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林白选的地点自然是僻静有格调,并不在市区。

  夜幕彻底拉下,华灯初上,斑驳陆离的灯光,掩映在段一诺小脸上,流光交织,却也不及她此时心情复杂。

  因为他爸,居然真的想用美色诱惑他。

  这是什么魔鬼!

  “爸……我哥就是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段一诺悻悻笑着。

  “我觉得这是个突破口,不爱钱,房子、车子也有,那还有什么……女人嘛。”段林白摩挲着下巴,“你们还别说,我还真认识几个家里有适龄姑娘的。”

  段一手指轻轻叩着方向盘,他爸坐后面,自然是看不到某个丫头脸都青了。

  “不过我觉得没人受得住他这脾气。”

  “我这么好脾气的人,看他都抓狂,更何况是其他小姑娘,现在谁还不是家里的宝贝啊,都是些有脾气的,谁能受着他啊。”

  “可能真有人就喜欢撞南墙呢。”段一笑得戏谑。

  “撞得头破血流还傻乐呢。”

  “不过这南墙毕竟只是墙,又不是什么铜墙铁壁,只要坚持不懈,保准就能把这墙给撞开了,你说对吧,诺诺。”

  段一诺狠狠剜了他一眼亲哥,你可给我闭嘴吧。

  “那你们觉得他会喜欢什么类型。”段林白说道。

  “我是女的,不懂你们男人的心思,哥,你也是个男的,你说呢?”段一诺已经快怄死了,这都什么狗屁哥哥,非得故意捅她刀子。

  “要我说……”段一轻哂,“肯定不是你这种类型。”

  一记刀子戳来,扎得心肝疼。

  “你俩能不能别斗嘴了,见面就吵吵……”段林白无奈摇头,“都二十多的人了,要是被人看到,不觉得丢人啊。”

  从小拌嘴吵到大,到现在也不消停。

  其实段林白就是这么一说,怎么可能真的给他送什么美女,自己是聘员工,又不是做红娘的。

  不过这人是真的难搞,要不是技术好,段林白不会找他。

  这次需要找个技术过硬的人,首选自然是傅斯年,可他用不起这种啊,和傅斯年合作,等于请了个祖宗回来。

  而且一般都说程序技术员都是有黄金职业年龄的,甚至有人说30岁后,程序员就该另谋出路了,他也想找个年轻的。

  没想到傅斯年推荐这个,简直比祖宗还难伺候。

  “对了爸,到天河家园了,要不要叫上陈妄一起吃饭。”车子途径陈妄所处的小区。

  “都这么晚了,可能吃过了,吃饭还是提前通知比较好,这个点通知不合适。”好像是找他去凑局的,是真的不好。

  段一点头。

  “现在的孩子都太有个性了。”段林白想着,这个陈妄也是如此,就一阵头疼,尤其是这种在某方面特别优越的,自带一股子傲气。

  “您当年也挺有个性的。”段一说道。

  “我年轻时候可低调了,再说了,我是学音乐的,走得都是低调优雅路线……”

  段一诺眯着眼,“哥,这边新开了一家川菜馆。”

  “我下次带你去。”

  “看着好像不错。”

  ……

  兄妹自说自话,压根不搭理他,你年轻时是个什么样儿,现在网上都搜得到,犯得着睁眼说瞎话吗?

  四人到了餐厅点餐,段一诺自然是坐在自己父兄之间,段一虽然和她拌嘴,对她却真的很照顾,有段林白在,即便某个技术流大神话不多,也不至于冷场子。

  离开的时候,段林白遇到一个熟人,过去打了招呼,段一诺随便看着,反正尽量和某人避嫌,倒是把他和段一给留下了。

  “你到底想不想进我们公司,或者和我们合作?”段一看向身侧的人。

  “我不太清楚你心里的想法,不过我们在这一块不说国际上,国内肯定是走在最前面的,和我们合作,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互惠互利。”

  “你有想法直接和我们说就行,除却合理范围,我们还可能给你更优厚的条件。”

  “我知道。”他说话依旧没什么表情。

  透着点懒散劲儿。

  “还有……我爸不是个三顾茅庐的人,在他面前故意拿乔没什么好处,现在是他巴着你,等他没了兴致,无论你有任何事,你想见他……”

  “别说门啊,窗户了,就是钥匙孔都能给你堵死了!”

