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播厅内呼声鼎沸,挞伐斥责某人无耻,让他滚蛋的声浪一波接一波。

  好似山呼海啸般,连天而来,无休无止。

  肖乃文说到底也只是个普通人,没见过这种阵仗,脸色一阵青白,或是酱紫,身子也不受控制得略微颤动,宛若筛糠。

  只是嘴里一直念念有词,“污蔑,都是假的,他们联手做局害我……”

  似乎除却这些,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而此时的候场席,一起来参赛的棋手,更是愤慨至极,魏三十八都差点冲过去打他了,因为肖乃文能接触到陈妄东西的,也就是吃火锅那天。

  他们也是好意撮合两人关系,没想到却引狼入室,害了陈妄。

  “我去,真特么不是个东西!再喊捉贼,难怪之前在休息室敢那般挑衅,应该是仗着有段家撑腰,有恃无恐吧!”

  “可是人家小段总也不傻,给他挡枪使,惹得一身腥。”

  “主要是小三爷居然也在,还敢要证据,只怕人家真的拿了证据出来,他又要着急跳脚了。”

  ……

  此时陈妄忽然站了起来,吓得教练立刻也跟着跳起来。

  他只是淡定的看了教练一眼,“我去个洗手间。”

  “哦……”

  教练还以为他要窜上去做些什么,此时局面已经很混乱,他再掺和一脚,岂不是更乱。

  见他真的往后面走了,这才安了心,若是寻常,他怕是要跟着陈妄去洗手间了,毕竟他今天显然心情不好,可此时现场更乱,边上几个混小子就差冲过去打肖乃文了,他要镇场子。

  主控后台

  陈妄循着指示路标找到主控室,外面有保安守着,就算他表明身份,也没让他进去,而此时有个穿着黑色防风衣的男人迎面而来,年纪不大,胸前挂着工作牌,与统一正装的段氏员工相差甚远。

  他进入主控室的时候,打量了陈妄两眼,“有事?”

  陈妄点头。

  “让他进来吧。”

  他显然是这里的总负责人,保安听了这话,也没拦着。

  屋内光线偏暗,咖啡味道浓郁,不过工作台异常整洁,还有几个员工,看到陈妄过来,也是颇为诧异,因为此时现场还很乱,而作为当事人,他居然跑到了后台。

  “你有什么事?”

  陈妄打开手机递过去……

  待陈妄回到候场区也就五六分钟,此时肖乃文口中仍旧念念有词,有些义愤填膺的观众已经差点冲上台了。

  也不可能让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段一手中是有证据的,因为后续他们也有联系,短信、通话录音他都有保存,只是说得内容都比较委婉,想搞他也够分量。

  只是此时大屏幕忽然闪动起来,紧接着出现一段音轨图像……

  而播放的内容,就是之前陈妄和肖乃文在休息室的对话,包括他直接承认窃取了陈妄的棋谱……

  更是大不惭,无耻说道

  “就算一样,又能说明什么?说我看过你的东西,你有本事拿出证据来!”

  两个人的对话,肖乃文不会傻逼到自己录音公开,那最有可能的人就是——

  陈妄!

  而他此时端坐在位置上,手中还拿着矿泉水瓶,拧开喝了口,动作优雅,全程整件事,就好像和他没关系一样。

  “你刚才不是去洗手间了!”教练蹙眉,他就知道,这小子肯定是蛰伏着,借机狠踩肖乃文一脚。

  “嗯,除了这个,我也没说,不去做别的。”陈妄说得理直气壮,“而且他自己要证据,又不是我想拿出来的。”

  “我本来也想着,大家同为棋手,一起外出比赛,总要顾忌着对协会,对外面的影响,所以就算拿了录音,我也没打算在这个场合公开。”

  “想等比赛结束,拿去协会,私下解决的,可是您也看到了,是他先招惹我的……”

  陈妄喝了口水,“小段总和小三爷,对这件事都义愤填膺,为我出面,作为当事人,总不能真的置身事外吧。”

  “既然他觉得两人指控无力,想要证据,那我就满足他,求锤得锤,也算是……”

  “死得其所了!”

  周围一群人都被他这席话说得懵逼了。

  死得其所是这么用的?

  教练也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肖乃文的确是活该,只是陈妄这一锤子,实在太猛,几乎就是要把他搞死的节奏。

  “教练……”陈妄看向他。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教练素来知道他心黑,只是被他莫名其妙盯着,心底有些发毛。

  “与其让外人动手,还不如我们自己动手,您觉得呢?”

  “免得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您最近与他走得亲近,以为你们沆瀣一气。”

  “你……”教练真是被他气得没话说,“本来这也不是训练期间,我管不找你,你爱干嘛就干嘛去!”

  最近肖乃文先重回棋坛,自然要走动关系,与教练的确走得近些。

  陈妄明明是自己想趁机拉踩肖乃文,居然还把教练拖出来,周围几人低声闷笑。

  心也太黑了。

  不过陈妄这个录音出来,肖乃文声音很明显,这个若是不认,大可以去找专家鉴定,要得出是否为同一人,还是很容易的。

  肖乃文此时脑海中都是陈妄在休息室,要对他动手的时候,慢条斯理脱衣服的画面,怕是在那时候打开了的手机录音……

  难怪进了休息室,磨磨蹭蹭的。

  他扭头看向陈妄。

  他端坐着,候场区在舞台下方,甚至是低于它的水平线的,可他眼底的倨傲不屑,居高临下的那股子劲儿,就好像从没把他放在眼里。

  那眼神,就好像在看什么爬虫蝼蚁。

  肖乃文瞬间想到了多年前两人的比赛,他那时年纪还小,刚从国外归来,带着一股子傲气,就好似一把利刃,将棋坛划开了一个缺口,太凶!

