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番二161:温柔一刀,人与畜生的区别

小说:名门暖婚:权爷盛宠妻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时间:2019-10-18 23:11: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段氏的庆功酒会在晚上,白天各部门开了个小型的总结会议,无非是对这次活动进行一个总结。

  段一认真听着,偶尔会在面前的会议记录上圈圈画画,或者偏头与一侧的傅钦原讨论,会议刚结束,两人进了办公室,助理就匆匆叩门而入,“小段总,肖先生又来了。”

  “赶出去不就行了?”段一眼皮都没抬一下。

  “记者不知从哪儿收到风声,知道我们晚上内部有酒会,都在外面准备采访您,他说如果您不见他,就去和记者说。”

  段一脑仁有些疼,“你带他过来吧。”

  助理出去后,傅钦原才低低一笑,“这家伙最近经常骚扰你?活动之后不是被警察抓走了吗?”

  肖乃文骨子里暴躁,当天发生攻击陈妄事情后,段一就报警以故意伤害抓了他,“本来也没造成什么大的危害,他家人交了保释金,前几天就出来了。”

  “其实陈妄那边和我都准备起诉他,不过陈妄起诉的知识版权问题,他只是要个公开道歉,一个说法,不过肖乃文参加活动,是和我们公司签过合同的,违约三倍赔偿。”

  “加上一些乱七八糟的费用,他可能要赔偿一百多万。”

  傅钦原轻哂,“难怪他着急跳脚,这笔钱对他来说的确不少。”

  “其实赔偿问题,以后开庭都可以协商,但我们公司对外不可能示软,态度总要有。”

  “其实你是想借着这件事立威,震慑那些小瞧你的人吧。”傅钦原早就把他那点心思看得一清二楚。

  每个公司管理权更迭,势必都会内部和外部的非议,他当年进公司,也曾遭到过质疑排挤,想稳定局面,除却你要拿出漂亮的成绩,手段也得够强势。

  段一接手公司,也就是这一两年内的事,他需要树威,肖乃文此时撞上来,正好给了他杀鸡儆猴的机会。

  他态度必须强势。

  ……

  说话间,伴随着敲门声,肖乃文又被领进了段一的办公室,助理送了茶水进来后,就把空间留给了他们。

  肖乃文余光瞥了眼坐在另一边的傅钦原,他正在看手机,正眼都没看他。

  “肖先生,您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段一开门见山,不愿和他多费唇舌。

  “这次的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对,可是小段总,您不要做得太过分了,仗着有点钱,就把人往绝路上逼。”肖乃文虽然在竭力控制,可情绪仍然非常激动。

  “你不要偷换概念,我告你,依据的是法律,不是我是否有钱。”

  “如果这世上,谁做错事,犯了法,都不需要付出代价?那整个社会就乱套了。”

  段一摩挲着手中的钢笔,轻哂,“肖先生也是成年人了,甚至比我年长,难道这点道理都不懂?”

  “你少给我说这些套话,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利用我造势,你们这些资本家,都是这吃人血馒头的畜生!”

  傅钦原挑眉,看了眼段一,只见他不紧不慢的说道,“那你这种垃圾货色,怕是连畜生都不如!”

  “你……”

  “肖先生这次过来,就是想辱骂我的?”

  肖乃文是来求和的,只是看到段一实在没控制住脾气,此时瞠目结舌,嘴巴一张一合,也不知该怎么说话了。

  刚把人骂了,现在跪地求饶?怕也迟了。

  “你知道人和畜生的区别是什么吗?”段一似乎并未被他的话激怒,语气温吞,不徐不缓。

  “……”

  “人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而畜生只要外部环境稍微变化,就容易失控,所以无论如何驯化,畜生终究变不成人。”

  傅钦原轻笑出声,这话说得太毒,比起肖乃文那种直接的谩骂,他这才是真的戳心伤人。

  段一算是他们这群人中,性情比较温和的,但就算再好,也是有脾气的。

  他语气柔和,可是温柔一刀,也很致命。

  “你想见我,我满足你了,你说想和记者对话,尽管去好了,反正控告你的罪名很多,也不在乎多加一条抹黑侮辱。”

  “你应该知道,我们公司在国内也算有点影响力,要是因为你的不当论造成什么名誉损失。”

  “这可不是一百多万赔偿就能弥补的。”

  “肖先生自己掂量吧。”

  段一见他,还是因为晚上有庆功酒会,不想在今天把事情弄得不愉快,不是真的怕他出去胡乱语。

  他这番话,算是把肖乃文最后这点后路都给堵死了,他压根不怕他的威胁,甚至还警告敲打了他一番。

  肖乃文站在那里,双手紧紧握拳,也气恼自己方才的情绪失控,可他在局子里蹲了几天,情绪已经濒临爆发的临界点,尤其是看到段氏要举行庆功酒会,更是怒不可遏,这才失了控。

  他咬了咬牙,事已至此,他离开前,只能低咒一声,“段一,你特么会后悔的!”

  好像困兽声嘶,没有半点威慑力。

  此时段一已经打了内部电话,让助理请他出去。

  “肖先生,这边请。”

  “滚开,我自己会走!”

