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宴约莫持续到九点左右,已经有宾客陆续准备离场。

  “你们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去楼上包厢,我开了个房间,你们可以去打牌唱歌,多玩一会儿。”傅渔将房号和钥匙递给傅钦原,“小叔,你帮我招呼一下。”

  “那我们就去楼上?”几人又没喝酒,坐在这里,也实在没什么趣味。

  “应该都没什么事吧。”京星遥抿嘴。

  “顾渊,走吗?”这群人都很熟,顾渊其实算半个外人,傅钦原自然会特别关照。

  “我……”段一诺刚想拒绝,她还没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准备回去舔舐伤口,可傅钦原压根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大家应该都没事吧,那就走吧。”

  “姐,走啊!”蒋家的小狼狗更是热情,“上回你说我唱得难听的那首歌,我回去学了,待会儿咱俩可以合唱一个。”

  顾渊眯了眯眼。

  合唱?

  感情挺好啊。

  众人都和父母长辈打了招呼,陆续走出宴客厅。

  段一诺饶是表面装得再淡定,又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走路的时候还在思考待会儿用什么理由提前离开,魂不守舍,猝不及防被迎面狂奔而来的人撞了下。

  “唔——”她身子几乎生生被撞开,一侧肩膀一下子麻了,整个人差点就撞到了走廊墙上。

  段一和小狼狗几乎是同时伸手的,只是手指悬在半空,段一诺已经被人拽到了怀里。

  “撞到哪里了!”顾渊一手扶着她肩头,那姿势……

  几乎是将人按在怀里的。

  “真是抱歉,实在不好意思!”冲过来的是个中年女人,四十左右,穿着简朴,操着一口浓重的方,头发都跑得有些紊乱。

  “红阿姨,您这着急忙慌做什么?”说话的是傅钦原,因为这人就是怀生之前请来照顾普度大师的阿姨,人不错,做饭也好吃,主要是对老人有耐心。

  现在不少媒体都爆料,有些阿姨护工虐待老人,傅斯年还特意在家里某些地方装了监控,也是考察了一段时间觉得人不错才留下的。

  “师傅找不到了,他说饿了,我就是出去给他弄点吃的,我这一回去,师傅就没了。”阿姨急得脑门都是汗。

  他口中的是师傅自然就是普度大师,他来参加订婚宴,平时也吃药,精神不错,只是后面有点乏累,就让阿姨陪着去后面休息。

  “没了?”傅钦原蹙眉。

  “阿姨,您别急,周围都找过了吗?”京星遥安抚她。

  “找了,就是没看到人啊。”普度大师有老年痴呆,这要是真的走丢了,连自理能力都没有。

  “你们先去找,我去找酒店调监控。”傅钦原直。

  “要不要和怀生说一下。”段一说道。

  “我们先找,如果还在酒店,人找到就没必要通知他。”傅钦原动作很快,众人也立刻行动。

  京星遥拿着在订婚宴上拍的照片,直接找到了酒店经理,麻烦他问一下酒店员工,照片刚发到员工群里,就有人说“这个爷爷刚才好像出去了。”

  “出去了?”京星遥蹙眉,“你们怎么没拦一下?”

  “他看着很正常,我们也没多想。”他有老年痴呆,这种事怀生也不可能逢人就说,酒店工作人员不知道也很正常。

  为了参加订婚宴,普度大师今日穿得也喜庆整齐,真的和正常人无异。

  此时得知他已经离开酒店,只能把消息告知怀生。

  他原本还在喝酒,一听这话,脑子嗡的一声就炸了。

  “先生,真是对不起,我出去的时候,应该把门锁上的,真是对不起……”那个阿姨不听给怀生道歉。

  怀生喝了不少酒,走路还有些趔趄。

  “你别急,钦原他们已经在找人了,肯定很快就会有消息的。”傅渔拉着他,就他这样,出去也没法找人。

  怀生此时也真的是有心无力,很快傅钦原打了电话过来,“小叔,人找到没?”

  “还没有,不过他出去的时候,和一个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就穿进了一个巷子里,那边都是胡同,我已经让人出去找了,有消息和你说。”

  “他和谁说话了!”傅渔咬了咬牙。

  “照片我发给你了。”

  很快傅渔手机收到一张照片,当她看到里面的人时,脑袋嗡的一声就炸了。

  “钦原说师傅和谁……”怀生凑过来,看到那熟悉的人影,好似有根针扎进眼底,眼睛都钝钝的疼。

  京城这地方说大不大,可若要找个人,饶是京许两家人都上了,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

  卢芳此时刚回到出租屋,她在学校待不下去,住在宿舍被人排挤,只能临时在外面租了这么个小屋子,刚拿出钥匙打开门,发现家中亮着灯,她瞳孔微缩,以为家中进了贼。

  尚未来得及惊呼,人已经被拉了进去,傅渔稍一抬脚。

  “嘭——”门被一脚踢上。

  “你干嘛!”卢芳急眼了。

  傅渔打开手机,翻开照片递到她面前,“这个人你是不是见过?”

