚,整个人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好似被一股无形的藤蔓束缚住,浑身动弹不得!

  “还有怀生那则什么和女学生的新闻,这原本不过是有人在网上发的一则普通消息,虽然有好事加工臆测,却也上不了热搜!”

  “卢芳,我问你一句,这件事到底是怎么被推广,并且出现在热搜上的!”

  傅渔紧盯着她,那双眸子极冷,眸底像是结了层寒冰,让人无法直视。

  因为傅渔与怀生消息上了热搜,有人发了那张照片,当时卢芳的脸就是被打上马赛克的,原博是这么说的

  哇——前几天刚上过他的课,这是上次无意中偷拍的,本人更帅。

  一张图,不同标题解读,自然有不同的味道。

  “怎么不说话?花钱买热搜的时候,你肯定不像现在这么支支吾吾,犹豫不决吧!”傅渔笑着。

  这真是卢芳最后一层遮羞布,此时被完完全全扯下来,脸上一阵青白。

  下意识挣扎着要脱离傅渔的束缚,只是没想到她力气那般大,急得她差点就要动手了……

  而此时有个中年男人突然出现在教室门口,好似是学校领导。

  “傅小姐!”

  傅渔手指一松,卢芳趔趄着,后腰直接装在后侧的课桌上,疼得她眼睛发昏,身子软得压根站不住,磕着骨头撞着筋,刺心的疼。

  “你怎么样?”那个男人走过去,略微蹙眉。

  “马老师,我没事……”卢芳双手撑着桌子,勉强站了起来。

  “院长找你。”

  “院长?”卢芳心底咯噔,那个马老师又看了眼傅渔,“傅小姐,您也来一下吧。”

  “好。”傅渔合上电脑,随他出去。

  此时网络已经铺天盖地,全部都是关于怀生与女学生的澄清微博,最早的发布者,发了条微博,说自己本意并未想表达这个,却被人恶意扭曲,已经找律师询问,准备告涉事大v。

  消息本就不属实,不少人都纷纷删除微博,生怕波及到自己身上。

  而这时网上有段采访流了出来,那是记者在大院门口蹲到了傅斯年……

  “傅先生,怀生刚和您女儿宣布恋情,就出现这种绯闻,请问对此您是怎么看的?”

  “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

  傅斯年极少接受采访,没想到一开始就语出惊人,早就知道了?虽说有些事可能早有耳闻,毕竟圈内各玩各的不在少数,可像他这样,直接承认的却史无前例。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早就知道他出轨?”

  “是因为照片拍摄时,我也在,你们还想知道什么?”

  记者懵了,他们想了很多问题,却怎么都没想到傅斯年会来这一出,一时都傻了眼。

  傅斯年简单直接是出了名的,压根不必为了给怀生遮羞扯谎,加上原博主出来澄清,这件事很快就水落石出。

  傅渔质问卢芳的视频也在网上迅速发酵,众人在惊讶她是那个大v的同时,只觉得那个女人实在太蠢!

  恶意开小号搞举报,还花钱故意买热搜,做些见不得人的,若是旁人遇到,怕是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毕竟普通人想寻根溯源太难了。

  偏生她就遇到了技术流的,不把她按在地上摩擦,难不成要留着过年?

  网上热热闹闹的,而京大的文学院院长办公室内,气氛却异常冷肃。

  傅渔进了办公室的时候,没想到怀生居然在。

  卢芳此时后腰被撞地方疼得痛不欲生,没想到刚进办公室,看到怀生,当时心底感觉就很不好,没想到院长直接把几篇论文甩过去,斥责她学术不端,要开除她的学籍……

  ------题外话------

  在网络时代,真的不要惹技术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