  他当时的眼神也是这样……

  好似没有任何东西能入得了他的眼。

  “嘭——”此时有个观众将应援灯牌砸下来,灯牌上写着肖乃文加油的字眼,砸到舞台上,应声碎裂。

  “你根本不配得到我们的喜欢,我真是瞎了眼,觉得当年你委屈,今天赶来给你应援,我真是特么日了狗了!”瞠目叫嚣的是个男粉丝,额头青筋乍起,要不是边上保安拦着,怕已经冲到了台上。

  “滚!”

  “你怎么有脸上台……”

  底下声浪越发大了,不过很快有人维持秩序,也就慢慢平复了。

  “小段总,这人……”控场导演清了下嗓子,走到段一身边,总不能一直闹腾下去啊,而且最主要的陈妄比赛还没开始。

  “其实有句话,我一直忘记告诉你了。”段一看向已经慌乱无匹的肖乃文。

  此时又有人朝舞台上扔矿泉水瓶,因为没有准头,差点误伤傅钦原,惹得他频频皱眉。

  “小三爷,抱歉!”那人也是好玩,居然还道歉了。

  傅钦原只是看了他一眼,笑着没作声。

  “我敲,小三爷脾气是不是太好了点。”

  也就傅家人知道,他的脾气……

  真的称不上好。

  肖乃文一听段一又要说话,八成就是要把自己扔出去之类,心里已经做足了准备。

  “当时做这个比赛,你和我们公司已经签了合同,关于赔偿一类,回头我会找律师和你详谈,现在我只是想和你说,其实这次的演播厅不是什么录制节目……”

  “这只是我怕你们紧张怯场,影响发挥,统一员工口径说得托词。”

  “今天不是录制,而是……”

  “一场直播!”

  这话说完,底下观众都安静如鸡了,卧槽,那自己方才叫嚣的模样,岂不是都被播出来了。

  此时直播间的人,都要笑抽了。

  观众反应过于真实可爱,哈哈,真的是瞬间安静如鸡!

  小段总这招玩得未免太高明了。

  不过这种比赛,就是这样的直播才真实啊,有些剪辑完就失了真,反正我还是喜欢我们家三十八,过于真实,哈哈。

  ……

  弹幕除却讨论肖乃文的无耻行径,心疼陈妄大神之外,更多的则是

  大家觉不觉得,今天这个组合简直有些逆天了,小三爷、小段总和陈妄,都是大神好吧。

  有生之年的组合,等比赛结束,怕是很难见到这几个人同台了。

  忽然觉得这几个大神配一脸。

  你小心六爷追杀你,人家准女婿,你还配一脸?

  ……

  关于是直播的事情,就是段林白都不知晓,更何况是陈妄等人,大家都觉得是录制节目,后期要剪辑,说话做事也随意些,此时已经登台的,都在回想,自己方才有没有做过什么煞笔事儿。

  魏三十八就差遁地捶墙了,脸都丢光了!

  不过段一这波造势非常猛,因为关于这场比赛的声势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挤到了各大门户网站的榜首。

  肖乃文想利用段一的手,把陈妄打落神坛,殊不知,他才是别人棋盘上的一粒子。

  那点价值,被榨得一丝不剩。

  现场短暂安静后,讨论声也逐渐上来。

  “小段总太狠了,利用他造声势。”因为参加节目,手机需要关机,不许录制,更不许拍照,要求严格,所以观众也压根不知道这是直播。

  “这也是他送上门的,自己想陷害别人,偷鸡不成蚀把米呗。”

  “这简直是就是公开处刑啊,当真全国观众,这么多人的面把他这点遮羞布都扯了,他以后怕是没法见人了。”

  “无耻的人,怎么会羞于见人?他不怕的,本就没皮没脸了。”

  ……

  肖乃文自然很清楚,直播和录制的区别,这就等于说,可能此时他的家人都知道他做了这种龌龊的事。

  大脑一片空白后,眼前全部都是各种机器,因为所有摄影机的焦点都是对准他的,耳边充斥着众人的嬉笑怒骂,他大脑晕眩着……

  此时傅钦原已经靠近段一,让他叫人,把这货赶紧弄走,毕竟下面还有正事,犯不着为了他耽误时间。

  “肖先生。”一个工作人员走过去,试图带他下去。

  肖乃文是真的被砸傻了,都说下棋,都是心思比较深,可也只是笔上谈兵,遇到傅钦原亦或是段一这种狠茬,是半点法子都没有,真的是任由着他们搓圆揉扁。

  “这边走吧。”工作人员领他往下。

  另一边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给陈妄佩戴领夹麦克风等东西,因为马上就到他上场了……

  镜头如影随形跟着肖乃文,明亮的光效好像将他心底那点灰暗角落,彻彻底底撕开展示在众人面前。

  “别拍了!”他忽然高声道。

  摄影师怔了下,一时忘了反应了。

  “我特么让你别拍了!”肖乃文急躁的脾气上来,居然冲过去,就要殴打摄像。

  大家都扛着沉重的设备,也没办法一时还手,只能连连后退……

  而后面大家才看清,他根本不是冲着摄像去的,而是——

  陈妄!

  ------题外话------

  今天有加更,之前说好的,嘿嘿,之前出去浪了一天,给你们把更新补足了,答应的肯定要做到啊~

  我这么勤快,真的木有票票奖励吗?

  三爷你现在求票的花样越来越多了。

  我╭(╯╰)╮我还不是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