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妄抵达云锦首府的时候,已是日暮四合,西边红霞翻飞,将整个院落都笼上一层玫瑰色。

  只是凉风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即便阳光遮身,也毫无暖意。

  他刚进门,就看到傅欢正半蹲着捯饬一个扫地机器人,池城站在她身侧,双手随意得放进裤兜,动作优雅,却又透着股慵懒,居高临下看她,眼风深沉,嘴角染着笑,透着说不出的宠溺。

  “怎么又带东西过来,快进屋坐。”宋风晚招呼他进门。

  陈妄礼仪素来周到,每次过来,从不空手。

  “是我打扰了。”

  傅欢已经从半蹲改为站姿,下意识扯了扯衣服,拢了下头发。

  池城偏头打量着她,果真是恋爱中的孩子。

  “今天比赛很精彩,虽然我看不懂。”不懂就是不懂,宋风晚也不装这个,带他进屋时,想着他和池城不认识,想给两人引荐一下。

  “您好,池城。”池城率先走过去。

  “陈妄。”

  两人手指交握的时候,陈妄许是入门前吹了凉风,手有点凉,而池城的手和他相比,宽厚炙热,与他握手,他力道有些重,陈妄明显感觉到他对自己有些敌意。

  难不成就是因为上次自己一个眼神?

  “欢欢,去书房喊你爸和哥哥,该吃饭了。”

  傅欢立刻往小书房跑。

  严迟最近回了趟南江,严氏的总公司在那边,需要开季度会议,商议明年的诸多事宜,不过他的心里并未带走,说不上何时就可能抵京。

  几人落座后,傅欢位置是紧挨着池城的。

  陈妄与宋风晚坐得近,偶尔抬眼看下斜对面的两个人,头挨着,也不知说了些什么,看模样,亲昵而自然。

  “比赛结束有什么安排吗?要回家?”宋风晚询问。

  “还没想好。”

  “那先休息几天,今天的事情准备怎么解决?需要帮忙?”宋风晚想着,肖乃文窃取他的棋谱,肯定要走法律程序,可能需要请律师一类。

  “一说帮忙处理,谢谢阿姨关心。”

  傅钦原略一挑眉,说真的,陈妄对傅家几人说话的语气,明显看得出来,对宋风晚态度最好,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挺狗腿。

  其实陈妄压根不是狗腿的问题,而是在他的关系图中,宋风晚是第一危险人物,自然要讨好着来。

  陈妄赢了比赛,也算喜事,宋风晚特意开了瓶红酒,后来不知怎么又搞上了白的,喝酒助兴,可没想到池城一个劲儿给陈妄敬酒,他也不好推脱,一来二去,已经有了几分醉意。

  傅沉偏头,靠近宋风晚,低声询问,“池城今天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可能觉得和他投缘,反正明天没什么事,又是在家,多喝点也没所谓。”

  可能是由于父亲的原因,池城父亲是退役军人,性子直爽,年轻时又是一区的扛把子,酒量极好,加上他进入商场这么久,平日没少交际应酬,酒量肯定比陈妄好,等他醉意阑珊,池城神色还很清明。

  陈妄本就是一个人住,现在也不可能送他回家,宋风晚就把之前乔执初住的房间收拾了一下,让他睡下了。

  他酒品不错,并没胡乱语,更没闹腾,要不然,依着傅沉的性子,怕是要连夜送他回去。

  房间内

  池城居高临下打量着他。

  “我去给他弄点水。”傅钦原与他一起扶陈妄上来的,说话时候已经推门出去。

  池城紧挨着床边坐下,“陈妄。”

  “唔?”陈妄的确醉了,没什么思考能力,可身体本能意识还有。

  “你对欢欢是什么感觉。”

  陈妄半眯着眼,无法聚焦,看着有些茫然。

  “我知道有些话,你听得进去,丑话我说在前面,她毕竟还在上学,和你的处境不一样,如果因为早恋影响学业,依着三叔的脾气,我怕你这身骨头都禁不住他打。”

  陈妄的确听得懂,只是意识混沌,无法思考。

  “你要是真喜欢她,就该知道,感情的事,不是贪图一时的朝朝暮暮,要想长久,不要贪图一时的快活,若是付不起一辈子的责任,这时候只会耽误她一辈子。”