  卢芳本就是个胆小懦弱的人,人性本能怯懦,脱口而出,“没见过。”

  “撒谎!”坐在沙发上的怀生忽然起来,动静极大,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声量提高,双目赤红,瞬间逼近的时候,卢芳莫名吓得腿软。

  “你们这是私闯民宅,是犯法的!”卢芳胳膊被傅渔拽得有些疼,想要挣脱的时候,忽然一股大力袭来。

  她都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被按在了一侧的墙上。

  她个子本就不高,此时傅渔手臂横在她胸口,禁锢着她,将她牢牢锁死,力气大的好像要将她整个人碾碎在墙壁上。

  “我们都来了,肯定是知道你们见过,你和他说什么了?”

  “他身体不太好,和你说完话,人就失踪了。”

  “普度大师你应该是认识的,他是京城最出名的出家人之一,你应该知道他和怀生的关系,你和我们又有纠葛,他现在人没了……”

  “若是我们报警,有理由怀疑你可能心存报复,对他行凶!”

  傅渔说得委婉,可卢芳听得出来,她是想说自己可能对他不利甚至于杀人!

  “你别胡说,我就和他说了两句话而已!”

  “那你到底说了什么!”怀生有些急了,入夜后,京城气温骤降,他都不知道自己师傅一个人在外面要怎么办。

  “他就……”卢芳咬了咬牙,“我只是想过去和他打个招呼,可他居然问我,你在哪里?”

  普度大师,卢芳自然是认识的,所以特意去打了招呼,他一开口,她就明白,他精神不太好。

  “那你说了什么?”

  “我就说……”卢芳被傅渔按得有些疼,“让他自己去找,别的我什么都没做!”

  根据监控,两人随后的确是分开的,如果是一起离开的,此时在这里等她的就不是傅渔和怀生,而是警察了。

  “没了?”傅渔蹙眉。

  “别的真的没有了!”

  傅渔看她表情也不似说谎,略微松开手,“你今晚最好哪儿都别去,要是人找不到,你也有责任!”

  “……”

  怀生等人离开,卢芳身子一软,身子虚软,贴着墙顺势滑下,她就是随口一说,谁知道他不回酒店,真的就走了。

  在卢芳这里没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众人只能各处去找,只是找了不少地方,终是一无所获。

  就好像一颗石子投入人海中,难以寻觅。

  而此时的云锦首府

  傅欢刚下了晚自习,和京牧野还一起吃了点东西,买了杯奶茶就往家里走,她知道今晚傅渔订婚,手机开机后,还给她打了个电话。

  “恭喜订婚……”

  “还有别的事?”傅渔声音有些急。

  “没有了啊。”

  “那我挂了!”

  傅欢一脸懵,搞什么啊?这么忙?

  她也没多想,喝着奶茶往家里走,却在一个路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佝偻着背,穿着红色唐装,胡须冗白,站在路灯下,寒风中,不甚羸弱。

  “大师?”傅欢肯定认得他,这是普度大师,她急忙跑过去,“您怎么在这里?”

  普度大师看着她,似乎在仔细辨认。

  “我是傅欢,欢欢啊!我爸爸是傅沉!”

  听到傅沉的名字,他神情微动,有了些许反应。

  “您怎么跑这儿来了,跟我回家吧。”傅欢刚想拉他的手,就被拒绝了。

  “您出来,怀生知道吗?”

  傅欢真的有点懵,吃饭的酒店离这么那么远,他怎么跑这里来了。

  听到怀生,他才张了张嘴,“怀……生?他在哪里?”

  傅欢蹙眉,急忙给怀生打了电话,这才知道他失踪了。

  “你先把他带回家,我马上就到。”怀生这边已经找疯了,傅沉甚至让十方去山上看看,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跑到自己家里!

  傅欢好说歹说都没用,最后还是通过电话,怀生哄了两句,他才跟着傅欢回到了云锦首府。

  “您先坐一下,我给你倒杯水!”傅欢打量着他,因为和他接触不多,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能坐在一侧陪着他。

  他目光落在傅欢放在茶几上的奶茶上,视线一瞬不瞬。

  “您要喝这个?”傅欢拿着奶茶递给他。

  普度大师摇头。

  “没关系,我不喝了。”其实老人有时候就和孩子差不多,需要哄着。

  他仍旧摇头,傅欢让他喝点水,他也不理会自己,她也没法子,就安静陪着他。

  ……

  约莫半个多小时,外面传来车声,先到的是怀生和傅渔,傅渔负责开车,车子都没挺稳,怀生就推门下了车,只是喝了点酒,脚步有些趔趄。

  经过这番刺激折腾,酒都醒得差不多了。

  “师傅!”怀生冲进来的时候,普度大师看到他,眼睛亮了几分。

  “您怎么跑这儿来了!所有人都急疯了!我还以为你上山了……”怀生有些急了,甚至有些口不择。

  普度大师只是笑了笑,“我就想来看看你,我发现到了三爷这里,有些不认识路了,幸亏这个好心的小姑娘。”

  “你来这里找我?”怀生知道他记忆完全是混乱的,可能还以为自己是在上学的时候,经常留宿在云锦首府。

  “这个给你!”

