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院,院长办公室内

  “你怎么在这里?”傅渔瞧着怀生在,有点诧异,他们一个小时前通过电话,他还说要去老宅吃饭,怎么就出现在这里了。

  “你说去处理点私事,就是来这里?”怀生反问。

  “先坐吧。”院长招呼傅渔坐下。

  “院长,您找我……”卢芳也跟着进了办公室,她腰刚被撞,火烧火燎般,疼得她后背俱是热汗,马老师把门关上,砰地一声,她惊得浑身又是一个觳觫。

  目光从怀生身上略过,心虚眼颤得移开视线。

  “你前些日子在校报上发了几篇文章,反响不错。”院长笑着看她。

  “嗯。”卢芳刚被傅渔怼过,此时宛若惊弓之鸟,说话都小心翼翼。

  “文章我看了,写得不错,我看署名只有一个,都是你自己写的?”学术论文,几个署名不在少数。

  没有做贼的人会直接承认,况且此时怀生还在,卢芳手指不安的绞动着,没作声。

  “怎么不说话?”院长手中拿着几份打印好的论文,怕是忍不住了,直接起身抬手,将论文一股脑儿的全部甩在她身上,“这些全部都是你写的?”

  “你也不是刚入学的学生了,应该知道,学术不端多么恶劣,现在都抄到网上的文章了,你真是给我们学校长脸!”

  卢芳瞳孔微颤,双手绞死,指甲都嵌入了肉里。

  “你也别不承认,我这里连查重报告都有,就算是引用,也该标注出处。”

  “而你和人家文章的重合率居然高达百分之六十,网络文章就能随便抄袭剽窃?你有没有脑子!”

  “你以为搞个中译中,把别人词句变一下,就能把东西据为己有?你这行为简直恶劣、”

  傅渔看了眼怀生,“不会是……”

  怀生没作声,傅渔就干脆捡了地上一份报告,这是一份重合率检查报告,上面清晰标注了两篇文章的相同类似之处。

  其中一篇她格外眼熟,因为那是她自己的……

  “你弄的?”傅渔看向怀生。

  “一查到举报你的人是她,而举报被受理,并且封号的理由则是剽窃!”

  “所以我去查了一下她近期发表的文章,并且临时做了一份重合率报告”

  网络文章和学术论文不同,学术论文是要入库的,只要登录知识网站,都能检阅得到,而网上的文章,只是转载,与这些学术类的没法比。

  所以举报被受理后,微博管理那边也没多想,毕竟已经登报入库的学术论文怎么可能造假,而网络上的,不少都是经过各种加工,也没细查,就先把傅渔的文章屏蔽了。

  几次屏蔽后,由于举报太多,就干脆直接封了号。

  这种屏蔽封号每天都要处理很多,而且本就存在误伤,对管理员来说,并不值得留意。

  傅渔看着报告内容,又看了眼怀生,“你动作挺快的。”

  “叔叔帮了忙。”

  “我爸?”傅渔眯着眼,难怪了,怀生并不精通电脑,这么短的时间做出这些东西,实在有些为难他。

  “嗯,我负责说,他负责做。”

  “难怪弄了那么多号举报我……”傅渔咋舌,只要她的文章被屏蔽彻底没了,像傅渔这种,压根不看学术论文的,怕是自己写的东西彻底成了别人的都不知道,“你怎么没提前和我说一下。”

  “我想自己过来,把问题处理了,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事,犯不着把你搅和进去,脏了手,只是没想到你自己过来了……”

  傅渔这性子,哪里是坐得住的,网上寻到卢芳的时候,她就坐不住了。

  她若是直接来自己面前,有不满或者不爽,亦或是对怀生还存了念想,摊开说,她都觉得没问题,就是见不得这种私底下龌龌龊龊的小人行径。

  既然都把她扒出来了,傅渔自然要亲自过来处理。

  “院长……”卢芳此时不仅是后腰疼,整个脸也是火辣辣的。

  “你也知道近两年严查学术不端,你在网上做得那些事我也有所耳闻,真的是……”院长都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她,“你自己退学吧。”

  这就等于说开除学籍,读了这么多念书,就指着毕业证和学位证,这要是被开除,她就完了。

  “院长,这件事我能解释的,我……”

  “你想解释,别对着我,你该赔礼道歉的对象是他们,要是他们原谅你,我可以考虑别的处罚。”归根结底还是在傅渔和怀生身上。

  卢芳内向却好面子,网上差点把傅渔骂出翔,各种难听的话都往她身上堆砌,心底讨厌,又怎么拉得下脸和她致歉,憋了半天,愣是一个字都没吐出来。

  傅渔快没了耐心,看了眼腕表,已经到了饭点,她今天体检,本就没吃什么东西,腹中早就空空如也,不想在这里消耗时间。

  “院长,我看让她道歉挺难的,对于您的这个处理决定,其实我觉得有不妥之处……”怀生突然开口,这让卢芳眼前一亮。

  因为通常情况下,这般开口,定然都是求情一类,况且怀生学佛,本就有慈悲心,应该会放过自己。

  “哪里不妥?”院长说道。

  “学术不端,是圈子里的大忌,是否严重到要退学的地步我不清楚,我刚入职,对学校规章还不清楚,但是……”

  “文章以她署名发表见报,就算是处罚道歉,也应该公开声明。”

  “学校处罚,更是应该全校公示,您说对吧!”