  池城不是老派的人,其实情窦初开的年纪,喜欢上谁真的没法控制,只是两人毕竟境遇不同。

  陈妄已经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事业也算有所成,可傅欢不同,耽误了这两年,上个不入流的大学,这种遗憾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补足。

  而此时傅钦原已经推门进来,“在外面就听到你在说话了?和一个醉鬼有什么可说的。”

  “就是调侃他酒量差而已。”池城说着准备起身,可是陈妄却忽然撑着手臂,半边身子起来,抬手就拉住了池城的衣服。

  池城蹙眉,这小子该不会真的听进去,现在要开始胡说八道了吧。

  “我……”陈妄双颊不自然的潮红,张着嘴,似乎想说什么……

  池城恨不能直接伸手捂住他的嘴。

  就傅钦原的脾气,要是听到了什么,就算他此时没醉死,也能把他搞得半死。

  “他想说什么?”傅钦原也是一脸茫然。

  就在池城心底天人交战的时候,陈妄忽然摸爬着翻身下床,脚步趔趄着去寻洗手间的门。

  “我去,该不会要吐了吧,喂,洗手间在这里!”傅钦原追过去……

  池城长舒一口气,他原本灌酒,是想事后让他吐真,没想到真是……

  吐了!

  陈妄不太舒服,池城在他屋里待到晚上十点多才离开,整个云锦首府沉寂下来,已是十点半左右,傅欢这才悄声推开了陈妄卧室的门。

  只有床头夜灯亮着,光线昏暗。

  只是出乎意料的,床单被子略显凌乱,可床上却空无一人。

  难不成出去了?

  她下意识要出去寻找,一转头,昏暗的环境,虚虚一团黑影,甚至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傅欢瞳孔微震,几乎是本能惊呼出声。

  只是那人动作很快,上前两步,伸手将她的声音封于手心。

  这般近的距离,她才看清眼前的人。

  “嘘——”陈妄吐了一回,酒水都清得干净,此时意识也恢复了些,只是出了一点汗,起来抄水冲了把脸,没找到电源开关,摸着黑进去的,听到开门声,就停了手上的动作。

  傅欢胆子不算小,只是他陡然出现在身后,着实有点吓人。

  呼吸又急又热,溅落在陈妄手背上,他刚抄了水洗脸,手上有点凉,此时再度被染上热意……

  “唔。”傅欢示意他放下手。

  两人此时距离靠得有点近,傅欢能闻到他身上未散的酒气,辛辣香甜。

  陈妄松开手,许是酒意没彻底褪去,走路还有些趔趄,走到一侧喝了点水。

  傅欢打量着屋子,因为椅子上堆放了一些东西,她只能挨着床边坐下,“你怎么样?没事吧。”

  话音刚落,感觉身侧的床往下坍陷几分,陈妄紧挨着她坐下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好似屋内的空气都不够两人分摊呼吸,有种莫名的窒息感。

  陈妄摸了摸口袋,将一个东西递过去。

  “奖章?”傅欢略显惊喜的拿过去,借着暗色的光线打量着,奖章不大,考究的金属质地,上面镶着红色宝石,还刻着陈妄的名字。

  “今天谢谢你。”陈妄偏头看着她,两人中间还隔了一拳距离。

  只是太过在意,傅欢觉得心跳都开始失了序。

  “谢我什么,是你赢了比赛,我还没恭喜你。”傅欢摩挲着奖章,上面还有他残留的温度,温温热热。

  “送的花,还有……”

  “今天的欢呼声。”

  傅欢脸蹭得蹿红,她今天的确高兴地有点失态。

  “我爸妈也看了直播,看到你了。”傅欢跳起来的时候,摄影师好死不死的给了个镜头,后面剪辑版已经切断了,虽然只是虚晃而过,如果是熟人留心观察,肯定就看到了。

  傅欢攥紧奖章,完犊子了,自己傅文静的形象又彻底没了。

  “他们和我说……”陈妄似乎靠她又近了几分。

  傅欢垂着眉眼,自然不知道他一直在看着自己,眼神热切。

  “你很可爱,真的……”

  “很喜欢你。”

  这话是陈妄父母说的,只是这种环境,从他口中说出,好似要将人的腿苏断。

  好似在告白,莫名撩人。

  “你的腿怎么样?”陈妄忽然转了个话题。

  “没事。”

  “我看看。”