  段一诺已经在酒店大堂转悠了一圈回来,看看自家哥哥,又看向他身边的人,怎么觉得气氛有点怪。

  他哥应该没说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两家并不顺路,某人还自己开着车,自然是分道扬镳,各归各家。

  段林白回家之后,又去了趟医院,许佳木有个手术要持续到晚上十点多,他去接媳妇儿。

  段一诺洗了澡,就去段一门口敲门了。

  “段一,开门,我有话和你说!”

  “别装死啊。”

  然后不远处的书房门打开了,段一斜靠在书房门口,轻哂,“段一诺,我在书房,你怎么总爱去我房间拍门。”

  “我有事要问你!”

  “刚才吃饭的时候,不是很淑女吗?你怎么不端着了?”

  “你和他说什么了?”段一诺都被憋死了,他哥也不是个好人,在那儿叽叽歪歪的,肯定说了什么东西。

  “就这么想知道?”段一进了屋,段一诺很自然的钻进去,顺手把门给反锁了。

  “哥——”某人狗腿的绕到他身后,给他捏着肩,“你到底和他说什么了?”

  “让他来我们公司上班呗,还能说什么了?”

  “就这个?”

  “不过段一诺,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什么?”

  “其实也不是非要他签劳动合同,就是暂时合作也可以,因为公司过段时间有个活动,急缺这方面的技术人员,算是找他帮两天忙,对他来说,并无任何害处,可以接触到高端科技,报酬也丰厚,这次爸还找了傅叔叔当说客……”段一解释。

  “可他若是不来,我看你这南墙也别撞了。”

  “说明这人原则性太强,不喜欢的,或者认定不想做的事,无论怎么样都诱惑不了他,这个南墙,你就是撞断了脑袋,都没用。”

  “他这样的人,除非是自己喜欢,否则你就是九千年难遇的美女,再贤良淑德,对他也没诱惑力,我不希望你谈个恋爱,那么卑微,你懂吗?”

  段一诺抬手给他捏着肩,“哥,我知道。”

  段一在酒店那番话,说得不仅是工作的事,他是个聪明人,应该听得懂。

  人需要个性,但也不能太有个性。

  此时的天河家园

  陈妄送傅欢去了学校,回来后,可能是吃了感冒药的关系,睡了一小会儿,起来把公寓收拾了一下,又去买了点私人用品,这里硬件都有,冰箱电视一应俱全,只是其他的肯定要自己准备。

  回来后与父母视频完,又摸出了压箱底的傅家关系表。

  傅钦原心黑,记仇,学习能力强,硬茬。

  他又在后面添了一句半个好人

  毕竟他支持自己追自己妹妹,这还不好?

  傅钦原此时正在家中小书房,宋风晚敲门进来,端了一点切好的水果进来,“怎么样?研究得如何?”

  “谢谢。”怀生急忙伸手接过。

  他此时也在云锦首府,与傅家父子一道,在商量着提亲的事,虽说傅沉算是压场的,可关于带些什么过去,以及一些细节,肯定都要一起商量。

  “还是老样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傅沉随手拿起一侧的佛珠,在手心搓揉着,主要还是太熟了,真的不好下手啊。

  他是真不明白,这两个人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我看一眼。”宋风晚看着已经拟好的一些礼物清单。

  “有什么想法?”傅沉看她。

  “唔……”宋风晚扫了眼,“今天我去老宅看到了傅渔,她还和我说,想和钦原一起举办婚礼,这件事真的可以考虑一下,不过这样的话,提亲的事,要不也撺掇到一起得了。”

  三人……

  傅沉攥紧佛珠,我是让你提意见,你是想要我的命啊。

  ------题外话------

  今天三更结束~

  有木有发现,段一同学真的是个很优秀的人,哈哈

  9月最后一天啦,最后吼一嗓子,还有票票的别忘了支持月初啊,么么~

  大家差不多都放假了吧,国庆节,我估计还是苦兮兮的当个码字狗,如果今天不存点稿子,我估计连阅兵都看不到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