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钦原一行人原本是想等一下段一诺与后侧那个男生的,只是两人磨磨蹭蹭,许久未出,段一就直接说,“我们先走吧,反正很近,大白天,他俩也出不了什么事,诺诺对这附近也很熟。”

  段一既然都这么说了,他们才先行离开,此时正在包厢传阅他的资料。

  傅欢忽然想到了陈妄,再看看这位,感慨了一句,“果然,有些人是老天赏饭的,天生就对某些方面敏锐。”

  “你居然明白这个道理?”京牧野咬着一片西瓜看着她。

  “你什么意思?”

  “我就想说,围棋这东西你还是别玩了,我刚才看到你已经连输18次了。”傅欢偶尔还在玩那款围棋游戏。

  人机对战,系统最糟心的是会记录你连续失败次数,除非你赢了一局,败局才会被清零。

  方才系统就提示您已经是第18次挑战失败,再接再厉,失败成功之母,加油,你是最棒的。

  傅欢气结,这游戏设计者有毒吧。

  “要不让你家大神帮你打一场不就好了。”京牧野刚说完,傅欢就狠狠剜了他一眼,得亏此时包厢比较吵,要是被他哥听到,就完了。

  “最近好像听你很少提他,他是不是不理你了?”

  “以前总听你提起。”

  傅欢蹙眉,两人有时差,她本身还要上学,哪儿有那么多时间交流。

  “小六六,请你不要过分关注我的私生活好吗?”

  “那请你以后别在我面前提他。”两人同一所学校,每天碰面,大课间还一起会去小卖部,三十分钟课间,小卖部来回一趟六七分钟,剩下时间都是听她说陈妄多厉害。

  “……”

  此时傅渔和怀生进了包厢,扫了一眼里面的人,略微蹙眉,还差两个人。

  段一诺这丫头不会把人给她搞丢了吧。

  “要不我回去找一下。”怀生也看出谁没来。

  傅渔点头,怀生走到ktv门口,才看到两人并肩走来。

  那人个子比较高,段一诺又难得安静,走在他身边,居然让怀生觉得她像个淑女,若说她以前是个野猫,此时就是家养的猫,乖巧又温顺。

  可顺毛那种。

  “你们要是不来,我就准备回去找你们了。”怀生曾想过与这人多交流,毕竟他和傅斯年很熟,兴许可以从他身上找到突破口。

  谈话中,怀生才给他推荐了一些诵经凝神类的曲子,比如之前那首《喇嘛千诺》。

  “喜欢这个?”怀生看他当时就搜索听了下。

  “名字看着顺眼。”

  名字?怀生觉着并无特别。

  “你是不是想问我关于傅先生的事?”搞技术的脑子都灵活。

  怀生的心思也没藏着掖着,“对,我想知道怎么才能和他相处好……比如说像你们这种关系,你是怎么和他成为朋友的?”

  他思索半天,“大概是我技术好。”

  怀生“……就这个?”

  电脑技术这方面,怀生是弥补不起来的,这真不是靠勤奋就能弥补,要有天赋,他活了这么久,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这方面他无法补足。

  他又沉吟片刻,“或许是我长得比较顺眼。”

  因为有人说,他们工作的时候,气场很像,可能是同类相吸。

  怀生你的意思是我长得不够顺眼?

  “那你们平时交流什么?比如说聊一些什么东西……”怀生又换了个方式询问。

  “编程,脚本语。”

  怀生有些头疼,不过他此时也能确定,他真的是傅斯年的朋友,因为……

  一样难搞!

  三人进了ktv,等电梯的姜熹,段一诺一直低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双手绞着双肩包的带子,勾勾扯扯。

  其实段一诺与怀生走得不算特别近,男女有别,性格也差许多,只是他和傅渔在一起之后,段一诺对他也热络起来,算是爱屋及乌。

  今天一反常态,安静得不寻常。

  “诺诺,你今天确定没什么事?”

  “我、挺好的啊。”段一诺冲他一笑。

  说话磕巴,笑容僵硬。

  怀生看了眼一直没说话的人,又打量了一眼段一诺,她很擅长交朋友,可是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有点诡异啊。

  “你们……”

  “电梯到了,赶紧进去!”段一诺生怕怀生问出些什么,毕竟这群人里,可没几个省油的灯,就是最小的京牧野,吐出来的也是一肚子的黑水儿。

  她走得急,都忘记电梯里可能有人要出门,迎面差点和人撞了个正着。

  怀生手都伸出去了,却瞧见另一只手比他快了一步,抓着段一诺双肩包的顶端提扣,轻松把人往后拉了半寸。

  他力气有些大,又没控制好力道。

  导致段一诺脚步趔趄着,连带着包,就撞到了他半侧怀里。

  这一拉一撞,弄得她有些晃神,脑袋还晕了两秒。

  待电梯内的人走光了,段一诺才扭头与他道谢,“谢谢。”

  那人没作声,只是直接松开拉着她双肩包的手,直接进了电梯。

  段一诺别扭得扯了下双肩包,进电梯的时候还觉得懊恼,怀生打量着两人,总感觉这两人之间好像有那么点事。

  出电梯后,这还没进包厢,段一诺手机就响了起来,段林白打来的。

  “爸!”

  “你和你哥吃过饭了?”段林白此时正在京家,京寒川钓鱼,傅沉在说怎么去给怀生去提亲的事,段林白不想蹚这个混水,在边上吃瓜看戏。

  “什么?”段一诺嗓门忽然提高,“是吗?有事啊,那我马上回去!”

  段一诺说完与都不与傅渔见一面,让怀生代为转告,撒腿撂挑子就往回跑。

  怀生看了眼身侧的男人,脸上看不出什么……

  怀生只得清了下嗓子,“那个……可能她家有点事,我们先进去吧。”

  那人也没说什么,跟着怀生往包厢走,只是走到半路,忽然说了句,“你觉不觉得……”

  “嗯?”

  “她的戏有点假。”

  “……”

  段林白电话被挂了之后,还觉得莫名其妙,这丫头又搞什么东西。

  傅沉则看向京寒川,“寒川,你说到时候我该怎么办?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京寒川手指轻轻摩挲着鱼竿,风吹动鱼漂,在池塘水面上微微上下浮动,漾起了圈圈涟漪,他清了下嗓子,只说了一句,就堵得傅沉半宿没说话。

  “我要是告诉你了,你是不是准备回头把这些建议方法用在我身上。”

  段林白笑疯了,这两人都是什么魔鬼,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傅钦原这没用的小子,你倒是加把劲儿啊,迫不及待想看他俩斗法了。

  段林白此时是属于吃瓜群众,可能他做梦都想不到,吃了一辈子的瓜,到最后吃瓜会吃到自己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