  “真没事。”

  只是傅欢的推脱,对于一个喝多了酒的人来说,讲道理都是无用功,没了法子,只能往上卷起了裤腿。

  其实此时被磕撞的地方已经不怎么疼了,只是青紫却比白天更甚,要是不碰触,没有半分感觉。

  陈妄趔趄着,从脱掉的外衣口袋翻出一瓶药油,这是他比赛结束特意去买的,只是到了傅家,一直没时间和她独处,东西也就没拿出来。

  “你还随身带着这个东西?”药油已经拆了包装,傅欢以为是旧物。

  其实陈妄只是为了方便携带才拆了外包装,他微眯着眼,靠近她的时候说了句,“特意给你买的,说是消淤去肿非常好。”

  “那我自己来吧。”

  陈妄此时虽然意识清明,手脚并不麻利,并没强求要亲自给她上药,由着傅欢自己来,只是紧盯着她的动作。

  傅欢个子不算高,只是身材比例不错,腿很细长白嫩,她伸手涂抹着药油。

  可能是知道他在看着自己,动作有些笨拙。

  “欢欢……”

  “嗯?”

  “我比赛结束了。”

  “我知道。”傅欢抿了抿嘴,他是不是要走了。

  “你想不想我留下?”他嗓子有点哑,酒气好似沿着空气吹来……

  傅欢一颗心本就乱得一塌糊涂,此时更是好似有几头小鹿顶撞着心口,手指机械得重复着涂抹药油的动作,揉错地方也不知道。

  陈妄看着她手上动作,还是自己上了手。

  “连药都涂不好。”

  他手上好似有热风。

  傅欢抿着嘴,竭力抑制着心跳,好像一不留神,自己心跳声都能被他听了去。

  她拿着药油回屋后,才发现连同陈妄的奖章也顺手拿了回来,只是此时她不敢再去敲门了,满脑子都是他的刚才说的话,钻进被子里,忽然笑得像个小傻子。

  待傅欢离开,陈妄洗了手上沾的药油,酒精刺激,此时并没什么睡意,打开手机,未接来电一栏,有乔执初的两个电话,他顺手回了过去。

  乔执初此时并不在自己屋里,手机震动时,有些懊恼,而他身侧的人,则长舒了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小脸俏生生的红。

  “喂——”他语气显得极不友好,“我八点多给你打电话,你现在才回?大哥,这都几点了。”

  陈妄倚靠在床上,摊开手,盯着手心看,方才捂住傅欢的,就是这种手,好似还残留着她唇角的触感,他看得有些失了神。

  乔执初气结,我去,打电话过来,还不说话!

  “陈妄,你再不说话,我就挂了!”

  此时电话那头才有了声音,“我是不是打扰你的好事了,听你的语气,好像是欲求不满的。”

  “滚你丫的,你能打扰我什么事!”乔执初目光落在身侧那人身上,拿着电话往外走,“你干嘛呢?”

  “你在转移话题。”陈妄和他认识很久,听他语气就知道有没有事了,“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还能有什么,不就是住我们家那姑娘?烦得很,找我问事情来着,人又笨,教不会。”

  “是嘛……”

  “你找我到底干嘛?”

  “不是你打我电话?我礼貌性的回一个而已。”陈妄搓着手心,听得出来,他语气有些不耐,自己这个电话看来去的很不是时候。

  “我就恭喜你一声,赢了比赛,还有那个人渣的事情,问你怎么处理而已。”

  “已经处理好了。”

  “那你在干吗?去庆功了?”

  “刚和欢欢聊了会儿天,她刚回房。”

  “你现在在哪儿呢!”乔执初蹙眉。

  “傅家,你的房间。”

  乔执初咬了咬牙,直接撂了电话,又来挑衅自己,这小子肯定是故意的,我倒想看看,等你东窗事发,你还能不能在我面前这么嘚瑟。

  他转身的时候,就瞧着一姑娘站在门口,然后“嘭——”的一声,关了门,随后灯也熄了。

  兴许是听到了刚才他随口打发陈妄,胡诌的话,气着了。

  乔执初攥紧手机,现在这些小姑娘脾气倒是挺大的,不让进屋,那他就回去睡觉得了,谁还惯着她啊……

  回屋躺在床上,翻身的间隙,叹了口气。

  思量着明天该怎么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