  普度大师抓着她的手腕,将钻了一晚上的东西,塞给了他,他手指冰凉,沧桑粗糙,甚至在轻轻发抖。

  傅欢略微仰着头看了眼。

  就是两块糖,还是怀生订婚请客给的奶糖,外面的糖衣都蹂躏得变了形。

  怀生垂头看了看,许是他手心温度很高,奶糖早就变了形,他眼底忽然一热……

  “你好像年纪大了,不识路,可我还记得你爱吃这个,你把它藏好了,要是被你那些师兄弟看到,又要说我偏心了。”

  “其实啊……”

  “我是偏心你的,这些师兄弟里,我最心疼你,你住在别人家,要听话,别给人惹麻烦,等你将来有出息了,也别忘了多孝顺三爷,嗳——其实人家没义务对你好。”

  傅渔刚进屋,听了这话,忍不住有些鼻酸。

  “我知道。”怀生抿了抿嘴。

  “我一直和你说,其实你想做和尚,没什么不好的,可是你自小孤苦,等师傅走了,又是一个人,这怎么行啊,要是遇到可心的姑娘,就和人家试试。”

  “我们家怀生这么好,总有姑娘看得上。”

  “留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我就是走了,眼睛都闭不紧。”

  “其实我找到了……”怀生握住他的手,与其说是师傅,其实两人关系和父子没什么不同。

  “找到了?”他神情有些恍惚,只是他记忆错乱,怀生即便和他解释了,他似乎也没听懂什么。

  ……

  待傅沉等人回来,又过去了大半个小时。

  “今晚就留在这里住吧,这么晚了,别来回折腾了。”傅沉看着普度大师,百感结于心头。

  怀生安顿好普度大师,伺候他洗漱泡脚,让他休息后,帮他拾掇衣服,才翻到衣服夹层口袋一番红纸包裹的东西。

  上面用墨笔写了百年好合几个字,里面还装着他的存折。

  他依稀记得,以前他说要出家做住持,师傅笑着说“你若是能成家,师傅能把棺材本都给你。”

  一句玩笑话罢了,他完全没放在心上……

  此时捏着存折,眼眶微红。

  怀生在房间待了会儿,又出去和众人道了谢,毕竟因为他的事,大家忙活了一夜。

  “刚才找到了载他过来的车主,他是佛教徒,认识大师,就免费送他过来了,只是不敢把车开到门口,在路口就停了,他没找到路,这才遇到了欢欢。”傅钦原解释。

  “谢谢。”怀生道谢,不仅是对傅钦原,也是对着傅欢的。

  “刚才他一直盯着我的奶茶看,他是不是爱喝这个?”傅欢嘀咕着,“我还想着,要不要叫外卖,订杯奶茶给他。”

  “不用,他不爱喝这个。”怀生直。

  爱喝奶茶的人……

  其实是他!

  众人忙活了几个小时,这才四散着各自回家,想着普度大师和怀生的关系,自然又是各种长吁短叹。

  傅斯年和余漫兮感触尤其深,因为当年怀生家里出事,他们是亲历者,见证人,此时看到他们这样,心底也想着,怀生也是不容易。

  还是要对他多些关爱。

  大家都说怀生这辈子孤苦,其实他遇到了普度大师,也算是人生大幸。

  无论你多贫贱卑微,总有人可能视你比他生命还重要。

  段林白本就是个感性的人,从云锦首府出来,还和许佳木说起了怀生的身世。

  “我对这件事依稀有印象,只是那时候和你们都不熟,没放在心上,这孩子的确很苦,不过现在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我现在想起当年的事,还气得恼火,他亲生父母,简直特么不是人!”段林白冷哼着。

  段一安静听着,忽然听到他爸莫名说了句,“段一,你妹妹人呢?”

  听说普度大师到了云锦首府,大家几乎都赶来了,人也多,就是少了那么一两个,也没人在意。

  “是啊,好像没看到诺诺,那丫头去哪儿了?”许佳木蹙眉。

  “可能去别的地方找人了吧。”段一抓着方向盘,最后印象就是她被撞了下,然后大家注意力转移了,他就没在意自家妹妹……

  他此时头有点疼,该不会被顾渊带走了吧。

  要是和他爸说,刚才忙晕了,把自己妹妹弄丢了,按照他爸的脾气,能把他从车里踹下去。

  ------题外话------

  希望大家都能遇到那么个人,看你比什么都重要~

  大家不要关心我相亲的事,我昨天没去相亲,没去!!!

  ?(??)?

  平时讨论书都没看你们那么积极,我一说要去相亲,都比我还激动。