  院长被他这话一噎,而卢芳更是莫名腿软。

  其实院长是有私心的,毕竟是学院出了丑事,他也想遮掩一下,暗中解决就罢了,公开宣布处罚,整个学院面上怕是都无光。

  “其实您担心什么,我心底清楚,您大可不必如此顾虑,学生只会觉得您秉公行事,对您赞誉有加,毕竟学院这么多人,您一个人也照顾不到每一个。”

  “有那么几个蛀虫再正常不过!”

  傅渔原本也想着怀生是要给她求情的,没想到他一开口,来了个更狠的。

  要给她行刑,还要求公开处决,对于她这种好面子的人来说,简直比活剐了她还难受。

  以后就算不退学,她在学校也待不下去了。

  卢芳腿软,只觉得浑身都被黑暗的泥沼包裹,要将她拖入地狱中,无法抽身……

  而怀生从始至终,语气都很舒缓,就好似在交流学术般,端看表情,压根觉不出来,他心有多狠。

  ……

  后来卢芳的指导教授也来了,怀生和傅渔又在办公室待了一会儿方才出去。

  此时网上已是一片清明,秋高气爽,人的心情也舒畅了些。

  “阿姨打了电话,让去老宅吃饭。”怀生负责开车,傅渔则打开电脑,账号已经被解禁,之前被屏蔽的文章都被放出来了,转载过千。

  其中讨论度最高的是段林白转发的一条证明一下,这真的是我大侄女账号,她是个五讲四美的社会主义好青年,这次要不是被逼急,她就是低低调调写着自己的小文章,有些人真是太闲了。

  “段叔叔也挺闲的,居然和网友互动起来了。”傅渔翻着他的微博,点了赞就退出了。

  “其实段叔叔不是闲,他也挺聪明的……”

  “什么意思?”

  “昨天得罪了你爸,今天肯定要尽可能表现自己,你真觉得他没事做?”

  傅渔笑出声。

  “对了,你体检得怎么样?”怀生看向她。

  “还不知道,体检完我就急着出来了,我妈在那边等了一会儿。”有些报告出来很快,有些检查则比较慢,“你不提这个,我差点忘了,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

  “马上就到家了。”怀生说道,“当面说吧。”

  “也行。”傅渔合上电脑,本就是夜猫子,这会儿困劲上来,脑袋都有些发昏了。

  “你眯一下,回去吃了饭再睡。”

  “我知道,不是都说学佛的人慈悲?要普度众生?你这次做得挺绝的。”傅渔直。

  “佛渡众生,谁来渡佛?”

  傅渔蹙眉,她不太懂这个,自然是辩不过他的。

  此时的傅家老宅

  余漫兮正在厨房忙活,听到客厅里傅仕南和傅斯年正在讨论今日网上发生的事,提起怀生的名字,“这事儿怀生做得还算漂亮,到底是老三带出来的孩子,还是不错的。”

  “对了,钦原,你和星遥打算什么订婚?”傅钦原今日也在老宅,自然是随着傅斯年一道来的,段一说要去体育馆看一下围棋比赛,中途就走了。

  “还在商量。”傅钦原笑着。

  其实他想过订婚提亲,只是被傅沉几句话给打发了,说交往时间不长,现在就去京家提亲订婚太急了,让他们多处处。

  傅钦原抿了抿嘴,他爸那么精明,肯定是不想这时候对上六叔的。

  不过傅渔和怀生进展这么快,他心底也是不平衡,明明最先谈恋爱的是他啊。

  “小渔比钦原年纪还大,要是她和怀生处得不错,其实年前可以定下来,都是知根知底的……”

  “妈,太急了。”傅斯年蹙眉,他都没缓过劲儿,就急着把她嫁出去?

  余漫兮听了这话,手起刀落,有些分神,差点割了手。

  此时才十月,过完中秋不久,距离农历新年还得好几个月,等得及吗?

  ------题外话------

  三更结束啦~

  小三爷,你要抓紧了,真的!回家催催你爸吧,赶紧去提亲。

  傅沉提亲?自己去!

  六爷你来啊,敞开大门欢迎你。

  小三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