  见他离开,傅钦原还轻哂道:“真是死到临头还嘴硬,他要是服个软,你也不会逼他到这个份上。”

  段一没作声。

  “他那么说你,你也受得住?你这脾气真够好的。”

  “要是真被他激怒了,和他动了手,那才真的会闹出大新闻,再说了,就他这点垃圾话,都不及我爸千分之一,从小被我爸荼毒,他这几句话不算什么。”

  傅钦原略微挑眉,看来从小到大,的确是被荼毒得很惨,就段林白那张嘴……

  段一生活得也是不容易啊。

  “行了,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我去接星遥,晚上酒会见。”傅钦原说完,和他道别就起身往外走。

  等电梯的时候,碰见了刚好上楼的段一诺。

  “这就走了?”段一诺说话,语气都是上扬的,看得出来心情不错。

  “嗯,过来找你哥?”

  段一诺点着头,“正好路过,来看看而已。”

  傅钦原也没多想,就搭乘电梯下了楼,段一诺进了段一办公室,还在嘀咕着方才在后门碰见了肖乃文。

  “你见到他了?”段一挑眉看她。

  “他正被保安拖走,和无赖一样,做出那种无耻的事,还好意思过来。”段一诺当天并不在场,要不然就她的脾气,早就气不过上去踹他两脚了。

  “那你过来做什么?”段一搁了笔认真打量她,“你是来看我的?还是看别人的?”

  段一诺只是笑着,“我是逛街正好路过,来看看你,觉得大家最近工作都很辛苦,顺便请大家喝了咖啡。”

  “是某人喜欢喝咖啡吧。”段一轻哂。

  段一诺抿了抿嘴,没反驳任何东西。

  因为段氏门口有七八个记者,傅钦原也是从后门离开的,肖乃文还在和保安争执。

  “……你们算个什么东西,别特么推我!”他叫嚣着,只是余光瞥见傅钦原出来,略微整理衣服,装得像个人。

  傅钦原自己家世就不必多说了,主要是现在还是京家的东床快婿,京家恶名太盛,肖乃文心底惧怕,瞧他目光射过来,咬了咬牙,不太敢造次。

  “小三爷。”保安倒是挺感激傅钦原的,不过心底对肖乃文也更加鄙夷不屑。

  “肖先生怎么还不走?”傅钦原瞄了他两眼。

  “走了,这就走了。”

  他悻悻笑着,都说京家人杀人如麻,他可不想惹了这种人。

  傅钦原是率先上车的,几个保安一看肖乃文怂了,忍不住讥诮,“孬种——真是欺软怕硬。”

  “当时曝光他也是活该,只是可怜了技术部新来的那个大神,叫什么来着……”

  “还因为这件事被说了,要我说啊,就该曝光这种人。”

  ……

  肖乃文听到了一个并不熟悉的名字。

  按照他们的说法,当时将陈妄录音当众公放,就是这个人的功劳。

  居然被责罚了,也是活该!

  其实这也是段一诺来找段一的主要原因。

  毕竟自家的大神被责罚了,某人心疼,就坐不住了。

  段一太了解自己妹妹,无事不登三宝殿,怎么可能真的来送咖啡,不过她不开口,他也不着急,终于段一诺憋不住了,“哥——”

  “终于肯开口了?为了他过来的?”

  “他帮忙播放录音,也是为民除害啊,犯得着还处分他吗?当时这段录音放出去的时候,你不觉得特别解气?他也是为了帮陈妄,为了帮你,你还处分他,太伤人了。”

  段一轻哂,“还真是为他鸣不平的啊。”

  段一诺气哼哼的没搭理他。

  “他以前没在公司上过班,性子比较散漫,做事也是由着自己高兴,不过公司由公司的规定,他没经过请示,私自把人领去重要的工作地点,还擅自播了这段录音,的确违反规定。”

  “我承认,他出发点是好的,不过不给他一点惩处,底下的人都效仿,这公司就没办法管了。”

  “我只是罚了他几天工资,你就来跟我跳脚?”

  “放心吧,这次活动很成功,他那点工资回头在奖金中我会补给他,不过规定不能坏了。”

  段一做事非常有分寸,他承认某人这件事做得的确大快人心,但规矩不能就此坏了,所以该罚,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

  段一诺不懂管理公司,只觉得某人委屈了,有点急,听了段一解释,也觉得有道理,“哥,对不起啊,我就是有点着急……”

  “没什么可对不起的,只是经过这件事,我算是看出来自己在你心里是个什么分量了,敢情二十多年的兄妹情,还不如一个冒出来的野小子来得深厚。”

  段一诺只是悻悻一笑,“我就是觉得他做的没错。”

  “做得对,也要在公司规矩下,他工作地点本就机密,他领人进去,已经是严重违纪。”

  段一诺摸了摸鼻子,“那我先回家换衣服。”

  “待会儿酒会你和谁一块儿去?需要我回家接你?”

  段林白出去办事,可能晚上会直接去酒会,许佳木医院繁忙,段一诺此时回家,怕是只能一个人过去。

  “我自己一个人没问题,放心吧。”

  段一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忍不住摇头。

  得亏两人现在还不是什么恋爱关系,就她这护犊子的劲儿,谁敢给那小子脸色看啊。

  段一诺倒不是不想和段一一同去酒会,只是想提前过去,私下和某人见一面罢了。

  此时天寒,酒会七点开始,晚上六点多,整个京城已经被黑幕笼罩,虽说只是段氏的内部酒会,也惹来了少数媒体记者的关注,大多数是奔着陈妄来的。

  酒会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大部分员工五点半下班就匆匆过来了,不足7点,宴会厅已经非常热闹。

  只是喧闹之下,也有暗流激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